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沒有最終處置場,核電廠除役玩假的?

嚴苛挑戰3〉非核家園要等25年 付出3353億元
文 / 彭杏珠    
2016-05-27
瀏覽數 79,050+
沒有最終處置場,核電廠除役玩假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三座核電廠將如期除役,已是全民共識。這對奮鬥數十年、渴望「非核家園」的人來說,是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但可別以為除役就像關工廠般輕鬆,只要拔掉插頭、鎖上大門,就大功告成。除役不僅耗時多年,還需龐大經費。

蓋一座核電廠約需六年,但要拆一座廠,把土地恢復,卻要耗費25至100年。

依照國際除役方式,可分為三種。

第一種是立即拆除:先移出用過的核燃料(反應器的燃料棒),進行中期貯存與最終處置。再將其他設施除汙後拆除,將少量高放射性廢棄物與用過核燃料一起處置,低階核廢料則移至最終處置場,總計約25年。

第二種是延遲拆除:先讓核電廠保持在安全狀態一段時間,讓廠內的放射性物質經過長時間衰變後,再進行除汙拆卸,最後讓廠址恢復成無限制使用狀態,約需60年的時間。

第三種是就地固封:移出用過的核燃料後,將所有殘留的高放射性及高汙染設施密封在混凝土的屏蔽內,建立持續監測系統,直至放射性衰減至原來狀態,約時100年。

台灣技術領先 經費也早已備妥

目前國際間的核電廠除役,多數以第一種立即拆除為主,以爭取較快時間,台灣也採取此方式。

除耗時至少25年,除役經費也十分驚人。原能會物管局前局長、黃慶村博士指出,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核能署(OECD NEA)最新報告,美國已完成10個機組除役,每個機組平均5.32億美元,折合台幣約170多億元。

根據台電估算,三座核電廠共六部機組,加上地方回饋金、核廢料處理等,邁向非核家園,以2008年台幣兌美元幣值估算,約需3353億元。

對台灣而言,經費不是問題。

原能會放射性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表示,台電於1987年成立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逐年提撥每度電0.14至0.18元,截至今年2月底已有2768億。「經費已預先準備,不會造成後代子孫的負擔。」

儘管資金不是問題,除役的技術已成熟了嗎?

根據原子能總署(IAEA)的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1月5日為止,全球有157部核能機組永久停止運轉,有15部核能機組完成除役。

黃慶村觀察國際除役經驗指出,拆除核電廠技術都可以克服,美國藍帶委員會也認為,高階核廢料處置技術及經費都不是問題。

外界都不知道,台灣已經有核設施的除役經驗。清大核子工程與科學研究所所長梁正宏指出,1972年美國捐贈給清華大學「阿岡諾研究用反應器」,1974年開始運轉,做為相關研究及人員訓練使用,1993年2月除役。

反應器中的燃料元件經抽出後,運回美國,原廠址如今改建為紀念花園,不說沒有人知道,這裡曾設置過反應器。現在仍定期做嚴密的環境監測與管理。

高低階核廢料處置場址才棘手

既然錢與技術不是大問題,那麼問題在哪裡?黃慶村說,「對台灣而言,棘手的是高、低階核廢料的處置場址。」

其實,就連美、德、法、日等核能先進國家已有多部機組停止運轉,並有除役經驗,也無法克服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的難題。

尤其,除役要處理的不只是電廠運轉40年的核廢料,除役本身也會產生核廢料,可能是過去數十年運轉所累積的總量,例如反應器內部與組件、燃料池結構與系統、機械與電氣設備、受輻射汙染的牆壁、泥土等,都須暫時貯存。

依據原能會及台電估算,三座核電廠、蘭嶼貯存場及醫農學研的低階核廢料,總計73萬9325桶。還有2萬2849束的高放射性用過核燃料。

棘手的是,目前台電連低階核廢料的集中式貯存選址、高階核廢料的暫存設施都無法解決。

尤其核一、核二廠所在的新北市,市長朱立倫今年5月9日再次強調,絕對不會同意在境內興建任何核廢料貯存設施,「不管過去、現在或未來,我們會堅持到底。」

至於環保署進行除役計畫的二階環評,也會要求台電必須將核廢料最終處置場的選址納入除役計畫中,絕對不可含糊。

只要高階核廢料乾貯設施無解,核電廠除役就是玩假的,因為冷卻池跟反應器的燃料棒無法移出,根本無法拆卸廠房,要如何除役?

最後,台電還要為這些「停機」的核電廠維持一定維護人力,確保核安。根據台電專業總工程師林德福估算,每座核電廠至少保留500名。

多出的維護成本事小,「值得注意的是,放射性最高的核燃料棒要一直存放在反應爐跟冷卻池,比不運轉還危險,」原能會前主委歐陽敏盛說。

如此一來,除役可能是另一場夢魘的開啟,值得各界思索解決之道。

本文出自 2016 / 06 月號

永遠望向未來的領袖 孫正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環保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