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生科生資學群〉生技與製藥當紅 生態保育亟需尖兵

認識18大學群〉
文 / 林思宇    
2015-09-23
瀏覽數 4,400+
生科生資學群〉生技與製藥當紅 生態保育亟需尖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命科學的目的,是探究動、植物的生活型態與生命現象的知識研究,從中統整基礎相關學科,尋求生科各領域的技術與學理研究發展。

當台灣仍處於農業時代,農業、畜牧系很紅;但進入電子產業後,生命科學相關研究所一度乏人問津,但21世紀是生命科學的時代,生命科學相關研究所又開始水漲船高。

解決疾病、生物資訊是趨勢

除了了解生命、進而解決疾病相關問題之外,生物資訊也是近來發展趨勢。

成功大學生命科學院長羅竹芳表示,大數據引領一條研究新路,以往只能研究單一個基因,現在則是可以同時分析很多基因,能解釋更多現象。有巨量數據的支持,才能更精準創造產業。

有「養蝦之母」美稱的羅竹芳以自己為例說,在台灣大學時做的是基礎研究,到成大來,因為校地夠大,所以能夠有育種中心,在校園裡就有產業雛形,提供學生最好的學習場域,此時實習就不再只是到公司看看,而是真正參與,深度了解產業。

許多人認為生命科學沒前途,考上之後想轉系,但羅竹芳覺得,如果有興趣,就業機會很多,如果學生不知道有沒有興趣,教師也會引導學生接觸生科領域,開拓視野,自然而然讓學生覺得有希望。

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系主任鄭劍廷說,師大學生可以修教育學程當老師,也可以參與生態保育的行列,或是投身現在最紅的生技、製藥領域。

校園現場〉成功大學熱帶植物科學研究所

投入熱忱+使命感 幫台灣農業升級

近來只要不下雨就是大熱天,極端氣候影響全球。首當其衝的就是糧食作物生產受到影響,美國玉米產量降低,亞洲的水稻產量也減少,但糧食需求量並沒有減少,人類該如何因應?

再者,能源產量也逐年降低,但開車還是要加油,如何將植物纖維轉換為能源,是科學家努力的目標。

無論是糧食或是能源,都是重要的民生議題,其中植物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不過,遺憾的是,在台灣考試的排序中,生命科學低醫學一等,而生命科學裡面又再細分,植物系、農藝系永遠比獸醫系低。

「植物領域是冷僻、弱勢、被忽略的,」成功大學熱帶植物科學研究所長劉景煌說,這需要國家政府主導者,讓社會與家長了解,鼓勵更多優秀人才投入。

改良植物 適應新的氣候

台灣地處於南亞熱帶地區,原生熱帶植物資源豐富及組成歧異度高。植科所主要是在做熱帶農業經濟植物的基礎研究,如觀賞熱帶花卉、熱帶果樹、蔬菜及藥用植物的生長與發育、生理、遺傳研究等,希望能幫助農業改良來適應新的氣候。

劉景煌說,熱帶植物在演化的性質上,保留了大多數耐熱及乾旱的特性及相關調控基因,如果可以篩選到良好的耐熱作物,就可以應用。

研究所課程非常廣泛,除了一般植物科學課程,如植物生理、植物分子生物等,也有特殊的專業課程如蘭花育種、水稻抗逆境等,這兩種植物也是植科所重點研究的領域。

大家可能不曉得,台灣的蘭花產量世界第三,有時還會到世界第一、第二,相關產業產值一年上百億元,背後推手就是植科所。

劉景煌說,除了大家喜歡的蝴蝶蘭外,也正在研發第二個明星種類,目前鎖定仙履蘭,也就是俗稱的拖鞋蘭。

研究設備方面,則是與醫學院通用。要解構蛋白質結構、基因序列等,都不是問題,同時還成立植物基因研究中心,希望能建置完整資料庫。

其他如蘭花培育,有專屬的精緻植物生長箱,當小苗長到2、3吋時就移到溫室。「在台南,蘭花溫室可能跟台積電廠房一樣大!」劉景煌說。

南台灣是農業發展的重鎮,植科所有地利之便,中研院也在南科成立「中央研究院南部生物技術計畫中心」,與所上合作密切,從植物保鮮、植物產品轉化到未來希望能發展出優良品系。

此外,植科所也與許多公司、農場合作。學生畢業出路其實很廣,除了擔任研究助理,許多人也當起高級農夫,像網路上紅翻天的高級小番茄,一斤100元,還不一定買得到;也有人到化妝品公司或是知名生技公司上班。

什麼人適合念植科所?劉景煌說,對台灣農業,特別是糧食水稻、蘭花有興趣者為佳,因為有興趣就有熱忱,讀書雖然辛苦,但仍會樂此不疲,如果有使命感更好。他期待農業人才一起來研究植物,救台灣也救世界!(研究所招生人數:碩士班7名)

【未來出路】

適合就讀對象:閱讀能力、科學能力和動手操作能力強的人

可能就業產業與職位:生物教師、生物研究員、生態保育員、病理藥理人員

產業現場〉成大精緻農業中心微生物資材開發助理 陳心怡

實驗磨出抗壓性 學會解決問題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為何讀研究所?如何選定讀這間研究所?

陳心怡答(以下簡稱答):大二升大三時,到台南區新化農業改良場實習,才開啟對植物的興趣。

我永遠記得,雲林崙背、二崙遭嚴重瓜果黃葉病害威脅時,幫農民採集黃葉病病害的樣本來檢測的經驗。當時西瓜田真的很慘不忍賭,小西瓜根本還沒長大,它的蒂頭就受到病毒危害而爛掉了。

聽農民說,把能賣的西瓜賣光,連抵苗錢都不夠,但農民還是剖一顆西瓜請大家吃。吃西瓜的當下,我覺得很感動,下定決心要幫助農民,改變這一切。為了增加自己的專業能力,進一步深造是我不二的選擇。

在台灣,以植物為名專門研究所的並不多,一個是台大,另一個是成大。成大熱帶植物科學研究所期許成為南台灣植物生物科技領頭羊,進而幫助植物產業升級,是我最理想的選擇。

問: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課是什麼?

答:研究所課程不外乎是閱讀論文、上台報告,有些教授會要求報告全程用英語。對我來說,說英文是我最大的罩門,即使看懂單字,卻不知道怎麼發音。

印象最深的一堂課是植物賀爾蒙課程,我第一個上台報告,即使如「development」如此簡單的英文單字,我還是拼命地咬舌頭,還好老師幫忙我把它講完,這對日後參加研討會,與外籍人士應對進退有很大的幫助。

多參加業界分享 了解人才需求方向

問:讀研究所過程中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答:以往求學經驗,知識取得是被動的,我們不會質疑它的正確性;但研究所著重建立假說及實驗驗証,要學生主動學習及思辨判斷。

實驗不順利或不符合預期,就像是家常便飯,但如何從中trouble-shooting(疑難排解),而不是成為trouble maker(麻煩製造者),或半途而廢,是研究所學習生涯最重要的一環。

我就學期間充滿了壓力,連上課中間的休息時間也不能聊天,要趕著配藥品、滅菌、準備之後的實驗材料等,才能趕上實驗進度;指導老師郭瑋君非常嚴格謹慎,非常重視實驗的小細節和報告,我常常累得跟狗一樣,也常常犯錯被罵。

我曾很羨慕有人可輕鬆畢業,也埋怨討厭過老師要求太嚴格,甚至也曾想休學,但現在回首過去,如何面對與解決壓力,也是研究所要學習的課題。

經過嚴格訓練,我得到2014年中華植物學會頒發的最佳論文獎、2013年壁報獎優等獎以及人氣獎等,也非常有成就感。

問:如何在讀研究所過程中充實就業力?

答:做研究是一條長遠的路,就像跑馬拉松一樣,要好好保存自己的體力,該做實驗時就是努力做實驗,該休息時就是好好休息。

我在實驗空檔期間,可以看植物育種、土壤學等相關書籍,也會到戶外走走,更勤於參加所上邀請業界經驗談的演講,從中可知人才需求方向,也才知道自己不足什麼,再去加強。

問:在你的產業,研究所訓練對求職與工作有什麼幫助?

答:目前我在成大精緻農業中心服務,負責微生物資材的開發,雖然研究所教的東西不一定和工作所需求完全相同,但我學到解決問題的能力。如養菌經驗,讓我可找出正確方法培養出商業用的益生菌,調整出菌體最合適的生長環境,使它上市。

面對外籍同學,也可以勇敢地以英文溝通教導實驗;至於在簡報方面的能力,則讓我能夠流暢表達,代表成大中心參加電視節目錄影時,也不會感到害怕與恐懼。(成功大學熱帶植物科學研究所,2014年畢)

2015年09月

2016研究所指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傳產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