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黨內有派,不足為慮-訪林洋港院長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0-04-15
瀏覽數 12,850+
黨內有派,不足為慮-訪林洋港院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對於國民黨近來內部意見不同的情形,有學者建議國民黨應該分派,擁護共同的黨綱,但也容納不同的看法,才能使國民黨更健康茁壯,你對這種說法有何看法?

答:首先我要說明:如果一個政黨內部意見不同,是正常的現象,也是一種好的現象。因為這種現象所顯現的正面意義,是這個黨充滿了蓬勃的朝氣和時代的活力。在形式上,它表示這個黨具有現代民主政黨的特質;在實質上,它表示這個黨具有推動革新的潛力。

我們常說:政黨,是一群政治理想相同的人,為實現共同理想而成立的一種政治組合。更重要的是每一個黨員必須具有實現這種共同理想的意志。就中國國民黨而言,主義是黨員共同的理想,黨綱是黨在特定時空條件下具體的政治主張。

主義是不變的,黨綱是可以變的,而黨綱變動的根據是什麼?簡單地說:就是時空條件的客觀變化與黨員主觀意見的凝聚。這種黨員主觀意見的凝聚,以前稱之為「黨員意見反映」,現在大家叫「黨內民主」,其實就是集中黨員意志的一種方式,可以說是政黨政治的基礎。

政黨政治與議會政治本來是分不開的,西方人視議壇為政黨的戰場,「黨內民主」不啻模擬戰場,也可以說是通過黨員的民意假投票,從黨員的不同意見中,尋求民意之所在,變民意為黨意,即所謂一國的「總意」(general will)。然後可以集中黨員的意志,在議壇上無往而不利。黨的共同理想賴以實現,黨的存在價值也在於此。

黨內民主值得重視

所以黨的內部意見不同,不但是一種正常的現象,而且也是我們黨的幹部應有的一個基本共識。就是要集中黨員的意志,必須尊重、鼓勵、包容黨員不同的意見。不要因為聽到黨員不同的意見,就認為「時代變了」,想盡辦法謀求堵塞或壓制。其實這是不必要的。

「黨內民主」是一種自然的潮流,它本身就具有一種積極的意義。縱然在黨內或有分派的情形,只要是在擁護共同黨綱的前提下,表現不同的意見,我個人認為並不足為慮。不過,我必須要強調:「黨內民主」之所以值得重視,乃在其「內部的自由性」,在對外關係上如果仍然侈言「意見自由」,即與政黨政治的始意不合,政黨即無健康茁壯可言。中國國民黨如此,其他政黨也不例外。

問:從陽明山國民黨臨全會、總統選舉、中正紀念堂學生靜坐,到國是會議即將舉行,一般認為我們的民主才露曙光,你認為民主的真義是什麼?我們的民主還面臨那些挑戰?

答:世界民主國家,對於國家政務的運作,都是依據民意所制定的國家基本大法--憲法,在憲政軌道上依法行政。中國國民黨這次由臨全會推舉總統候選人,可以說是民主國家政黨政治的常規,至於國民大會選舉總統,則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政運作,已充分表現出我們實行民主憲政的決心和成果。

法治的民主

中正紀念堂學生靜坐,是同學們關心國事和積極地參與國事的活動,這類活動,過去也有過,並非始於今日。至於國是會議,是政府廣徵民意的一種方式,這次即將舉行的國是會議,由總統召集,表示政府慎重其事的態度。如果從這兩件事上認為我們的民主「才露曙光」,這種說法似乎並不正確。

談到「民主的真義」,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從事政治活動的人,遇有爭議性問題,不妨反覆辯難,但大家都應有寬容忍讓的氣度,尤須養成「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政治家風範。

其次更重要的是民主須以法治為基礎。過去四十餘年,政府著重經濟建設,台灣經濟成長,在國際上雖享有「經濟奇蹟」的讚譽,但也帶來了社會上許多脫序的不良後果。因此,今後我們在推行民主憲政的同時,務必厲行法治,政府對法治建設,要作大力的投入,唯有法治的民主,民主才能生根。以我們中國人的智慧,必也能夠創造政治的奇蹟,不僅保障人民的權利與自由,亦可獲致社會的祥和,增進國家的安全。如果我們只顧追求民主,忽視法治的建設,那根本就談不上國家整體建設,更不足以應付未來安定政局的挑戰。

問:對於近日國人所關心的國是會議,在內容和功能上,身為五院院長之一,你的看法和期望是什麼?

答:中華民國建國以來,基於三民主義的理想,一貫為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共和國,矢志努力奮鬥。這次國是會議的召開,依我個人的看法,參加會議的人員,應在李總統於國民大會閉幕典禮中所提示的「我們的國體不容變更,我們的國土不容分裂,我們統一中國的目標,尤不容動搖」的基本理念上,以超然的態度,本「國家第一;人民至上」的原則(也就是對本身權益作最大節制),提出具體可行的主張。政府亦當以至公至正的胸襟,開明開放的心懷,誠意察納。

國是會議眾所注目的問題,不外是:國會改造、憲政體制、兩岸關係、統一方針……等,來日當由籌備會議來提出。除了這些問題以外,最重要的可能是會議的定性問題。換言之,就是會議的性質和決議如何執行的問題。我希望這個問題能夠得到妥適的解決,使會議的決定,都能夠迅付實施,那就再好也沒有了!

回歸憲法

就司法部門而言,因為司法工作的特性,我雖身為院長,並不能表示什麼特別的意見,我對國是會議的看法和期望,也和一般國人一樣,希望它迅速地發揮功能,為國家開拓光明的遠景。

問:你對目前部分民眾要求修憲、修改臨時條款的看法如何?如何才能解開這一連串憲政危機的大結?

答:目前社會上有一股強烈的呼聲,希望修憲或修改臨時條款。我想這是政府遷台四十餘年來,逐步推行民主憲政,人民為求進一步參與民主政治的運作,因而要求政府提供更堅實的憲政基礎的結果。基本上是國人積極參與國事、關心國事的可喜現象。

近來常被討論的所謂「憲政危機」,最嚴重的當然是國民大會、立法院、監察院結構不合理的問題,此外還有總統是否直接民選、內閣制或總統制、地方自治法制化、兩岸法律關係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有的是憲法本身的問題,依學者的看法,這類問題因為臨時條款的規定而更形複雜,因此主張廢止臨時條款或者修改臨時條款,刪除這一類規定,「回歸憲法」,使問題單純化。

我也認為,關於這類問題,目前所能做的也只有「回歸憲法」,使問題單純化而已;至於想「回歸理想」,重新塑造一副憲政體制,可能牽動太多,而相對地顯得暫時沒有實現的可能。

只修不適用條文

另外有些問題,並不是憲法本身的問題,而是因為國土長期分裂以及台灣地區的特殊情況所發生的,關於這類問題,原非制憲時所能設想到的,因此「回歸憲法」反而行不通,所以必須修憲。

修憲的方式,可以直接修改憲法本文,也可以修改那一類因時、因地制宜的憲法,集中規定於憲法的附款之中,在國家統一前,憲法有關條文與附款不符部分,暫停適用;國家統一後,附款立即失效。兩種方式,除了統一政策上的象徵意義有所不同外,只是修憲技術上的選擇而已。

重要的是,這種情形的修憲:應該只修憲法中因國家分裂而無法適用的條文,至於不受國家分裂與否影響的部分,則不必修訂。如果漫無限制的人人高談心目中的理想國,恐怕有負廣大民眾在進步中儘速求得安定的期盼。

此外,無論修改臨時條款也好,修改憲法或增訂憲法附款也好,在憲法和臨時條款沒有修改以前,總要依據憲法和法律的程序,也就是透過國民大會來處理。至於如何在現行法制中尋找有效的作法,使國民大會能夠充分代表民意、完全依照選民的意願修憲,甚至使修憲案中包含國民大會在國家統一前的定位,學者專家提出的建議已經不少。我想我們只要在其中找出最適切的方案就可以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