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認清事實 借力使力深化和平基礎

「馬習會」近距離觀察
文 / 趙春山    
2015-12-18
瀏覽數 3,300+
認清事實 借力使力深化和平基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今,兩岸領導人這次歷史性的會面雖已順利落幕,但「人散曲未終」,會中突顯那些兩岸尚待解決的問題,以及會後對兩岸關係發展可能產生的影響,仍有許多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

第一,「馬習會」不是一項突如其來的「即席創作」。在對岸方面,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早在1995年1月30日發表「江八點」時,就在其中提出了「兩岸領導人會晤不需借助國際場合」的主張;但從當時以及隨後兩岸關係發展的過程看,雙方根本不存在領導人會面的必要條件。但在馬總統於2008年執政並採取與大陸和解的政策後,兩岸關係取得前所未有的進展;而有關兩岸領導人會面的可能性,遂成為政府從事大陸政策設計,並委託學者智庫研究思考的一個重要議題。2014年11月10日在北京召開APEC領袖會議,我方認為在對岸占有主場優勢的情況下,不需另起爐灶,只要運用既有的規範,就可以讓兩岸領導人自然見面。遺憾的是,大陸卻以在「國際場合」為由,關閉了這扇難得的機會之窗。僅管如此,馬總統事後還是多次強調,針對兩岸領導人會面一事,他的態度是「不排除,也不強求」。

和平紅利,兩岸和解制度化

第二,「馬習會」得以順利成局,除了因為雙方都帶有「求同存異」的認知外,也都把會面視為兩岸和解進程所產生的一項「和平紅利」。不可諱言,經過長達66年的隔海分治,兩岸領導人能首次共聚一堂,當然有助於馬習二人的歷史定位;但「馬習會」的價值不能只看個人,而必須要看全局。對於馬總統而言,「馬習會」是對他執政以來推行大陸政策的肯定。馬總統不但希望卸任後國民黨能持續他的路線,也希望為下任執政者搭建一座兩岸高層互動的和平之橋。

對岸主動釋出善意是「馬習會」成局的關鍵。因此,對岸的動機更值得深加探究。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顯然希望藉此宣示,維持兩岸和平發展關係,仍將是他主政之下,中共對台政策的主軸。習近平希望持續兩岸交流,但強調只有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交流才能取得「合作共贏」的成果。面對即將到來的台灣大選,習近平釋出這項訊息,明顯是針對選後的台灣新領導人而發,並意圖透過「馬習會」的國際傳播,讓這項政策訊息取得「國際認證」。

我們把「馬習會」視為「和平紅利」,是確信和平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兩岸對話從過去「海基」「海協」兩會高層,經過兩岸事務部門主管,到目前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可以說是兩岸和解的制度化,又大大向前邁了一步,這是兩岸多年互信累積的成果。

第三,「馬習會」從策劃、協商到召開的過程,在在凸顯兩岸關係的特殊性質。在國際政治研究領域,以元首或行政首長為主體之間的直接談判,被視為是一種「個人外交」(personal diplomacy),討論的都是攸關結盟或和戰原則等重要問題。

地點到議題,經過精心安排

雖然這種類型的外交談判,因為政府最高階層的直接接觸太過顯眼,不適於談判的順利進行,且不容易調整、妥協或改變本身的立場,而難以取得具體成果,故常為職業外交家所詬病;但仍有學者認為:「元首及政府首長也不是永遠不應參與談判。在特殊的情形下,他們出現於重要的和平會議可能是無從避免。由於他們負責通盤的政務,因此對於各種問題可能有更深遠的看法,對於問題的最後解決可能更有益。」

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難以在國際舞台推動上述的「個人外交」;台灣內部的政治生態也很特別,許多正常的情況被視為異常;而有些異常的情況,也因積非成是,而被莫名其妙地「合理化」。因此,這次「馬習會」舉行的地點、參與者的身分和稱呼,以及討論的議題等相關事務,都是經過一番精心設計的安排。兩岸以領導人身分互稱「先生」,並選擇在新加坡舉行,就是強調對等和尊嚴。

再以會面的程序來說,雙方同意全程分三個階段展開:第一是馬習共同面對媒體的談話,強調的是和諧,故不使用刺激對方的字眼;第二是雙方代表團的閉門會談;第三是雙方主談者會後分別接受媒體記者答問。在第二和第三個階段中,雙方皆可暢所欲言,各自表達立場。更重要的是,有別於一般國際外交場合的高會議慣例,「馬習會」沒有簽訂協議,也沒有發表聯合聲明。

第四,由於「馬習會」為眾所關注的重大事件,故雙方都體認必須釋出相當的透明度。然而,基於「祕密外交」和「外交秘密」兩者的區別,雙方也理解,讓協商的過程太早曝光,還是弊多於利的。尤其處在台灣選前的政治氛圍下,如果「馬習會」會前就成為公眾討論的焦點,則兩岸領導人的首次會面能順利召開嗎?僅管如此,馬政府為了避免陷入「黑箱作業」的批評,不僅在會前會後做出公開對外說明的承諾,也表示願意破例在國會提出報告,最後甚至把閉門會的相關文件都公諸於世。

沙盤推演,歷經三項考驗

湯恩比曾說,人要了解他的過去,才能知道他現在的處境,才能規劃他的未來。從歷史學的觀點全盤檢討「馬習會」的召開,個人認為馬總統這次與會的決策過程,可說歷經了「事實判斷」「價值判斷」和「後果判斷」的三項考驗;換言之,決策者不但掌握了所有相關的資訊,並且擬訂了各種因應對策來進行沙盤推演。

例如,「馬習會」雖不是為了選舉而設計,但其對選舉產生的影響,尤其是國內國外的反應,都在考量的情境當中。雖然馬總統在開場白只提「一中」未提「各表」,以及隨後轉述對岸「部署飛彈非僅針對台灣」的說法,遭到國內反對人士的強烈指責;但就個人所知,馬總統在行前幕僚的準備作業中,曾舉歷史文件強調「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之間不可切割的關係。換言之,只有對「一個中國」內涵擁有「各自表述」的空間,兩岸才能擱置爭議、共同發展。至於提出飛彈問題的動機,想必是為了藉機傳達台灣民眾對中共對台用武的不滿和疑慮。我們認為,聽其言不如觀其行。反對者實在不必斷章取義,藉題大做文章。

相反地,我們認為大家應把注意力擺在「馬習會」對於兩岸關係現實和未來發展產生的影響。形式上,「馬習會」的成局,意味著兩岸和平發展關係的鞏固和深化;而實質的意義則是,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已為雙方執政當局,提供了一個解決難題和危機控管的平台。

除此之外,我們發現習近平在會中的表現,不但充滿了高度的自信,並且釋出相當的力道,來展現其「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的行事風格。面對這樣強而有力的談判對手,明年台灣選後的新領導人,當務之急應是認清現實,理性思考如何借力使力,來充分運用「馬習會」留下的政治資產,為台灣內政建設營造一個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

2015年12月

馬習會全程紀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全球焦點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