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夢醒時分?夢醒時代?

文 / 楊孟瑜    
1991-01-15
瀏覽數 18,850+
夢醒時分?夢醒時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一:他叫趙傳,小眼睛禿額頂,皮夾克加T恤,當他用力嘶吼著「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幾個月之後,從此有一代人對於「醜」,會有新的定義,至少會加上「溫柔」這個註解。

人物二:她是李明依,以一張「小女生」專輯風靡成千上萬的小男生和小女生,第二張專輯配合電視廣告,她在螢幕上叛逆的扭頭一甩:「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九0年下半,這句歌詞成為學生和老師爭論、知識分子批評政治人物的典型用語。

人物三:他是「黑名單工作室」的陳明章,抱著一把吉他穿梭在大學校園和鄉鎮市井走唱。儘管曾遭到電台和電視台的封殺禁播,但當「黑名單」的「抓狂歌」喧騰之際,就連不懂台語的人也開始學會使用「抓狂」這個名詞。

流行歌曲的滲透力正強力迴盪在每個人身邊。

尤其當陳淑樺的「夢醒時分」專輯在推出短短幾個月內即締造銷售六十萬張紀錄,九0年底,更衝破八十萬張大關的時候,她所驚醒的,不只是全台灣二十五分之一的人口買了這卷卡帶,更是提醒了不管聽不聽歌的人--這個時代需要什麼樣的暗示和渲洩。

撫平人們的無力感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02 月號

第05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