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學運映影-南方朔談台灣學運未來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0-04-15
瀏覽數 17,000+
學運映影-南方朔談台灣學運未來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問:在所有的社會運動中,學生運動在結構、訴求上,是否有獨特的地方?

答:學生運動有三種。一種是在落後國家,一般人民不會主動搞運動,社會的不滿一定先反映在啟蒙程度最高的學生群裡;所以落後國家都有大規模的學生運動,而且都演變成準革命的方向。這時期,學運是社會的先鋒隊。

第二種是在後進國家中,此時整個社會都在啟蒙,不同的力量都會出來,學生只是其中一種;台灣就是這個階段。

最後一種是先進社會,當它的意識型態產生結構性矛盾時,學生運動又會出來,又跑到社會的前面,如六0年代的歐美學生運動。他們創造出生態、草根民主的問題。

台灣已擺脫落後階段

問:這一次中正紀念堂的學運,對社會而言,又有什麼意義?

答:這次學運充分顯示台灣已經脫離第二個階段;在大約六天時間裡,集會人數最多是四、五千,不會再多了;我可以保證,如果它持續到今天,人數只會減少,不會增加;不再像第一階段那樣具爆炸性。

所以,學運已經不可怕了,我們已經脫離了那可怕的階段。另外一點,可以看出學運只是過渡,學生只是反映民眾的意見而已,還沒有跑在整個社會的前面,學生只是用比較討好、有特權的身分,變成社會助力;也得到了一個磨練、學習的過程。

學運還沒有創造新的東西,要有更多的貢獻。

例如,傳統強人文化的影響仍在,中國學運尚未擺脫請願性質,最後訴求都是要見大官,台北的學生是如此,去年的大陸學生也是,他們也說要見李鵬。

西方不是如此,他們是公民運動,我搞運動是對你不滿,我不要見你,愛改不改是你家的事。 其實這是難免的。坦白說,我們口口聲聲自由、民主,還早得很。國民黨的自由民主只是口號,它從來都沒有多自由民主;民進黨也只是利用這個當武器,修理國民黨。這一定要落實到平等的對待關係,這點中國人還要再學。學運的「見大官」心態,只是反映整個社會的不成熟。

丟掉恐懼感

問:你認為,未來學運會再造成這樣浩大的聲勢嗎?或者就此成為絕響?

答:我相信台灣學運很快會進入第三個階段。台灣在四十年內,走過西方兩百年的路,學運也必然如此,這是歷史的必然。

社會開放初期,必定強者得勢,就是有政治和經濟權勢的人,所以我們看到貧富差距拉大了。慢慢地,政治問題一旦解決,更多的問題累積下來,會隨著政策開放而更嚴重。學生經過這次歷練後,政治問題上,他們能扮演的角色少了;他們的使命感,會轉移到其他問題上,扮演社會正義的發言者,為台灣創造新的意義。

這是歷史的必然。因為在多元社會中,沒有一群人像學生一樣,在一個地方密集度、同質性都這麼高,動員這麼容易。

問:所以學運也必然成為學生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再是禁忌。

答:對,這恐怕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這次事件後,國民黨一定要把恐懼感丟掉;另外,就算他害怕,也擋不住了。

假設我們要期望將來台灣的公民有程度,恐怕在某個意義上,還要鼓勵學生參與運動。因為只有在運動裡,才能學到抗爭、自我控制,訴求才有程度。

人類的歷史,從來都是運動寫成的;是社會下層的人一直推動它,歷史才改變。但要改變歷史,要有「程度」啊,所以學生也要用功讀書。讀書跟搞運動不是矛盾的,是互相補助的。

學運評價五五波

大學很重要的一個任務是創造自由公民,但這在中國歷史上向來是被荒廢掉的,我們只有傳道、授業、解惑;而西方從來就有。這是一種心靈的解放;經過這次運動,學生和教育部都應該瞭解。

問:聽起來,你對這次學運的評價滿高的。

答:五五波。他們使學運合法,反映並提升一點民眾的期望,是貢獻;但他們身為知識分子,卻沒有加進新的東西,是不足的地方。

在學術基礎上,他們應該更下功夫,例如他們提出的要求,就應該依自己的程度,提出自己的時間表、改革建議;而不是把民間的聲音再說一次而已。

問:這次的學生運動,會不會使年輕學子普遍有政治熱呢?

答:也不會,因為台灣已經多元化了,學生的選擇也多。年輕人會傾向逸樂,是因為有一部分活動被壓抑,現在只是又多了一個政治活動的選擇而已。

問:放眼國際間,韓國社會應該跟台灣接近,為什麼兩邊的學運會如此不同?

答:一個國家的發展,無法擺脫文化的因素。

以中國學生來講,平常不搞運動,為什麼一到「五四」,就會有運動,學術界、傳播界也要在這天出個特刊、座談座談,這是因為「五四」已經變成學生、知識界的圖騰,「五四」不是很悲壯、慘烈的,反而請願性質高,是書生論政,繼承「五四」的學運,不會凶到那裡去,侵略性、爆炸性都不強。

韓國不同,他們在日據時期,學生搞過全國性的「三一運動」,死了幾百人;在李承晚時代,又發生上萬學生抗議選舉作票的「馬山革命」,又死了幾百個學生。這個傳統,使韓國學生的道德性特別強。

這也提醒執政者,千萬不要在任何運動上,造成歷史上災難性的圖騰,這類圖騰一旦成立,就沒完沒了。

本來中國學運的傳統是「五四」,但大陸在去年「六四」之後,這個傳統已經變了,你可以想像每年到了「六四」,中共一定頭痛得不得了。

台灣的「二二八」也是,其實死難者中,大多是學生。只不過這個圖騰的意義,已經被政治團體借用,所以才沒有發生在學生身上。

(李慧菊採訪整理)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