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動脈〉1318公里京滬高鐵

高鐵串起南北經濟帶
文 / 邱莉燕    
2012-04-11
瀏覽數 8,150+
新動脈〉1318公里京滬高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1年6月30日下午,空中鳥瞰宛如一隻巨蟹的北京南站,顯得格外熱鬧。隨著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一聲:「京滬高鐵開通!」3點整一到,頭型酷似火箭、寫著「和諧號」的CRH380新一代高速列車,便風馳電掣,載著溫家寶和16節車廂的乘客,展開「陸上飛行」。

這輛從北京南站駛往上海虹橋站的G1車次首發之旅,標誌著世界最長、投資最大的高鐵——京滬高鐵,正式開始運營。

千里京滬半日還,總長1318公里的京滬高鐵,使環渤海和長三角兩個大陸最重要的經濟圈,從此結成「一日生活圈」。

就在通車前三天,大陸國務院新聞處邀請國際媒體提前體驗京滬高鐵,幾乎全世界派駐北京的記者都出席了,《遠見》亦獲邀參加。300多位中外記者爭先恐後上車,也讓京滬高鐵變成舉世矚目的一項建設。隔天便是共產黨90周年黨慶,京滬高鐵通車被譽為慶祝該黨生日快樂的一份大禮。

只是沒想到,號稱「全世界最安全」的京滬高鐵,自去年7月10日至14日的5天內就發生了5次故障,原因包括供電線路遭受雷擊、供電設備故障、電線接觸不良等。

不過儘管在搖搖擺擺中通車,京滬高鐵卻仍是廣受歡迎。首發車在網路上賣的票,15分鐘便告售罄,當天上座率達98%,可說是座無虛席。

朝發上海灘,晚品全聚德

而根據大陸國家鐵道部的統計,京滬高鐵開通兩週後,即使出現故障,平均上座率還是高達106%。

京滬高鐵帶來的改變,最明顯的是生活半徑的擴大。坐在舒適寬敞的車廂中,瞄一眼顯示速度的跑馬燈,時速從298公里升到303公里,半天之內,眼前的景象一路從南方稻田的青綠,換成北方麥田的黃澄澄。

京滬高鐵縱貫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轄市,途經河北、山東、安徽、江蘇4省,其間還分布著濟南和南京2個省會城市,以及13個地級城市,其中有11個人口超過百萬。

派駐於山東省德州市的台灣籍幹部詹馥旗,便很能體會高鐵的好處,因為德州正是這條「大陸新幹線」中的一站。

身為台灣自行車大廠、美利達的內銷總部副總經理,詹馥旗表示,往後出差在600公里的範圍內,他優先考慮搭高鐵,因為比飛機更方便。 之前搭飛機到南京,詹馥旗得先花1個半小時開車到濟南,加上候機,總得提早3小時出門。

「現在只要提早30分鐘即可,」美利達的德州廠距離德州高鐵站僅12公里,開車10分鐘就到。 由於美利達在全大陸各省省會共有16家分公司,詹馥旗出差早是家常便飯,如今有了京滬高鐵,往返北京、天津、上海、南京,節省相當多時間,經銷商要來德州也很方便。「時間就是金錢,速度贏得機會,」詹馥旗篤定地說。

生活半徑大,行銷戰線拉長

對商務人士而言,生活半徑的擴大,意味著行銷戰線的拉長。設廠於安徽省蚌埠市的台商、賀特士國際總經理黃國欽,促銷羽絨服等產品的做法便是跟著於京滬高鐵打通中國大陸市場的任督二脈。

「未來據點會沿著高鐵沿線城市開,」美國西雅圖大學MBA畢業的黃國欽,認為這樣成本最低,效益卻最高。

位於滕州的山東鑫發房地產開發總經理齊殿君,也同樣充滿信心地預言,高鐵的開通不僅為企業家帶來便利,也將為當地吸引北京、上海等地的高端人才,增加了一個很重的法碼。

這種種思惟,都與美國出版的《BusinessWeek》在今年2月的報導不謀而合:「高鐵網路的建成,大陸巿場和人力資源的聯繫將更緊密,並帶來新的機遇。」

高鐵代表著速度,也代表著開放和融合。「從高鐵可以看出大陸的企圖心是什麼,」世界第一大工業電腦大廠研華總經理何春盛說,大陸沿海發展已經飽和,通過高鐵,可把沿海的資源輸往西部。

隨著人流,帶來的是技術流和金流,也可以說,京滬高鐵載的不只是人,也載著促進經濟發展的資訊和資金。總投資額2209億人民幣的京滬高鐵,更帶動了特殊的「高鐵經濟」。

光是建設高鐵這件事,就已經為眾多企業帶來一筆高鐵財。京滬高速鐵路公司工程部主任魏強指出,鐵路涉及的產業很多,通信、自動化、機械、水泥、鋼材等,技術涉及10多個行業領域,所輻射的零組件供應商,將近有600家企業。

而京滬高鐵在2009~2010年的建設高峰期,雇用了14萬人之多,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

沿線24站,高鐵新城崛起 氣貫長虹的鋼鐵巨龍上,京滬高鐵像子彈飛一般地穿山越水,北上南下,拉近了長三角和環渤海的時空距離,也為沿線城市的發展,配備了新引擎。

京滬高鐵沿線共24個車站,其中很多是蓋到一半的「半成品」,乘客一邊搭車,候車大廳旁的商務大樓正在鷹架裡加緊趕工。儘管如此,一走出高鐵車站,往往都能見到沿路的廣告立牌寫著:「跨入高鐵時代,建設高鐵新城」。

「幾乎每個城市都圍繞著高鐵車站,如火如荼蓋起高鐵新區,」京滬高速施工期間、跑遍沿線大小城市的魏強說,這是高鐵為大陸帶來的改變之一。

這些「高鐵新城」,從交通的末稍變身成為中樞,緊緊抓住機會。像濟南、蚌埠和德州一樣將有兩條高鐵交會的樞紐城市,正積極打造高鐵新區做為副都心。大學城科技園、高級住宅區、湖濱公園和商務辦公大樓,圍繞著高鐵車站而建,這些高鐵新區在規劃上有著驚人的相似點,「京滬高鐵一通,這條線旁邊的城市都會跟著價值增加一倍,」世界第一大太陽能熱水器廠、皇明太陽能董事長黃鳴如此判斷說。而黃鳴自己的企業便將這套觀察付諸實現。

皇明太陽能的企業總部便位於德州,這家主力生產太陽能熱水器的企業,在2010年跨足房地產,在德州興建節能環保建築「蔚來城」,位置正坐落於德州高鐵站所在的經濟開發區。

蔚來城一期的房價是一平方公尺6500人民幣,在京滬高鐵開通前便全部銷售完畢,買主大多來自北京和上海。興建中的二期房價,已經漲到1萬2000元,漲幅恰巧是一期的一倍。

時常搭乘大陸各地區高鐵的何春盛,也有「高鐵新城倍增論」的看法。

產業轉移、發展旅遊是特色 「大陸會成為全世界高鐵營運路線最長的國家,四縱四橫高鐵,總共1.3萬公里,」何春盛指出,大陸西部的城市,譬如西安、成都、貴陽、重慶、昆明,都有很多高鐵經過。

「10年之後,再看這些西部城市不得了,它們就是10年之後的上海和北京,」何春盛說。 另一類則是有著集中優勢產業或者特色產品的城市。例如河北滄州,是中國的「金絲小棗之鄉」,也是武術聖地,高鐵開通將會進一步放大滄州的產業價值。

產業轉移,是京滬高鐵帶來的另一個經濟效應。大本營原在東莞的台商、鳳凰濾清器,所生產的放電加工機過濾器及汽車用過濾器等,業績年年成長。但由於當地政府無法再提供土地,廠房擴充受到限制,從2006年開始在大陸各地尋覓適合蓋新廠的地方。

「有了高鐵,蚌埠是很好的發展基地,」鳳凰濾清器第二代巫玟翰說,最後選中蚌埠整廠遷移,主因是高鐵把蚌埠的價值彰顯出來。 土地夠,不限電,勞動力豐富,還有工業基礎雄厚,上下游產業鏈完整,又隨著高鐵成為交通樞紐,「蚌埠肯定是未來之星,」巫玟翰說。看好蚌埠潛力,鳳凰濾清器並將加碼7000萬人民幣,再蓋一座奈米新材料廠。隨著產業轉移浪潮的湧來和沿線城市建設高鐵新城熱情的高漲,「中國新幹線」鐵軌兩旁正在悄然變化。

坐在車廂內看向窗外,風景是大山大水,但在幾年以後,窗外的景象有可能變成高樓四起,變化之大,或許將會讓人大吃一驚。

京滬高鐵通車後的安全問題浮上檯面

京滬高鐵風光通車,但在掌聲和鮮花背後,也有噓聲和雞蛋。

從去年2月起,京滬高鐵便風波不斷。

首先是前大陸鐵道部長劉志軍涉嫌嚴重違紀被免職,消息指出,劉志軍涉嫌受賄數10億人民幣,並涉及招標及港滬多家上市公司弊案。

隨著這位前「鐵道部一哥」下台,檢討高鐵的聲浪也跟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界的質疑,主要集中在投資規模過大、票價太高、建設速度太快容易導致安全問題等等。

後來,鐵道部「聽從民意」,將最高時速可達486.1公里的京滬高鐵,於實際運行時調整為300公里和250公里,票價也調整到二等座555元、一等座935元、商務座1750元人民幣,跟飛機票價差不多。 然而,通車之後故障事件頻發,卻再度為這條「世界最長的高鐵」蒙上陰影。

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去年7月10日,G151次列車在滕州停車斷電;7月12日再度因斷電,於宿州路段分別導致兩輛列車大規模晚點。7月14日又發兩起故障。一是G105次晚點40分鐘,二是G201次列車原車故障,全體乘客被迫下車換乘另一輛。 大陸新華網新華社評論指出,京滬高鐵在三天之內,兩次發生接觸網故障所引發的事故,雖然沒有造成乘客的生命財產損失,但總不免讓人擔心。

大陸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隨即於7月14日在人民網公開致歉,表示將開展安全大檢查。他指出,京滬高鐵剛剛開通運營不久,各種設備、人員等還處於磨合階段。

其實,如果查詢世界高鐵史,很多都出過狀況。 日本新幹線在全線開通的第一天,就停車一個小時,導致沿線大規模晚點;就在近兩年,新幹線也經常出現故障,導致停駛。

1998年德國高鐵事故至今仍觸目驚心,410公尺長的列車以200公里時速衝出軌道,101人喪生,105人重傷。 關於高鐵,顯然大陸要補的課還很多。(邱莉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