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產業多元創新,開創雲端新時代

趨勢論壇12〉迎接全球雲端商機
文 / 王怡棻    
2013-12-13
瀏覽數 5,550+
產業多元創新,開創雲端新時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業近年最夯的話題非「雲端」莫屬。從源頭的雲端伺服器、行動通訊、終端的智慧裝置,乃至於分析雲端「大數據」的資料採礦,都成為廠商兵家必爭之地,被台灣ICT廠商視為轉型的重要契機。因此,第11屆華人企業領袖遠見高峰會的特別場次,便以「迎接全球雲端商機」為題,邀請業界重量級講者,分享對科技產業的洞見觀察,以及呼籲政府該有的相應作法。

論壇由《遠見雜誌》副社長兼總編輯楊瑪利主持,微軟公司全球資深副總裁張亞勤以專題演講開場。對談部分邀請到全球一動董事長何薇玲、資訊工業策進會執行長吳瑞北、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呂正華擔任與談嘉賓。

1966年生的張亞勤,擁有美國華盛頓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1999年出任微軟中國研究院副院長,目前擔任微軟全球資深副總裁及亞太研發集團主席,負責微軟在中國及亞太區產品研發及策略規劃。擁有超過60項專利的他,掌管超過3000人的微軟亞太研發集團。

全球一動董事長何薇玲在科技界極具知名度,台大歷史系畢業後出國轉攻電腦,歷任昇陽公司大中國區總經理、台灣康柏電腦董事長及台灣惠普董事長暨美國惠普總公司副總裁,被媒體譽為「台灣科技教母」。資策會執行長吳瑞北原為台大電機工程學系教授,2012年11月被延攬進入資策會。台大電機系博士班畢業的他,專攻微波工程、無線射頻、系統構裝,曾擔國科會企劃考核處處長,及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兼任研究員。

工業局副局長呂正華則畢業於台大物理系、台大電機所。2007年進入工業局服務,歷任電子資訊組長、主祕,去年升任副局長,對於政府的雲端產業推動政策,具備第一手的經驗與觀察。以下為論壇精華摘要:

張亞勤

雲端化智慧城市,帶來四大變革

首先我要分享幾個大趨勢。一是智慧裝置興起,現在手機出貨量是PC的三倍,平板與PC也不分上下,終端產品愈來愈多元。二是社交網絡崛起,看到Facebook、Twitter,通訊方面如Skype,中國的WeChat微信等,成為人們生活重心。

三,語音計算走向商業化,微軟、亞馬遜等大公司,都在做雲端平台。穿戴裝置也興起了,眾多新創企業以此為重心。不過我認為穿戴式裝置還需要時間,再過3~5年才是商業主流。四,互連網從虛擬走向實體,IT滲入整個產業。在大陸,「雲端」過去是在天上飄,現在開始落地。雲端的普及已刺激大量的創新,過去互連網新創企業有八成是copy別人,現在愈來愈多有獨到技術與利基點。

其實提到雲,不能不談「智慧城市」,可用「S、M、A、R、T」五個字說明。

「S」指Sustainable(可持續性),即綠色、環保、資源再生利用的概念。既滿足城市居民需求,又不對後代構成危害。「M」指Measurable(可測可控性),新型城鎮化的進程是可測、可控、可調節的。

「A」指Accessible(易得性)。城鎮化是自然公平的過程,每個農民都容易成為新城市人,城市資源對所有城市居民公開。「R」則指的是Resource-optimized(資源優化性)。城市聚集人類所有創造發明的精華,但是資源不該全部集中在大城市,應合理分布在大、中、小城鎮,甚至鄉村中。「T」指Technological(技術前瞻性)。各種新技術的使用讓城鎮化的進程更迅速、平穩、和有效。

未來城市的大資料平台,將給幸福城市生活帶來四大變革。

變革一,更明智的決策和問責機制。通過資料分析和視覺化工具(如地圖、圖表),讓管理者迅速瀏覽、自動生成報告、進行即時分析。這樣的快速洞察能力,能促使政府在交通、健康和公共安全等領域,採取即時的行動。變革二,是改善基礎設施運營效率。雲計算和移動互聯的普及,讓智慧城市在成本上變得可行,最為人們所熟悉的例子,是智慧建築和智慧電網。

變革三,提升工作者生產力。雲計算和互聯網,讓人和人之間的溝通無處不在,且成本低廉。辦公室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不再是強制要求。變革四,是現代化的市民服務。世界各地政府都在向公眾公布資料,氣象、交通和運輸資料只是開始。這些資料組合的內容廣泛,當資料被開發人員用來創建解決方案和應用程式時,給社會帶來了新價值。

何薇玲

大智移雲四字,解析「雲端2.0」概念

19世紀時有個大文豪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很幽默瀟灑,有很多女粉絲,他到了中年還沒結婚,就有位名伶寫信給他說:「蕭伯納先生,我常常聽你演講、非常棒,但你一直不結婚,我想毛遂自薦。以你的頭腦、我的美貌,生的孩子一定品學兼優。」蕭伯納不愧是幽默大師,回信說:「萬萬不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生出來,是你的頭腦、我的外貌,那就糟了。」

我為什麼用這引言?這要談到台灣的地理位置,我們右邊是美國、左邊是中國,是全世界兩個最大市場。但右邊美國是自由市場,左邊中國是秩序市場,一是市場經濟,完全自由發揮;另一是計畫經濟,有非常強的主導性,開放30年來以驚人速度成長。

把自由跟秩序放在一起,做得好的話,有美國完全自由的市場經濟,加上中國有秩序的執行力,是所向無敵。

但若倒過來,若自由創意變成秩序化的創意,執行力變成自由發揮,就有很多東西會卡住。

為什麼提這些?就是要看我們的大環境,5年前雲端開始談的時候,是光談雲,也就是「雲計算」。後來談到端,就是「終端設備」。雲端上有很大的資料儲存,必須要有裝置讓資料下載到手上。現在智慧型手機市占超過六成,短短5年,我們已經看到「雲端2.0」出現。

雲端2.0可用「大、智、移、雲」四個字解釋。「大」是big data,巨量資料或稱大數據。「智」是裝置,比方手機、平板,所有裝置都要智慧,比方家裡冰箱可以告訴你,裡面裝了什麼,算食物的有效日期。

「移」是行動通信,走到哪用到哪,第一步可以打電話給冰箱,查裡面有什麼東西,未來是冰箱打給你或超級市場、7-ELEVEn,說牛奶用完了,請再送一瓶牛奶,錢從我的主人口袋扣掉。一開始是government to business後來是man to device,然後是device to device,或M2M(machine to machine)。

最後是「雲」,為什麼把雲放到第四位?很簡單,如果沒有智慧型裝置,雲的資料達不到你的手上,沒有資料分析,雲就只是個儲存空間。就像有很多人把錢存在銀行,沒有作用、只領利息,這個錢意義不大。

大、智、移、雲,需要很多自由的創意,才能夠發揮功能,創意之下的執行力也要很強,兩者之間不能互換。執行力如果自由發散,再多的朵雲都無法取得信任,也無法為人服務。

吳瑞北

政府釋放資料,激發民間應用創意

我第一次接觸雲端是2005年,有個計畫是由廣達林(百里)董事長和國科會共同制訂,題目叫刀鋒伺服器。當時全球非常多刀鋒伺服器由廣達做,廣達也提供高額獎金給MIT,做相關計畫。

過去,台灣做刀鋒伺服器都提供給國外廠商,我們想建立一個計算跟服務的系統。這是個兩年計畫,找了兩方面的人,一方面是做計算機的,從學校開始做open source OS,提供進行計算的環境。另一方面找做應用的人,用它來開發系統,例如做心血管開刀手術使用、做氣象預測等。

當時我們看到企業做雲端,就是要做「軍火商」,賣軍火(雲端設備)。若雲端全世界都愛用,公司做軍火就夠了。當時的商業模式或許不夠正確,但訓練了相當多人。從這裡可看出,台灣其實有不錯的機會「軟硬兼施」。台灣有製造伺服器的能力,可配合雲端運算的需求。

2010年,行政院通過「雲端運算發展方案」,接著2012年建立雲端產業發展及應用辦公室,後來資策會就相當程度參與這計畫。

在這商機下,我們做哪些事情?對台灣來講,我們最重要是在基礎建設上提供服務。工研院與資策會各進行一部分,工研院做雲端OS,資策會從企業端著眼,做主機雲、儲存雲、還有PC雲。在這樣環境裡,配合我們在儲存的優勢、在伺服器的優勢,讓廠商提供「打仗的軍火」時更值錢,像幫軍火加上瞄準器。

如何把雲端運用到各個地方?包含兩個部分,一是產業、一是政府應用。雲端最重要是資料,資料最有價值,要提供大量資料進行處理,才能發揮效益,所以政府提出很多雲,如教育雲、文化雲、防災雲、戶政雲等。把資料提供出來,讓民間運用。但是,如果政府建立起雲端基礎,民間卻還去用國外公司的設備,產業發展還是會受限制。

於是資策會又做了一個雲端平台,把台灣可提供服務的廠商和需求結合起來,同時也為雲端軟體做開發測試。

呂正華

廠商活用雲端,提升產業價值鏈地位

2009年微軟CEO巴默(Steve Ballmer)來台時,我剛好在工業局服務,與業界有些交流,當時就提出「三屏一雲」的概念,大家覺得雲端很有未來性,是ICT轉型的重要方向。隔一陣子,行政院覺得在產業推動方面,應該更著墨ICT轉型,因此經濟部提出雲端產業推動方案。剛開始大家不太了解什麼是雲端,還開玩笑說:「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但其實雲端應用相當多,政府看這件事時,包括怎麼優政、興業、利民,都是思考重點。我們分成政府與產業應用。政府雲的分工主要在研考會,處理政府與政府間的G2G,或政府對人民的G2C,如報稅雲、醫療雲、警政雲、防災雲等,讓人民生活更便利。

而產業則由經濟部推動,作法有三步驟,第一是透過政府雲,帶動產業發展。這是一個價值鏈的連結,要能「坐看雲起時」,掌握雲起的契機。這是一個具挑戰性的機會。第二是發展具特色的應用。很多服務要有小規模的試驗,台灣環境多元,各種不同意見都有,若能在台灣做測試,就能把很多bug先處理掉,能累積營運模式。希望在這方面做加值。

最後希望推動「製造業服務化」。政府常說「三業四化」:服務業科技化、服務業國際化、傳統產業特色化、製造業服務化。當製造業加強服務,雲端服務就能加進來做討論,相關計畫也能搭配。

比方用在金屬機電上,工具機在現場遇到的問題,可透過雲端,直接跟技術母廠或國外連結。廠商追求產值時,也把附加價值提升,這是大家期望的,因為就業跟經濟都會成長。

另外,雲端還可做四個面向。一是,我們過去硬體做得很好,現在要「軟硬兼施」,把服務與解決方案做得更好。第二是「上下貫通」,把上中下游的產業鏈串在一起。第三是「虛實整合」,在虛擬與實務上整合。最後要「內外兼修」,把內部管理的解決方案、軟實力的部分,與外部硬體一起發展。透過以上兩大面向、三大步驟及四個大方向的推動,把雲端運算產業做得更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