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學運映影-南方朔談台灣學運未來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0-04-15
瀏覽數 14,600+
學運映影-南方朔談台灣學運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在所有的社會運動中,學生運動在結構、訴求上,是否有獨特的地方?

答:學生運動有三種。一種是在落後國家,一般人民不會主動搞運動,社會的不滿一定先反映在啟蒙程度最高的學生群裡;所以落後國家都有大規模的學生運動,而且都演變成準革命的方向。這時期,學運是社會的先鋒隊。

第二種是在後進國家中,此時整個社會都在啟蒙,不同的力量都會出來,學生只是其中一種;台灣就是這個階段。

最後一種是先進社會,當它的意識型態產生結構性矛盾時,學生運動又會出來,又跑到社會的前面,如六0年代的歐美學生運動。他們創造出生態、草根民主的問題。

台灣已擺脫落後階段

問:這一次中正紀念堂的學運,對社會而言,又有什麼意義?

答:這次學運充分顯示台灣已經脫離第二個階段;在大約六天時間裡,集會人數最多是四、五千,不會再多了;我可以保證,如果它持續到今天,人數只會減少,不會增加;不再像第一階段那樣具爆炸性。

所以,學運已經不可怕了,我們已經脫離了那可怕的階段。另外一點,可以看出學運只是過渡,學生只是反映民眾的意見而已,還沒有跑在整個社會的前面,學生只是用比較討好、有特權的身分,變成社會助力;也得到了一個磨練、學習的過程。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0 / 05 月號

第04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