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治與社會學群

公共議題受重視 人才需求大增
文 / 李雅筑    
2014-09-19
瀏覽數 6,600+
政治與社會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太陽花學運後,年輕人對公共議題的關注和討論度逐漸增溫,尤其許多政治、社會學群的學生,更主動組織或參與行動,開啟公民社會的新想像。

「這是政治啟蒙的絕佳經驗,」政大政治系系主任楊婉瑩觀察,學運提供學生的不僅僅是反省和思辯的機會,也可透過親身經歷來驗證所學。她認為,政治研究所培養學生在未來投入政策制定和參與時,有更宏觀且深層的討論;若到一般企業工作,也將擁有領導和批判能力。

發展潛力

透過社會學訓練 發揮多元批判視角

政治學群可大略分為三大主軸,第一是政治學和政治思想,包含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等進行思辨。楊婉瑩指出,這不僅是國家發展方向的根基,也試圖透過理論之間相互辯證,找出國家發展的道路。

第二則是國際關係、兩岸及區域發展研究,例如針對ECFA、TPP和RCEP的探討,都涉及兩岸及區域政治經濟發展。「中國政經研究是相當重要的領域,」楊婉瑩說,中國崛起,加上台灣與中國間的矛盾,將不斷衝擊外部和內部關係。

第三是選舉制度、民調。學校有許多實務學習機會,像是政大和台北大學都設有選舉研究中心,透過民調操作,提供研究生操盤經驗,甚至有政大研究生畢業後,自己開設小型民調公司。

新移民是熱門研究方向

政大也特別邀請威肯公關來教導政治公關課程,包含選舉策略和形象打造等,提供學生未來另一個工作選擇。在社會議題的討論上,社會學群相關研究所也不落人後,隨著進入老年社會,許多社會系所開設老人社會學,探討家庭、社群乃至國家該如何因應這波浪潮。

「社會學談的是公平,強調對於制度性的全面解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楊靜利表示,當台灣新移民人數逐年增加,新移民的平等及福利也是近年的研究熱門方向。為了深入了解地方,社會學群的田野調查課程相當多,也與鄰近地方文化合作。今年楊靜利就帶領大學和研究所學生,在高雄市旗津實踐里進行彩繪活動,內容包括旗津的漁筏、漁獲等,以此呈現文化研究,也傳達社區的族群史。

至於未來工作,由於社會系所沒有相對應的產業,反而機會更多。「帶著社會學觀點,可以看到結構面的視野,」楊靜利解釋,透過社會學的訓練,不管進入醫療、科技或服務業,都能有多元的批判視角。例如企業強調企業社會責任,社會學的學生能以自身所學,帶領公司突破傳統思惟。

【畢業學長姐學習訣竅】

1.系統性涉獵並剪報專業刊物,最好是表格與數據。培養對政經時事的洞察力,試寫短評,從中摸索議題研究方向。

2.熟記政治經濟理論,批判分析社會現象與公共政策。

3.積極參與兩岸、國際交流參訪活動,增廣見聞。針對各領域、地域、年齡找尋志同道合的良師、益友。

4.在學期間應了解與職涯發展有關的產業環境,建議可運用《四季報》,熟悉股市發展和產業發展脈動,將對政治經濟局勢有更深層的了解。

5.養成運動的習慣,有助思緒清晰。

校園現場〉政大政治所碩三 翁定暐

建立自己的思想邏輯 才能因應變局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系畢業、目前就讀政大政治所的翁定暐,在大學時期就展現對政治的熱愛。曾經擔任系學會會長的他,學習到如何在有限資源下完成任務,對他來說,這就是政治的第一課,「政治的概念也是為社會價值做權威分配,」他如此理解。大二時,有感於學術工作可以啟發年輕人,決定報考研究所,即使當時被老師叮嚀:「這是條很寂寞的路,」他仍立志成為大學教授。

升大三暑假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之後雖有補習,但他認為還是要自己讀、自己理解,並融會貫通,「補習只是記憶的捷徑,那些並非答題方法。」翁定暐認為,多跟同學討論,可以有效釐清議題,更能增加自己的論述能力。他當時有好幾本筆記,以主題式的方法整理,像是政體、選舉制度、社會運動民主化等。

要懂得跟理論對話 適時加入觀點

對於申論考題,翁定暐建議:「用聯想的方式來準備,」他舉例,1950年代的美國,可以從憲政體制、民主制度和社會氛圍,運用圖像來串起當時的樣貌,以幫助理解。答題時要懂得跟理論對話,並在理論的基礎上進行討論,也要適時加入觀點。

談到政治在台灣社會被汙名化,他有不同理解。「政治被理解成負面的語彙,大多是因為議題淪於對立,」他認為,社會並非簡單的二分法,而且政治影響力無所不在,所以必須在研究所時建立一套自己的思想邏輯體系,才能因應瞬息萬變的政治環境。

產業現場〉南投縣議員參選人游顥(成大政治經濟所)

當國會助理磨練 用自身力量改變社會

政治學群畢業的學生,大多從事政治相關工作,不過目前台灣的政局,適合年輕人發展嗎?31歲的游顥,講起話來宏亮有聲,目前是立法委員吳育仁的國會辦公室主任,今年也將出馬參選,成為南投縣最年輕的議員參選人。對於服務的熱情,其實從小就能看出端倪。國高中時期,游顥是童軍社成員,曾經帶領過上百位團員,當時921地震,即使自己的家裡全倒,他仍發揮熱心助人的精神。

大學就讀中正大學勞工關係學系,之後考上成大政經所,積極修習國際關係課程。他認為,所有的政策研究與國際關係密不可分。他也說,社會學課程很重要,可以剖析政治圈的地方派系關係。畢業後,他透過朋友介紹,陸續擔任法案助理、國會助理,每天參與法律修正案的研擬、記者會新聞稿發布等工作,所需能力不僅要對政策制定有一定的熟悉度,在媒體操作上也必須有所策略,多虧就讀研究所時期帶給他許多養分。

努力打好基礎 累積個人場域

對他來說,最有成就感的地方,就是透過自己的力量改變社會。他曾發現機場的動線設計對身障者不友善,便主動聯繫身障者和相關單位,隔天他的老闆在立院質詢時拋出相關議題,之後獲得有效改善,讓他備感欣慰。非政治世家出生的他,比別人更願意投注心力,每天從早上7點忙到半夜是常有的事情。「出社會後三年到五年是打底,這也是個累積自己的場域,」因此下班後,游顥主動參與社區活動,希望能夠建立更多網絡。

一般來說,若是擔任國會助理,研究所畢業的起薪約有3萬元左右。他坦承,年輕人投入幕僚工作有許多機會,但是走到台前不容易,更要有極大勇氣。「但我就是喜歡往土裡鑽,」游顥笑著說,這就回歸到要怎麼透過這個工作去發揮自己。他認為,國會助理是相當好的磨練,就像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包含人脈累積和自我鍛鍊都很深入,未來更可以從事政治、媒體或是公務員等工作,因此建議學弟妹可從國會助理開始,找到自己的政治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職場生涯評論經濟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