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生技業正起飛,需求更多人才和資金

生命科學學群
文 / 柯曉翔    
2012-02-22
瀏覽數 16,250+
台灣生技業正起飛,需求更多人才和資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中生對於生物學比較熟悉,對於生物科技可能有點陌生。發揮一下想像力,電影《X戰警》裡基因變異的超能力變種人、《惡靈古堡》裡的複製人全面進攻,這些關於基因改造與複製人的議題,都是生物科技的奧祕。

現實世界已經出現的生技產業,包括醫療保健的藥物應用、農業科技產品,以及生物科技於能源與環保的應用,充滿可能性。「台灣生技業正在起跑階段,需要更多人才和資金的投注,」清大生科院學士班主任林立元說。

生技產業源自於生命科學。簡單來說,生命科學是試圖解釋生命科學現象的學科。雖在同一學群,但各校發展出不同特色。舉例來說,電機通信是交通大學的強項,主打生物機電,強調生物和電資的結合;中興大學農業學院龐大,包括11個學系、2個研究所,生物和環境、農業的連結最為擅長;而清大則在生物資訊、生物物理、結構生物學領先。

需要的特質與未來出路

無論選讀哪一個科系,適合就讀生命科學學群的學生必須對生命現象充滿好奇心和想像力,也喜歡動手做實驗。許多相關科系加權英文、化學、生物等指考科目,這三科的表現需具備相當水準,進入大學也絕對無法脫離。

「生物科技進步速度快,無法靠一個技術過一個輩子,」孟孟孝直言,擁有創新能力,才能在瞬息萬變的就業市場站穩腳步。

師長解惑

語言能力、邏輯思考能力 是基本要求

◎林立元 清大生命科學院學士班主任 ◎孟孟孝 中興大學生物科技學士學位學程主任

Q1:生命科學系的前身是動物系、植物系嗎?

A1:許多學校的生命科學系前身的確是動物、植物系,例如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就是整合兩者而成,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也是合併原隸屬於理學院的動物學系、植物學系與漁業科學研究所成一系,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更換了三種名稱,從博物系、生物學系,再更名為現在的生命科學系。

生命科學本來就包括動物、植物、微生物等相關領域,雖然不同科系著重不同面向,但基本上都是探究生命現象。

如果看DNA、蛋白質這些分子的作用情況,無論動物、植物或微生物,基本的運作機制是一致的。我們說「基因密碼」,這是基底,所有的生命現象都是從這裡開展。

Q2:生命科學系和生化科技系有什麼差別?

A2:傳統上,生命科學系以「生物學」為核心,研究生命現象怎麼發生?某植物為什麼夏天開花?某植物為什麼冬天開花?

生命科學系也研究生態和演化的課題,舉例來說,高中生熟悉的生物分類法,早期依賴動物型態、構造、生理、遺傳等特徵分門別類,但現在誕生新的基因技術,可從基因層次,探究某種生物和另一種生物在演化的血緣關係。

生化科技學系則以「生物為目標,化學為工具」,從基礎生命科學到應用科技。生化科技強調以生物化學的角度,探討生物機制。但一般人有種迷思,認為生命科學偏知識性,生化科技偏技術層面,其實不是這個樣子,生命科學系同樣有技術操作,生化科技系也要探究知識原理。

生命科學系、生化科技系也好,基本學科並沒有什麼差別,一年級都要學物理、化學、微積分、生物學,往上要修習細胞生物、生物資訊等課程,專精的科目才會有差別。

高中生不知要選擇哪個科系,最好在填志願前瀏覽該系網站,看它提供什麼課程,有些科系著重生化科技應用,有些科系因為老師多植物專長背景,研究偏重植物……,了解該系課程與教師專長,比著重於系名,更為重要。

Q3:在生命科學學群中,有些學校單獨成系,有些以生命科學院為單位招收學士班,有些則成立學士學位學程,有何差別?

A3:後兩者強調跨領域的學習,因為生命科學和醫藥、農業、工程等領域都有連結,但生命科學和其他科學的語言不同,要創造跨領域的新知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需要培養跨領域的能力,遇到問題,才能快速連結。

以清大生命科學院學士班為例,生命科學是第一專長,學生必須選擇電機、化工、資工、材料,甚至人文、經濟等第二專長。

而中興大學生物科技學士學位學程則結合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及其他學院師資,提供植物生物科技學、動物生物科技學、發酵與微生物生物科技學、生物資訊暨生物科技經營管理學等課程。

單一科系系上專業必修學分會比較多,院學士班和學程較多選修其他領域的課程安排。

當然,並不是單獨成系就不注重跨領域學習,生命科學同樣和許多學科聯結,讓人類的生活更便利,更具備多樣性。

Q4:所謂的「基因改造」,和生命科學有關嗎?

A4:當然有關。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可以把人的特定基因放到牛身上,讓牠分泌含有人類所需蛋白質或是因子的牛奶;或透過基因改造,增加作物產量,或對某些細菌與病毒產生抗性,這些都是不同的控制與應用。

生命科學有農學、醫學的延伸性,學生可以往特定的方向鑽研,基本上,基因的操弄和作用是共通的。

學長姐領路

進實驗室會改變一個人, 要懂得規劃時間,面對失敗

◎帶路學姊∕陳盈蓁(輔仁大學生命科學系四年級)

去年底,網路上流行「大學科系賓果」。學生在25個格子裡,寫下該系學生25種生活面向,有些是外界對於該系的迷思,有些則是修課的辛酸血淚,頗得大學生共鳴。

在「生命科學系賓果」裡,格子裡寫著:「實驗永遠都會失敗,成功一直都是意外,擁有一雙被祝福過的神手,比什麼都來得重要。」雖然是半開玩笑,卻一語道盡了生命科學系學生做實驗的甘苦。

輔仁大學生命科學系四年級學生陳盈蓁很了解這句話的真意。「進實驗室會改變人,懂得如何規劃時間,面對失敗,」她說。

曾經,她在同一個實驗裡受困半年,因為實驗數據再現性很低,卻找不到問題出在哪裡。後來老師指出是機器的問題,請廠商校正。這件事情對她影響很深,她學會要思考,要有扎實的基礎學科知識,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

「念生命科學系最痛苦和最有趣的地方都是做實驗,」陳盈蓁說。咀嚼失敗,享受解決問題的成就感,再回頭看過去的自己,發現自己不僅成長了,也更具有韌性。

陳盈蓁生命科學之路的起點,源於高中時。

當時她開始思考大學志願,對於藥物開發產生濃厚興趣。雖然最後沒有如願進入藥學系,但生命科學系的跨領域,讓她看到更豐富的可能性,也進一步確認自己的興趣。

她加入輔大醫學系副教授李憶菁的實驗室,進行腫瘤相關研究。為什麼世界上這麼多人死於癌症?癌細胞如此頑強?這些問號,引發她的好奇。現在她的專題研究藥物誘導腫瘤的凋亡,並探討凋亡機制。她的兩個最愛──藥學和生命科學,就這樣串連起來。

陳盈蓁即將要去陽明大學生物藥學研究所當碩一新生,未來,她希望進藥廠當研發人員。這個帶著粗框眼鏡、留著短髮的女生,經過輔大生命科學系四年的洗禮,正朝夢想繼續邁進。

注重實驗課程的訓練

生命科學系注重實驗課程的訓練,幾乎每一門正規課程,都附加實驗課。一年級有門「普通生物學實驗」,上學期為基礎操作課程,例如操作顯微鏡,觀察動植物;下學期開始學解剖,曾經解剖蟑螂,也分離蚯蚓的神經。

陳盈蓁說,雖然一開始覺得殘忍,但這是必經過程,因為做研究最終還是要走到動物實驗,最重要的是,在實驗過程應降低動物的痛苦,不要抱持玩樂、應付的態度。

二、三年級的實驗更為專業,要學會培養細胞、細胞螢光染色,以及蛋白質的分離和純化等。每門實驗課之前,都要撰寫預報,課後要整理結報,前者包括實驗目的與步驟,後者包括討論、結果、出處與補充資料。預報和結報的用意在於,實驗課不是只按程序操作,也必須結合理論,注重思考。

專題討論占很重的份量

大三時,專題討論課占生命科學系學生很重的份量。專題課一般為小班制,約15位學生。每位學生要閱讀英文論文,追蹤參考文獻,整合成口頭報告。

專題討論課訓練表達和思考能力,老師和同學都會提出問題,也訓練臨場反應。也因為如此,被列為生命科學系學生壓力最大的課程之一。

進實驗室必須自己探索

許多生命科學系學生在三、四年級開始積極尋找指導老師,進入老師的實驗室,協助老師研究,也撰寫自己的小論文。雖然非硬性規定,但進實驗室可以幫助學生用不同角度思考問題,也有更現實的考量──對推甄研究所非常有幫助。

進實驗室和實驗課的差別在哪?陳盈蓁說,實驗課裡,學生比較容易產生依賴感,因為有助教指導;但實驗室裡進行的實驗,必須自己探索。

2012年02月

找到你的優質大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