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生,哪有免試的可能?

創新講談
文 / 姚仁祿    
2014-07-01
瀏覽數 65,100+
人生,哪有免試的可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然而,把「免試」當做達成「快樂學習」的重要方法,也未免太過直線思考,完全缺乏想像力。

人生,絕對可以,也必須,認真學習「快樂、歡喜過日子」的方法,但是,人生,完全沒有「免試」的可能!

想想,我們每個人出生的過程,3億精子,只有1%進入子宮(PR99),那不是考試?難道全憑機率?這些精子,隨後進入子宮頸只剩0.0001%(百萬分之一),這是第二次考試;最後,只有一個可以著床受孕,這是三億分之一機會的考試,也是我們來到人間之前的純生物「考試」。

人類設計的教育體系與文明發展相背

我們來自考試,出生之後,學習如何「快樂學習」,讓「這個人」,因為,適當的、合宜的「人文薰陶」,逐漸開竅,懂得從只顧「追求溫飽+錢+權」的生物需求,成長、昇華、體悟,成為可以「思索天與人」,懂得「愛與關懷」,懂得「與人相處」,懂得「助人為快樂之本」,懂得「要創造而不是愛抄襲」,懂得「要正直而不是愛政治」,成為一種「人類的新品種」……。

這些學習,每一種都困難,也是,我們人生旅途之中,一關又一關,接續不斷的重要「考試」。

這樣的學習理想,也是數千年來,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一棒接一棒,綿延傳承的哲人、思想家,試圖通過「思想的開拓與啟蒙」「辯證的啟發與實踐」,期待人類從「純高等生物」的基本欲求之中,穿越而出,突破成為「新品種人類」的奮鬥過程。

可惜,歷史演進的結果,讓19世紀工業化之後,人類對「科技」與「技術」的追求,快速超越了對「深度人文思辨」的追求;近兩個世紀以來,這種「重科技、輕人文」的思想氛圍,暫時的,掩蓋了上述「提升人類品質」的思想奮鬥。我們只要看看19世紀以後,地球環境如何逐步惡化,造成極端氣候,就知道,人類為了發展工業社會,所設計的「教育」體系,是如何的與「人類應有的文明發展」背道而馳。

分數=學習成果?免試=快樂學習?

台灣由於小島蕞爾,人口密度世界第二,加上傳統社會的「科舉思想」根深蒂固,幾十年來,糅合了西方工業社會學識分科細膩的教育制度,與自己殘留的固有科舉思想,讓考試競爭的複雜度,日益增大,也讓教育方法,產生了兩個迷思:

迷思一:「考試分數」可以是,辨識一個學生「學習成果」的唯一資訊。

迷思二:「免試升學」可以讓學生,「適才適所」,而且「快樂學習」。

這兩個相互衝突的迷思,讓「免試升學」的十二年國教,變成「要考試的免試」。

我的看法,是,兩者都錯。

過度重視是非選擇題型的「考試分數」,嚴重的影響了台灣的「論述與思辯」能力,一代不如一代,結果是:

1.讓我們的政府官員,與百姓溝通斷裂,決策日益短視,日益粗糙,遑論領導改革。

2.讓我們的企業家,沒有創新能力,只能追隨品牌,承做代工,或者模仿標竿,甘做老二。

3.讓我們的人民,對於長遠未來,失去辨識能力,淪落到只能事事責怪政府,忘了政府是自己選擇的影子。

國民教育應著重「適才」競爭

「適才適所」「有教無類」絕對是教育政策應有的理想,但是,推動這樣的理想,在執行過程中,過度重視「免試」,是誤導國民,以為人生要「快樂學習」「歡喜自在」,可以不要「辛苦」,也不要「競爭」;嚴重的影響國民面對競爭的積極性格,降低了台灣的「競爭力」,其結果是:

1.企業生意不好,怪市場太小,怪景氣不好,忘了再小的市場,再不好的景氣,都有人生意興隆。

2.開放市場,怕被欺負,殊不知,開放的競爭力,是島國唯一的出路。

3.薪水太低,怪老闆沒良心,也忘了,許多企業,出了高薪,卻找不到能力可以勝任的人。

換句話說,我們多年來,推動「簡試」「免試」的結果,實在是,壞處多過好處;如果,教育部門,勇於認真反省,將會發現,台灣的國民教育,應該著重「多元」競爭、「適才」競爭,而不是強調「免試」。

「多元」競爭,「適才」競爭的意思,就是闡明,人生,沒有免試,但是可以選擇「考場」,喜好廚藝,喜愛運動,愛好音樂,喜歡畫畫,喜歡寫作,喜歡表演,喜歡講話,喜歡園藝,喜歡說故事,喜歡夢想⋯⋯我們都應該設計出合適的「考場」,讓學子學習競爭。

不會有喜歡足球的孩子,不想參加比賽,所以,為什麼要為了降低競爭,而取消比賽呢?重點是,我們不要讓喜歡足球的孩子,去考做菜;喜歡做菜的孩子,去考寫作,這樣,就對了。

人生,隨時都有考試,教育部門,請不要誤導國民。

(作者為大小創意齋負責人。)

本文出自 2014 / 07 月號

小米,社群之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