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惡夜追緝令-北海深夜抓偷渡

文 / 張弘毅    
1990-08-15
瀏覽數 10,300+
惡夜追緝令-北海深夜抓偷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時間:晚上十點十分。

北海岸一處孤伶伶的海防班哨內,一名巡邏士兵突然匆忙跑回哨所,氣急敗壞的大喊;「報告哨長,發……發現……」

沒等士兵報告完畢,這位班哨內唯一的軍官(哨長),已經判斷出發生什麼事了。一吆喝,便帶人衝出,「我急得根本沒時間著裝,身上只穿著內衣和短褲,」這位軍官回憶當時的窘狀。

三名先被捕的大陸客,神情沮喪地由三名士兵押回班哨暫時拘留。經初步偵訊後研判,這批「紅螞蟻」(偷渡客的代名詞);有二十四人上岸。海防部隊立即動員,校級軍官也加入行列,沿著轄區海岸做地毯式搜索。

結果仍不見其餘大陸偷渡客蹤影。於是指揮官下令:開始搜山。

一提起搜山,海防官兵苦笑連連。白天搜山,日照強烈,體力不濟者,容易中暑;夜裡搜山,伸手不見五指,雖有手電筒照明,但風吹草動,常令人神經緊張。一位士兵半開玩笑的說:「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一位海防士官曾在搜山時不巧落單,結果反遭四名大陸客聯手毆打。落網的大陸客身上曾被搜出彈簧刀、藍波刀,挺至連女性大陸客也在胸衣裡暗藏小刀。

山區官兵抓強盜

天亮以後的清晨六點四十五分。

漏夜搜山 仍無所獲 早晨的陽光從溫煦變得炙熱,人的心情也逐漸浮躁起來。軍官手持木棒,率領兩名荷槍實彈的弟兄,不死心地沿山區小路繼續搜索。

越過緩緩的山坡,小路向右九十度大轉彎,突然,前方不到十公尺的草地上,四名衣著外表就似大陸客的男子,正坐在一塊黃色塑膠布上休息吃早餐。說時遲那時快,三名官兵一湧而上,當場逮住其中三名,剩下一名眼尖腳快,躲進路旁茶園。

茶園遼闊,又要看緊被逮的三人,搜捕工作令人傷神。領頭的軍官靈機一動,用起「心戰喊話」。先命令被捕的大陸客供出脫逃者姓名,接著大吼一聲:「XXX,你再不出來就打死你,」說也奇怪,脫逃的大陸客竟嚇得立刻現身,走出茶園束手就逮。

當天上午十點十分。

終於全部逮獲。完成初步偵訊後,隨即押送警備總部處理,整個過程歷時十二小時。

台灣北部沿海的「偷渡黑點」,西起苗栗通宵、東到宜蘭蘇澳,處處都有「紅螞蟻」的蹤跡。今年一至七月,僅偷渡事件最頻繁的東北角海岸,就逮獲超過一千二百名大陸偷渡客,雖然上個月已經陸續展開大規模的陸海空聯合緝私,大陸客依舊伺機偷渡。

今年五月底及六月初,海防部隊先後兩次在東北角海岸沿線,一夜之間截獲近百名大陸偷渡客。

反偷渡過程雖然辛苦,在海防部隊當兵也有好處,就是很少需要出操演習。這一點,一位海防軍官說:「弟兄抽籤分發到海防部隊,算他們好運。」

這些官兵一天的作息有固定的模式:「白天睡覺,下午整備,晚上巡邏,」一位軍官形容道。和平常人比較,他們的生活是「日出而息,日落而作」。

夜間巡邏有徒步巡邏、潛伏哨,都是三人一組,還有機動巡邏(機車或吉普車)。步巡大都沿海灘或公路走過來、走過去;潛伏哨則定點藏匿,以逸待勞。

海防班哨因為編制人員有限,每人的工作量也不輕。平均每星期有三天必須全夜執勤,半夜徒步巡邏、另半夜擔任潛伏哨,直到清晨六點左右,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班哨,睡一個上午。

官兵抓到偷渡客,並不像警察一樣,每人次有二千元獎金(各縣市標準不同)。一位軍官說:「有榮譽放就不錯了。」畢竟,反偷渡原本就是海防部隊的基本任務之一。

海防部隊講求重賞重罰。執行海防任務視同作戰,抓到偷渡客固然有獎,但是讓大陸客偷渡進來,也會受到議處。失職官兵依情節輕重,關禁閉、悔過七日至三十日或依行政處分申誡、記過。

為了調節官兵情緒、提振士氣,基層海防官兵平均每個月有四天輪休假,不過,階級愈高責任愈重,軍官的休假反不如士官兵正常。一位少校營長每個月忙得只能休假一天,家住高雄,人在北部服務,如此南北奔波,扣除搭車往返,和父母妻兒相聚的時間「大概是十五小時」。

裝備不足

台灣海岸線長達一千四百多公里,幾乎無處不是大陸偷渡客上岸的好地點,要想有效防止「紅螞蟻」偷渡,海岸第一線的部隊需要適量地配置現代化裝備。例如星光夜視鏡以及無線電對講機。

星光夜視鏡又稱紅外線望眼鏡,它可以觀測黑夜中遠距離目標物,有助於海防部隊夜間監視海面漁船。無線電對講機,則是巡邏人員彼此聯繫、協調、掌握大陸客行蹤的利器。

海防官兵都有一套克難方法解決裝備不足和故障率高的問題。

沒有星光夜視鏡,那麼就以人的聽覺和視覺「聽音辨位」,藉著漁船夜裡燈號的顏色、引擎聲低沈或尖銳,判別究竟是台灣或大陸漁船。

可是,如果大陸偷渡客熄滅漁船燈號、關掉引擎,利用潮汐隨船漂流上岸呢?

缺少無線電對講機,巡邏的士兵便多帶幾枚一元硬幣,遇有狀況,立即找公共電話通報。但是,公共電話並非處處都有,譬如上山搜索,那來的公共電話呢?

此外,海防部隊和警方的無線電對講機,並無共同頻率,不能互相通話。海關總署高級官員坦承,目前聯合緝私行動,各單位的協調聯繫不足。

從去年元月到今年六月底,政府共遣返大陸人民六千八百五十一人,「漏網之魚」尚且不談。

在台灣海岸線上,雖然並非每夜都有狀況發生,但只要兩岸的情勢沒有巨變,大陸客的偷渡熱潮,恐怕仍是陸軍海防部隊執行任務時,心中抹不去的陰影。

本文出自 1990 / 09 月號

第05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