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各國雖支持 仍有三大風險

帶路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學部主任 張蘊嶺
文 / 邱莉燕    
2015-06-17
瀏覽數 4,000+
各國雖支持 仍有三大風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雙向流通 資源能進來出去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一帶一路對中國為什麼這麼的重要?

張蘊嶺答(以下簡稱答):中國到了這個階段,需要對外開放的新戰略。

之前主要是通過開放,把別人的資源引到中國,來加速自己的發展。

但一帶一路是中國要通過開放,一是繼續引入別人的資源到中國,二是促進中國的資源往外流動,這次是雙向的。

這也是中國做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本身發展轉型的需要。新戰略要符合中國發展轉型的需要,也宣示中國要在國際上承擔大國的責任與貢獻。

但是中國宣誓不走傳統大國崛起的道路,就是非擴張,走和平發展的道路。表現在具體內容上,便是一帶一路。

問:一帶一路非常宏大,一般人應該怎麼理解?

答:其實一帶和一路的內涵不太一樣。

一路,主要是推動海洋新秩序的建設,舊的秩序是西方海洋霸權理論,也就是大國若要崛起一定要霸占海洋,西方崛起就是走這條路。

中國倡議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開放與交往,一是保證海上航行的自由、航路的開放。二是推動海上航行安全,因為海運對各國太重要了,要合作。三是推動海洋的可持續發展,包括資源利用及開發、港口建設、拉動沿海經濟發展等。

古代的海上絲綢之路是交換,現在不一樣,要藉各種發展項目來鏈接產業轉移。

過去說「南南合作」,但找不到地方落實,因為其中包含了對抗性,加上西方壟斷,最後效益不彰。一路不是這樣,它充滿開放性,大家都可以來。

至於一帶,則是陸地戰略,跟一路不一樣,強調的是「area」,所謂的片、區域,是結合當地的發展。

一路可不管當地發展,有港口走就行了,貨物資源交換完走了。但一帶是大家共同發展,所以要構建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蓋產業園等,同時也為中國提供新的開放空間。

問:所以,一帶是不是會比一路更具備發展優勢?

答:中國的開放是從沿海開始,沿海成為中國經濟的重心。但中國是陸海國家,光沿海發展不行,內地西部要是不發展,中國就不穩。

1984年,中國一年之內一口氣設立了14個沿邊開發區,後來加上西部大開發的政策,促進東部資源往內地轉移,希望把東邊的資源轉到西部去,做了這麼多,但還是不夠。

比如,上海企業在新疆建紡織廠,生產的產品往哪兒賣呢?若是還要運到上海再銷售,成本反而增加了。

促進西部發展,就是要開放西部,產品要能往西走,而且它的投資不僅在中國內地,還可以延伸至中亞、西亞,甚至到歐洲,這樣就能建立起區域的產業供應鏈,打開中國西部的出口。

要打開出口,必須先改善基礎設施條件,要建路,要通關便利,要有融資及產業。如此一來,既讓中國東西平衡,又開拓了對外的空間,又可以帶動當地的發展。

以前中國是沿海開放,一帶一路找到了全面開放的方式,向西向南向北。

不政治化 台灣才有機會

問:台灣如何參與到一帶一路的建設中呢?

答:先來看一個問題:台灣能否參與東協自貿區?這是政府與政府間的自由貿易協定,由於兩岸的特殊問題,牽涉到制度難題,涉及到政府都比較難讓台灣加入。

現在一帶一路採取更靈活的態度,可以支持台灣跟東協國家談自貿區。

現在許多大陸城市正在利用一帶一路,發揮自己的優勢,助長城市的發展。現在比較明確的是泉州,做為海上絲路先行試驗區已經公布,先做試驗,看看能做點什麼。泉州在地理位置上跟台灣聯繫比較緊密,台灣可以關注泉州怎麼做。一帶一路既然是開放,台灣企業皆可參與啊!甚至兩岸行政部門也可在一帶一路下談參與合作。比如港口網絡、工業園等,大陸肯定不會不讓台灣企業參加。

只是一帶一路若邀請台灣參加,肯定馬上被政治化,藍綠兩黨辯論來辯論去,沒完沒了,最後什麼都幹不成。我建議台灣以積極的態度尋找一帶一路的機會,不要政治化。

問:一帶一路和中國從2016年開始實施的十三五規劃是什麼關係?

答:在十三五規劃中,一帶一路是大的總體戰略,推動中國產業升級,擴大對外開放,構建和外部新的經貿合作關係,肯定非常重要。

問:沿線各國目前都支持一帶一路嗎?

答:從表態上來說,任何一個國家都表示支持一帶一路,但是具體如何開展,恐怕要一一研究、一一商談。

一帶一路中,有些建設是涉及數個國家,比如網路通訊的互聯互通,就需要各種國際機制如上合組織、孟中印緬區域合作論壇來進行洽談。

三大風險是中國的挑戰

問:一帶一路未來可能面臨的挑戰為何?

答:第一個風險是共識不足。一帶一路本來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設想,但是現在的宣傳好像變成了中國一個國家主導的戰略。如果只是你自己國家的戰略,人家沒必要接受。

現在雖然國外60多個國家都表態了,但表態不一定表示會參與。特別是一個大國的宣導被別人接受、產生共識是不容易的,還要做很多細緻的工作,要好好凝聚有事好商量的共識。

第二個風險是沿線那些不穩定的國家和地區。一帶一路上的一些國家,經濟欠發達,政治也不太穩定,有的還恐怖極端勢力嚴重。

有的國家政權一更替,可能一帶一路的建設項目就停了。這就需要認真研究這些國家的政治背景,要有預案。

將來一帶一路建設的大通道,像公路、鐵路、油管等,很有可能成為極端恐怖勢力攻擊的目標。當政府之間關係不好時,也可能會被破壞。所以,在推動一帶一路時,一定要加強安全合作。目前,各國之間的安全合作是弱項。

還有一個是資金風險。一帶一路的資金除了少部分援助之外,大多都是貸款,有優惠貸款、商業貸款,還有私人企業的大量參與,這些錢投入之後是否保險?有沒有效益?在項目開始時,一定要把風險評估,以及回收機制或叫回饋機制做好。

最後,一帶一路想順利進行,一定要贏得各地國家民眾的支持。現在一直強調的是政府間的參與,其實公眾參與也很重要。特別是修路、建橋、蓋產業園等,都涉及占地、拆遷、補償等。如何使當地公眾理解、支持、參與,甚至取得收益,都需要認真考慮。

2015年06月

一帶一路啟動東協新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經濟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