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紅色海嘯」兵臨城下

挾市場規模與資金優勢 技術、人才跳躍升級
文 / 鄭婷方    
2015-05-29
瀏覽數 22,700+
「紅色海嘯」兵臨城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師傅,我們要去上海浦東張江高科技園,」《遠見》記者跟著晨間8點許的上班時段塞車潮,從上海靜安寺鬧區,一路向東行駛。駕車師傅話匣子一打開馬上對記者說:「浦東張江以前都是農田荒地,但是現在每天有破百萬人在張江上班!」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張江已成東方矽谷

一句老上海人的歇後語:「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更是一語道破了過往浦東的荒涼狀況。

從小住在上海,上海集成電路科技館副館長蔣瑋就提到,以前浦東對上海人來說就是鄉下,尤其浦東張江,更是非常偏僻,沒有人要去的地方。

然而,十年河西,十年河東,除了東方明珠、湯臣一品豪宅,還有耳熟能詳的陸家嘴金融重鎮,都已在浦東外,新開張的迪士尼樂園也在浦東,人們口中荒湮蔓草的「張江」,更成了大陸最完整的半導體產業聚落。

蔣瑋說:「張江大概占全大陸20%的集成電路(台灣稱積體電路)產值,占了全上海的五成。」

張江園區發展史 宛如大陸半導體崛起縮影

回顧張江高科技園的發展史,就像是一部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縮影。現在當地人喚張江叫「東方矽谷」,房價1坪可飆到台幣80萬以上。

坐車繞行張江高科技園區,道路不少皆以科學家命名,南北向的用西方科學家,叫牛頓路、愛迪生路;東西向的則用中國知名科學家,如祖沖之路、蔡倫路。

通常,來客會先經過大陸第一大晶圓廠中芯國際,還一定會路過中興ZTE上海研發中心,再深入一點是氣派的、對台灣聯發科威脅甚大的大陸IC設計大廠展訊總部。

來自台灣的全球第一大半導體封測廠日月光上海總部就在對街。

這裡的環境,翠湖楊柳、水鳥低飛。張江高科技園的天際線,已經跟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沒有太大不同,有些地方甚至更熱鬧新穎。

抬頭仔細察看,專門出租給當地科技業上班族的張江人才公寓矗立,給商務客入駐的五星級酒店、購物中心、洋食中菜餐館酒吧、健身房,專賣舶來品的高檔超市也是應有盡有。

老土變身科技新貴「張江男」人人稱羨

在張江一帶工作的男性工程師,被暱稱「張江男」,定義是「只掙錢、不花錢的無趣理工男」。大陸半導體最大交流社群平台IC咖啡發起人胡運旺比喻:「十年前,人們一講到張江男,都是帶有貶抑的意思,但是現在談起張江男,就說他們買得起房了。」

從被視為老土,到搖身一變科技新貴,張江男的蛻變,也如同區域的發展一般。資深工程師費浙平說,以前挑剔的上海丈母娘,絕看不上張江男,現在到張江高科地鐵口,不少媽媽拿著女兒的照片徵婚。

不到20年間,大陸半導體產業在張江這裡脫胎換骨,最近幾年更飛速往前,開始讓台灣的半導體大老備感威脅。

大陸野蠻成長 覓才砸錢不手軟

時間回到1996年,可說是張江發展半導體產業的濫觴。當年,大陸國務院頒布知名的「909工程」,那時大陸國家主席江澤民曾說:「砸鐵賣鐵也要把半導體產業搞上去,」很快促成上海華虹微電子開張。1999年時,跟日本NEC合資,全大陸第一條8吋晶圓生產線正式投產,地點也在張江。

到了2000年,「一紙18號文件,載明要大力發展集成電路,讓大陸半導體業振奮,」沏上龍井新茶,上海集成電路協會祕書長蔣守雷回首往事。

18號文件提供了許多優惠租稅政策,激勵了不少美國名校畢業的海外華人回國。例如武平、陳大同就在2001年返回大陸,創辦展訊。

幾乎同一時間,出身台灣,曾在德州儀器工作近20年、回台創辦世大半導體、被稱為「建廠高手」的張汝京,在世大半導體賣給台積電後,也出清持股,前進大陸創辦中芯國際,就此引爆兩岸晶圓廠的恩怨情仇,中芯被台積電控告侵權與非法竊取商業祕密。

發展過程跌跌撞撞 終於撥雲見日

彼時的張江仍赤地千里,黃沙漫漫,張汝京帶著一幫工程師,窩在鐵皮屋裡監工,每天從早上8點忙到午夜12點,便當都從外頭送進來,快速在2001年9月底、一年內建起中芯國際的8吋晶圓生產線,揭開大陸第一波的半導體升級序曲。

一時間風起雲湧,吸引不少台灣人才跳槽,2004年中芯國際在紐約、香港風光上市,不僅是大陸第一大,更躍升為全球前三大晶圓廠。

看到情勢大好,2003年到2005年,大陸再興起一批海歸派回國創業的風潮。一些關鍵大陸半導體設備、材料廠,例如做蝕刻機的中微半導體,做濺射靶材的寧波江豐,唯一化學機械研磨液廠商安集,都在這時段創立。包含華為旗下、大陸第一大IC設計公司海思,也從2004年創立。

到了2010年,大陸國務院再出「4號文件」,被視為2000年18號文件的延續,內容包含集成電路若開始獲利,可以視情況兩年或五年免稅,俗稱「兩免三減半」及「五免五減半」的租稅優惠。

十餘年下來,大陸政府對半導體業的扶持一波又一波,但發展卻非平順,有好幾次慘痛經歷。例如2003年王永慶長子王文洋與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江綿恒,合資宏力半導體,後來營運不順上市計畫失敗,王文洋淡出。2011年,華虹與宏力合併,成為大陸第二大晶圓製造廠。又如中芯國際的創辦過程也很慘烈,除2004年小賺,虧損連年,加上與台積電官司從2003年纏訟到2009年底潰敗,不僅賠款2億美元,還得送出10%股份,讓張汝京黯然離職。直到2012年後,中芯才轉虧為盈,營收拉抬到600億台幣上下。但這跟2014年營收達7628億、年年大賺幾千億台幣的台積電,差距已拉大。

但大陸政府還是不放棄,到2014年,再度加碼。

大陸國務院提出「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還連帶推出1200億人民幣(6000億台幣)的國家集成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嗅覺靈敏的業界老兵都感受到這次明顯不同,「這是政府決心拿大錢推動產業發展,」蔣守雷語帶興奮。

蔣守雷比較,過去政府只出政策,讓企業自行發展,如果有獎勵,大多僅是一次性的給錢,企業如果沒及時盈利或從股市籌資,很難靠自身之力發展更先進技術。

深知內情的人都知道,這1200億人民幣只是「基本數」,錢滾錢的效益,至少放大十倍,等於1.2兆人民幣以上。「真的很不一樣!」SEMI中國區總裁陸郝安分析,以前政策像做「項目」,比較注重公關,例如過去大陸沒有自己的半導體光刻機,就專案做一台出來,不太顧慮成本;但這次推進綱要注重做「產業」,整合上下游,更著重市場。

在IC產業十幾年,集創北方市場公關總監張正華形容,風終於吹過來了,「大家都在等著看自己這隻豬能不能飛起來!」跟以往相比,大陸的發展策略也更明確,讓外界感受到全面超越、升級的企圖心。

對手跳躍升級 台灣何去何從?

策略1〉發動併購大戰

第一,對外發動併購,對內整合資源的動作,愈來愈明顯。2013年,國家資本色彩濃厚的清華紫光,把原是對手的展訊、銳迪科兩家IC設計公司收入旗下。再吸引英特爾15億美元入股、占20%股份,讓清華紫光的整體價值烘托到75億美元、超過2250億台幣。業界都說,現在展訊、銳迪科是「國家隊」,還有外商加入,拿大錢來做事了!

2014年底,半導體大基金啟動,也協助大陸第一大封測廠江蘇長電科技以小吃大,併下全球第四大封測廠星科金朋,預計今年夏天完成交易。

接著,大基金再出手,以清芯華創名義用超過500億台幣,併購影像感測器晶片大廠、同樣是台積電客戶的豪威(Omnivision)。

2015年更動作頻頻,展訊創辦人、前CEO武平創立的武岳峰資本,吃下美國記憶體晶片廠矽成(ISSI),讓大陸不只要發展核心晶片、晶圓廠、也要插旗記憶體產業的消息不脛而走。

華山資本合伙人,展訊另一位創辦人陳大同,在今年4月底就開始到美國Long

Stay,據傳目的就是要引薦更多的投資及併購機會。

目前國際上的資金活水也都在關注大陸半導體發展,《遠見》拜訪北京清華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副院長、大唐電信前總裁魏少軍那天,巴克萊跟瑞銀大型金融機構的投資主管,才剛離開,「大家關心的都是一樣的問題。」

策略2〉砸錢吸引外資

第二,中央提出1200億大基金後,地方政府無不大力跟進,吸引外資蜂擁投入。上海、北京地方政府都有至少300億以上的小基金,合肥、無錫、西安、武漢、廈門政府也很積極,就像點鞭炮串一樣,霹靂啪啦的冒出聲響。

著眼大陸本身是大市場,外商在大陸投資半導體早就開始。最讓人震撼的是2012年下旬,三星在西安造鎮。這是一向最小心的三星,海外最大生產基地,總投資金額上看300億美元(約9000億台幣),創單一外商在中國最大投資,未來,更預計用最先進的10奈米技術生產記憶體。

1985年就進入中國,本土化最徹底的全球最大汽車半導體大廠恩智浦,去年跟大陸國企大唐合資大唐恩智浦,地點在江蘇如東,成為大陸第一家汽車電子晶片公司。大中華區全球市場與銷售資深副總裁鄭力提到:「最近也跟建廣集團,合資做電源管理芯片,也與華為、神州數碼緊密合作!」

台灣的聯電也不落人後,與福建及廈門政府合資興建台商在大陸的第一座12吋晶圓廠,正在趕工中,準備在2016年第四季正式生產。台積電則從去年起,多次釋出正在積極評估到大陸設12吋廠的機會。力晶也傳出躍躍欲試,準備在合肥建12吋廠,生產記憶體。

「現在任何公司都一定要有某種中國色彩,才有機會,」Gartner研究副總裁王端觀察,即便連高通都要求中芯國際幫忙生產28奈米晶片了,而半導體設備商美商應材、ASML,也把供應鏈搬到中國去,「未來只會看到愈多投資、更多訂單下給中國公司,波浪阻止不了。」

策略3〉鼓勵研發與申請專利

第三,各種研發項目支持,大力收購及申請專利。近幾年來大陸政府對各種半導體研發的支持,從沒少過,除了扶植大型公司,對創業中的中小型公司,也大力提拔,比較具體的是支持資金不充裕、但有潛力的IC設計公司「光罩費用」。這有何稀奇?其實光罩是IC設計公司很重要的吃飯傢伙,設計出電路圖後,就必須製作光罩,再送到晶圓廠依光罩圖樣製造。然而,製作光罩費用可達數萬美元至幾百萬美元,常常一些中小型公司研發階段,試產一次沒成功,公司就倒了,但業界人士透露,在大陸的情況是「做錯了沒關係,政府給你錢,你可以多試幾次!」

面向未來,大陸也以國家力量提升專利品質,已透過美國辦事處或企業名義,大舉到歐美知名大學跟學者專家收購有用的尖端半導體專利、矽智財。工研院IEK分析師陳婉儀觀察,「他們真的很積極,從被詬病山寨、抄襲,開始壯大自己的專利池,未來恐怕只要踩到他專利邊邊,就要付錢。」

當大陸挾龐大市場優勢,採取合縱、連橫策略,多管齊下發展半導體,更宣示五年內、2020年整體產業產值要從現在的3000多億人民幣,成長到8700億人民幣(4.35兆台幣),也等於台灣目前半導體產業的近兩倍產值。

外商已經一呼百應,群起加入,正如同兵法中所言「打不過,就先加入」。台灣半導體產業能否偏安一隅,置身事外,又該如何謹慎合作,考驗著台灣政府與企業家們的智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經濟科技傳產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