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曾國旗 種豆兼養地 非基改護食安

東豐拾穗農場 黃豆、黑豆
文 / 林珮萱    
2015-01-29
瀏覽數 14,000+
曾國旗 種豆兼養地 非基改護食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人豆類產品吃得非常普遍,但你知道嗎?種植大豆的農民其實很少,台灣九成以上大豆均仰賴進口。自從1980年代起,由於國外進口的大豆,價格低廉,進口量愈來愈大,使得國產大豆失去競爭力,種植面積逐漸減少。

根據統計,台灣每年進口230~250萬公噸大豆,國內大豆產量卻僅2000~3000多公噸。

近年,全球吹起在地食材風,復興國產大豆種植的潮流也悄悄蔓延到台灣。花蓮縣玉里鎮的東豐拾穗農場,五年前開始響應「自己的黃豆自己種」風氣,目前有機黃豆和有機黑豆種植面積10公頃,已是全台最大。

農場第二代經營者、今年43歲的曾國旗強調,進口大豆多數為基因改造黃豆,對健康造成隱憂。因此他投入耕種有機非基改黃豆,除了希望提高自給率,突破台灣大豆在地生產、加工、銷售瓶頸,更希望維護食的安全。

目前東豐拾穗農場,範圍達47公頃,當年是由曾國旗的爸爸和伯父一同創立,種最多的作物其實是水稻。1995年結合在地稻農共同成立東豐有機米產銷班,總種植面積達80公頃,每年1公頃面積產量可達8000公斤。

因父親曾文珍意外受傷,一度無法下床行動,身為長子的曾國旗,1998年於是放下台北的建築設計工作,回到花蓮接下事業。

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畢業的他,一開始對農事毫無經驗,人在東部的他,勤勞的跑到中興大學、屏東科大等校學習微生物知識,從堆肥開始研究如何養地,也到藥物毒物試驗所上課,設法以自然的微生物力量創造最好的耕作效果。

心想土地要長出好作物,給土地吃什麼尤其重要。還蓋起堆肥廠,用農業廢棄物生產有機堆肥,自已調配最適合餵養農地的成分。他特別採用全密閉技術,減低發酵臭味,溫度、水分和溼度都有嚴格控管,即便工廠內堆著3公尺高的肥料,也不容易散發臭味。材料全部取自花東在地,像是稻米碾製下來的粗糠和米糠,及畜牧業產生的牛糞,每年可生產3000噸有機肥。

水旱輪作 改善「毒害」農地

從有機米延伸到有機黃豆種植,與曾國旗推廣「循環型農業」概念有關。大豆屬於旱作,稻子則需要大量水分。他發現以水旱輪作,可減少田間病蟲害。於是同一塊地,今年種稻子、隔年換種大豆,每年交替輪流。

指著三年前新承租的土地,曾國旗回憶,農地長期使用過量農藥,當年承租後開始整理,農地、田埂間清出成堆的農藥罐,用大卡車前後運了三趟才清完。

他大膽嘗試在這片飽受「毒害」已久的農地,用水旱輪作慢慢改善土質。他解釋,輪作可以改變土壤和環境特性,讓本來習慣在稻田生存的害蟲活不下去,順應大自然的調節機制,減少病蟲害。

選擇黃豆、黑豆輪作,也是因為大豆是很好的固氮作物。原理是土壤內的根瘤菌能與大豆共生,根瘤菌固定空氣中的氮素後被大豆的根系分解,轉化成土地所需的養分。自從採取輪作後,不僅病蟲害減少,肥料的使用量也能減少1/3。

曾國旗觀察,水旱輪作好處不少,省肥料、降低有機農業生產成本,原先繁殖力強、在水田侵害稻農的福壽螺跟著消失了。

耕種非基改的有機作物,最麻煩的就是除草。從父親手上接下47公頃農地,完全不使用除草劑。一般慣行農作在採收前一週,會用殺草劑或大量落葉劑,讓豆子乾枯、變成能夠機械採收的狀態。

但為貫徹有機,豆子採收只能靠手工,每天得雇10人除草,成本自然高。而有機栽種熟成速度無法完全一致,要視豆子本身成長狀況、分多次採收,費時費工。慣行作法的黃豆,一公頃可產3000~4000公斤,改成有機黃豆產量剩一半。台灣種的黃豆本不多,據估計耕作面積約500公頃,其中有機栽種的,不到一成。

一般國產黃豆1公斤60~70元,若是進口基改黃豆1公斤甚至只要10~20元。東豐拾穗農場的有機黃豆物400克就要100元、等於1公斤要250元,超過進口基改黃豆價格的十倍。

他供貨給喜願小麥,行動支持國產糧食,還與主婦聯盟基金會合作推動「台灣無基改農區」。曾國旗努力讓台灣人都能吃到產自在地的好作物。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