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土木及環工學群

綠能、永續議題發燒,證照加持如虎添翼
文 / 鄭婷方    
2013-09-27
瀏覽數 20,100+
土木及環工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管是世界高樓台北101、杜拜塔,重大工程如長江三峽大壩、高鐵,都需要土木專業人才參與。小明不必擔心,念土木,就業地區也不限於台灣,大陸、東南亞也有工作機會。土木領域一向最熱門的是「結構組」,研究包含房屋、橋樑、水壩結構強度運算,樑、柱、牆的配置。防震、防災議題及新的電腦輔助工具,也讓往年較冷僻的「測量組」「大地組」「水利組」,有了新氣象。另外,近來因為「永續發展」「綠色設計」「碳足跡」等議題,讓土木支脈,環境工程人才需求孔急。

注重實務 愈有經驗愈看好

土木及環工學群出路廣泛,更是一門有許多證照對應的專業,包含土木技師、水利、結構、大地、測量、環工及都市計劃技師。成大土木系系主任朱聖浩指出,考取這些技師執照,等於都有獨立開業資格。其他,如工程及環境顧問公司、檢測公司、營造廠、建築師事務所,甚至各縣市政府工務局、交通部、營建署都可找到對應職務。

「如果一個重大工程需五年完成,一個人生命中最多只能經歷8∼10個工程,」北科大土木系系主任宋裕祺說,不像電機、資工領域變化快速,土木專業創新速度沒那麼快,卻追求永續、穩健,是門注重「經驗」累積的實務工程科學,也就是說愈有經驗,愈受到重視。

考試現場

面試就拚能力,專業問題先搞懂

以土木及環工學群來說,近來推甄比例也已大大提升,約占一半以上,考試入學亦占一半。土木及環工推甄面試,能占到成績四成比重,難以虛應故事,必須重新溫習重要基礎科目。推甄面試,教授注重的已不是「你為什麼要念土木?」這種概略性問題。因為推甄入學沒有專業測驗,面試就是場能力比拚,除了討論研究計畫,成大土木系系主任朱聖浩直言:「我們都會問專業問題!」

教授常會要學生除了口述,還要在黑板上圖解、運算、解析概念,問題內容廣泛:包含何謂特徵值與特徵向量?什麼是水躍(hydraulic jump),可以圖示說明嗎?又可能在黑板上已經畫好圖示,要考生解析該結構為穩定或不穩定狀態,或是畫出受力之後的可能變形圖?舉凡各種力學常識、常用公式,甚至像是如何整治運河?請解釋地震時的土壤液化問題?都可能是口試問題。

基本程式語言能力不能少

除了專業問題,還會考驗基本程式語言能力,例如現場寫出從1加到100的程式。英文部分,除了直接放英文投影片、論文文章,要學生即席翻譯,也會隨機抽考專有名詞,如鋼筋混凝土(reinforced concrete)、斜張橋(cable-stayed bridge)英文為何?􀀁交大環工所所長林志高則說,有時面試,也會看學生第一時間的真實反應,例如直接問:「你碰到廢水會不會覺得很髒?你對廢棄物會不會有內心障礙?能不能忍受臭味?」

在考試入學方面,土木及環工學群,分為多個組別,進行專業測驗。其中,工程數學幾乎是必考科目。其他如結構組,會加考結構力學;水利組,會考水文學、流體力學;大地組,會考土壤及材料力學;營建管理組,會考經濟、統計學;環工專業,則會考環境化學、環境生態學、公共衛生學,考生可依興趣選擇。

校園現場

上山下海跑透透,要能耐髒不怕臭

談起土木及環工學群的研究所生活,相當多元,除了修課,還要做實驗,有時還需上山下海到處跑透透!就以環工研究所來說,因為研究主題不同,有的碩士生要親自去汙水處理場了解運作、深入養豬場採集樣本、到垃圾場採集廢棄物分析,或到山邊、海角採集空氣、水源樣本。更常常要接觸到較髒亂、汙臭的環境,歷經日曬雨淋等惡劣天氣。

「有潔癖的人恐怕不適合念環工,」交大環工所碩二生李銘益,想起他跟著汙水廠專業操作員,到處爬上爬下,到不同汙水槽採集樣本,伸手入汙水中實探、用鼻子嗅聞、分析汙染物,經驗寶貴。

接觸跨領域知識 創新思考

以土木領域而言,的確,參與重大公共建設,機會不若以往,但這也讓研究所學業有新話題與方向,北科大土木系系主任宋裕祺指出,現在最熱門的是「耐震」「防洪」議題,以及各項智能建材的討論研發。現在的研究生活,除傳統土木扎實力學訓練,新型思惟融入新科技學習,例如,進行工程時,便在結構體中埋入感測器,以便未來監測;或用遙測技術、無人飛機、衛星定位來獲取資料,進行分析。

「土木現在已不盡然是純土木,」成大土木所學生賴貞方點出,像他自己是做比較理論的探討,但是也得用電腦程式模擬土壤受力後的各種影響及液化情形。賴貞方表示,每一位同學的研究主題都很有趣,更需要接觸許多跨領域知識,也讓土木實驗多出想像空間。有的同學善用流體力學的基礎,分析火災發生時,煙霧流動的情形,試著更了解如何救災,降低傷害;也有同學與骨科醫生合作,運用力學知識,協助醫療團隊判斷如何支撐脊椎,受力較均勻,幫助癱瘓的病人重新站起來。這些研究實例都充滿創新思考,也體現了跨領域的精神!

成大土木所學生郭百胤也分享跨領域學習經驗。因為論文主題探討高鐵行駛時的震動,對精密工業的影響,為了降低干擾,他經常起了大早,先到高鐵沿線科學園區附近去準備、架設測量儀器,以利蒐集數據。每次他的測試,都需架設三個測站,一個在高鐵高架橋墩正下方,另外兩個分別在橋墩100公尺及200公尺處,來監測震動衰減幅度。

這可讓沒有資訊背景的郭百胤遇上大難題!足足花半年時間,才自己組裝設計出一套「區域網路」,讓他可以站在定點,便可蒐集到三個地點傳送回來的數據資料。「不用每次測試當中,疲於奔命,三個測點來回跑來跑去,」郭百胤說。這次的實戰體驗,讓他能獨立思考、從無到有完成專題,也發現研究所的學習價值。

現在部分學校的土木研究所,為了鼓勵校內優秀學生留在本校,也開始流行「預研生」制度。成大土木系系主任朱聖浩表示,「預研生」在大三時期開放申請,大四時便可開始修習研究所課程,碩士班一年級時便可以專心論文及研究,大學加上研究所,五年就可以畢業。

產業現場

華光工程顧問公司工程師 陳盈如

整合各部門意見,從工作中累積經驗

「小時候,每次坐火車過山洞,我都會跟媽媽說,隧道是我蓋的,」留著一頭短髮的陳盈如,這樣開場白,足見她從小對於土木工程的熱忱。陳盈如從大學時期就有研究社子大橋結構元件的專題經驗;研究所時期,更加入「國家地震中心」的大型結構實驗,研究橋樑延壽技術。在那邊,陳盈如從協助架設儀器學起,更因為試體高達幾層樓高,常要爬上爬下,安裝零件,雖然工作粗重,但她仍甘之如飴。「我算比較幸運,不必想論文主題,只需要專心一致跟著業界研究員學習,」她謙虛自承。雖然論文順利完成,然而,陳盈如的求職之路,卻非一帆風順,快要畢業時,感到無比徬徨。

凡事自己動手 才會進步

專長領域在「橋樑」結構設計的她坦言,因為土木領域廣泛,很難找到橋樑相關的職缺。她發現,有的是做汙水管道工程、有的是工地營建管理,「雖然那些我也懂一點,但就覺得難以發揮所長,大受衝擊。」經歷幾場面試後,陳盈如終於找到第一份工作,正好是專以橋樑設計為主的工程顧問公司,只是踏入職場,仍有許多挑戰。

陳盈如所在部門主要負責「橋樑結構設計」,其他關於景觀、號誌、路燈設計必須交給其他部門,她就從幫忙整合各部門意見,開始熟悉業務。很快的,陳盈如碰上得獨立完成橋樑部分設計,「剛畫好設計圖,心中總有很大疑問,這真的可行嗎?」因為除了計算結構,回頭去看法規、或是對照業主需求,還得出具報告書。

其實陳盈如的公司前輩,已經設定好不少公式,省時不少,但她不因此滿足。她提醒學弟妹,一定要去了解這些公式為何?甚至自己設計出計算公式軟體,「否則不會進步!」從開始,對自己全無信心,到最近,陳盈如經手的一座新北市三峽到土城的橋樑,正要開始動工,長官更交付新任務,要她自學道路設計、道路定線,這位質樸誠懇的女孩,正朝著他的夢想路,大步走去。

2013年09月

研究所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