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設計改善施政效率,韓國、南非怎麼做?

政治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手段
文 / 王美珍    
2014-05-01
瀏覽數 12,250+
用設計改善施政效率,韓國、南非怎麼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我們把視角望向世界,便發現許多國家早已不再只是將「政治」做為解決問題的唯一手段,而是透過「設計」,解決問題,並改善人民的生活。

最近,台灣有一躍升國際舞台的大事,就是台北市獲選2016年的「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

這是由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ICSID)所認定並授獎的城市推動計畫。自2008年起,每兩年由全球投件申請的城市中選出一個城市作為代表,過去幾年的獲選城市包含義大利杜林、南韓首爾、芬蘭赫爾辛基與南非開普敦。

「設計」為國家找到新出路

台北市能否藉此帶動都市產業與面貌全面更新?目前還正在起步階段。然而,已經看到許多國際上成功的案例。

例如韓國,是以國家推動設計,並將設計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策略的最好例子。韓國成立國家級的「設計振興院」,不只負責設計產業推動,更輔助其他產業發展。近年來,更著重以「設計」作為改善施政效率的重要方法,應用在社會福利、醫療、教育、能源等層面。

南非開普敦,則是今年的「世界設計之都」。過去,開普敦多以自然景色著稱,然而藉設計之都,近年來大量運用設計,促進城市轉型,並改善貧富差距。

韓國與南非這兩個國家所面臨的問題,如能源短缺、貧富差距加大,都與台灣相似。《遠見》特別專訪韓國國家設計振興院總裁李泰鎔、南非設計之都執行長理查裴瑞茲(Richard Perez),看看這兩個國家如何運用設計,成為國家社會的診斷師,帶動國家發展與進步。透過他山之石,期待2016年的台北設計之都,能全方位改造台北。

以下是專訪精華摘要:

韓國國家設計振興院總裁 李泰鎔

電費單小創意,就為韓國省下10%電力

在韓國談「設計」,一定都是跟隨著國家發展的需要,不同時代有不同任務。1970年代,韓國還是以出口貿易為主,於是成立了「產品包裝中心」,就是設計振興院的前身,當時只負責產品包裝。

1980年代,設計就必須擴展到IT、電子產業的產品設計。當私人企業的力量愈大,三星、現代都有自己的設計部門,已不需靠政府幫忙,我們就開始把重點開始放在中小企業的扶植。

設計讓高齡化社會更舒適

大概兩三年前,我們政策扶助的新領域是公眾設計,運用設計來改善教育、醫療、能源政策等,直接以設計為手段,改善人民的生活。

例如韓國已邁入高齡化社會,我們就安排「使用界面設計師(user designer),到老人院觀察,到療養院工作,進行人類學家式的田野進駐,聆聽老人們的心聲、觀察他們生活需求。

例如,在某家療養院發現老人很喜歡養植物,設計師就送植物給他,一小盆才3000韓圜(約台幣88元),卻讓老人十分開心。此外,還從使用者角度出發的生活設施改善,改善許多小細節,讓滿意度提高,讓老人有更高品質的生活。

能源方面,韓國和台灣一樣,自產能源非常少,節約能源刻不容緩,我們從電費單的設計改善開始。以前電費單採黑白印刷,內容只有自家電費的數字。然而,我們新增一項,將整棟公寓的平均也列上去,當某家戶超過整棟平均數時,電費單就會改成紅色,字體也會變大,表示警告之意。

這項新設計自2012年實行,目前已減少韓國10%的電力使用,共減少5000億韓圜(約台幣156億),成效驚人。

由此可見,設計可從小處著眼,卻發揮很大的效果,能夠服務人民,改善人民生活。

南非設計之都執行長 理查裴瑞茲

貧民窟變藝術村,用設計改善貧富差距

開普敦原本是一個以自然景色聞名的城市,有非常美麗的山與海。申請設計之都,就是希望這裡不只是一個讓人來休憩的觀光勝地,而是為了有一些特別的文化體驗而來,可以看到獨特的文化創意、創新,成為非洲創意的樞紐。

我之前在XYZ工業設計顧問公司擔任創意總監九年,從產品初期概念的原型、測試一直到投入市場都提供服務。

我也把這樣的概念應用在設計之都計畫中,讓公部門認知到設計的價值。不能把設計當成只是「產品」的一環,而是一種思惟的過程。

社區居民更該參與空間設計

如果問民眾「什麼是設計?」每個人的答案一定不一樣。設計,很難用幾句話說完。所以,我們透過說故事、實際體驗等,讓大眾了解設計的價值。民眾參與計畫,就會一起參與這個思考、創意激盪的過程。

例如,我們有一塊公有地已廢棄多年,雜草叢生。我們便邀請附近居民開工作坊,一起腦力激盪,想想這塊地大家最想成為什麼用途?大家把點子寫下來,小組分享,最後討論出的結果,就會請設計師依此畫出設計圖。透過居民參與公共空間的設計,會讓他們有成就感、且更珍惜這塊地方。

開普敦參與「世界設計之都」的企畫重點,就是強調如何用設計,讓生活產生轉變。開普敦是一個貧富差距很大的城市,整個城市約370萬人,有20%住在違章建築,這些地區可能電力、供水都有問題,甚至沒廁所。透過設計解決這麼複雜的社會問題,是一個大挑戰。

於是,我們把部分貧民窟的社區規劃成藝術村,讓藝術家的作品就掛在當地的社區住家內,請當地居民當導覽員。如果畫作賣出去了,收益一半給畫家、一半給居民。如此一來,不但帶動在地特色觀光,提供畫家通路,也提供了當地居民工作機會,一舉三得。

為了改善治安,我們也運用了獎勵機制,例如社區巡視計畫。只要居民讓參加社區巡守隊,就可以獲得「點數」,這些點數可交換訓練課程,如成人一些基本職業教育、汽車駕訓課程、商業技巧等。不但促進了民眾參與,也改善了社區安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經濟傳產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