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自行摸索試運轉, 專家憂台電「瞎子不怕槍」

核四大問題3〉最後防線竟由菜鳥把關
文 / 王美珍    
2013-03-08
瀏覽數 12,850+
自行摸索試運轉, 專家憂台電「瞎子不怕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座核電廠安不安全?似乎永遠是個爭論不休的問題,往往淪為各說各話。到底,國際上怎麼判斷一座核電廠是否可以商轉?

「不是反核人士環島300圈就不安全,也不是台電董事長說安全就安全。誰說了都不算數,只有試運轉的結果才算數,」曾任職於美國貝泰公司、擔任核二、核三廠顧問與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委員的林宗堯說。

所謂「試運轉」,是指核電廠要放入具輻射性的燃料棒前,將所有系統逐一測試,嚴謹地把問題找出來。堪稱是核電廠運作前,最後一道把關機會。

自2007年開始,核四就陸續展開試運轉測試。然而,時任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在查看試運轉程序書與執行時,發現問題嚴重且迫切。

「不管過去有多大問題,試運轉測試是最後把關的防線。沒想到,核四測試時更是兒戲啊!」說起核四的試運轉,林宗堯又急又憂。後來,原能會也根據林宗堯的 〈核四廠試運轉測試重大缺失報告〉,提出檢討報告。

到底,攸關全國2300萬人民未來40年安全的核四試運轉測試,出了什麼問題,讓專家憂心忡忡?

試運轉程序書 顧問公司無力執行

台電只好菜鳥上陣 試運轉測試,一切要從程序書的撰寫開始。程序書怎麼寫,就牽涉到怎麼測。「在核能最重要的就是『按表操課』,表裡面沒提到的,絕對就不會檢查到,」原能會核管處長陳宜彬說。

因此,世界先進國家的核電廠,程序書的撰寫,一定是最有經驗的老手,以核三廠為例,就是貝泰顧問公司從世界各地找來的老手一起完成。

不過,到了核四廠,原本應該負責測試的石威顧問公司,專業度不夠,無力執行。台電核技處處長姚俊全無奈說:「石威做得很差,解約之前,就把程序書的錢還給我們,要我們自己寫。」於是,試運轉程序書就靠台電人自己摸索。

據了解,後來台電找來了300多個年輕人,「根本沒做過核能電廠。就像還沒有看過飛機、沒有坐過飛機,就要直接試飛!」林宗堯批評。

2008年時,林宗堯在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就曾對於試運轉的人選提出疑慮,建議台電籲請國外有經驗的人來做。當時,台電的核四廠長和副總經理向他保證:「你放心,這些人都上過課。我們有一層一層的審核制度,內部有委員會,萬一不行會退回去重寫。」

到了2000年,核四廠的試運轉程序書完成,一共300多本,終於寫出來了。林宗堯選了攸關安全的部分,抽看了其中三本,「我一看,如我所料,有些真是荒謬到底。」

林宗堯舉例說明,系統設備裝好後,一共有兩種測試。一種是施工後測試(Post construction test),測試個別的馬達、儀表是不是會動。另一種才是所謂的試運轉測試,是針對整個系統的連動測試。

然而,在第一版的試運轉程序書裡,林宗堯發現,這兩種不同的測試,竟然混在同一個程序書裡處理。「他們以為是同一件事,這等於是連基本的ABC都不懂!程序書都是菜鳥寫的,還談什麼?這致命啊!」 試運轉測試 台電球員兼裁判,誰來監督?

陳宜彬也說,程序書中應該隨時寫出來接受標準是什麼,每一個步驟的執行人員都要簽字。但是,一開始核四的試運轉程序書,只有在最後簽字,而且有些接收標準竟然沒寫。「年輕人可能不知道去哪裡找數據,有時候抄的數據,也不一定正確,」他表示,最後都重新請台電改善。

此外,林宗堯也提出,核三廠程序書是經由原設計顧問公司審核,然而,核四廠卻未經原設計顧問公司(美商奇異等顧問公司審核),能否完整測試也令人堪慮。 試運轉由台電自己人執行,出現的另一個大問題便是「球員兼裁判」。

過去三廠,試運轉的工作交由國外顧問公司。試運轉完成後,再移交給電廠。

「電廠的人應該是要很挑剔的!」林宗堯回想起,之前他在核二、核三擔任顧問時,測試完要把電廠交給台電時的情形:「當時, 那些廠裡面的廠長、課長一天到晚和我找問題,東挑西挑就怕之後有狀況。」

「這個態度對不對?對!」林宗堯說,台電本來就應該對進行試運轉顧問公司挑剔,因為,一座電廠一運轉就是40年,當然要完美無瑕才接收。 不過,核四廠試運轉初期,測試電廠者與接收電廠的工作,竟然都是同一批人。

「以前電廠是找問題的把關者。現在,台電自己做試運轉測試,誰監督?」林宗堯說,監督者與執行者角色混淆的後遺症,就是遇到問題時,可能不敢講問題。

台電回應自信滿滿

台電資深精英比顧問公司更熟悉

回應試運轉測試,與運轉電廠皆是同一批人的批評,台電核技處處長姚俊全表示,「不管林宗堯講的有沒有道理,既然大家都覺得有道理,我們已經從去年(2011)8月開始改進。」 不過,關於林宗堯對試運轉程序書撰寫者過於資淺的質疑,核四廠長王伯輝覺得並不公允。

原來,台電於1999年向原能會申請取得建核四廠執照後,原本預定2001年7月前就可商業運轉。王伯輝說,當時就已經由前三廠嚴格挑選精英去國外受訓,接受「運轉人員」訓練。 雖然台電並沒有撰寫試運轉程序書的經驗,然而王伯輝認為,「我們有電的專家、火力電廠的汽機專家,國外受訓回到工地已經近十年。在我們來看,這些人已經有經驗、有知識。奇異和石威的人,都沒有我們了解電廠,」王伯輝說。

「核二、核三程序書是貝泰提供,我們把英文版抓過來對照,我敢講,我們都是非常負責任的工程師,沒有寫得比他們差!」王伯輝自信滿滿。

不過接受過「運轉」訓練與「測試」是否是同一件事,值得探討。台電有受過訓練的優秀運轉人才,並不代表這些人懂得怎麼測試。 此外,王伯輝強調,核四的試運轉程序書,經過台電三層審查,廠裡還舉辦系統討論會,「沒有大家想的那麼糟糕。」

林宗堯則質疑,表面上電廠看似設計層層審查,但第一版的試運轉程序書,一共八個人簽名,每一本平均只有兩個意見。他只抽查了幾本,就有100多個意見。重點不是程序有多完備,而是這些人是否有足夠能力審查? 面對廠長的滿滿自信,林宗堯的感想卻是:「我聽了以後,真是頭皮發麻,兩腿發軟。這個態度就像『瞎子不怕槍』,很可怕,非常可怕。」

林宗堯認為,廠長和所有電廠人員的態度應該要盡量挑剔問題,而不是直說沒問題,「就像飛機問題已經層出不窮,機長還說,沒問題啦!這架飛機誰敢坐?」。 看來,台電試運轉測試要讓外界放心,還需拿出更多實證說服。

2013年03月

核四風暴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