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動手動腦各有所長,挑最適合的學習方式

報考前想一想〉Q7:實務型、研究型課程,怎麼選?
文 / 陳芳毓    
2014-09-19
瀏覽數 6,450+
動手動腦各有所長,挑最適合的學習方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3年,麵包師傅吳寶春申請台灣多所大學EMBA遭拒,轉向新加坡就讀,再度提醒了重視學歷的台灣教育體制:在多元發展社會中,教室裡的講授與閱讀,仍是主流學習管道嗎?傳統式論文,依舊是研究能力的唯一驗證標準嗎?教育部出版的《高教技職簡訊》指出,並非每一個系所、每個學生都適合走學術路線,大部分學生都會投入職場,用論文及口試做為畢業門檻,其實是不公平的。

去年公布的教育白皮書終於正視這個趨勢,將碩士班課程分為「研究型」與「實務型」雙軌制。前者是為攻讀博士班、從事學術研究做準備;後者則是因應產業與就業需求,可以用作品、成就證明或技術報告取代論文。如果你是未來的吳寶春,便不需要再寫論文,可以用國際大賽的獎項或專業作品,取得碩士學位。

動手做動腦想,學生自然分流

靜宜大學校長唐傳義曾在媒體指出,實務課程是學生「在學的最後一哩路,與畢業後的第一哩路」,逢甲、實踐、大同等大學則已在去年推出碩士分流課程。大同大學校長何明果笑著說:「其實我們早就有實務型課程了。」

成立近60年的大同大學,大股東是歷史悠久的機電大廠大同公司,辦學宗旨寫明要培養「企業的經營者、產業的將帥」,足見對實務能力的重視。何明果很早就發現,自己對動手做的興趣遠高於做研究。當時,大同工學院(改制前)畢業的優秀學生,都能直接進入大同公司工作。為了就業保障,他以可以上清華大學的分數,進入大同就讀。

何明果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課,授課教授畢業自麻省理工學院,既是大同公司負責工具機業務的主管,也教授工具機相關課程。因為學校同時具有實務與學術型教授,兩者開的課程也截然不同,學生依興趣選課,便自然「分流」了。

實務課程,培養專業即戰力

求學過程讓何明果明白,每個學生的特質不同,有些人適合動手做,有些人適合動腦想。而學校的任務,就是提供學生適性的選擇。有一位機電系學生,每天看著松山機場起降的飛機飛過實驗室窗前,便向何明果提議,「我想做一個可以追蹤飛機的設備。」何明果欣然同意。這個學生整整失聯了兩週,再出現時,手上已經拿著之前說要做的設備。

「很好。你可以用這個原理,設計一款遊戲嗎?」何明果看了看機器,提出進一步挑戰。學生想了想,只吐出一個字,「喔。」接著又失蹤了一週,再出現時,遊戲已經做好了。「要這樣(動手做)的學生寫長篇理論,是沒有意義的,」何明果認為。

許多人以為,實務課程只是在原有的課程架構上,增加、抽換幾門課,改由業師授課或安排實作;或是為個別企業量身訂做職業技能,滿足人力缺口。其實沒這麼簡單。實務課程的目的,是加強與產業的鏈結,培養學生在專業領域中的即戰力。

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研究所的實務課程,就是特殊案例。由於不希望畢業生只能當設計師,而能成為全方位的時尚產業人才,服裝設計研究所成立自有品牌PRAXES,讓學生分別擔任行銷、業務、設計等職場角色。

第一學期時,20多個研一新生全部同時上研究與實務課程,並經營PRAXES。品牌經營課的指導老師,是在美國紐約擁有自己服裝品牌的台灣設計師賈雯蘭,她每個月回台一次,多數時間用視訊上課。為了這群台灣學生,賈雯蘭動用人脈,邀請各大品牌服裝工作者來客座,名牌Marc Jacobs的打版師也赫然在列。

比起一般老師講、學生抄的上課方式,這堂課與老師互動的機率相當頻繁。當時,成立半年的PRAXES就像間草創期的企業,學生們蠟燭兩頭燒,要顧課業,也得顧生意,英文也得非常出色,才能應付洽談出國展覽與跨國合作。雖能領到微薄的工讀金,比起全年無休的工作量,仍不成比例。

一學期後,很快就有人不適應,寒假重新分組後,只有一半的學生願意留在實務組。「這堂課比想像中辛苦很多。」這是實務組學生的共同感受。但有失必有得,「學到的東西比理論多很多。」學生王思豪說。「只要主動跟老師說你想學的領域,老師立刻會派給你新任務。」特地從美國回來讀研究所的陳宗書說,國外的設計研究所也沒有如此實務的課程。

避免貼標籤,實務學術一樣好

因為學生的態度積極,許鳳玉就找更多廠商、業師來開電子打版、電腦針織等進階課程。有這些經驗,學生就不用從設計助理做起,「有能力快速升到另一個職位,是我希望研究生要有的能力,」許鳳玉說。實務課程正風風火火展開,但社會準備好用平等的眼光,看待一群不用寫論文的碩士生了嗎?

幾個月前的教育部實務研究分流計畫會議上,何明果強烈感受到歧視。「推動課程分流最大的障礙在於,社會先入為主認為『選實務課程的都是腦筋不夠好的後段班』,」他直言,「但實務並沒有比學術次一等。」他強調這個觀念若不釐清,實務課程碩士會被貼上「後段班」標籤,推分流課程就沒有意義了。

證據之一,便是青年失業率高,但許多要動手的產業如水電修護、木工卻大缺人,實務科系畢業學生就業率100%,可見市場非常需要這種人才。為什麼會這樣?「就是『士大夫至上』的觀念作祟,學生不敢選實務課。」

自稱是「穿西裝的黑手」的何明果,扳手指細數檯面上的科技公司大老闆,每一位都是工程師出身,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也曾是大同的協力廠,曾騎著機車來送貨,「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做理論研究,多數人還是要靠實做才能成功。」

如果,你喜歡動手做、對應用型課程較有興趣,希望畢業前就能了解產業,那麼實務型碩士課程,可能正是適合你的選擇。

校長經驗談〉大同大學校長 何明果

大學就用「手」思考,理論實務都重要

大同大學校長何明果和一般校長最大的不同是,在業界工作的時間比在學界還長,最高曾當到大同公司資深副總。這樣一位理論實務兼具的校長,如何建議學生自我分析性向,選擇學術或實務課程?

工程界有兩位祖師爺:電學之父法拉第(Michael Faraday)和電磁學之父麥斯威爾(James Clerk Maxwell)。前者做過許多著名實驗,由於家貧沒受過高等教育,寫不出高深複雜的數學公式,儘管才華洋溢,初露頭角時仍不免受質疑。法拉第70多歲時,剛從劍橋大學畢業的麥斯威爾慕名探訪,將他的研究「翻譯」成學術語言,並受啟發提出原創觀點,而在物理界成為與牛頓、愛因斯坦齊名的電磁學之父。

手腦相輔相成 缺一不可

從研究所教育觀點來看,法拉第是「實務型人」,麥斯威爾則是「學術型人」。社會迷思認為「動手的」不如「動腦的」,這是大錯特錯。放眼台灣科技業,施振榮、郭台銘、林百里都是工程師出身,沒有人靠一張嘴就能講出一番事業。所以,我們要能自我肯定,有人靠大腦思考,也有人用雙手思考,這是天生的,沒有高下之分。在企業中,兩種角色也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我大學時就打赤膊站在800多度熔爐旁學熱處理,即使在工廠裡翻渣鑄模搞得全身烏漆抹黑,也樂此不疲。我很早就知道自己適合用「手」思考。出國讀研究所時,教授拿出研究主題讓我選挑,我毫不猶豫就選了一個範圍明確的題目:做出一台「車毛邊」的機器。3個月後,我帶他去看那台機器。「你可以畢業了!」他驚呼,還把同學找來觀摩,拍了一段影片,令我超有成就感。找出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這一點對每個人都非常重要。

我有個學生,請他畫車子設計圖,3週都畫不出來。我只好給他兩根棒子:「去買材料把它們焊起來。」結果,他只花兩週就做出一台車子模型。如果你喜歡動手做,研究所可多修實務型課程,畢業論文也可用技術文件取代論文。企業需要實務型人才,尤其是工程學系,就業率幾乎100%。

學術型學生也別急。學校一堂三學分的實務課程,一學期只上課50小時,只等於上班一週的工時,進入企業後很快就學會了。不妨利用研究所時扎實研究理論,日後也能應用在工作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