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只是政治問題, 反核正在成為公民運動

人民看核四〉關心核災,比100個林益世案都重要
文 / 王美珍    
2013-03-08
瀏覽數 12,950+
不只是政治問題, 反核正在成為公民運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的福島核災,不僅震動了日本,也震出了不少台灣人的反核意識。

2012年台北電影節,上屆影帝吳朋奉頒獎前,突然拿出一份講稿,念了一段話:「我從小就愛看電影,我不相信沒有核電,我們就會沒有電,或看不到電影……。很多人和對於核四這樣的大錢坑和核電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災害,有著很大的恐懼。拜託,不要讓那麼多人活在恐懼之中,拜託,謝謝。」

隨後,台下響起如雷貫耳的掌聲,甚至有人舉起大拇指支持。在YouTube上引起6萬7000多人次的點閱。

吳朋奉說,頒獎典禮前,他考慮這件事至少有兩三天。後來,他問好友《痞子英雄》與《白色巨塔》的編劇吳洛櫻,頒獎應該講些什麼?沒想到吳洛櫻說:「當然是反核啊!」吳朋奉說:「與其上去聊藝人的私事,或硬講笑話讓大家笑,不如講和大家切身相關的議題。」

藝人發起「我是人,我反核

事實上,近年來台灣的反核運動,已然有脫離過去小眾、冷僻的社運形象,成為一門新顯學。2012年5月28日,導演柯一正、戴立忍發起「我是人,我反核」的活動,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上,趁著交通號誌交替,排起大大的「人」字,並高喊「我是人,我反核!」引起熱烈迴響。

對年輕世代極具影響力的樂團五月天,在2012年金曲獎表演時,舞台上方LED燈也出現「我是人,我反核」的字樣。其他知名音樂人如張懸、陳昇也公開表態反核。桂綸鎂則在第一核能發電廠前,以背影入鏡擺出「人」形拍照表示支持。

曾經以電影《一年之初》拿下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導演鄭有傑,甚至拍攝反核的微電影《(不再)平凡的幸福》,費用全是自掏腰包。

為什麼反核?吳朋奉說:「福島核電廠距離東京還有250公里,台灣核二廠距離台北卻只有20公里!如果台灣像日本那樣出事了,大家應該逃到哪?」他說,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況且台灣有風、水、太陽能、黑潮等替代能源,核電不是唯一選擇。

「以前,反核常被認為是一個政治議題,反核、擁核彷彿就會被指涉為特定黨派,所以很多人不願意表態,」長年反核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祕書長崔愫欣說。

然而,當民眾在電視上看見日本觸目驚心的畫面,特別感同身受,反核的態度明顯趨於積極。「核災打破了政治分野,」崔愫欣說,讓反核不再是政治問題、也不單純只是環保問題,而是一種生活安全的問題。

上班族自動加入反核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除了公眾人物,連一般民眾、上班族,也開始自主性地加入反核行列。

「反核部隊」是2012年3月12日、福島核災滿一年後成立的反核行動組織。不同於一般的環保團體,反核部隊沒有辦公室、不靠募款支持,參與的成員多半素昧平生,平日皆是上班族,目前臉書已經將近3000多名成員。

這些因反核理念集合的民眾,有些外文能力佳,就把國外最新的核電趨勢翻譯轉貼在臉書;有人從事美術編輯,幫忙設計反核的文宣與海報;有網路專長者,則幫忙成立專屬反核議題的影片頻道 。每個人貢獻所長,自願在平日工作之餘,為「反核」加班。

曾經在英文報紙擔任記者、擔任反核部隊媒體志工的朱玉玲說:「雖然很多國家都有核電廠,但哪個地方像台灣有那麼多地震?日本是一個借鏡,關心核災,比100個林益世案都重要。」

2012年貢寮海洋音樂祭,為進行反核理念的宣傳與聯署,反核部隊製作仿照賽德克族的紋面貼紙,上面寫著「我是人,我反核」,也製作電影V怪客的反核摺扇,象徵人民的力量。結合電影創意,讓原本硬梆梆的議題,更容易為年輕族群接受。

貢寮海洋音樂祭 反核成主旋律

為了摺扇,反核部隊甚至工作到半夜。也在當地搭帳篷紮營,即便當地居民警告可能會有蛇,仍然「撩落去」。共計有28萬人次參加的貢寮海洋音樂祭,反核部隊這隻小蝦米,運用創意,的確發揮了相當大的影響力。他們發送的反核貼紙與摺扇,成了海洋音樂祭的熱門產品,年輕人索取非常踴躍,甚至需要排隊,連隔壁賣啤酒的攤子,都來主動詢問是否幫忙發送。

舉辦講座時,也有讓反核部隊感到感動的事。曾經有一個搭載他們的計程車司機,看著他們手拿著布條和傳單,到了目的地,笑著和他們說:「我不和你們收錢啦,因為你們現在做的事,是我想做、但是沒時間做的。」

「以前做反核聯署,非常有挫折感。常常走在路上,別人會都會繞過你。大部分人想的都只是不想被打擾。現在,反而常常被許多陌生人的熱情感動。」反核部隊志工雞米陳說。仔細分析,反核的學者、團體有一些共同的基本主張。

廢核導致缺電?反核團體:謊言

從地理環境來說,反核者認為,核電廠三座集中在台灣北部人口密度區,台灣又處於板塊交界處,地震頻率高,萬一發生核災,後果將不堪設想。

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曾指出,核一、二廠分別距離金山斷層7公里與5公里;核三廠距離恆春斷層僅1.5公里,核四廠距離新店斷層3.5公里。「斷層帶上蓋核電廠已經是向天借膽。」

至於大家最擔心的缺電問題,反核人士認為,台灣的裝置備載率至少都有20%。台灣的備載率已經過高,不至於有缺電疑慮。此外,核電是否為必要能源?反核者也多半認為,依據台電公布的資料,民國100年核能發電占總發電的12.4%。核能發電比例並不高,為何不能以替代能源代替?

反核的立委田秋堇則指出,拜訪德國能源部官員時,對方告訴她:「只有風和太陽,不會和你收賬單。」

當然,他指的不是電費,而是環境沒有汙染、人民的生命健康也沒有威脅。「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都是小事,」田秋堇說。她建議,既然核四問題重重,與其收拾爛攤子,仿照國外將原址改造為核能博物館,成為永遠流傳的環境教育場所。

此外,核電廠產生的核廢料問題,始終找不到最終處置廠,也是目前另一個大問題。既然找不到地方放核廢料,如何繼續蓋核電廠?「台電是國營企業,等於全民是股東,我們當然有權利共同討論、決定我們的未來!」朱玉玲說。

現在,反核的力量已持續在台灣民間集結。許多以往意想不到的領域,都紛紛開始進行串聯反核。2012年8月,有插畫家團體找上綠色行動聯盟合作,預計在全省各地展出「反核城市海報聯展」。9月,誠品每年都會舉辦的「屋頂音樂節」,也主動接洽反核議題。此外,也有大學生的年輕新血,找上反核部隊,希望將反核串連成學運。

以往的反核行動,是上街頭、硬碰硬;現在新一代的年輕人,用音樂、詩歌、圖畫,展現更多元的反核精神,訴說對土地的感情,讓反核運動更加扎根於公民社會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