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七大天災人禍交織,食物價格回不去了

台灣為什麼愈吃愈貴?
文 / 李建興    
2015-11-27
瀏覽數 226,950+
七大天災人禍交織,食物價格回不去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很多人認為,台灣近來食物價格大漲,是接二連三的颱風所造成的,只是季節性短期因素。但,事實上,這並非「一日之寒」!

攤開主計處的物價指數,就不難發現,台灣的食物行情,早從2004年就開始飆漲。

2003年時,台灣食物類物價指數只有78.73,2015年已飆到112.25,大漲了42.57%,但反觀同期間的整體物價指數,漲幅卻只有15.85%,意謂著食物行情是以整體物價三倍速度在激增。

為此,《遠見》採訪團隊走訪了農經系學者、知名餐廳的採購主管、第一線的農民、消基會……等專家,試圖找出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食物大漲?結果,比你我想像的複雜、難解。

全球大糧荒 造成食物大通膨

務實而看,「這是一個世界性問題,我們正步入全球性『食物大通膨』的年代,因為全球的糧食愈來愈短缺了!」長期緊盯全球食物期貨行情的王品集團採購副總經理沈榮祿,一語揪出了導致食物大漲的第一個原因。

這項觀察符合近年來各國的研究結果。例如華盛頓智囊團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長萊斯特.布朗就指出:「過去的八年中有七年,全世界的糧食產量無法應付消費量。全球的糧食庫存量,迄今已降至近34年來新低。」

全球糧食會「入不敷出」,首先與急劇成長的人口與新興國家開始富裕有關。

全球禍因1〉人口激增

新興國家崛起 糧食入不敷出 

目前全世界有72億人口,法國國家人口研究所大膽預言,2050年恐怕破百億。

除了得應付愈來愈多的人口外,還要面臨人類平均食物需求量大增。

因為近年來,中國、印度、東協和中南美洲等新興國家經濟快速崛起,而所得提升後,對糧食(特別對肉類)的需求也同步大增。

值得注意的是,動物對穀類的食用量,遠高於人類,因此畜牧量一增加,耗損的糧食,比人口增加帶來的影響還巨大。

觀察牛肉的需求量大增,導致食糧荒的因果關係,是個好例子。

根據研究,畜養牛隻,土地需求量是養豬、雞的28倍,更比種植相同熱量的馬鈴薯、小麥、米,多出161倍。

但全球在牛肉需求量大增的情況下,土地、穀物、糧食耗費更快。國際知名導演盧貝松,在他的紀錄片《搶救地球》,就血淋淋地揭露這項人類不願面對真相:

「原先遼闊的牧場被數百萬牛隻踐踏的寸草不生,卡車從國家各處運來幾噸的穀類、豆類和蛋白質飼料,為的是生產人類所需的牛肉……」

「結果100公升的水能產出一公斤的馬鈴薯,4000公升的水則生產一公斤的米,但要製造一公斤牛肉卻得要1.3萬公升的水,更別提到生產過程跟運輸時所消耗的石油……」

盧貝松耽心的還不只是牛,在紀錄片中更提及對海產消失的警訊:

「1950年來漁獲量增加五倍,由每年1800萬噸遽增至1億噸。幾千艘加工船在淘空海洋,3∕4的漁場被打撈殆盡或是岌岌可危。大部分的大魚已被捕光了,因為他們來不及繁殖……」

對此,國內一家知名連鎖餐廳的採購主管就證實:「我們餐廳要用的進口帶骨小排、無骨小排和肩胛小排,在三年內都漲了三倍,有些食材甚至買不到貨,就從菜單撤下來了。」

全球禍因2〉氣候巨變成常態

極端氣候、流行病 導致產量遽減

而除了「人」禍,還有「天」災,愈來愈難捉摸的全球極端氣候,亦是推升世界糧價的主因。

以今年來說,發生了史上威力最強大的「超級聖嬰」,四處乾旱或暴雨,讓紐西蘭的乳製品、巴西的甘蔗及東南亞的棕櫚油產量統統崩跌。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全球糧食價格10月上漲3.9%,為三年最大漲幅。

雲林縣農業處前處長呂政璋表示,台灣今年也接連來了蘇迪勒和杜鵑颱風,重創農業產地,甚至還出現焚風,造成農產品產量從每日1000噸縮為600噸,連帶讓價格上漲。

「極端氣候會愈來愈頻繁,所以像這次(食材)暴漲,恐怕我們都要習慣!」呂政璋說。

食物要對抗的不僅僅氣候,還有疾病。屏東科技大學農企業管理系教授陳淑恩表示,「由於全球化,世界的病原互相傳播、衍生,使得怪病愈來愈多,就算人類醫藥精進,但每發明一種藥,過不久病原就有抗藥性,甚至變種,讓人防不勝防。」

主婦聯盟祕書長賴曉芬呼應了陳淑恩的話:「平均而言,大約35%的農作物會成為病蟲害的犧牲品,慘的是,以前多年才會有一次重大流行病,但現在,幾乎都有。」

雲林縣肉品市場公司總經理李謀仁舉例,2013年底到2014年初,由於發生了豬下痢,這使得豬隻大量死亡,最嚴重的是「種豬」也大量消失,由於豬隻沒辦法再生小豬,讓豬隻減產的情況,雪上加霜。

他指出,2011年時,全台豬隻產量為619.52萬頭,但2014年就減為542.23萬頭,少了77.29萬頭、12.47%,這使得原本每公斤65元的豬隻行情,在2014年飆升到77.77元。

全球禍因3〉糧食單一化

集中食用特定農產 缺乏替代彈性

全球化,讓農業付出的代價,除了疫病相通,更還有「糧食單一化」所造成的負面效應!

「近50年來,全世界人類的食物喜好類型愈來愈相近,是要付出代價的!」國際熱帶農業中心研究員柯林.卡瑞以表示,目前全球有97%國家以小麥為主食,也有75%的國家大量食用黃豆。

值得注意的是,人們的糧食來源集中在幾種農作物,致使其他糧食物種正逐漸消失。

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全球穀物的種類在20世紀結束時,已減少了75%,預計2050年前,現今1/3的穀物都會從地表消失。

問題來了!當全球對糧食種類的需求愈來愈集中,一旦這些穀物因天災人禍而欠收時,由於缺乏替代品,糧食價格勢將飆漲。

台灣就有切身之痛。在1950年美援時代,當時美國為了解決小麥生產過盛,適逢台灣稻米短缺,因此積極向台灣推廣麵食,1952年起,台灣開始推廣麵食,也開始進口小麥。

而這場翻轉餐桌的飲食革命,卻讓台灣的糧食結構帶來巨大改變。

台灣人每人每年白米消費量,就由當時的140公斤逐年下降,至今只剩44.96公斤,但,相反的,由於台灣麵食人口大增,目前台灣平均每人一年要吃掉36.14公斤的小麥,幾乎要超越稻米。

令人擔心的是,目前台灣一年要吃掉130萬公噸小麥,但本土產量僅400公噸,自給率不到0.1%,得靠大量進口,讓小麥行情受制於人。

台灣禍因4〉農業生產成本全球第一

農地、人力都貴 讓價格居高不下

除了糧食自給率偏低外,農業生產成本過高,亦是台灣食物行情居高不下的主因。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特聘教授陳吉仲分析,台灣每農戶所擁有的耕地面積平均只有1.08公頃,是英國的1∕69,美國的1∕175,無法大量栽種下,平均栽種成本就會高。

雪上加霜的是,台灣還有全世界昂貴的農地價格。根據統計,台灣農地每公頃1500萬元(約每坪4958元),足足是美國的166倍,也是日本的6.14倍。

此外,願意務農的人變少,使得農大大量缺工,致使農戶需要耗費重金,請人收割。

一位農民就指出,每每收成時,約需要三位男工、四位女工,但只能等待鄰居親戚有空的時來幫忙,否則就要用支付每天1500元的工資,「你說,壓力大不大?」

在眾多利空交織下,台灣的農業生產成本竟攀升到世界第一。

以每公頃的稻米生產成本來看,台灣大約是台幣9.09萬元,為美國的4.94倍、泰國的4.76倍、菲律賓的3.42倍。

台灣禍因5〉運銷體系不透明

供應鏈長 中間商賺取過多利潤

除了大環境惡劣外,市場機制的缺失,更讓食物行情加速飆高。其中通路及農產運銷商的利潤,即備受爭議。

著有《糧食戰爭──市場、權力及世界食物體系的隱形之戰》的拉吉.帕特爾,就以「咖啡豆的旅行」解構了農產品被中間商墊高價格的事實。

書中以咖啡為例。咖啡農夫以每公斤14美分把咖啡豆賣給當地的中間商,中間商則以19美分,轉賣給咖啡加工廠。咖啡加工廠再索取每公斤5美分的加工費用,加工後的咖啡裝袋,還要每公斤2美分的運費,運至城市。

而這時,出口商還要賺取每公斤1美分利潤,另外咖啡進入烘焙前,還有挑選、分級、保險、海運等種種環節,等到咖啡到達財團時,價錢已經到了每公斤1.64美元,是原咖啡農賣出價格的12倍。若再等咖啡烘焙出來,更飆漲至每公斤26.4美元,足足是咖啡農賣價的200倍。

在台灣,類似咖啡豆的故事,比比皆是。

呂政璋也以台灣柳丁為例。他解構,柳丁農收成後,賣到集運商時會抓15%利潤,賣給下一個通路──批發市場時,再將價位墊高15%,批發市場賣給批發商,中間再經過零批商才到消費端,則分別會加價兩成、三成、三成。

經過層層加價後,農產品從農民到消費者,價格變成3.2倍,當初每公斤5元賣出的柳丁,最後賣給消費者13.4元。

呂政璋表示,供應鏈愈長,價位就墊愈高,加上台灣運銷體系的價格不夠透明,容易讓少數中間商謀取不合理利潤,造成「不盡合理的價格」。

台灣禍因6〉外食人口過多

食材外的成本 易轉嫁給消費者

等食品到了餐聽,就更難逃更高的加價空間了。

台北寧夏夜市總幹事林定國分析,以攤商來說,食材大概只占總成本的三成,租金三成、水電瓦斯和人事則各兩成。顯見,消費者都認為自己吃美食,但花的錢中,有七成根本不在食材。

林定國哀怨地說,以寧夏夜市來說,攤位租金從五年前的6萬,漲到三年前8萬,現已飆到15萬元,成本足足是原來的2.5倍,這是很難降下來的。

來到台中逢甲夜市,知名的牛B葫蘆糖第二代經營者吳浚銘談到漲價也指出,餐飲業者十分仰賴人力,人力成本不容小覷。

他分析,台灣從2007年以來就密集地調漲基本薪資,在這以前,基本月薪是1萬5840元,時薪為66元,不到十年,連續調了六次,目前基本月薪已達到2萬0008元,時薪則為120元,調幅分別為26.31%和81.82%。

「由於小吃業聘請的多半是計時人員,這代表著多半的業者人力成本都大增八成,很難經營!」吳浚銘說。

而偏偏,台灣又擁有全世界最高比例的外食人口,使得餐飲業的成本很容易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根據全國營養師公會調查,全台一週五次以上的外食人口就占八成。走在全台的大街小巷,大排長龍的店家比比皆是,這讓許多餐廳,就算是調高了售價,一樣無損人氣。

近年來,許多國際級的餐廳進駐台灣,但來了後,卻沒考慮台灣所得只有來源國的一半,直接把在母國價格,原封不動地搬來,也讓台灣人的食物支出和所得愈離愈遠。

以香港來台的米其林港式茶餐添好運為例,其在香港的均價為25元港幣,來到台灣則比照香港規格,均價為台幣100元(約為25元港幣)。而從日本展店來台的一風堂,以白丸原味拉麵為例,日本售價一碗750日圓(約為台幣193元),到了台灣則以台幣200元定價。

台灣禍因7〉過度強調規格包裝

不合規格就報廢 浪費大量食物

此外,過度強調產品規格,也增加吃的成本。

台大農經系教授雷立芬以自己一個在經營蔬果合作社的學生為例。有次,該學生接獲一家大型連鎖餐廳訂購食材,要求送貨試用,沒想到一共送了29噸的蔬果後,該餐廳居然以「沒達到公司的完美規格」為由,全將食材退貨,最後這批龐大食材全數作廢。

「有些餐廳、通路太執著於一些不必要的規格,扭曲了食物的價值,徒讓能吃的、好吃的食物白白浪費了!」雷立芬忿忿地說,這些店家用統一規格,來合理化產品高價化,只要不合規格的,就報廢,造成食材浪費,讓採購成本變高。

食物浪費的確是一項隱形且巨大的成本。這包括,產地滯銷,任由爛掉;店家進貨太多,賣不完而銷毀;規格不合就報廢;以及個人買太多,吃太少,過期糧食變廚餘。

根據聯合國農糧組織的報告,全球食物,每年有1∕3(約13億公噸)遭浪費或損害。

而據了解,全台餐廳料理過程的「食材損耗」,每年就高達40億元,足足可買5000萬個排骨飯。另外,台灣家庭廚餘量一天約四萬桶廚餘,等同70座台北101大樓。總計,台灣人一年浪費的食物總量約275萬噸,這足足可讓26萬低收入戶人口吃上20年。

總之,食物大漲,背後代表的並不只是物價單純波動而已,更多的習題,都考驗所有地球公民的因應能力。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全球焦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