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亞投行兆元大餅 打通金融大動脈

亞洲基礎建設大爆發
文 / 邱莉燕    
2015-06-17
瀏覽數 6,100+
亞投行兆元大餅 打通金融大動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像枚煙火迅速竄升高空,中國主導的亞投行突如其然成為國際舞台最耀眼的光點,57個創始會員國加入,氣勢澎湃。

亞投行之於中國,既為一帶一路備足銀彈,未來透過發行債券等資本市場工具,將帶動數以兆計的資金,另一方面也成就了人民幣國際化的企圖心。

亞洲作莊 重訂遊戲規則

仍處於籌設階段的亞投行,全名為「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銀行」,英文簡稱AIIB,是一個專門貸款給亞洲國家興建基礎設施的國際融資組織。

再搭配中國為發展一帶一路自行設立的絲路基金、金磚五國合資成立的「新發展銀行」,三者共建一條打通亞洲基礎建設的金融大動脈。

2015年4月30日,中國公布亞投行創始會員國57個,其中位於大亞洲區內有37國,區外20國。香港、匈牙利同批申請加入,卻不是創始會員國。台灣在申請期限的最後一刻提交,最後並未成為創始會員國。

法定資本額1000億美元的亞投行,各國出資的分配是區外占25%,區內占75%。再根據各國的GDP計算各國的出資比例,中國大陸出資占30%,約投入300億美元,成為亞投行最大股東。

如果台灣未來加入亞投行成為一般會員國,按照GDP比例,台灣的GDP是大陸的4.8%,估計注資金額是15~16億美元。

「亞投行要做的,是一次亞歐大陸的重建及復興,」曾任亞洲開發銀行環境專家及世界銀行環境顧問的屠世亮指出。走過亞洲許多國家,屠世亮親眼目睹亞洲國家很多地方十分破敗,甚至連道路都沒有。亞投行希望仿效「馬歇爾計畫」,如同二戰後重建歐洲般,援助亞洲再興。

「最重要的是,亞投行是首次由亞洲『作莊』,」屠世亮說,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皆是經濟援助他國的多邊金融組織,且均由美國及美國的「小老弟」日本主導。亞投行這一回,終於建立了全新的國際金融秩序。

新兆元商機 擁領導性資金

亞投行能做的生意到底有多大?根據亞洲開發銀行在2009年所做的調查統計,整個亞洲約有8兆美元的基礎建設需求,堪稱「新兆元商機」。

再看一帶一路國家中,除去印度和東南亞,光是中亞五國和西亞的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相加的面積就不比美國小,人口又超過美國。亞洲有那麼多的鐵公路要建、有那麼多的電線桿要立、那麼多的電信基地台要蓋……,商機自然無限大。

平均下來,亞洲每一年需要7300億美元興建公共工程,以現在的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的運作模式,其實無法供應如此大的需求。

儘管亞投行資本額只有1000億美元,錢其實不多,卻擁有「領導性資金」的作用。

「亞投行的角色,像是聯貸案負責主貸的一方,」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杜紫宸解釋,假設亞投行要貸款給亞洲某一個建設案,此時,私人銀行、中國的銀行及外資銀行都可以參與聯貸。中國現在已經計算出,「中工農交建」五大國有銀行總計大約有10兆人民幣可以跟著亞投行參加聯貸,雖然亞投行只有1000億美元的規模,但是能帶動的國內外資金,是十倍於本身規模的數字。

「預計可以滿足亞洲開發銀行在建設亞洲時貸款不足的部分,」杜紫宸說。

除了重建亞洲、掘金土木工程,中國設立亞投行的背後,有著更深層次的戰略。

野村資本市場研究所駐北京首席代表關根榮一曾經分析,亞投行活用的是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進而促使人民幣更加國際化。同時輸出中國的基礎建設產業,再透過到國外建水庫、建道路、建商港,確保糧食及能源運送的渠道暢通,一舉多得。

其中最重要的戰略,毫無疑問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

事實上,人民幣國際化已經開展多年,2009年7月,中國政府開辦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2011年1月再推行對外直接投資以人民幣結算。

特別是,隨著中國與亞洲各國的貿易額增加,雙方經濟互賴日漸加深,亞洲多數國家已陸續採取緊盯人民幣的匯率政策。

人民幣國際化指數已從2002年的0.02%,躍升至2013年的3.12%,擠下瑞士法郎與澳幣,成為世界第五大貨幣,僅次於美元、歐元、英鎊與日圓。

人民幣撼動 金融版圖洗牌

全球沒有一個國家不在垂涎人民幣金融市場的商機。

根據北京億贊普大數據的跨國大調查顯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最希望開展的金融合作,前三名分別是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人民幣貸款及人民幣境外投資。

同份調查也透露,尤其是在人民幣境外使用上,未來12個月,沿線國家的企業中考慮用人民幣交易的高達六成,其中英國企業的意願最高,86%的英國企業希望擴大人民幣交易。

如今加上亞投行的助推,可以期待人民幣國際化的「升級版」。原因無他,一帶一路未來互聯互通建設中,亞投行貸款案以人民幣計價及結算,儼然將是主流。

「人民幣國際化,一是經常帳的國際化,一是資本帳的國際化,」中國銀行福建省分行副行長王曉分析,中國的經常帳已然解禁,如今欠缺資本帳的自由兌換,一帶一路就是把這兩個項目合併,所使用的「工具」之一,便是亞投行。

如果亞投行用人民幣結算的話,可望促使人民幣在強勢貨幣的基礎上,邁向新的里程碑,甚或進一步撼動全球金融世界。

「如果是這樣,台灣的銀行界相對有優勢,」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總經理陳佳文說,截至2015年5月,台灣的人民幣存款衝刺到3000億餘元,台灣的銀行現在面對的問題是,存人民幣的多,借人民幣的很少。不過,若是亞投行未來以人民幣清算,台灣取得的資金在國際上相對有競爭力。「台灣的銀行業可以掌握這個機會,」陳佳文強調。

很多人認為,亞投行是「中共的陰謀」,台灣不一定要加入。如若此理成立,世界銀行豈非是美國的陰謀?

「其實這些都是陽謀而非陰謀,」杜紫宸指出,大國透過一些國際金融組織來投資弱國,進而增加大國在外交上的影響力,這很正常。台灣可以選擇不參加亞投行,但專家認為,參加比不參加的好處要多。

「台灣加入亞投行,不是為了拿到貸款,」精通賽局理論的杜紫宸說:「最重要的目的是國際情報的取得。」台灣若參加,基本上「不夠格」向亞投行申請貸款,因為台灣比較有錢,超過貸款資格的限制。既然不一定貸得到款,台灣加入亞投行最起碼的考量,是「資訊不落後」。

杜紫宸分析,向亞投行申請貸款的亞洲國家,同步會提出該國與之相配合的經濟建設現況及未來的發展計畫,台灣若坐在亞投行的會議桌上,便能免費得到該國的國力資訊與大型開發計畫的資訊。反之,台灣若不坐在裡面,「全世界57個國家都知道另外56國在幹什麼,只有台灣不知道,對台灣發展區域經濟不甚有利,」杜紫宸說。

共商如何建設電廠、鐵公路、機場、跨國通訊基地,亞投行理所當然成為「情報平台」,匯聚亞洲最新與最豐富的經濟發展情報。「掌握這些資訊,便掌握先機,」前亞銀東亞局環境自然資源及農業處處長馮玉蘭說。

為台灣搭橋「走出去」

馮玉蘭以在亞銀工作的經歷指出,亞銀所發布的「國家貸款計畫」(Country Operations Business Plans, COBP)與「行長報告」,搜集了各國政府未來五年有哪些建設計畫的資料,掌握這些寶貴的情報,為台灣企業尋求商機自不在話下。

亞洲基礎建設商機即將全面爆發,台灣如何吃到亞洲公共工程的兆元大餅?多邊金融組織是一個起頭的平台,藉由亞投行,可望為台灣眼下在國內沒什麼大案的工程界,搭建一座「走出去」的新橋。

常年從事多邊金融合作,屠世亮舉了一個例子,韓國電力公社曾經遠赴菲律賓宿霧興建火力發電廠,然後向亞銀貸款。

「既然KEPCO(韓國電力公社)可以,為什麼台灣的廠商不行?」屠世亮說,何況東南亞國家普遍電力短缺。

「A國企業到B國進行公共建設,向國際融資組織貸款」的模式,屠世亮斬釘截鐵斷定,未來在亞投行定會重演,且會超越亞銀之前所核准的案件規模。他預測,2015年底亞投行成立後,會冒出一大堆類似的建設案。

另一個台灣加入亞投行後可能的好處是,國際人才的培訓。

台灣的年輕人有機會進入亞投行工作,即使是從基層工作做起,也能接觸到一些台灣過去不熟悉、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國家,當這些人才之後回到台灣,便能與這些國家進行聯繫,擴大台灣的市場腹地。

亞投行攸關「亞洲國家未來長什麼模樣」,人民幣國際化的市場擴大指日可待,台灣處於變遷洪流之中,能否藉勢水漲船高,值得深入把握。

2015年06月

一帶一路啟動東協新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兩岸要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