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球聚焦川普新政 小心景氣亂流

掌握2017財經六大趨勢 聰明布局投資
文 / 林讓均    
2016-12-15
瀏覽數 32,200+
全球聚焦川普新政 小心景氣亂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各界一片驚呼聲中,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2017年元月即將上任。

「捉摸不定」是各界給這位政治素人的常見評語,但就是他讓美國總統大選結果與選前主流民調完全相反,締造了「髮夾彎式」的勝利;當選之際,又讓全球股、匯市上沖下洗,行情震盪幅度創下紀錄。

將帶領全球最大經濟體的川普,究竟是狂人,還是神人?是2017年的財神爺,還是最大隻的黑天鵝?答案還未明朗。但可預見的是,不按牌理的川普「上桌」後如何出牌,勢必影響未來幾年的全球總經走勢。

全世界嚴陣以待,該如何解讀這門「川普經濟學」?展望 2017,全球有六大趨勢該關注:

趨勢1〉川普亂流 終結三低時代?

「原本,2017年將是平穩復甦的一年,但川普打亂所有節奏,全球經濟不會再有『中間路線』!」元大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策略分析師顏承暉表示,從2015年下半年以來,全球黑天鵝滿天飛,好不容易,各方預測2017年基本面將露出曙光。

各區域市場原本能維持平穩復甦的預期,卻因川普當選,攪亂一池春水。他代表的保守主義與爭議作風,「等於把全世界帶進賭場,未來經濟不是大好就是大壞!」顏承暉說。

不過,變動不一定不好。

過去幾年,全球陷入IMF(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在2014年所稱的「新平庸」(New Mediocre)困局,全球經濟出現「低利率」「低通膨」與「低成長」的三低現象。

這種不好不壞、喪失成長動能的經濟狀態,維持愈久,僵局愈難突破。

「與其說川普是黑天鵝,他更是一位game changer(變革者),所帶動的效應,有機會終結『三低時代』!」富邦金控首席經濟學家羅瑋指出,在川普當選那一天,已經打破「低利率」「低通膨」的雙低格局。

他解釋,迥異於選前的偏激,川普溫和得體的當選演說,讓市場吃下定心丸,資金大舉湧入股、匯市,美股與美元迭創新高;而美國的10年期公債殖利率彈升到2.35%以上,推高全球公債殖利率,甚至連長期負值的日本10年期公債殖利率都順勢轉正。川普當選三週來,全球負利率債券部位,已下跌約四成。

加上,之前的基期過低,2016年美國通膨率已到1.6%、接近2%的聯準會升息的條件,近期美國就業市場也開紅盤。

11月下旬,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在國會答詢時,強烈暗示將在12月升息,市場預期將升息一碼0.25%。目前聯邦基金利率區間介於0.25%~0.5%。

「這就好像一群小朋友在玩『蜈蚣遊戲』,美國是其中一個最胖、最壯的孩子,摔倒了,就會連累其他孩子;反之,他站起來,才有可能領著團隊往前跑!」羅瑋打趣比擬全球總經的連動關係,往後幾年全球經濟,還得靠體質最好的美國領跑。

趨勢2〉「財政擴張」取代貨幣寬鬆政策

但,美國能夠站多挺、跑多快,得先看川普是否端得出政策牛肉。

花旗銀行資深副總裁王進彰分析,川普的政策聚焦在三部分:擴張性財政政策、企業減稅與貿易保護主義。後兩者必須通過國會同意,且政策有不可回復性;真正可以由行政團隊主導後的財政政策,可能最先施行。

選前川普允諾,將採擴張性財政政策,市場預期他將砸下大約1兆美元的預算做基礎建設,目標是創造數百萬個就業機會,並將經濟成長率拉升到4%以上。但這勢必擴大財政赤字、推升通膨率,加快聯準會升息腳步。

選前,多數人認為川普是狂人,對相關政見一笑置之;如今,他還未上任,「川普經濟學」已悄悄發酵。

像是川普力主「財政政策」,選後激起投資市場對改革紅利的期待,這讓各國政府重新考量以大規模財政支出來做基礎建設。大有以財政擴張取代寬鬆貨幣政策之勢。

富達投信投資長鄭安佑觀察,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歐美各主要經濟體無不以「撙節」為尚,不願再大量舉債、進行大型投資或建設,改以寬鬆貨幣來刺激經濟。然而8年過去,成效愈加遞減,特別是愈來愈多歐洲國家的青年失業率飆升到20%以上,壓力劍在弦上。

雖然成熟市場的政府負債總規模,至2015年已占GDP的105%(新興市場約45%),舉債空間有限。但各國政府打的算盤是,若財政政策成功創造就業機會、刺激消費,企業盈餘進一步增長,可望對整體經濟帶來正面循環。

而川普矢言要推動的「企業減稅」,也成為全球顯學。

11月21日,英國首相梅伊就表態要將企業營業所得稅從20%降至17%,若然,將成為G20國家中稅率最低者。目前美國企業營業所得稅仍處於35%的高水位,川普有意大砍至15%。

各界也關注,未來聯準會是否會硬起來,打破「緩步升息」的格局?

顏承暉觀察,雖然川普在選前重話批評葉倫將利率維持低檔太久,質疑這是幫歐巴馬政府粉飾經濟數據。在他當選後,葉倫立即表態將升息,但是川普要做基礎建設、需要大量舉債,一升息就會擴大還債負擔,「因此川普不會樂見聯準會硬起來,這等於是自傷!」

目前看來,聯準會應該不至於強勢升息,葉倫也不會提前被換掉,任期將到2018年2月,只是留任機率不大。

羅瑋建議,觀察川普執政效應,可從兩個指標:第一,國會是否與川普合作?第二,川普是否挑起貿易戰火?程度如何?他依照這兩個指標,擬定三套經濟預測。

最好的狀況是,川普獲得國會支持、強推擴張性財政政策,而對外貿易策略也較選前溫和。如此,美國2017年的經濟成長率可達2.3%,到2017年底有機會升息三次。

而最糟的情況,則是川普言行與施政走向超出國會容忍範圍,又四處點燃貿易戰火,那美國來年的經濟成長率只會剩下1.3%,只會升息一次。

趨勢3〉新保守主義抬頭 全球貿易趨緩

川普經濟學中,最引人矚目的、影響層面最大的,莫過於「貿易保守主義」。

2016年11月22日,川普團隊公布「百日維新」政綱,再強調「美國優先」原則。川普透過影片宣布「上任第一天,就會退出TPP!」等於毀棄美國政府布局10年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協定),歐巴馬「轉向亞太」(Pivot to Asia)政策就要功虧一簣。

「美國如果不加入TPP,日本也不太可能扛得起來!」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協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分析,美國之外的TPP其他參加國,例如東協國家,原本加入TPP, 是看上美國占成員國六成貿易額的龐大市場,日本市場補不了這缺口。

此外,在東協架構中,各成員國彼此多已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現在美國不玩了,其他國家自然興趣缺缺。

更何況,TPP要生效,規定必須要有12個成員國中的六個國家同意,而這六個國家的GDP占比要達總額的85%,其中美國就占了六成。

眼見美國將退出TPP,預料中國將順勢頂替美國在亞太經貿架構中的主導地位,而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的重要性可望取代TPP。

對此,徐遵慈認為有兩種可能。其一是中國為搶主導權,積極加快RCEP協商;其二,反正也沒有TPP與之競爭,也就意興闌珊。本來,RCEP預計在2015年完成談判,後來延到2016年底,但看來不可能及時完成。

「保守主義抬頭,2017年後,全球貿易結盟、自由化浪潮可能停擺!」她點名,像是TPP、RECP和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都會受到波及。

包括IMF、巴克萊銀行與高盛集團等機構紛紛提出警告,英國脫歐(Brexit)、川普當選等政治事件背後代表的,是貿易保守主義、反全球化情緒正席捲全球,將拖累全球經濟成長。

事實上,全球貿易成長率正明顯趨緩,WTO(世界貿易組織)敲響第一記警鐘。

2016年9月,WTO將2016年全球貿易量的成長率預測從4月的2.8%,大砍1/3、至1.7%,並且預測2016全球GDP成長率可達2.2%。

這將是15年來,「全球貿易量成長率」第一次落後於「全球GDP成長率」。依照歷史平均值,全球貿易的成長率一向比GDP成長率高出1.5倍,甚至在1990年代、全球化速度加快之後,貿易成長率還高出兩倍。

貿易萎縮,除了因為中國經濟減緩、美國進口量變少,WTO也警告,快速蔓延的貿易保護主義,將讓全球貿易雪上加霜。

既然不利於全球經濟長期發展,為何川普要挑起貿易戰火?

「別忘了川普一向是精明的生意人,這招是『以鄰為壑』,把問題丟給別人!」羅瑋提醒,川普帶著美國退出區域貿易組織之後,將採「各個擊破」、一一與各國洽談雙邊貿易協定。屆時在「美國優先」的前提下,有籌碼可談的大國或許有機會與之「強強聯手」,但沒資源可交換的小國,如台灣,就倒楣了。

趨勢4〉川普效應 美元短強長弱

川普主政後,可預見美國不再主導全球經貿整合,也不來「美國隊長維持世界秩序」那一套。然而,在貿易與匯率政策上,可能更顯其霸權。

他當選以來,美元指數一路走揚、破百。不過中長期而言,美元可能走貶。

羅瑋觀察,美元會先一路強到2016年12月升息前,而後微幅趨貶,直至2017年3月、下一波升息預期之前再走強,6月過後再緩步下滑。

之後,就看川普表現而決定美元走勢,若執政順利,則美元中長期貶值,但若川普荒腔走板,全球市場心生畏懼,資金又跑到美元避險,可能一路走揚。

「川普可能施壓,要求其他貨幣升值,不會讓美元太過強勢,影響貿易競爭力!」王進彰舉例,川普在選前即點名中國操縱匯率、人民幣貶過頭。然而,中國經濟目前仍有近六成仰賴出口,人民幣不可能強升,理論上是中長期緩升格局。

而被稱為「日圓先生」的經濟學家榊原英資也曾表示,「美國優先」原則的背後就是「弱勢美元」政策,日圓未來恐升至90日圓兌一美元。

而在美國進入升息循環後,是否加速資金流出新興市場?

王進彰分析,進駐新興市場的國際資金,最怕貨幣貶值危機,而非投資危機。因此,只要新興市場匯率持穩,外資就會持續回流。何況,原物料價格已回彈、新興市場的企業盈餘穩增長,外資沒理由放棄這塊全球成長率最高的市場,特別是新興亞洲。

當然,在對美貿易上首當其衝的新興市場,將是中國與墨西哥,儘管貿易關係可能生變,但一般預料,2017年局面還不至於演變為「貿易大亂鬥」。

趨勢5〉右派崛起 2017歐洲大選添變數

2016是大選年,2017年的重要選舉也不少,「政治風險」預期仍是全球總經的最大挑戰。

2017年的重要選舉,包括德國總統與議會改選,以及法國總統大選。其中,影響層面最大者,則是德國議會改選,德國總理梅克爾能否順利「四連任」,結果將左右歐洲政局,甚至是全球經濟走勢。

「右派保守勢力與民粹主義抬頭,難民議題又處理不好,梅克爾這次並不樂觀!」羅瑋觀察,一旦她落選,衝擊甚至比英國脫歐來得大。

事實上,剛在12月4日舉行的義大利憲法公投,義大利首相倫齊(Matteo Renzi)因公投慘敗而請辭,也被歸因於與反歐盟、反歐元的右派民粹政黨:「五星運動」的崛起有關。

右派民粹勢力正在全球蔓延,2017年即將進行多項大選的歐洲各國嚴正以待,一旦發生「髮夾彎」變局,投資市場也將因此劇烈波動。

關於脫歐進度,英國高等法院在11月初宣布,英國政府不可跳過議會批准,自行啟動脫歐條款。因此,英國脫歐進度可能到了2017年9月、德國議會大選過後,才正式開始談。

目前最新狀況是,英國脫歐應儘可能在2019年歐洲議會改選前完成,談判時程可能費時14到15個月。

趨勢6〉原物料走穩 為通膨加溫

2016年的油、金與各種原物料的價格已大幅反彈,告別近年來的低迷行情。

11月30日,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召開減產會議,達成八年以來的首度減產,油價可望維持一桶約40~60美元區間行情,有助全球經濟在「微通膨」的環境中復甦。

然而,顏承暉觀察,在原物料價格穩步向上,加高的關稅壁壘又使商品、物價與薪資同步走揚的架構中,若川普大量舉債作建設,拉高投資與消費成本,一旦升息力道過猛,實質GDP成長的腳步卻跟不上,可能出現「停滯性通膨」,不利美國,乃至全球整體經濟復甦。

「這就要看是政策刺激的效果來得快,還是升息的傷害來得早!」他說,川普應爭取更高的民意支持度,來降低施政阻力,因為財政與貿易政策不可能立竿見影,至少一、兩年後才看得到效果。

羅瑋說,以投資市場反應來看,對川普新政頗有期待,如果川普真能帶旺美國經濟,也有助新興經濟體拉動產能需求,「但狂傲如他,還是有四成機率搞砸場子!」

不論如何,這門「川普經濟學」,已是全球必修課,而2017年基本面優於2016年,三低格局已悄然轉變,只要「黑天鵝」少來搗蛋。

【2017年四隻黑天鵝,牽動全球政經局勢】

1.川普狂人或神人?

美國新政府上台的政策調整與人事布局

2.梅克爾成功連任?

歐洲各國選舉(特別是德、法大選)

3.中國經濟急轉直下?

嚴防信用擴張太快,或房市調控力道過猛,反而打壓消費

4.地緣政治風險連環爆?

觀察IS、北韓、敘利亞與烏克蘭等風險政治情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全球焦點經濟金融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