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採購法矯枉過正 工程界苦不堪言

一人犯錯,全公司陪葬!
文 / 彭杏珠    
2016-03-29
瀏覽數 600,900+
採購法矯枉過正 工程界苦不堪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盤點台灣公共工程為何問題叢生,許多人第一個反應是:都是採購法惹的禍。

台灣的採購法是「惡法」,幾乎已是工程界一致的心聲。連外商都認同,「這是一部防弊而非興利的採購法,」一位外商駐台總工程師說

採購法從1999年執行至今,為人詬病的條款、制度不少。

詬病1〉最低標制度,省錢犧牲品質

首先,採購法中最常被指責的就是最低價格標的制度。「這套制度徹底摧毀台灣工程界,」前內政部長李鴻源氣憤地說,造成多少工程延宕、品質低落!

雖然採購法並未強制公共工程招標只能採最低標,還有其他如最有利標等。但只要看2015年,台灣一般工程採最低標的占比,仍然高達97.8%,就可知最低標多有影響力了。

據悉,在2004年左右,有些中央或地方最有利標工程都發生弊案,甚至出現「御用」評委的亂象。因此蘇貞昌擔任行政院長時,為杜絕最有利標弊案叢生,2006年3月裁示「最低標為原則、最有利標為例外」之事項,並行文各機關。

從此政府各機關將「最低標」視為工程發包聖旨,也不考慮特殊性及困難度,皆以最低標辦理。

造成削價搶標事件頻傳,工程會為整頓市場,又在2006年5月推出「異質採購最低標」。簡單說就是先經過評選,及格廠商才能進入最後決標,再掀底價,由最低價者得標。

豈知異質採購最低標的補救方案,還是無法獲青睞,2015年工程採異質採購最低標僅占最低標的0.85%。行政院遂在2009年4月緊急發函停止適用「最低標為原則、最有利標為例外」之事項,讓機關回歸採購法體制辦理,無奈成效依舊不彰。

由於最有利標必須透過評選機制審查,由最優廠商得標,假設第一、二名的技術水平、條件相去不遠,價格落差卻不小時,容易受到質疑,導致公務員不想用費時又麻煩的最有利標。

台灣世曦工程顧問公司董事長李建中直指關鍵,「台灣的採購法其實跟國外的採購法大同小異,問題出在執行的人身上。」

「貪汙治罪條例」及「刑法」的圖利罪,是掐住公務員的兩道緊箍咒,誰都不想被以圖利罪移送法辦。

由於台灣盛行黑函文化,未得標廠商經常檢舉,只要民代質詢,媒體披露後,檢調單位就得偵辦。官員或基層公務員一旦接受調查,等同留下汙點,升官無望,即便多年後司法還清白時,大好前程也已被毀掉。

怕被冠上圖利 人人求自保

現任桃園國際機場公司的工務副總經理侯源連,過去在負責北宜高速公路隧道工程時,就被檢調單位約談達數十次。他怕太太擔心,每次都瞞著家人應訊,「我清清白白,心臟很強不怕約談,」侯源連說,但有些年輕的承辦員卻嚇到昏倒,雙頰爆瘦,深受打擊。

相信很多人還記得台北花博的「空心菜」事件,當時民進黨市議員連番質疑空心菜每株要價20元,比賣場售價貴39倍。台北市政府多次解釋因規格不同,廠商要負責近半年展期的維護工作,不能跟賣場價格類比。

由於新聞炒得沸沸揚揚,檢調馬上展開調查,最後查無違法,「這位認真盡責的承辦員心灰意冷下,離開市政府,轉到民間工作,」一位參與花博工程的建築師感嘆地說。

於是各機關紛紛將「最低標」視為最安全的採購方式。一位基層人員就炫耀的說,「我已詢價到一支3塊半的原子筆,檢調總不會說我圖利了吧!」

長官也很認同最低標,「至少到立法院備詢時,不用跟立委解釋為何不買50元的馬克杯,要買70元的馬克杯?」一位公務部門主管說。

在新北市開業的一位建築師也指出,有些公務員矯枉過正,為了證明沒有圖利,會刻意為難業者,退文件、給錢拖拖拉拉,沒有效率可言。有時還會有額外要求,例如明明沒有人會使用,非得要在工地旁隔出一條通道,「要做公家生意,要有好脾氣」。

其實最低標只要嚴謹審查資格,還是能選到好廠商,但偏偏資格審查,也因為怕被懷疑綁標,又過於寬鬆。

翻開招標文件訂定的資格,多數都很制式簡單,例如甲級營造、3000萬資本額。因為設定條件愈多,就會篩掉更多廠商,馬上會遭到「限制競爭」的檢舉。「我敢多設定資格嗎?多訂就多倒楣,」一位公務員說,「長官還會找我去解釋,為何設定這麼多資格,也會被懷疑是否綁標?」

於是最低標的資格審查幾乎流於形式,均以價格決標,長官就負責蓋章。

連工程會主委許俊逸都說,「既然叫最低標,廠商能提供的就是業主定出來的最低品質

」。

詬病2〉101條款,連坐害慘廠商

另外,採購法第101條也是工程界異口同聲抱怨的條款。目前台灣前五大工程顧問公司都深受101條款所苦。

根據採購法規定,廠商如犯有101條第一項所列的14種情形之一,主辦機關就可列為「拒絕往來廠商」,刊登在政府採購公報,遭到一至三年停權處分,不得投標公共工程。

由於條款沒有列出「情節重大」四個字,造成大錯小錯都受同樣處分。李建中比喻,就像台大醫院有一位資淺小護士無意間犯錯,台大醫院就要關起來三年,不能夠營業看診,「這種沒有比例原則的連坐法,幾乎只處罰到大公司」,因為大企業員工多、工程多,風險更高,只要被停權,營運立即受影響,小公司停權後,再換一家或借牌投標,影響較小。

例如中興工程顧問有1500名員工,曾有某機關的承辦員要求施工廠商招待喝花酒,並吆喝中興的三名工程師一起去,最後三人被一審判刑後辭職,中興也連帶要被停權,無法承接公共工程的技術服務業務,目前正向工程會申訴中。

中興工程顧問公司董事長曹壽民指出,肅貪當然正確,只是三名員工犯錯,其餘1497位同仁都要受牽連,政府機關也有貪官汙吏,是否也要連坐停權,不要開門服務百姓?

李建中生氣地說,「101條款再不修正,三至五年後,大型顧問工程公司、營造公司都可能因員工失誤而停權,台灣的公共工程也不用做了」。

學者被視為廠商 學校跟著倒楣

林同棪工程顧問公司也因一位工程師犯錯,公司被處分從2015年11月停權至2018年11月。「這位同事已被法院易科罰金9萬元並離職,公司還要受罰,只好往美國、大陸、東協開發新市場,」一位林同棪的工程師感嘆地說。

連學校都會遭到101條款處分。2011年,台科大的教授接了國軍左營總醫院的某個規劃案,因遲交嚴重,被列為「拒絕往來」廠商,學校連帶受停權處分,不准承接政府案子,此舉震驚校園。最後經行政訴訟後,雙方私下和解,不然影響甚劇,教授無法承接政府的研究計畫,將影響師生權益及台科大的國際學術地位。

「學者怎麼會是廠商?卻被採購法當做廠商管理,」建築師葉宏安說,這是很奇怪的事,教授會舒服嗎?

連工程會主委許俊逸也認為101條款過於嚴苛,正努力修法中。尤其不合理的是當廠商被刊登為不良廠商後,就算尋求行政救濟,停權處分因已開始執行,即便最後勝訴,處罰也執行完了。

101條款的修正案迫在眉睫,最低標制度也要立即檢討,如不設法改善,豆腐渣工程將繼續存在,「希望三至五年內能全面廢除,」台灣區綜合營造公會理事長陳煌銘呼籲。

本文出自 2016 / 04 月號

生技股是炒作,還是下一個明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