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十九年前的國是建言

文 / 沈君山‧許倬雲    
1990-04-15
瀏覽數 15,100+
十九年前的國是建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半年來,由於國際局勢的演變,引起國人對國事的關注,我們是一群在海外的中華民國國民,值茲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五次會議召開前夕,願借此表示我們對國是的意見,以供政府及代表諸先生參考。

一、我們對時局的看法

我們認為自由中國當前的危機,不在外患而在內憂。在短期內,中共並無力用武力來侵犯台灣,但是它會用它在國際舞台上驟得的地位,從兩方面來打擊我們。其一為在外交上、經濟上孤立我們,以削弱政府的實力;其二,有些海外知識分子,由於仰望兩個強大的中國,往往忽視人權法治對生活在其中的個人的重要。中共會利用此一心理,使他們因同情而為中共宣傳,進而影響國內民心士氣。

這些統戰手法,假若我們自身堅強,並不會產生作用。但現在人民心理方面,尚有潛在性的省籍隔閡,易為政治性煽動所乘。經濟成長方面,我們仰賴於國際交流者頗重,如何消此隱憂,我們認為關鍵是政府能否腳踏實地的建立在民眾基礎上。只有建立在民眾基礎上的政府,才能有所恃而無所懼。

二、我們的意見

要做到這點,我們認為政府必須實事求是,以大多數人的目標為目標,國策政制必須反應當前環境。毫無疑問,台灣與大陸的命運不可分離,但是目前我們最可盡力者在將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的模範省,自保自足,然後始可談反攻復國。

不幸,現在國策法統往往被引用成一套邏輯,阻塞新陳代謝的生機,成為內政改革的絆腳石,在理論上原是一個崇高理想的國家最高目標,在實際上成為矯飾的口號。為求與民更始,促進團結,我們建議大會明確表示在統一復國的大目標下,目前以建設並保衛台澎地區為第一優先,凡與此目的妨礙之法令規章、機構組織,皆宜或暫停實施,或修改而去之。

有了這樣的大前提,政府體制、民意代表等問題即不存在。處於當前局勢,我們擁護一個堅強有力的領導中心,但在國家安全的範圍內,人民的意願必須尊重,鑒於此我們認為:

(一)民意代表顧名思義應代表民意,在此原則下我們贊同全面改選。

(二)人權法治與輿論之真確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礎,是反共最大的動力,在不挑撥省籍歧視與不鼓吹顛覆政府此二原則下應享有充分之保障。

(三)司法獨立應迅速建立,以保護人民在法律範圍內無疑懼的自由,政治不得干預司法。

(四)經濟繁榮成果的分配,我們希望能更進一步的全民分享,健全現有工會(包括漁會、農會)成為真正為勞工所有、為勞工謀利的組織。

(五)對外交涉和海外宣傳必須維持民族的自尊。先要自己站得直,以修明的內政為外交的基礎,對一個海外的中國國民而言,國家民族的情感遠強過空言的宣傳。

三、我們的期望

以上是我們的意見,或將損害既得利益階層中一部分人的權益。但今日的危機是全民族全國家全政府的危機,時機迫切,一縱即逝,戴高樂以光明心地行霹靂手段,出處進退分明,再造法國共和,迄今生民頌之。

我們期望政府在採納各方意見,容納各方人才後,在短期內,提出確切的國策政綱,以政績昭示於民。在台澎金馬自由地區,舉行一次公民信任投票,則內可以取信於民,表示真正改革之決心,外則於民主國家間之國際地位自然提高,中共之統戰顛覆政府分子之讕言皆無所施其技。吾人於此,寄厚望焉。

沈君山許倬雲六十年十一月三十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