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製造業也要數位化 啟動第三次工業革命

專訪《Wired》前總編輯安德森
文 / 彭漣漪、張德齡    
2013-05-02
瀏覽數 18,050+
製造業也要數位化 啟動第三次工業革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安德森認為,新一波數位製造的影響力,將會遠遠超過十幾年前崛起的網際網路革命,因此這一次,他不想再錯失機會,決定要從一個作家、一個趨勢觀察家,親自投身做個創業家。

去年,他的新書《自造者時代:啟動人人製造的第三次工業革命》(Makers,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分享他生涯轉型的心路歷程,今年5月,本書繁體中文版由《天下文化》出版,他也特別接受《遠見雜誌》獨家專訪。

從科學界起步,到成為《連線》雜誌總編輯,直到目前創業,現年51歲的安德森形容他的職業生涯就好比一場「數位革命的縮影」。從個人電腦時代,到網際網路出現,接著是部落格,乃至社群媒體當道。而目前與未來最明顯的浪潮,則是數位革命已延燒到了製造業。

過去,數位革命的衝擊尚未影響到製造業。不過新書中提到,「未來10年,我們將過去網路虛擬世界學到的,包括合作式的生產方式,應用到實體世界。」

數位製造 產品快速客製化

被《經濟學人》形容引爆「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數位化製造,可以快速製造客製化的產品與服務。安德森指出,傳統製造的三大缺點:一、必須要有規模經濟,邊際成本才會降低。所以廠商必須要大量製造,才能賺錢;二、製造生產的時間過長;三、如果製造過程中發生錯誤,會造成廠商巨大的損失。

有別於傳統工廠,數位製造不受邊際成本影響,生產一個原型產品與一萬個的固定成本沒有太多區別,因此不需要大量生產。而數位製造同時也瓦解傳統製造中,從設計、打模具、大量生產、通路等高資本投入。

這種「數位革命」在出版業已經發生過一次。例如「桌上型電腦的數位出版」的出現曾經顛覆出版業,當雷射印表機,結合軟體Adobe Pagemaker,也不需要大型印刷工廠,只要輕輕的在電腦螢幕上按下「列印」,出版品便很快呈現在你面前。

網路社群分享 擴大參與感

「同樣地,3D列印也是如此,簡化工廠繁複的加工過程,只要按下一個簡單的按鈕「製造」(make),成品便可在你眼前製成,」安德森指出。 隨著3D印表機的價錢愈來愈便宜,愈來愈多人有能力購買時,就能夠帶動另一波潮流,也是啟動這波革命的關鍵。安德森認為,如同80年代的雷射印表機,90年代個人電腦的情況。

「自造者」一項重要的精神,就是透過網際網路「社群分享」,靠著開放原始碼讓全世界愛好者共同參與研發,這種模式讓大公司也望塵莫及。

就好比顧客替你研發產品,再付錢跟你買一樣,現在愈來愈多採開放源碼硬體的企業,都經營得有聲有色,例如MakerBot 3D印表機。 安德森的創業,就是從社群分享開始的。當初他只是想替孩子們做出更炫更酷的機器人與遙控飛機,結果小孩沒興趣,反而自己迷上了。

2007年他成立研究DIY遙控飛機的網路社群DIYDrones.com,結合志同道合的網友一起投入設計,尋找零件。

他們和另一個社群網站Sparkfun合作,由該社群提供採購與製造的工作,安德森的社群專注研發。經過一段時間,安德森的社群網站設計的速度太快,Sparkfun趕不上進度,而且許多產品市場太小,不適合在該網路銷售,於是安德森和他的社群網站成員、來自墨西哥的穆紐茲乾脆共同成立3D Robotics。一開始在洛杉磯租用車庫,後來遷到聖地牙哥。目前於墨西哥的蒂華納,已經擁有兩座工廠。 產品包括小型零件到750美元一台的飛行器,用戶可在網站購買。其中賣得最好的是Arduino的自動飛機ArduPilot,機上裝設GPS定位系統,可在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上設定位置。

用腦力激盪取代研發成本

目前DIYDrones.com擁有2萬多名網友,包括設計師、軟體專家、硬體製造等。安德森形容,這些社群成員激盪出來的成果,足以媲美航太工程零件。

3D Robotics的運作也完全採開放模式,原因在於:將產品設計公布在網路,授權供大家使用,便能贏得信任、凝聚社群,還可以無償取得意見與勞力。這樣的運作模式讓研發成本近乎於零。到底「自造者運動」對於未來製造業有何影響?安德森的創業過程遇到哪些挑戰?以下是《遠見》專訪精華:

問: 談談寫書的初衷?

答:這本書是關於我生涯的冒險經歷及人生探索,「自造」改變了我的人生,讓我有機會創業,我想它能改變我,也能改變其他人,所以寫了這本書。

問:你的身分從作家轉變到創業家,喜歡新角色嗎?

答:其實沒什麼不同,只是不同產業,但管理上很多事相通。唯一不同的是,我們做製造,需要設計產品的特性與功能,是進入比較新的領域,而媒體已是成熟產業,但我的角色本身沒太大分別。 問:你為何決定放棄總編輯的工作,全職投入3D Robotics?

答:成立這家公司只是興趣,之前交給另位創辦人經營,做得非常成功,我們又找到創投資金,我想應該要全力投入。

問:創業面臨不同挑戰或無法預期的事,可否分享這些故事?

答:我工作中最不同的、最大挑戰是如何管理「開放碼」(open source)社群,如何將這些非營利的社群組織變得更有生產力,這些人都是自願的。我們常常在社群上討論如何克服障礙,共同研究技術性問題。他們不是我的員工,所以我不能要求他們,但我們盡可能在某個時間點完成,還是要有「期限」(Deadline)。

把製造的權利還給大眾

問:書中提及「在地汽車」(Local Motors),採取開放碼方式製造汽車,由一群業餘專家共同設計汽車造型,只有2000輛。如何保證這類的汽車是安全的,而且價格合理?

答:少量生產、而且你本人也參與組裝的汽車,和大型車廠的量產汽車很不同,你沒有安全氣囊、高級煞車裝置等,也不會要求這種配備。這種汽車不需要取得傳統車輛的標準測試保證,消費者一開始就知道要買的是什麼樣的汽車。而車子其實是種沙漠越野車,用於娛樂休閒。

問:自造者運動會改變製造業的樣貌嗎?

若善用此技術,美國製造業更可以和中國競爭嗎?

答:自造者運動是將製造的權利還給一般人,民眾可使用3D印表機、個人電腦的AutoCad自動繪圖、AutoDesk電腦3D輔助設計軟體等製造草圖,製作出製造初期最困難的原型機。這對一般工廠有很大幫助,能加強自動設計、製造的能力,擴張速度加快、勞工成本下降、創新能力提升,減少供應鏈的回應時間。如此,很多美國人能在本土進行製造。如果用自動化設備,成本或許還是不能和中國競爭,但供應鏈就在工廠附近、溝通更順暢,能快速做修正,創新的機會增多。

問:你在書中談到「人才長尾效應」,可以說明一下嗎?

答:很多不在工廠工作的人事實上針對製造有非常好的想法,就像業餘攝影師,他們的作品可能不會像專業媒體攝影師一樣刊登,但他們拍攝的照片非常好。 製造業也是同樣情形,過去業餘製造業專家很少有機會大展身手,但他們或許很有天分、甚至比專業更好。現在有機會正式涉入製造業,將想法訴諸實現。這就是我所謂的人才長尾效應。

問:《長尾理論》及《自造者運動》中,都有談到客製化的製造不再如此昂貴,「利基型消費者主義」會不會成為下一波潮流?

答:對專業製造商的客製化產品,我並沒有研究很多,專業製造商是針對客戶的特殊需求製造產品。我更關注的是「自己製造」的風潮,讓一般人能夠利用個人電腦就設計出產品原型,使用現有新工具將產品製造出來。(張德齡整理)

本文出自 2013 / 05 月號

跟著安倍賺日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