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比原住民更原住民的傻醫師

新竹縣.牙科 王惠民
文 / 陳虹瑾    
2016-02-23
瀏覽數 366,400+
比原住民更原住民的傻醫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已經幫你轉診好了,拜託你,今天就去看!」一名男子摀著腫脹的側臉,抓著轉診單,推門而出。「拜託,妳真的要帶他去看醫生,mhway su(泰雅語謝謝)!」王惠民追出門,對著病患妻子再次叮嚀。

屋齡40年的磚牆上覆著鐵皮,遇雨不但漏水,還會掉下一屋子的白蟻。這裡,是新竹縣尖石鄉唯一的牙醫診所。

不到10坪的空間,牙科診療椅旁,就是充當掛號台的書桌,學童依校名排列,一冊又一冊。所剩不多的空間裡,整齊堆放著紙箱,存放王惠民自掏腰包買來送孩子的玩具、貼紙,以及募來的物資。

病人要借洗手間,先會經過王惠民的「起居室」;一張單人床、一張單人沙發,併在一起,就成了他駐診留宿時,與太太一起使用的「雙人床」。

儲藏室看診,孩童躺桌拔

「剛來的時候,每看一個病人,就是一個挑戰!」在都會執業25年的王惠民,有感於偏鄉醫療資源匱乏,2010年響應衛生署「醫缺方案」,關掉竹北的牙醫診所,自願前往尖石鄉進行巡迴醫療。

初到尖石的王惠民,常感嘆學童齲齒率高達九成以上,看診率卻奇低無比。還沒進行檢查,孩子們嘴巴一張,映入眼簾的就是兩排厚厚的牙垢。

口腔清潔衛生教育,是學童的第一課。然而,光是這一課,王惠民就花了五年。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