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第二個「5億消費人口」來臨

服務,啓動新中國
文 / 邱莉燕    
2012-04-11
瀏覽數 8,250+
第二個「5億消費人口」來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經濟告別高成長奇蹟

「經濟寒冬來了,準備過冬!」關於中國經濟的未來,早在2011年底兩場大陸財經界最具權威性的年度盛會,悲觀氣氛已經瀰漫。

第一場是《中國企業家》雜誌所舉辦的第十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兩天18場論壇,近150位重量級大陸企業家及官員上台演講。 當時擔任中國最大的食品公司、中糧集團董事長寧高寧,一開場就說:「全球經濟變冷,北京也剛剛開始寒冷了起來。」

三天之後,在另一場深具前瞻性的第九屆《財經》年會,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安德魯.麥可.斯賓塞(Andrew Michael Spence)也對現場企業家提出警告:「經濟成長速度的放緩,將是一個風險,中國正面臨這個風險。」

與會的今典集團董事長張寶全甚至說,2012年的春天,如果哪裡再出現什麼危機,大陸房地產有可能雪上加霜,甚至再下點冰雹,景氣有可能比2011年的冬天還冷。

令人詫異的是,除了前景黯淡,這兩場重量級的思想盛宴,不約而同都提到:「中國經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高成長了。」

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說得最直接。這位被譽為「中國最創新的銀行家」指出,中國經歷了30多年高速增長,GDP年均增長將近10%,為世界創造了一個奇蹟。「但是,我們現在已經走到了歷史的一個關口,以後的增長還能不能延續30年的高速增長,」馬蔚華以相當肯定的語氣說:「我認為是不可能了。」

出口衰退、沒訂單,製造業面臨九大難題

中國經濟從2011年下半年,就展現了失靈的端倪。關於2012年的困境,有些描述也開始清晰。(表1)

第一個指標,是出口衰退。根據中國海關統計,2011年中國出口增長20.3%,達到1兆8986億美元,儘管看在別的國家眼裡仍是不錯的成長,但與2010年相比,增速已下降了近12.8%。

出口需求不振,影響最大的是沿海地區,台商就受創嚴重。長期擔任「台商張老師」的華信統領企管總經理袁明仁透露,他目前在珠三角地區共輔導40多家台商,加起來總訂單已少了四成。「大陸是不是也能來放個無薪假?」很多台商這樣問他。

過去人潮洶湧的廣交會,在2011年秋季展顯現難得的冷清。歐美客戶銳減,中小企業訂單大幅縮水。廣交會一直是大陸進出口的重要指標,似乎已經預告未來的外貿形勢將十分辛苦。

大陸經濟學家憂心忡忡表示,若歐美債務危機持續惡化,對中國的需求持續減緩,這還可能只是新一輪出口大幅下滑的初始。

然而,「中國製造」目前面臨的考驗,遠比「沒有訂單」更為嚴峻。 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辜勝阻,最近曾針對300多家企業進行調查,結果發現,大陸製造業正面臨「三荒、兩高、九把刀」的情勢。

三荒,指的是缺工荒、錢荒和電荒;兩高,指的是稅費高、成本高;九把刀,則是前面的五大難題,再加上水荒、訂單荒、通路荒與信心荒。

長年研究民營經濟的辜勝阻發現,大陸製造業在2011年的人力成本至少漲了20%,有的甚至達50%。

撇開人民幣匯率升值、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因素,大陸工人薪資大幅調漲,更壓得許多中小企業老闆喘不過氣來。

過去一年來,大陸有21個地區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漲幅超過20%,農民工平均工資,到2011年第三季末時,達到1991元人民幣。上海地區每月平均,在2010年底就已經接近4000元人民幣,超過了台灣的最低薪資。(頁32表2)

「這還不是最糟的,」大陸工資專家、遠通國際經營顧問總經理蕭新永說,因為往後大陸每年都要調薪13%,到2020年,成長幅度將是100%。 製造業處境之窘迫,也難怪中國地板董事長兼總裁佘學彬會發出不平之鳴:「中國這麼多錢去買歐美的外債,不如借給企業去發展。」

製造業空心化、房地產泡沫,將引發社會暴動

製造業「空心化」的現象,則是更大的危機。自從2003年房地產被大陸國務院文件正式定位為「支柱產業」起,沒人想得到,中國製造業因此出現亂象。從資訊業的聯想,到家電業的海爾、海信、蘇寧、美的,再到鞋業的七匹狼、釀酒的五糧液,甚至是做電子商務的阿里巴巴,幾乎每一個行業都能找出做房地產的企業。這個情況,和瑞信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所說的「投資去實業化」,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夜之間,很多民營企業家都不投資,全去玩VC、PE(股權投資基金)了,」陶冬說,近年來不僅是民營企業不投資,甚至國有企業也不投資了。「全去放高利貸了,一個個都是從銀行拆了一些錢,再借到別的地方去,沒有人願意做實業了,」這是一個沒那麼明顯、但很致命的產業失衡。

第二個前景堪憂的指標,是房地產。近一年來70個大中城市裡,房價下跌的有49個,並且呈現成交量及開發量的「雙萎縮」。房地產過去支撐大陸GDP的1∕4,這無疑是一大警訊。

調整GDP增長模式的時候到了

第三個指標是GDP成長率的變化,更加牽動所有人的敏感神經。 大陸2011年第一季GDP成長率是9.7%,Q2降至9.3%,Q3繼續降到9.1%,第4季再降到8.9%,全年來到9.2%。(表3) 專家預估,2012年還將往下探行。

中國市場為何失靈?其中,做錯了什麼?「短中期原因,要從2008年開始說起,」台灣經濟研究院六所所長楊家彥說,中國的經濟成長趨緩,是金融海嘯時種下來的因。當時中國是全世界印最多鈔票的國家,「4兆經濟刺激方案」就是在撒錢,加上相當寬鬆的貨幣政策,硬是把經濟拉起來,所以中國成就了全世界最漂亮的「V型復甦」。

可是,很少人注意到,這些政策是有後遺症的。狂印鈔票,等於是用未來的資源解決眼前的難題。「所以通貨膨脹才會那麼嚴重,因為貨幣供給變兩倍,錢太氾濫,有些東西的物價甚至漲兩倍以上,」楊家彥表示。

為了壓抑通膨,中國在2011年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如此一來又造成連鎖反應,銀行收銀根,中小企業資金鏈跟著斷裂,房地產岌岌可危。 另一個難題是,當時異常巨量的熱錢湧入中國,使得人民幣升值的壓力持續不斷上升。然而中國一方面必須抑止人民幣狂漲,免得進一步惡化出口商的處境。

「但又不能不升,因為不升,通膨就會失控,吃掉內需成長的引擎,所以,只能忍痛緩升,」楊家彥深入分析。

消費太低,將侵蝕投資和出口的努力

如果,中國經濟在過去三年,製造了許多失衡。那麼,一個存在長達10年的長期癥結,方才真正終結了中國的高增長時代。

「中國的增長模式,過於倚重投資和出口,」中國財經專家、勤業眾信會計師杜啟堯說。杜啟堯拿出一張「中國GDP組成」的圖紙(頁34表4-1、表4-2),指著上面的數字說,從2001至2010年,投資比重逐年增加,消費比重卻逐年降低,出口淨值則是盛極而衰,顯示過於重視以投資帶動GDP。

而投資最主要用於製造業,製造業又高度倚賴外貿。「中國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注定是與高外貿依存度相伴隨的,」杜啟堯說。 面對中國在低端製造業的競爭力很可能迅速被侵蝕的情況下,一旦投資減少,再碰上全球不景氣、出口衰退,內需又沒辦法馬上補位,「中國的成長率一定會愈來愈少,」杜啟堯分析。

不穩定因素一起發作,將癱瘓中國經濟

另一種有可能的情況是,在這一模式失靈前,地方政府債務、房地產業增速放緩以及脆弱的銀行體系,這幾個不穩定的因素混合在一起,就有可能導致經濟出現嚴重的混亂。

馬蔚華從另一個角度指出,中國經濟逆轉向下,「是因為過去支撐中國高速成長的勞動力、能源、土地、環境,都已經不堪重負。」 中國商務部研究院外資部主任馬宇,在〈中國經濟崩潰?!〉一文中,也嚴厲批評說:「檢視中國經濟的內部,無論是品質、結構、運行,還是制度、法律、政策;無論是投資、消費、出口,還是分配、保障、環境;無論是效率、公平,還是創新、廉政……,莫不問題叢生。」

種種問題,「就像惡性腫瘤遍布各個器官、各個環節,癌細胞全身擴散,病入膏肓,」馬宇指出。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曾經提過一組數據:當中國GDP成長保持在10%以上的時候,大部分企業的盈利情況會很好;當經濟增速保持在8%到9%時,大部分企業是可以盈利的。但是當經濟增速低於7%時,多數企業就是虧損的。

然而,在發達經濟體中,大部分企業即便是在3%以下的經濟增長率,仍然可以盈利。這就凸顯了中國高速經濟成長模式的瓶頸。

昔經濟高成長兩大因:入WTO、房產起飛 過去十年大陸經濟的高速成長,是二大超級因素在背後拉動。第一個超級因素是加入WTO,第二個是大力發展房地產。「但是,我看不到往後的一、二年,有什麼超級因素會出現?」陶冬預言,中國剛剛進入了一個新的、偏低增長的經濟周期。

出口拉動增長,以及信貸擴張催生的增長模式,已無以為繼。陶冬斷言,在中國找到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模式前,或是在第二個5億消費者的購買力,隨著城鎮化而冉冉升起之間,「中國都將是一個弱的增長中心,更是弱的信貸中心、弱的房地產中心、弱的出口中心、弱的中小企業中心。」

台灣要神經繃緊點,別受中國波及

綜合各項分析看來,中國未來的經濟成長率,就會比過去世人習慣的兩位數低一點,變成個位數。「應該不至於到5%,但有時會8%,有時會7%,即使是7%,也不要太緊張太意外,」楊家彥微笑說。

楊家彥提醒,中國在這樣的壓力下,台灣的皮要繃緊一點,不要讓中國的問題擴散到台灣。

「譬如說,通膨高漲的情況下,人們是會更勇敢消費抑或更保守?是否就會把非民生必需的休閒旅遊省下來了?如果這樣的話,台灣又怎能期待陸客自由行會多好?」楊家彥說道。

儘管超過半打的權威人士,認為中國的GDP成長一定會衰落,弔詭的是,其中有很多人認為,GDP成長率的下滑,未必是壞事。「如果要實現經濟轉軌,必須把經濟成長的速度適當地降下來,」馬蔚華舉了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大家開車走彎路的時候,一定要踩一下煞車,否則就要飛出去了。」

經濟中低增長的時代總會來到,反而可以趁機理順成長過快時帶來的問題。

增長速度放慢,是提升質量、平衡結構最佳時機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黃益平在〈告別中國奇蹟〉一文中寫道,因為GDP增長事關大批官員的升遷機會,導致地方長官像企業CEO一樣招商引資,發展經濟。 因此,地方政府直接控制了所有經濟資源,其中包括土地、國有企業、國有金融機構,以及貨幣和財政政策,結果就造成目前生產、投資和生態環境的扭曲。

黃益平指出,要改變政府過度追求經濟增長的做法,甩掉「GDP指揮棒」,中國經濟就可能進入全新的發展階段,也許增長速度會放慢一些,但質量會更高、結構會更平衡、成長才能持續。

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國,民間要求改革的呼聲已愈來愈強烈。《財經》雜誌總編輯王波明甚至在公開場合致詞說:「無市場,經濟不繁榮。不改革,中國無出路。」從現在起,中國必須告別高速的模式了。廣大的台商準備好因應策略了嗎?

檢視十二五規畫第一年成效

逃離實體經濟、節能減碳不足、結構調整慢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是大陸「十二五規畫」的起草人之一,密切關注施行的成效。在第九屆《財經》年會上,他分享了「十二五規畫」運轉一年來的情況。以下是演講精華: 十二五開局的第一年,值得重視的是出現了逃離實體經濟的苗頭。不少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都不太願意搞實體經濟,不太專注於主營業務,跑去炒房、炒地、炒礦、炒農產品。

會出現這種現象,我覺得是分配機制出現了問題。

中國金融企業的100元增加值當中,大概29%做為勞動者報酬給了勞動者,14%是做為稅收上繳了國家,剩下大概有57%左右,都是金融企業的盈利。

相較於非金融機構,100元增加值當中,36%給勞動者,23%是稅收,留給企業自己只有38%,大大低於金融部門。在這種分配機制下,只要金融控制稍微鬆一些,資本率本性就會使愈來愈多的資金進入非實體經濟。

第二個就是節能減排的形勢比較嚴峻。十二五要求未來五年累計能源消耗強度降低16%,化學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別減少8%,氨氮和氮氧化物減少10%。

從前三季度看,除了化學需氧量減排表現比較好,其他三方面都不是特別好。這給未來帶來很大的壓力,說明了大陸增長方式確實比較粗放。

第三,結構調整進展比較緩慢。受物價、收入、房地產和消費政策逐步退出的影響,零售總額扣除價格因素後,消費增長並不是很快。2011年雖然增長17%,但扣除價格因素,只有12%,說明消費拉動增長的動力還需要進一步推進。 另外,從產業結構來看,服務業的比重和服務業增長速度,還是低於工業,所以提高服務業比重的目標,2011年恐怕還是難完成。

再從城鄉結構來看,雖然2011年城鎮化比率會突破50%,但這只是一個統計意義上的城鎮化率,不是經濟和社會意義上的城鎮化比率。所以,推進城鎮化還有很多更深層次的問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