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贏了新聞,輸了社會?

文 / 符芝瑛    
1990-03-15
瀏覽數 11,500+
贏了新聞,輸了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年前,當戒嚴與黨禁相繼宣布解除,輿論界及學術界緊接著又為解除報禁大聲疾呼。大眾傳播教育協會理事長王洪鈞卻在遠見雜誌(七十六年元月號)上未雨綢繆地指出,報禁一旦開放,新聞媒體在激烈競爭下,必趨向聳動作風;甚至濫用新聞自由,做不實報導及攻訐。

轉眼間,報禁開放屆滿兩年,觀察新聞媒體的表現,愈來愈多人發覺,王洪鈞的預言已一一實現了。

亂槍打鳥

這兩年來,媒體捕風捉影、筆槍紙彈亂射的情況屢見不鮮。

七十八年二月,林賢順駕機飛往大陸,由於動機成謎,各媒體玩起一場押寶遊戲,某家晚報影射有一位連隊長介入其家庭糾紛,導致夫妻感情不合。事後雖然證明這位連隊長是清白的,但他憤怒地說:「我的一生已被新聞界毀掉了。」

同年六月榮星案爆發,正當案情進行到高潮,某報又言之鑿鑿地發表調查局第二波約談議員的名單,台北市議會內一時喊冤、抗議聲不斷。後來調查局極力否認此事,但被捲入的議員認為已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害。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0 / 04 月號

第04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