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脈社會

2012年4月號

把脈社會

是誰扼殺了孩子的創意?

文 / 洪 蘭        2012-03-28
是誰扼殺了孩子的創意?


黃春明最近在《聯合報》副刊上寫了一篇短文,很有意思,看完你就知道我們學生的創造力到哪裡去了。 小明問爺爺「貓頭鷹的另一半呢?」,爺爺:「什麼另一半?」,小明:「鷹頭貓啊」,爺爺:「哪有什麼鷹頭貓?不要胡思亂想」。

小明:「爸爸,有沒有鷹頭貓?」,爸爸:「哪有什麼鷹頭貓?」,小明:「那為什麼有貓頭鷹?」,爸爸:「去問你媽」。

小明:「媽媽,貓頭鷹是不是有貓的頭、老鷹的身體?」,媽媽:「對」,小明:「那麼剩下的老鷹的頭、貓的身體呢?」,媽媽:「誰知道,這又不考,管它這麼多,趕快去做功課」。

小明:「有一天貓頭鷹碰到鷹頭貓……」,老師:「哪有鷹頭貓,你腦子裡淨是這些有的沒的,當老師的最怕你這種學生。唐詩背好了沒?等一下你先背。 」

好學生的創意未萌芽就被扼殺了

一個孩子的好奇心就這樣被扼殺了。想想,這是個多麼有創意的孩子:貓的頭、鷹的身體組合成了「貓頭鷹」,那麼剩下的鷹的頭、貓的身體呢?如果他是工廠經理,這工廠一定不會有任何浪費,原料買來用一半,另外一半到哪裡去了?馬上追究。阿基師就懂得問:你的主菜是魚片,那魚頭、魚骨頭到哪裡去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專欄介紹
洪蘭
洪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專欄介紹
洪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