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開發新能源費力 「節能」卻潛力無窮

專題論壇9 〉綠色科技‧能源‧環境
文 / 柯曉翔    
2011-12-15
瀏覽數 10,350+
開發新能源費力 「節能」卻潛力無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人

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 梁啟源

與談人

中國國際能源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 吳國迪

環保署署長 沈世宏

台北市市長 郝龍斌

維吉尼亞理工大學講座教授 李澤元

台北市市長郝龍斌現場分享台北市的成功經驗,垃圾隨袋徵收和資源回收,成功達到垃圾零掩埋,減量65%,去年不僅拿下《經濟學人》評選綠色城市第二名,也在上海世博城市最佳實踐區展現環保成果。

另一位與談貴賓環保署長沈世宏,正是台北市綠能環保的推手之一。當時任職台北市環保局局長,在垃圾隨袋徵收一役成名。沈世宏在論壇上以政策角度指出,綠能科技漸臻成熟,但需要政府建立誘因制度和價格,才能導入資金,擴大市場。

開發再生能源 不如先節能

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講座教授李澤元,致力於創新高效率節能電能轉換與系統集成,精通電力電子技術。他指出與其開發再生能源,需要相當多的時間與投資,不如轉向節能,不僅有效使用能源,也具有市場潛力。

市場的重要性,中國國際能源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吳國迪最明瞭。中國國際能源控股集團是大陸特大型產業投資公司,擁有強大股東背景和資金實力,產業跨及石油、天然氣、礦產與水資源開發等領域。成立僅五年,2010年稅前淨利達130億人民幣,成績驚人。

吳國迪帶來業界與對岸的觀點,他認為從事能源產業要「圍著市場轉」,切合市場需要。

擔任本場論壇主持人的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是擁有豐富政界經驗的能源經濟專家。他總結,節能可望帶動產業和就業,有助於經濟發展。

全球暖化與能源匱乏的危機來臨,政界、業界、學界觀點激盪,提出解決方法,希望落實對綠色生活的想像。以下為論壇精采內容摘要:

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今天我們要談的是「綠色科技、能源與環境」,有四位非常傑出的與談人,先請四位針對主題提出看法,再開放貴賓提問,互相討論,最後總結。

必須以市場需求為依歸

〈與談人一〉吳國迪:綠色能源、科技都很重要,但是資源及能源,比科技更重要。我們每天圍著市場轉,市場需要什麼,我們就生產什麼。從事能源產業要有遠見,因為許多新技術是有階段性的。

例如太陽能,有一些新的科技公司過去兩年市值有1000萬美金,到現在只有50萬美金,未來兩年三年可能還要更低。為什麼呢?過去投資許多錢,技術也都對,但是最終還是要回歸市場。

為了新能源,甚至傳統能源,兩岸合作比競爭更重要。彰化縣卓伯源縣長曾向我介紹風場,假如風場符合我們要求的話,我們非常願意去彰化投資。

為什麼中國國際能源是整合全球資源?關鍵在於,合作開發。

我們到非洲談合作,合作的心態第一個是要給當地人民的利益,控制風險也是必須的,才能達到多贏。

環保也很重要,現在我們開發油田、煤礦,都把環保的責任放在第一位。儘管成本多一點,但我們可以控制其他管理成本。

鼓勵綠能 政府扮演關鍵角色

〈與談人二〉沈世宏:解決能源匱乏、氣候變遷的關鍵是綠色科技,政府扮演很關鍵的角色。綠能分為有效率的能源與再生能源。如何擴大綠能?有三個因素,一為技術突破成熟,二為市場建立擴大,三為政府建立有誘因的制度和價格,讓資金進入,建立市場灘頭堡,逐漸擴大。這三方面政府如果不著力,很難突破,企業容易虧本。

技術方面,有很重要的三個部分,效率、潔淨、穩定。現在很多技術成熟,卻缺乏價格和誘因普遍化、供應效率的提升,也忽略熱電整合系統最大利用。

現在供電只有40%的效率,熱電整合系統十分關鍵,可提升至80~90幾%的效率。另外,若能做到區域供能供熱,而不是家家戶戶使用自己的熱水跟冷氣機,又可以提升20%至25%的能源效率,這兩者是我們基礎建設要調整的方向。

潔淨能源包括風力、光電與生質能,三者如何互補,達到最佳利用;如何把不同技術的再生能源精準地定價,讓投資者願意進來,是非常重要的機制。

最後,穩定很重要,尤其是電網儲能技術,從幾秒鐘的電力品質維持到季節性儲能,克服風能和太陽能的間接問題。儲能技術是讓我們把再生能源超過15%,50%甚至100%的關鍵技術。

樂與世界分享台北成功經驗

〈與談人三〉郝龍斌:台北做為台灣首善之區,我們有責任帶動台灣往前走。做為一個地方政府,目前我們盡量引進節能產業,我們更希望透過政策讓城市運作、城市治理、市民生活、城市環境能符合節能環保的要求。

去年,英國《經濟學人》雜誌針對亞洲20幾個主要城市,進行綠色城市的評選,台北市是第二名,只輸給新加坡。

我們在政策和執行上有一些可以給大家借鏡的地方。幾乎大家到台灣來,一定會看垃圾減量、資源回收,今天坐我旁邊的沈世宏署長當初就是台北市環保局長,負責執行政策。2000年7月,垃圾隨袋徵收上路,原來台北市一天產生3000噸垃圾,現在只剩下1000頓不到。原來有3個焚化爐,現在3個必須輪流運轉,因為我們垃圾減量達到65%。

世界主要30個城市簽署「舊金山宣言」,承諾2040年之前要達到垃圾零掩埋,台北市在2010年已經達到,我們是第一個城市。台北市因為減量太成功,我們是把過去掩埋的垃圾挖出來燒,才能符合焚化爐正常運轉所需要的經濟效益,原來掩埋場在幾年之內會變成環保復育公園。

去年台北市參加上海世博的城市最佳實踐區,展示台北市的環保成就。台北市不只這樣一個政策很成功,讓全世界一些主要城市學習,我們也有一些小的政策,例如「節能獎百萬」,只要在暑期節電10%,民眾抽獎100萬。透過這個政策,只花300萬現金,省下2.6億度的電。

之所以得到綠色城市第二名,很關鍵的因素是,台北市平均1塊錢GDP(國內生產毛額)只耗能150萬焦耳,全世界平均是600萬。台北市有很多值得跟世界先進城市學習的地方,在節能環保這塊,我們有很多成功經驗,很樂意跟大家分享。

發展綠能產業應從現有優勢出發

〈與談人四〉李澤元:我的專業是電力電子,電力電子是開發再生能源與環保節能的關鍵技術。如果只講開發再生能源,不講節能的話,我們無法滿足人類的需要。據統計,20年後,人口會增加20%,能源消耗增加50%。

節能是一個很大的potential(潛力),它的機會在哪裡?

如果把電能看成一個大餅的話,這個大餅的50%與馬達傳動有關,20%與照明有關,15%與IT(Information Technology)產業有關係。除了IT,使用的解決方法都是電力電子。

舉個例子,像馬達控制,美國家用冷暖氣機99.9%都沒有用電力電子方法有效處理電能,它使用的是定頻固定的轉速方法,如果用變頻調速,也就是電力電子,可以省掉1/3的電能。其實節能是一個low-hanging fruit(可輕易達成的任務和目標),這30%如果用再生能源取代,我們要花相當大的時間和投資才能做到。

台灣的商機和機會在哪裡?台灣在電力電子方面,IT產業的開關電源全世界做得最好,而且有壟斷性。從台灣現有很強的產業往外推,LED的的照明驅動電路和開關電源幾乎是一樣,其次是太陽電能的逆電器,其他如電動汽車、電瓶的充放電、電動汽車的驅動電路,都是很好的機會。

另一方面,大型傳動電源應用在火車、輕軌、飛機、輪船上,台灣已經進入這些機會,如果能夠往這個方向走,將來商機是非常大的。

現場觀眾提問與交流

交換電池可解決電動車充電問題

提問一:想請教郝市長,芬蘭曾經把城市示範成一個手機城,台北如果能把電動車實際化,是否很快就能超越新加坡,變成第一名的綠色城市?

〈與談人二〉郝龍斌:我自己當環保署長時,我們曾經推行過一個政策,鼓勵電動摩托車,但那時候我們才知道,現行充電和電池的技術還不是那麼成熟。花博時,我們有充電電動車在花博園區,那是短距離地跑,現在如果要大規模用充電器、大眾運輸系統,還並不成熟。

我們當然希望將來用充電方式,可是充電需要有設備,很短時間要完成充電不容易,這些技術還不能達到經濟效益,但這絕對是未來努力的方向。台北市現在空氣汙染最嚴重的因素就是摩托車,如果我們能用電池做為摩托車的主要來源,這部分就可以徹底解決。

〈與談人三〉沈世宏:環保署現在試辦交換系統,補助辦法已經出來了,現在有兩家公司已經向我們申請,年底就會出現摩托車的交換系統,就跟販賣機一樣,3、5五分鐘就可以把電池充飽。

我們可以普設交換站,就不擔心續航力的問題。公車也是一樣,國內已經打造出交換的公車電池,不需長時間等充電,一換電池就可以出去了。交換系統可以解決續航力、電池太貴、充電不方便的問題。

提問二:我們公司主要是做鞋子,之前幫NIKE代工,在美國看到他們實際回收鞋子的狀況,以及各方面的運用。我現在想在台灣做這樣一件事情,政府有什麼補助和技術的指導?

〈與談人二〉郝龍斌:台北市政府有一個《產業發展自治條例》,如果你能夠節能省碳、資源回收再利用,我們對於融資房屋稅、地價稅的補貼與相關減免,都有獎勵措施。假如企業投入創新技術開發研發,能對資源回收再利用,我們台北市政府還給300萬的獎金做補助。

提問三:我的公司生產自行車,我認為電動腳踏車技術上已經成熟,但現在都是外銷,國內來做成本可能要7、8萬以上,政府補助幾乎都是低水準的電動腳踏車。如果台北市摩托車嚴重的話,不妨鼓勵用高階自行車。

〈與談人三〉沈世宏:我個人贊同腳踏車普遍化,加上電動的話,耗能最少,還可以做運動。但如果價格7、8萬的話,要靠補貼,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需要一個business model(商業模式),政府不進來(補貼),你還可以運作,才真正可以擴大。

台灣問題在於內需市場不夠

提問四:請問沈署長,台灣綠能產業目前獲得《世界競爭力》年報肯定,您覺得台灣能有比較好的利基點在哪裡?

〈與談人三〉沈世宏:國內綠能產業在世界上其實滿突出的,太陽光電全世界產量第二,LED產能全球第一。有幾個因素讓我們走到現在的境界,第一,過去教育體系有出國留學機會,培養很多人才;第二,我們政府鼓勵人才回流,像科學園區的創立,成為各個國家學習的對象。

其實最近綠能產業能做到這樣,受惠於先進國家整個誘因體系建立,讓市場擴大,特別是德國、歐洲國家。初期採取鼓勵措施,讓業者能負擔初期投資的部分成本。

誘因體系很重要,要持續擴大。但很重要的問題是,自己的內需市場沒有建立起來的話,無法證明整合大型系統的能力,這是我們的弱點。

政府推動能源效率的提升,再生能源的運用,已經起步了。能源管理法要求產品、製程的能源效率,必須要達到一定水準,否則會被處罰。

另外,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鼓勵裝設太陽能、風能等。未來不只鼓勵再生能源,也要鼓勵儲能。

〈主持人〉梁啟源:我的看法跟幾位與談貴賓看法接近。

推廣綠色科技要考量成本效益,有些技術沒有完全成熟,成本偏高,無論政府或業界都要考量,如果技術還不是很成熟,需透過研發提高競爭力,而非大量推廣,否則有高風險。

國內工研院有做研究,綠色科技裡,成本效益最高是節能的部分,再來是開源。

大家很擔心節能影響經濟成長,其實不對,節能影響最大的是能源產業,台灣90%都是依賴進口能源,我們沒有上游能源產業,節能對於台灣能源產業影響影響較小。節能又能夠帶動節能產品的需求,對就業也有幫忙,對經濟有利而無害。(柯曉翔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