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專長可以慢慢摸索,但要鍾愛最後選擇

報考前想一想〉Q4:不確定專長,如何選系所?
文 / 李雅筑    
2014-09-19
瀏覽數 11,150+
專長可以慢慢摸索,但要鍾愛最後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學念了幾年,還是不知道自己的志向?想要考研究所,卻不知道該念哪個領域?這是許多大學生心中的疑問,有人因此焦慮不安,甚至開始懷疑自己。

面對每屆都有學生來「求救」,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有感而發地說:「探索自己的時間愈早愈好,」他認為,大二和大三時期,學生就必須積極修習不同領域的課程,幫助自己了解對哪些領域特別感興趣。但是他也觀察到一個現象,那就是有些學生修了很多課,也沒有找到特別喜歡的領域,而且最大的問題是,學生不知怎麼做決定,「台灣學生有個通病,總是想要做出最好的決定。」

仿效指導教授的做事方法

葉丙成認為,如果要做出最好的決定,除非每條路都試過,才有辦法知道哪個最好,「但人生不是函數,不會有最佳解方。」

所以面對學生不知道該選A或B研究所,他不加思索地說:「那就隨便選一個吧!」他認為,既然都不討厭,那就選一個來念,「做了決定後,就愛你所選!」

另外,有一些學生選擇研究所的方式是觀察目前的社會潮流,對此他不以為然。「2、3年後的景氣誰說的準?看景氣是沒有意義的,也代表你是個庸才。」葉丙成說。「你要是真的是個咖,就找到一個讓你投注熱情的事情,」葉丙成認為,就算這個行業真的不景氣,也會需要頂尖人才,因此把自己的能力培養到位,就是個好人才。

如果學生還是對領域無法抉擇,該怎麼辦?葉丙成說:「不如選擇指導教授吧!」他指出,找到好的指導教授,不僅可以模仿其做事情的方法,也能夠學習到看事情的角度,而這些技能都是可以跟著一輩子。葉丙成也提醒,選擇教授時要睜大眼睛,也不要道聽塗說,「大家說哪個教授很操,你就怕了?總要真正去了解吧!」

檢視每次學習的價值與成果

《做自己的教育部長》的作者謝宇程,對於探索自己的議題,也感觸良多。當時就讀台大工商管理系時,他觀察有些同學上課不僅不積極,對於學習也缺乏熱情,甚至在考前才會開始唸書,「如果這是全台灣最優秀的人,那不是很驚人嗎?」

之後他才想通,許多學生對於「學習」的認知不太對,沒有找到學習熱情,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學習,導致很多人出社會後,就忘了要繼續學習。「學習要有正確的態度,檢視自己每次學習的價值、方法和成果,」他說,學習或接觸一個新領域的方法很多,像是透過找資料、閱讀,或是看節目、戲劇等都能有所幫助,再更深度一點,就直接到該領域實習或打工。「了解自己是靠碰撞出來的,不了解自己,就是因為接觸的東西太少。」

先了解自己 再尋找學習熱情

從業界角度來看,求職者認不認識自己,也是徵才時相當重要的問題。有別於許多公司在乎的是求職者的能力,目前擔任「你知我知好學網」執行長的林才越,更在乎的是求職者面對每次人生選擇的動機。曾經擔任美國奇異集團合併併購部門經理的他,面試過無數新人,他發現有許多人並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念某個科系或研究所,讓他相當驚訝,「自己沒有什麼想法的話,還滿可怕的,」他一針見血地說。

他觀察,許多求職者在高中畢業後亂填志願,因此考上某科系,之後又念完該科系研究所,「但是當中都沒有停下腳步,為何要念這個東西。」他認為,如果沒有強烈動機和求知欲望,所有的學習都不是真實的,生活將漫無目的、一事無成。

因此他回台後,積極幫忙想要去國外念MBA的人模擬面試。他的問題相當特別,首先他會先詢問對方就讀研究所的動機,而大多數人會回答未來想要從事某工作,而這需要靠研究所的學習來補足技能。

不過接下來他會有一連串提問:「為何你想要做這份工作?為什麼這件事情對你來說很重要?你要怎麼改變你想改變的事情?為何一定要透過研究所才能幫助你?」林才越說,一輪問下來,常常讓對方無法招架。

「你要先了解自己,每個決定才會有意義,」他以自身經驗為例,他大學畢業之後先後在MMA避險基金和奇異集團工作,在工作最高峰,他毅然決然辭職,選擇再回到校園充電。「我當時深刻體認需要補充非金融類的商學知識,像是管理或行銷,」對他來說,這能幫助他在未來的職涯發展更加順利。

選學校也是一門學問,當時他刻意挑選許多亞洲人就讀的華頓商學院。他認為,豐富的人脈資源是重點,這為他未來的創業之路加分不少。

總之,每個人都應該了解自己、找到學習熱情,甚至是天賦,這也是做每個選擇的前提。如同《發現我的天才》所說:「人生真正的悲哀不在於缺乏足夠能力,而是未能利用與生俱來的天賦。」

校長經驗談〉台北科技大學校長 姚立德

了解產業需求及自我能力,找出精進方向

業界校友雲集,台北科技大學可說是「企業家的搖籃」,校長姚立德多年來相當重視學生的創業和創新思惟,原來這與他在國外的所見所聞有關。他也談到,學界與實務界的緊密交流,將幫助學生更了解自己,這其中有何關聯性?

由於爸爸是職業軍人,我小時候住過很多地方,宜蘭、桃園和台北,讓我培養快速適應環境的能力。國中畢業後,同時考上建中和台北工專,當時不知怎麼選擇,而爸爸只相信穿著制服的人,有一個人說台北工專比較好,所以我就來讀了,之後才發現,爸爸詢問的人是校園的警衛人員。

五專的課業很重,從一年級就看原文書,但我抓緊時間參加創意社,學習怎麼激發好點子,是相當有趣的經驗。到了三年級,班上突然瀰漫一股低氣壓,原來以前的朋友都陸續考上不錯的大學,而我讀的是五專,畢業後並非學士,畢業典禮當天也沒有方帽子可以戴,讓我覺得有點遺憾。

當時畢業就可以找到不錯的工作,不過我想取得更好的學歷,所以決定到美國念書,每天用功讀書,深怕自己課業跟不上別人,結果發現沒有想像中困難,許多門課的教材是之前讀過的,有一科我還拿了全班最高分。

先進職場磨練 自然有答案

念碩士完全打開了我的視野,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擔任一堂機器人實驗課程的助教,美國大學生在期末作業的表現相當精彩,不僅完全超出老師教授的範圍,還想出新方法,甚至要求改造原本的教學設備。我當時以為老師會拒絕,結果竟一口答應。美國教育真的很不一樣,願意讓學生嘗試,也重視實作能力,我相當驚訝。

之後回台任教,我也將實作和創意思考納進課程,希望激發學生的想像力,但教書這麼多年,還沒有看到如同美國一般令人歎為觀止的作品。可能傳統教育的框架很深,所以台灣學生的創造力還不太夠,總是侷限自己。我認為,未來不管是做研發工作或是其他,創新力是很重要的事,就學期間就要累積。

關於生涯規劃,很多同學畢業前很迷惘,不了解自己的專長,我的建議是要從產業面的角度思考,儘早分析產業面的需求,對照自己的不足,從中就能找到精進的方向。若還想不明白,畢業就先進入職場磨練幾年,自然會有答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