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才大斷層!半導體三大寧靜危機

《遠見》直擊 五大產業慘況〉科技業現場〉校園徵才博覽會
文 / 林佳誼、鄭婷方    
2015-09-30
瀏覽數 733,550+
人才大斷層!半導體三大寧靜危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服務站人員透露,「除非北部公司包住宿,不然不太可能吸引南部人才北上,南科本身就缺工了。」

人才素質逐年降低 青黃不接

經過《遠見》明查暗訪後更發現,其實一般科技業中小型公司缺工就算了,就連台灣最引以為傲、薪資水平一向最高的半導體業大廠,都已出現大量人才缺口,而且從高階主管、中階工程師,到基層技術員,全面短缺!

全球第二大晶圓廠、聯電執行長顏博文舉例,現在一台半導體設備可以貴達20億台幣,但是卻找不到足夠而且合適的設備工程師,「情況已經很迫切,真的很令人擔心。」

顏博文更曾在公開演講分享,自己是化工系畢業,但是做的卻是電子公司的執行長,「可見人才斷層有多嚴重。」

不少半導體業人資主管說,以工程師而言,雖說還是找得到人,但近年來勢必要降格以求,最主要問題是補進來的人才「素質」不如預期。

以一線大廠來說,過去研發工程師,台、成、清、交碩士班畢業是基本條件,現在放寬到國立大學或私立前段即可;需要輪值夜班、進無塵室的設備工程師,門檻更調降到大學學歷,就可錄用。

這確實造成問題。有的人進公司後才發現難以跟上工作進度,或無法適應輪班生活。以聯電為例,一年以下新人離職比例,占總離職人數高達三成,而這在半導體業絕不是特例。

交大前校長、半導體大老吳重雨,從學界角度觀察,稱這種現象為「半導體人才寧靜危機」。

他具體指出就連多年的半導體人才搖籃,交大電子系博士班系統組跟固態組,報考人數都比錄取人數都還要少,成大、中央半導體相關科系博士班學生更幾乎無人報名,讓他憂心忡忡,「過去台灣半導體業之所以能夠立於不敗之地,最大關鍵因素就是人才,但現在卻已出現斷層。」

為什麼出現如此人才斷層?抽絲剝繭,找出三大危機。

危機1〉

博士人才荒!頂尖研究人力大出缺

這幾年來,因為行動通訊產品興起,半導體業製程快速演進,讓業界需才孔急。不少半導體業大廠,老早從學生還在學時,就用「連環套」。學生從一入學,台積電與聯電等大廠,就透過精英種子營、業界主管開課等方式,第一時間接觸到還在校園裡的學生,接著再推實習計畫、研發替代役、預聘書,一步一步鎖住人才。

例如台積電研發替代役,一年招聘約400人,沒有拿到研發替代役的其他人才則會發出預聘書,等服完兵役再配任職位,光這部分一年招收達1000人,吸引碩士畢業生趨之若鶩。

但也由於碩士畢業就前景大好,導致愈來愈多年輕人不想念博士了。因為一念完博士,進入業界,卻看到四、五年前開始工作的同輩,已升任小主管,自己卻是新鮮人,直呼「看不到念博士的價值何在?CP值太低了!」

而且博班期間必須投入高深理論鑽研,與實務操作漸行漸遠,再進入業界的磨合期也會拉長。有博士畢業生就業後,被碩士學歷的主管嘲諷連程式都寫不好,挫折感更大。

從教育部統計也能看出端倪,國內科技類博士班就讀人數,是近十年新低,與99學年度高峰相比少了近17%。

聯發科資深副總張垂弘指出,其實博士有助於企業研究能量,對於企業的長遠發展非常重要,但近年來卻愈來愈來難找。更何況當今業界現況,光顧著眼下加大產能跟鞏固客戶就忙不過來,實在沒有餘力,去深入鑽研半導體材料、或基礎科學,急需學術單位培養人才。

危機2〉

光環不再!科技人才流往傳產、服務業

「我們80%的人才流失,竟然不是去競爭對手,而是回到傳統產業,」顏博文指出。一位半導體工程主管觀察,大部分的年輕員工,都為了考公職、或轉往國營事業而離職,「雖然薪水可能不如科技業,但對很多年輕人來說,生活品質比較重要。」

詢問幾位在IC設計業任職的工程師,都提到半導體業工時長、壓力大,但薪情早不若過往能分配股票、營收獲利年年暴漲的黃金年代。

作業員會出缺,也是同樣問題。人資主管坦承,如果是一般傳產,還可能有作業員變廠長的故事,但在講求精密技術的半導體廠,「作業員是不可能憑空成為工程師的!」加上現在沒有配股制度,過去動輒年薪破百萬的盛況早不復見,半導體業作業員紛紛轉往服務業,至少光鮮亮麗,不用在無塵室中包裹地密不通風,或承受日夜顛倒輪班之苦。

一家竹科半導體廠透露,早年公司出動遊覽車在桃竹苗一帶招募作業員,通常早上出去,下午就載回整車的人,直接送進廠區宿舍。「現在別說一車40、50人,不要只有四、五個人就不錯了。」

全球第一大半導體封測廠日月光面臨技術員嚴重短缺,已引進高達40%的外籍生產線員工;聯電在兩年前也迫不得已,引進外籍技術員,「絕不是因為要降成本,而是真的找不到人。」

危機3〉

陸廠挖台廠、大廠挖小廠、中堅人才外流

說穿了,薪酬,仍然是人才流動的決勝點,尤其在以「人才」為最大資產,不需要大量設備、廠房投資的IC設計業,更年年面臨挖角風暴。

幾年前,台灣最大的IC設計公司聯發科因為遇上陸廠積極搶人,為防堵人才流失,把碩士畢業起薪一下子從約5萬多元調高到超過7萬5000元,逼得第二大IC設計公司聯詠也跟進。

另一位台籍半導體業人資主管示警,大陸整體科技業中階主管以上薪水,已超過台灣,還有新加坡、美國等外商都對台灣半導體人才虎視眈眈。

儘管企業想動之以情留才,但沒有加薪籌碼的人資主管無奈坦言,「教科書都說薪酬不是吸引人才的最重要因素,但實際上還是滿重要的。」

這股大缺工潮,已襲進占台灣出口達1/4的半導體業。半導體協會理事長盧超群不只一次疾呼,「如何把全球半導體人才,再一次聚攏到台灣來,是當前要面對的最大課題。」

本文出自 2015 / 10 月號

消失中的上班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傳產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