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企業要有文化與人味,必須有責任與擔當

《遠見》企業社會責任論壇
文 / 高宜凡    
2014-10-01
瀏覽數 25,150+
企業要有文化與人味,必須有責任與擔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見》自2005年發表全球華人媒體首見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評鑑調查,引介CSR觀念進入國內,每年固定舉辦評選。四年前,《遠見》除舉辦評鑑,也邀請標竿企業分享實踐心得,吸引更多企業投入。9月23日舉辦的社會責任論壇,便以「價值創新 CSR永續企業核心」為主題,會場湧入近300名貴賓。

共邀請到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簡又新、臺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李述德、商業發展研究院董事長徐重仁等專家,分享最新趨勢。此外,更首度有海外企業來台,亞洲漿紙(Asia Pulp & Paper,簡稱APP)永續經營暨利益關係人管理部門副總監艾妮拉‧瑪莉亞(Aniela Maria)越洋來台,加上中國信託主任祕書高人傑,國內外標竿分享經驗。

〉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 簡又新

台灣CSR風氣不足,部分企業只忙著賺錢

首先上台的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簡又新,不僅長年推動「永續報告獎」,鼓勵企業發表社會責任與永續年報,藉此盤點CSR作為。他觀察,近年社會氣氛低迷,大半都是企業闖的禍,如層出不窮的食安、貪汙舞弊、汙染、再到高雄氣爆,使企業的公共形象不斷下降。

諷刺的是,2014年上半年上市櫃企業獲利卻創新高。部分企業似乎只忙著賺錢。「如果沒有企業文化,員工就不會有歸屬感,公司只是賺錢的機器而已!」簡又新批評。若從國際標準檢視,剛出爐的亞洲各國公司治理成績單,前三名由香港、新加坡、日本領先,台灣排名從三年前第四,滑落到今年第六,還落居泰國與馬來西亞之後。

再看各國前百大企業發表永續報告的數量,從2011年到2013年,台灣從37家增至56家,已不及全球平均值(71家)。值得警惕的是,2011年連一家百大企業都沒有發表報告的印尼,由於政府強力要求,兩年後激增到95家。「世界在進步的同時,台灣並沒有!」簡又新感嘆。

儘管發表報告與否,不一定與CSR表現呈正相關,然而卻代表資訊透明度不足,溝通不足。「很多企業只是坐在火山口,還沒有爆發而已!」他比喻。CSR與永續是一體兩面,負責(Sustainability)與擔當(Accountability)是兩大必備條件。他呼籲企業不該太被動,其實CSR是創造無形資產與創新能力的好機會。

〉亞洲漿紙永續經營暨利益關係人管理部門副總監 艾妮拉.瑪莉亞

積極介入「供應鍵管理」,永續與營利不衝突

接著上台的是印尼APP永續經營暨利益關係人管理部門副總監艾妮拉‧瑪莉亞,她以「綠色創新 前進永續」(Green Innovations for Sustainable Future)為題分享。成立逾半世紀的APP,目前營收120億美元,全球擁有近8萬名員工,每年銷售1900萬噸紙類產品,主要生產基地分布於印尼和大陸,已躋身亞洲最大、全球前三強的造紙品牌。但規模壯大後,挑戰也伴隨而來。

瑪莉亞開宗明義地說,造紙業最大挑戰來自「供應鏈管理」,許多壓力團體要求不准砍伐天然林、必須提高使用回收原料,產生許多紙品原料的認證,如FSC、PEFC等。她強調:「我們的目標不只是成為全球產量最高的紙廠,而是最永續的廠商!」2012年初,APP發表「Vision 2020」永續承諾,去年進一步提出森林保護策略(Forest Conservation Policy),希望達到不再砍伐原始林的目標,並要求供應商提供經過認證原料。

不過,這並非簡單任務。APP在印尼負責管理廣達260萬公頃的廣大林地,任何發生在區內的濫砍、盜採、縱火等,都得積極介入管理。上述複雜任務均須與政府、NGO、專家交流。現在APP主動承擔100萬公頃的森林保育,連前幾年對APP批判力道最強的Greenpeace(綠色和平組織)都成為合作伙伴。「這並不容易,因為雙方的語言很不一樣,必須一步一步找到交集。」

不過造紙業是一個帶著「原罪」的行業,總被懷疑會偷偷砍伐原始林,對此APP主動委託森林信託協會(The Forest Trust)與林業管理公司,替旗下人工林評估。結果顯示,人工林產能足夠供應集團所有漿紙廠需求,證明永續與營利不衝突。從單純營運紙廠、管理供應鏈、到協助周遭社區發展、國土保育等,APP積極回應監督的過程,值得台灣企業學習。

〉中國信託主任祕書 高人傑

建立奉獻文化,仿「窮人銀行」助弱勢家庭

中國信託主任祕書高人傑以「We are Family的CSR幸福學,關懷與奉獻的文化」為題,解釋中國信託投入公益多年的心得。早在1985年,中國信託便發起了「點燃生命之火」,成為國內企業發動公益募款的濫觴。近30年來,募款成績從首屆110萬元,激增到第29屆1.48億元,成長超過130倍,更包含近5萬筆小額募款。

中國信託更將本業核心職能投入CSR。自從2007年接手公益彩券,截至2013年累積貢獻146億元公益回饋金。還積極勸說大額中獎人奉獻,累積26億元善款,幫助200多個社福機構。高人傑笑說,過去樂透得主多是被說服後被動捐款,現在大概有80%中獎人會自己拿清單,指定要捐哪個單位或哪件專案。

三年前,中國信託更仿效孟加拉「窮人銀行」(Grameen Bank),在台發起「信扶專案」,已幫助超過200戶弱勢家庭,幫他們取得最高50萬元的無擔保信用貸款,重建經濟能力。今年初窮人銀行創辦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訪台,便與中國信託交流信扶專案心得。

最讓高人傑感動的是,多年努力逐漸看到成果。已有過去受幫助的小孩長大,考上金融證照、成為中國信託生力軍。「我們始終相信,企業存在的價值,不在於成為最賺錢的企業,更重要的是,對社會的貢獻與正面影響力。」已故創辦人辜濓松這句話,早就傳承好CSR價值觀。

〉臺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 李述德

CSR不僅是制度化,更要優質化

臺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李述德接著以「公司治理.三贏三好」為題,發表看法。落實CSR第一步就是做好「公司治理」,古人說的:「貿易不欺三尺童,公平義取天下財。」意即在此。

的確,正派經營、童叟無欺,本來就是做生意的基本原則。李述德直說,應該沒有哪條法規,會允許企業亂排廢水的。

根據經合組織(OECD)資料,公司治理分為六大層面:治理架構、董事會職責、保障股東權益、公平對待、利害關係人溝通、資訊揭露透明度。在國內,證交所及櫃買中心2010年即公告「上市上櫃公司企業社會責任實務守則」,去年再發布「上市上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鼓勵台灣企業跟上國際潮流。

雖然全國有超過135萬家營利事業,上市櫃(含興櫃)只有1600家,僅約千分之一,但具示範意義。這陣子無論氣爆或食安,都是企業運作幾十年累積的問題,如何根除弊病?李述德認為,「不僅需要制度化運作,更需要優質化運作!」CSR不但得融入日常流程,更需要一套運作制度。

不久前,證交所還率先推出「高薪100指數」,列出薪資水準位於業界前1/3、加薪頻率高、肯照顧員工的優質企業。「好人做好事,成就好企業,」李述德呼籲,企業把業務經營好、把員工照顧好、把顧客服務好,自然可獲得經濟繁榮、社會公益、環保永續三種成果,「CSR聽起來好像很抽象、遙遠,其實它就是每天該做的工作。」

〉全聯福利中心總裁 徐重仁

食安須做「源頭管理」,從後端檢驗太慢了

壓軸上場的是現任全聯福利中心總裁的「流通業教父」徐重仁,他開門見山地說,如何創造更高的顧客滿意度?一直是流通業不變的經營目標。從此衍生出的CSR想法,則是如何在營業過程中造福弱勢團體?並對顧客提供幸福感?比方說,扶植農業一直是熱門的社會議題,但他覺得現階段盛行的小農市集模式,可能難持久。身為企業,應該直接向農民採購,提高農村的收入與利潤,才能永續。

至於不時爆發的食安危機,除了廠商得在工廠內做好品管,通路業該把關外,「源頭管理」更是不二法門。全聯已與台北醫學大學合作,建立第三方食品安全檢驗中心,希望給顧客更安心的商品。「食品安全就是做好源頭管理,等產品做出來再從後端檢驗,已經太慢,」徐重仁提醒。

有趣的是,他前陣子赴日考察發現,規範相當嚴格的日本,只有2%農產品拿到有機認證。「但在台灣,每個人都講有機,會不會哪天發生『有機事件』?」他建議主管機關建立更清楚的認證系統,讓消費者可以買到安全的有機商品。

最後,徐重仁更期許全聯化身為創造「幸福感」的賣場。如果說台灣第一次的流通革命,是創造便利的超商,那麼第二次流通革命就是創造幸福感的超市!

他認為往後的通路應該要與社區接合,讓民眾產生認同。如針對偏高的外食比率,最近全聯發起「週三家庭日,爸爸回家做晚餐」,呼籲自己做飯更安心,也增加親子互動,「只是先開個頭,當然希望能夠每天啦!」綜合五位專家意見,CSR已是不可逆轉的潮流,愈早投入愈好。誠如徐重仁所說,消費者願意支持、而且有人味的企業,才能走得長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傳產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