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君子哲學:社會愈繁忙,愈需要安靜文化

余秋雨 2015訪台演講精華全紀錄
文 / 滕淑芬    
2015-03-31
瀏覽數 9,900+
君子哲學:社會愈繁忙,愈需要安靜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春寒料峭的3月初,余秋雨再度應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之邀,帶著他的兩本新書《君子之道》和《極品美學》,來台走訪他多年的知己好友作家白先勇、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更在北中南發表多場演講。最後在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與星雲大師碰面,度過行程緊湊又豐富的一週。

余秋雨的身分多元。他是大陸最年輕的高校校長、戲劇史家、崑曲美學家、散文大家。大陸統計,近十年最暢銷的十大書籍中,有四本是他的著作;海內外暢銷數百萬冊以上。

22年前因崑曲 結緣台灣

余秋雨與台灣結緣於22年前,兩岸交流開放初期,白先勇第一個邀請他來台發表崑曲演說,余秋雨當時就判定崑曲是「戲中極品」,在台灣以京劇、歌仔戲為主流的戲劇界,引起一陣漣漪。

「聽夠了百年苦難,我要去尋找千年的輝煌。」20多年前余秋雨毅然拋下上海戲劇學院院長的頭銜,一步一腳印地尋訪中華文明遺跡,描繪中國古老心靈的深沉糾結,最後寫成《文化苦旅》一書。

1995年,白先勇在大陸看到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深感「這麼優美的文字,應該引介給台灣讀者。」於是在大陸發燒的「余秋雨現象」也感染到海峽彼岸;至今他在台灣出版的著作至少有十多本。

余秋雨的新作《極品美學》,是他鑽研文化美學,進入文化美學,浸淫其中的賞析心法。他以獨有性、頂級性等標準,選出書法、崑曲、普洱茶為「文化極品」代表。對於臨帖、票戲、品茗都自成一家的他,寫道:「要寫字,就磨墨;要聽戲,就買票;要喝茶,就煮水。寫了,聽了,喝了,才能慢慢品味,細細比較,四處請教,終於,懂了。」

只有少數事情 能震懾靈魂

另一本新作《君子之道》則是他為尋找中華文化的集體人格理想,叩問「我是誰?」的文化大工程系列著作。

作品呼應2011年他隨香港鳳凰衛視團隊,以半年時間走訪希臘、埃及、中東等古文明發源地,而後出版的《千年一嘆》一書。他說:「歐洲文藝復興千言萬語,其實只是輕輕問了一聲:『我是誰?』此問一出,大家都從中世紀的長夜中甦醒,霞光滿天。」

私底下的余秋雨,不愛與人爭。因名氣大,他常遭受忌妒詆毀,讓他特別對君子小人之爭,有深刻體悟。他在書中以自己為例,說明君子不爭的淡然哲學。

他在上海戲劇學院院長任內,曾資助一家戲劇雜誌和一家文學報紙,更大方把自己的文章給這家景況寥落的報紙,造成人人爭讀的熱鬧。不料他辭職後,竟受到這兩家媒體鋪天蓋地的攻擊,時間長達20年。但余秋雨總是不爭,攻擊者惱怒很久,最後才消失於草叢之間。

此行來台,有大批媒體圍著他,請教他對蔣公銅像、太陽花學運的意見,他也是不染一絲塵埃地說:「社會是有分工的,我沒有研究,很難發表意見。」

對他而言,很多事情都不值得關注,各種口號如過眼雲煙,即便是文化,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消費,只有少數才能震撼靈魂。

他舉例,當他跟鳳凰電視台製作古文明專題時,曾有半年跟現實世界完全隔絕,行程最後到了芬蘭,鳳凰創辦人劉長樂開車送他進到北極。車上只有兩個人,余秋雨問他:「這半年世界發生什麼大事?你說給我聽,」劉長樂說了5分鐘就停住了。余秋雨問:「你說完了?」劉長樂回:「說完了。」余秋雨說,這代表很多當下讓人興奮激動的時事,其實一點都不重要。

愈繁忙的社會,愈需要一種安靜的文化座標。余秋雨就定位自己當那個安靜的座標。

以下是余秋雨在台灣大學「白先勇崑曲之美講座」和新北市以「品格教育‧行君子之道」為題的演講精華:

白先勇崑曲之美講座

崑曲體現詩的精神 比歷史還真實

今天崑曲美學的演講,會加入我對整體文化的思考,更現代一點。中國文化有個奇怪現象,音樂、詩歌、文學等藝術蓬勃,獨獨缺少戲劇,這是不可容忍的缺少。2500年前希臘悲劇已成熟,印度梵劇也成型,完成其輝煌過程,但中國孔子卻沒看過戲,李白、杜甫也沒看過戲,非常懊惱。這個大問題,牽涉到中國文化的本質。

儒家中庸之道就是,非戲劇精神;戲劇是異香奇色,撕肝裂膽,驚心動魄,和中庸之道矛盾。儒家的意識形態反對強烈的情感表現。

第二,中國講禮,周禮帶有巨大表演性,但生活儀式太多,以致舞台表演被壓抑了。

中國戲劇終於有點小萌芽,要從街頭的流浪戲班開始,如雜技。到了元代是蒙古人統治,元人看不懂漢文,也瞧不起漢文。元人廢除科舉,文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沒有其他本事,只能幫街頭戲班寫本子,其中就有《西廂記》作者王實甫、關漢卿等人。

到了13世紀,元雜劇終於可以與希臘悲劇並駕齊驅,戲劇一下子爆發出來。

但當時社會腐敗程度讓人觸目驚心,戲劇有生命力的時間不長,因為能看戲的人不多,落魄文人的影響力不大。只能說,元雜劇為崑曲打了個底。

詩表現人情世故 比歷史更真

中國戲曲的萌芽在南方浙江溫州、餘姚一帶,本來不成氣候的民間小曲,因元代倒下,它起來了。起來需要有位大家,魏良輔是第一位戲劇改革大家,請記得他的名字,我對他的評價很高。

魏良輔是位唱曲家,有天他聽到一位年輕人張野塘唱曲,讚不絕口,最後還把女兒嫁給他,這「三人一家」奠定了崑曲音樂改革的基礎。

中國戲曲最高範例,不是看文本,憑的是觀眾痴迷時間,長達200年,痴迷程度比希臘悲劇的時間還長。

魏良輔改革崑曲唱腔,讓崑曲有了位置,但根本還是文學架構,好的文學本要等到湯顯祖出來,他的《牡丹亭》是第一,也是崑曲中最好的文本。第二名是《桃花扇》、第三是《長生殿》,都無法與《牡丹亭》相比,因為太依附歷史事件。過去有個誤解,認為歷史比藝術高,不然。亞里斯多德在《詩學》一開頭就說,詩比歷史更真實。歷史是短暫的偶然現象,詩表現人情世故;詩是最高真實。

崑曲經過200年風華,衰落了。因為流行過度帶來觀眾的厭倦,產生流行的毛病,互相比較。清代李漁說,他每年看很多劇本,天天看到不相似的作者,但從來沒看到不相似的劇情。

但崑曲能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是有理由的。它體現詩的精神,把詩寫成情節、意境。劇中人都是詩人,由詩引領情境,引領主角的文化角色,是大概念的詩。

第二,崑曲可以隨意組裝。錢鍾書夫人形容,就像頤和園的長廊,可長可拆可自由組裝。第三,具有遊戲性,崑曲演出很自由。老太太生日演三天,看累了,休息再看。深入生活現場,不用正襟危坐,既參與了儀式性,又可隨意組裝連結。

最後,崑曲有種安靜的緩慢風姿,給現代生活帶來補充。這種文化緩慢才經得起時間考驗。

「品格教育‧行君子之道」新北市演講

寧為失敗的君子,不做成功的小人

中華文化歷史悠久、量體很大,發生的故事太多,要靠近它,不知從哪裡開始?這是我們現在遇到的最大問題。

中國文化核心,孔孟千言萬語,留給後代最簡單的遺囑,最後總有一句話。例如孔子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春秋戰國時,他坐著牛車周遊列國,但他的好點子卻少有執行的可能。他自己也懷疑,治國做的到嗎?

他在外流浪十幾年,回家後,妻子已故,家也破碎了。他歸結,我的教育,最後真正有用的是怎麼做人。這就是中華文化最優質的因子,做君子不做小人,千言萬語就是這一句;也是當時諸子百家的最大公約數。

中庸思惟 並非沒態度沒觀點

我走過世界文明古國,每個文明的人格理想都不一樣。有些國家是先知,有些是靈修、紳士、騎士、武士等,中華民族就是君子。在世界文化中,我們要找到自己,就要抓住一種人格理想。

君子之道有九個層面,我介紹其中四個。君子的起點是德,利人利他利天下。孔子說,君子懷德,小人懷土。

依照朱熹的注釋,當時社會有兩種人,一種是為生存而努力的人,在乎的是「占有」,古代能占有的就是土地。現在大陸的「土豪」,和孔子說的「土」,是差不多的概念。但我們不能只想「占有」。

《禮記》說,有德才有仁,有德才有財。德有排序原則,厚德載物,德都是在前面。

孔子又說,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是沒有生長方向的,草並沒有貶抑意思,小民、草民為自己生存站立著,依附大地。但這就給了君子一種傳播責任,吹最好的風,來影響草。

第二,君子的人際關係,就是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周,是周到,比,是比較。通俗的翻譯,就是君子團結而不勾結,小人勾結而不團結。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是一個個不一樣的人,小人是一個個看起來差不多的人。

第三,君子的思惟方式,就是中庸,現在年輕人接受不了,以為中庸是沒有態度、沒有觀點,像麵團一樣,不對。中庸的本質是反對一切極端主義。極端主義最漂亮的形象是懸崖峭壁上的英雄,可能粉身碎骨。中庸的中,是中間值,庸是平常態,那樣就不進步了嗎?不,攀登世界高峰也要尋找一條可走的路,而不是站在懸崖上炫耀自己的壯烈。

第四,君子的外貌,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小人怎麼會憂愁呢?小人的憂愁確實比君子多,他每天折騰、動腦筋,鬼鬼祟祟。君子外型表現出來的是,有禮、無懼無憂。中國1000年來就是個禮儀訓練所,每個節慶都是禮的訓練方式。

錯誤的友誼和名譽是陷阱

我做上海戲劇學院院長,當時就覺得做官不是好事,其他學校發生火災、食物中毒,我會開會檢討。後來看到競爭的學校發生問題了,心裡竟然暗暗高興,這就糟糕了,就有問題了。

君子也會遇到很大痛苦,因為受到兩個陷阱影響。第一是錯誤的友誼。人間至上的友情有三種,一種是至誼。俞伯牙在山澗彈琴,一位柴夫聽出來,他在彈高山流水,這是心靈溝通的最高境界,可遇不可求。第二種是常誼,吃飯聊天,每天有好多這樣的事,但很多人對常誼要求太高,我對你好,怎麼不回報呢?常誼不求回報的,就像太陽照在草皮上,也不用回報。

第三種是甘誼,莊子說,君子之交淡如清水;小人之交,甘如甜酒。甜酒是釀造出來的,很容易產生誤會。

第二個陷阱是名譽。歷史上很多君子自殺,因為太在乎名譽。中國哲學沒有提供保護君子的方法,受到謠言攻擊,沒有闢謠的程序。對真相不知道如何追求,君子往往百口莫辯,就自殺。我的親叔叔在文革中自殺,以為能洗刷罪名,結果被說成是畏罪自殺,也是白死。

小人進攻時,你可以完全不予理會,有人說,你怎麼受得了?他們會挑逗你,但你還是做自己的事,他就慌了,最後就慢慢消失在雜草群中。對於小人作為,就是不參與、不呼應。與小人作戰的下策,是強大自己;中策是以自己的成績使他後悔;上策是,走出小人的射程之外,他的箭射不到你、槍打不到你。

和小人打仗時,要注意,自己不要也成為小人,不要因小失大,即使失敗,也比勝利的小人有價值。

寧可成為一個失敗的君子,也不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小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