alexa
置頂

行經幽谷

文 / 任孝琦    
1991-09-15
瀏覽數 7,550+
行經幽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英國「經濟學人」曾指出:「墨西哥是個活在歷史中的國家,」一句話道盡墨西哥由絢爛而衰敗的根由。

二十世紀初,在普菲里阿托,迪亞斯將軍長期獨裁統治下,歐美各國資本大量滲透墨西哥,不但石油開採、提煉操縱在外國資本家手中,連大部分的礦產、鐵公路和發電廠,也都為外人所擁有。

一九一0年,墨西哥人民推翻了普菲里阿托政權,從此,「外國資本」成為墨西哥政經發展中的禁忌。任何政治家,只要採取以國家主義為訴求的經濟政策,就可受到人民愛戴。例如一九三八年將石油事業收歸國有的拉薩羅.卡迪納斯總統,至今仍是墨西哥人心目中的英雄。

步上不歸路

表面上看,早期保護主義並未成為墨西哥經濟發展的障礙。從一九四0至六0年,農業生產量增加五00%,工業生產力提升六0%,經濟平均年成長六%。敗象是在六0年代末期,才漸漸顯露出來的。

錯誤的第一步導出更錯誤的第二步。

一九七0年艾契維利亞總統上任後,更加緊縮進口,造成國內經濟蕭條,中小企業紛紛倒閉。墨西哥政府再度祭出國家主義的大纛,通過限制外人投資的新法,收購倒閉的企業,形同大規模的國有化;又為了刺激景氣,大肆擴張公共投資,建設了許多不必要的公共工程。

結果可想而知,原來沒有通貨膨脹的墨西哥,開始有了二位數的通膨率,對外經常賬的赤字暴增三倍,政府開始向外借貸。

是幸抑或不幸,此時墨西哥發現了大量新的石油礦藏。仗著有石油做後盾,墨西哥步上了債台高築的不歸路。

羅培茲總統(一九七六至八二年)六年任期內,墨西哥政府和私人企業累積六百億美元外債;其中僅僅一九八一年一年內,就借了兩百億美元。

此時,墨西哥的經濟急速惡化;成長率由一九七八年的五%,降為一九八二年的負0.六%,再降至一九八三年的負四.二%;通膨率則水漲船高,由一九七八年的一六%,升為一九八0年的三0%,再升至一九八二年的九九%;資金不斷外逃,累積一九七六至八二年外流的資金達三六0億美元;羅培茲總統的對應政策則是宣布將所有銀行收歸國有,實施外匯管制。即使如此,一九八三至八五年,資金仍非法外流,數達一七0億元。至此,墨西哥政府的傳統經濟政策似已走入絕境。

短短五年革命生根

一九八二年,馬德利總統上任後宣布實施新經濟政策,包括開放國內市場、縮小國營企業的範圍、緊縮政府支出等等。當時,墨西哥企業界普遍存著觀望心理,既不相信政府的誠意,也不相信它的能力,更不打算放棄既得利益,從根本改變經濟結構。

不幸的打擊接二連三來臨。一九八四年墨西哥大地震,災後重建花費兩百億美元;一九八六年的全球石油價格暴跌,更如雪上加霜。一九八五年二月尚值二六.七美元一桶的石油,到一九八六年七月只能賣八.六美元。石油出口占墨西哥出口總值八0%,政府預算的三分之一要靠石油收入;經此重擊墨西哥經濟幾乎崩潰。

一九八六年八月,背負一千一百億元債務的墨西哥,終於宣布延期償付,也就是--連利息都付不出了。

或許是置於死地而後生,墨西哥政府、人民和企業界終於產生共識:徹底的經濟改革是「絕對的必要」。

一九八六年墨西哥加入關稅暨貿易總協定。外交部亞太局局長范德絲指出,這是墨西哥向全世界宣示國際化、自由化的決心。

一九八八年薩林納斯總統上任,繼承並且加速馬德利總統的新政。三年不到,墨西哥最大的四個問題:外債、政府赤字、通貨膨脹和國營企業,都大致獲得解決。

一九九0年六月,薩林納斯總統和美國布希總統共同宣布,美、墨將展開北美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今年五月,美國參眾兩院又通過授權總統加速談判;因此許多墨西哥政府官員預料,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可望在明年中簽署。雖然修法的細節

相當費時,協議真正執行的時間可能在三、五年後,但誠如墨西哥駐華商務辦事處代表羅沙雷所言,協議簽訂將為墨西哥自由化、國際化的政策路線打下烙印。

短短五年之內,墨西哥的現代化革命已經生根。

本文出自 1991 / 10 月號

第06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