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技職轉彎處看見柳暗花明又一村

人生何處不是轉捩點?
文 / 賴燕芳    
2013-06-05
瀏覽數 9,400+
技職轉彎處看見柳暗花明又一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不愛唸書的國中生,以為上了高職就可以繼續玩3年,沒想到轉彎處遇到明師,發現懂得實作卻不知原理,反而衍生許多問號,這些問號於是轉變成學習的原動力,他開始不可思議地找書本要答案,而且決定在高職「把國中太混的3年補回來!」

一個被大人嫌棄的過動「破壞王」,從小喜歡拆拆裝裝,國中時解體家中的老舊手提音響,還因為探究電動車的電力與插座而造成家中跳電!但他進入高職後,將好奇心轉化為研發力,一舉拿下2012韓國首爾發明展金牌,成為眾所矚目的研發新星!

只有分數沒有價值 高學歷的迷思

在以升學掛帥的台灣社會裡,大部分師長眼中所見還是分數高低,學生溫良恭儉讓的秉性彷彿隱形一般,在成績單上無足輕重,也不可能因此成為全校楷模。這些學生只因成績不夠突出,連帶地也被抹殺了其他的個人價值。

苗栗縣教育處處長劉火欽說,根據教育心理學研究,約只有30%的學生適合抽象思考與研究,而其他70%的學生適合具體的學習,然而當前台灣的現況卻是「55%的學生就讀普通高中,45%的學生就讀高職」,與研究發現大相逕庭。

他甚至認為,適合接受高等教育走入研究之路的,大約只有3%-5%的頂尖資優生,其他超過90%的大部分學生,應該儘快找到興趣及能力所在,朝向烹飪、餐旅、園藝、電機、電子等專業領域發展。更重要的是,「台灣應該回歸到分流的精神,不是按照成績篩選,而是由興趣與能力,決定選讀的學校與選擇職群。」

宜蘭縣教育處處長吳清鏞也呼應說,像郭台銘、王建.、謝深山等,都是技職體系出身的名人,他們傑出的表現在社會發光發熱。而他們的成功,也讓越來越多人勇敢地捨升學、就技職,因為起碼在畢業時,身上至少還有一技之長。

即使如此,台南市新化高工校長陳啟聰發現,國中生對於技職教育大多普遍缺乏認識。他觀察,約有6成的國中畢業生是聽從父母或師長意見選讀學校;只有2成依照自己的性向選擇就讀職校;有些甚至是跟隨「死黨」選校;有些則屬「亂槍打鳥型」,不管錄取哪間學校,都隨緣就讀,完全不在乎自己適不適合、喜不喜歡。

子女認真做自己 啟發傳統思維的父母

家長、老師的影響力,的確相當程度地左右了孩子的選擇。很多家長即使理解「擁有一技之長勝過萬貫家財」的道理,但是真正面臨學位、文憑的誘惑,家長除非有堅定的信念,或本身就是技職的受益者,否則很難看開,經常盲從或迷失在高學歷的主流價值裡。

一個在國中就知道傾聽內心聲音的女孩,決定就讀技職院校的應用專班。更早之前,她國中成績不佳的姊姊,因為在技職階段的表現意外出色,一路過關斬將考上理想大學和研究所。結果較之於她就讀一般高中的國中同學,毫不遜色。

她們的父母因而若有所悟:「孩子很明確知道要走什麼路,反而教導了傳統思維的我們,要學會相信孩子,放手讓她們做自己的主人。」

新北市泰山高中老師李永元,日前剛獲選為全國優良教師,3個小孩也都先後就讀泰山高中機械科,家裡5個成員全部出自技職體系,可說是標準的技職家庭,目前3個小孩每人都有證照在手,而且就業完全不成問題。他十分滿意地說:「我們家可說是技職體系的最大受益者。」

選擇技職教育體系,不盡然都是國中的成績後段生。一個不想高中3年都過著埋頭苦讀生活的學生,最後決定聽從爸爸建議捨棄高中第一志願,進入五專菁英班就讀。她的爸爸說:「孩子考試,累的不光是他們,在旁陪伴的父母其實也非常辛苦!回想我們年少時也受到升學之苦,那麼,為什麼還要將壓力傳到下一代?」

家長和老師 扭轉學生命運的二大貴人

學生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和舞台,最重要的貴人除了家長,還有就是學校的校長和老師。

苗栗縣獅潭國中校長余海清,為了讓學生更清楚技職的本質及未來出路,邀請縣內高職到校舉辦高職博覽會,還主動出擊帶領同學到高職實地參訪,好讓「學生對未來的生涯發展,有更清晰的想像藍圖。」他也依據志願調查及日常整體表現,遴選有動手實作傾向的孩子,送往鄰近的高職受訓。

不只是學生,新北市教育局局長林騰蛟甚至覺得,國中老師更是需要認識技職教育的重要族群。因為受到師培制度影響,學校的老師多半非技職體系出身,也沒有產業知識。

「如果連老師都不懂,怎麼可能推薦或輔導學生來讀技職?」因此去年新北市特別推出帶領國中老師到高職和科大姜琇森老師提供參訪的計畫。

高職裡,學生遇見明師的案例屢見不鮮。新北市東海高中的一位家長陳媽媽說:「在汽車實習工廠中,從週一到週日、從早到晚,都可以見到師生共同努力的身影,很令人感動!」汽車科主任陳文展進一步說,學生若想參加比賽,必須利用課後時間--平日的晚上及假日到學校練習,但是「只要學生想學,老師就會陪伴指導。」

就業力 技職辦學的成功指標

全球飆高的失業率,已是大家不能迴避、必須解決的當務之急。對新北市教育局局長林騰蛟而言,技職教育的宗旨就是為產業培養人才,辦學成功與否的關鍵指標就是就業表現。

因此林騰蛟十分鼓勵產學合作,例如瑞芳高工結合台北科大的分子系 (昔日的紡織工程系),和同樣位在瑞芳的佰龍企業合作,致力發展紡織科技;土城的新北高工,也找上地緣相近的鴻海企業,洽談合作機制。東海高中則是採用「三師教學」,意即汽車科老師、大專院校教授、各大汽車場技師等三方共同指導,全面加強理論、實作與技術能力,增強學生的就業力。

「學習技術與領基本薪水的低階勞工,不應劃上等號!」林騰蛟說,像是模具科、鑄造科和冷凍空調科等領域,聽來雖然冷門,但這類技職畢業生進入職場,企業大表歡迎之餘,有時還會提供4萬元以上的薪水,遠高於沒有一技之長大學畢業生的22K(22,000元)。

產學合作 在地產業重燃新生

苗栗縣則藉由技職學校與當地產業緊密結合,學校在產業的協助下,大幅提升專題製作、參與競賽、實地實習等能量;產業則善用學校的研究成果和人才,二者互蒙其利、創造雙贏局面。例如大湖農工深化蠶絲技術製造加工能力,更加繁榮大湖地區始於日治時代的蠶絲產業。

玻璃是新竹市的特色產業,透過富禮國中開設的玻璃技藝課程,以及香山高中的美工設計學程中,加入玻璃藝術特色教學,成功地協助風城的玻璃產業升級,從工業用玻璃轉型為藝術玻璃,增加應用面與產業產值。這個產學合作成果,也讓新竹市教育處處長蔣偉民十分欣喜。

的確,技職教育可以成為學生再出發的起點,很多學生突然在高職階段「開竅」,人生方向就此180度扭轉。但是不可諱言,愈來愈多的大學數量,已嚴重壓縮技職體系的發展空間,逼迫技職院校為求生存,也要擠破頭「升格」、「變身」為大學。

勉強「升格」的技職大學,就會淪為像宜蘭縣教育處處長吳清鏞所形容的,「既不夠技術,又無法深入學術研究的學店式教育。」

選擇技職停聽看 傾聽孩子內心聲音

為了避免踩到地雷,泰山高中老師李永元提醒,家長和學生可以參考技能證照多寡、競賽成績和建教合作成果,這些不但是學習成效的呈現,也是選校時的客觀指標,「尤其對於現在熱門的行業,學生選讀前也要再三考慮,因為一窩蜂效應,常常等到孩子要就業時才發現人才過剩的窘境。」

吳清鏞則是鼓勵家長多與孩子對話,用力傾聽內心的聲音,「多聽聽他,但是不要輕易去下結論或價值批判,他自己會修正,但是修正時也不要嘲諷他。」給予孩子適度的尊重,提供他揮灑的空間,很多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吳清鏞說:「一個孩子也許什麼都做不好,但玻璃擦得很乾淨,我們是不是該誇他?說不定有天他會成為一家清潔公司的老板。」自信心,永遠都是孩子得到的最好禮物。

一個創業有成的高工畢業生,有感自己才是能否成功的掌鑰人,他回校勉勵在校學弟妹:成功的關鍵不是讀什麼學校,而是用什麼態度學習。

他說:「8小時之外不學習的人,是最先會被社會淘汰的人,世界上最恐怖的敵人不是別人,是自己!」

的確,在社會上、職場上,成功的技職生處處可見,一個人不會因為學歷不高而被埋沒,會讓自己淹沒在大家「學歷至上」刻板印象裡的,其實是態度和自信心。

身為高職老師、同時也是高職生家長的李永元表示,不管選擇高中或高職,家長都應該扮演從旁輔導的角色,真正的決定權還是交由孩子作主,「不要替孩子鋪路安排,最終還是要以孩子的性向、興趣為優先。」他為孩子的彩色人生下了最重要的註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