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醫藥衛生學群

醫科學制大變動,藥學系六年制也成趨勢
文 / 王思涵    
2013-01-30
瀏覽數 20,150+
醫藥衛生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系系主任林俊哲指出,改制後學習分成三階段:大一、大二重博雅教育,大三、大四重基礎醫學,大五、大六則重臨床醫學。未來改以醫師身分接受實習訓練,可避免現制大七醫學生身分模糊,恐觸法的問題。

陽明大學醫學院院長邱文祥表示,往後畢業的醫學生,必須通過臨床醫學技能的檢定才能參加國考,因為自102學年度起,醫師證照國考將OSCE(臨床技能訓練)列為醫師考試第二試之應考資格,臨床技能訓練包括縫合等,醫學教育不再重知識、輕技能;牙醫師、中醫師與護理師未來也可能跟進。

除了醫科學制大變動之外,台灣臨床藥師的需求也愈來愈高,藥學系六年制也成趨勢。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系率先在明年新增臨床藥學組,修業年限從四年增加為六年,實習要求也從四個月延長為一年;原本就有六年制學程的台大藥學系也規劃,103學年起將全面改為六年制修業。

陽明大學醫學院院長邱文洋觀察,每年全國醫學系學生招生人數差不多就1300多位,近期不會調整增加,但台灣正式進入高齡化社會,在人口老化浪潮下,醫藥需求勢必增高,醫生負擔也將加重。 未來的趨勢是長期照護與醫療診斷分離,相關照護及具實用證照的復健醫學等將愈來愈重要。

師長解惑

如果只會念書,對人無法產生同理心,奉勸不要來

Q1>我從小功課名列前茅,念書向來沒問題,但不擅長與人溝通,我該念醫學系嗎?

A1 當前醫學教育是以培養可上第一線的臨床醫生為主,如果只是會念書,對人無法產生同理心,卻因父母期許,逼不得已念醫學系,進醫學院後真的是「極為痛苦」,奉勸不要來,依興趣性向再考慮,因為醫生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幫人,必須跟人相處,知曉人情世故。

若是因為個人專長興趣在推展醫學知識,各校醫學生約有10%的學生會專門投入研究,教學醫學中心的環境尤佳。

Q2>父母期待我可以從醫賺大錢,真的可行嗎?

A2 在現行健保制度下,若以為當醫生可以賺大錢,可大錯特錯。目前擔任主治醫師的薪水每月約25~30萬,跟很多行業相比,報酬很難爆漲,也不會變好,而且付出的成本遠遠超乎想像,包括隨時待命、超時工作與壓力很大等。

但是,醫生跟別的職業不同的是,不用擔心未來出路或受景氣影響失業,而且以醫生以專業醫術走天下,每次救活一個人後,走路都有風,精神投資報酬率高,實質報酬也會跟著來。

Q3>從事醫美,會不會違背當醫生救人的初衷?

A3 醫藥領域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利他」,各科之間,沒有高下之分,只要能幫助人得到健康自信。都好;急重症科別也可能出現少數欠缺醫德的醫生啊。只是,若是看投資報酬率才投入醫美的人必須注意,短時間來看,醫美工作較輕鬆,獲利高,但因為醫療糾紛的訴訟多,長時間來看,不一定比較「有利可圖」。

Q4>申請入學與繁星的名額增加,準備精美的備審資料與完美的活動經歷,可以先一步考上吧?

A4 目前各校招生,申請入學加繁星計畫與指考入學的比例大約各半。相較以前,入學條件確實彈性寬鬆許多。

不過,各醫學院的老師目前已達成共識,申請入學的備審資料的包裝愈精美,活動經歷愈豐富,可能愈容易受到嚴格審視,因為學校不希望學生本末倒置花太多時間包裝、做表面功夫,或變相鼓勵家境不錯的家長特意準備,而是回歸求學報考的本質。

此外,繁星計畫雖為各地優秀學生廣開方便門,但12年國教實施後,許多優秀學生在高中階段已擠入明星學校。

但醫學院所需的知識能力門檻確實較高,不宜採平均分配法;為避免學生進來跟不上或感到格格不入,還是會審慎考慮。

Q5>我希望當醫生救人,可是醫療糾紛防不勝防,醫生動不動就被告,會不會救人不成還自身難保?

A5 近來消費者意識抬頭,再加上媒體大幅報導,不少人以為醫生每天有吃不完的訴訟,其實台灣並沒有因為醫療糾紛真正被判刑的醫生。

而且台灣不若美國慣於打官司,民眾多只是揚言提告,誤會釐清後通常得以和解。

只要具備專業醫術與誠意,無須擔心。

Q6>請問不同學校訓練的醫護人員有差嗎?我是不是該重考進入排名比較前面的大學?

A6 若是以醫生為職志,其實各個學校訓練出來的醫護人員都不相上下,因為醫護人員的訓練一半在學校,另一半則在醫院。在醫學中心實習,資源豐富,機會多元,只要大學成績夠優秀,都有可能進入重點醫學中心學習,不需執著考取名校。

Q7>就讀護理系未來就是當護士嗎?

A7 護理系畢業可以考取護理師執照,從事臨床護理的工作,但護理師不等同於護士,報考護士執照的主要為護理職業學校的畢業生。

學長姐領路

醫學系學生不只要功課好,溝通能力更重要

帶路學長∕ 劉政亨 台大醫學系六年級

2007年大學指考放榜,最引人矚目的新聞,當屬台北市私立薇閣高中的跳級生劉政亨了,年僅17歲,卻拿下第三類組全國第四高分,成為台大醫學系最年輕的新生。

劉政亨是標準的「薇閣寶寶」,出身於醫生世家,父親是牙醫,兄姊在醫學領域也各有專長,從小便立定志向要當醫生,又喜歡讀書,求學路上很是順遂。只是,那時的他功課雖好,文言文一把罩,卻不擅玩樂,生活圈較為封閉。剛入大學時,劉政亨甚至因年紀舉止比同學小,得到「寶寶」的可愛稱號。

六年過去,現在的劉政亨,不僅在台大醫學系適應的非常順利,態度穩重大方,名片上還印著「台灣大學醫學校區青年大使團」。過去兩年,他擔任過班代、醫學系學生會會長、醫學院學生會會長,並催生醫學校區成立青年大使團。 怎麼改變這麼大?「踢足球吧,跑來跑去變得開朗,」劉政亨一邊抓頭髮笑說,一邊用平板電腦秀出他參加攝影社的攝影作品,大學生活讓他大開眼界,他開始積極參加系上與學校的社團活動,加強情緒控管與溝通的能力,升上大六再無暑假,他最懊悔還沒環島旅行。 劉政亨的自覺與改變,正好顯示在醫病關係緊張的當代,醫學系學生不只要功課頂尖,溝通能力絕對越發重要。

鑑別診斷:來自大一、大二基礎

劉政亨說,醫生跟一般人最不一樣的地方是「鑑別診斷」。比方說,頭痛與流鼻水各是一種症狀,卻各有超過100種的診斷,醫生不可能機械化作業開單,他們的任務從剔除最嚴重的狀況開始,這般能力來自大一、大二扎實的知識訓練,以及與病人互動的經驗。

個案討論是養成醫師的重要工程

大五開始的「個案討論」是養成醫師的重要工程。每週挑選病例,同學輪流上台報告該病人的病史與檢查結果,並分享他的鑑別診斷,接下來,台下眾多醫生、學長姐與同學輪番提問,例如:為何採取CT斷層掃描,而非MRI等,在在考驗每個準醫生的思考周延度,也成為他們最緊張的殘酷舞台,「老師與學長姊可是很電喔!」劉政亨說,個案討論其實也是培養醫學生獨當一面的能力。

生死學:思考尊重病人的意願

一直以來,救活病人都是醫生的職責與目標,但生死拔河總會碰上醫療的極限;近來,縱使搶活病人,生存狀態卻很不堪,也讓大家反省生死之間的界線愈來愈模糊,醫生不只得醫「生」,也要醫「死」,安寧照護醫療因而興起,醫學生從大二開始必修哲學與生死學,也會探討生命倫理議題。

剛開始在五官科實習的劉政亨,雖然還未親身經歷生死掙扎,也開始思考如何尊重病人自己的意願。

溝通力從參加活動中訓練

劉政亨致力於參加學生活動,並在醫學院區發起成立青年大使團,專門負責國際交流,甚至開設應用台語班,對他來說,白色巨塔的學習有限,辦活動最珍貴的學習在於找人協助與團隊合作,可以訓練自己的EQ、說服與溝通能力,對未來經營醫病關係都至關重要。

見習培養同理心

大五邁入臨床的克拉克(Clerk)見習生活:六週的小兒科,家醫科和門急診、各九週的內科外科見習,可說是醫學生練習與病人相處的開始。劉政亨說,這段期間雖無法真正醫治病人,卻是最能理解陪伴與聊天的重要性,學習同理心與以病人為重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