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改善政治對立、培育人才、 提高政府效能

與馬總統觀點交流
文 / 黃浩榮    
2011-12-15
瀏覽數 9,000+
改善政治對立、培育人才、 提高政府效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人

《遠見》雜誌創辦人 高希均

與談人

中華民國總統 馬英九

中華民國紅十字總會會長 陳長文

元智大學校長 彭宗平

全球一動董事長 何薇玲

然而,國內紛擾的政治對立、大量人才持續外流、科技教育如何繼續提升、以及政府體系施政效率下滑等問題,仍是許多國人關注且擔憂的競爭力課題。

在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上,馬總統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陳長文、元智大學校長彭宗平、全球一動公司董事長何薇玲等各界精英領袖,進行一場跨領域的現場交流,並由天下遠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教授主持,全場妙語如珠,吸引爆滿的觀眾全神聆聽。

陳長文是國內知名律師、也是理律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人,曾任海基會祕書長,對兩岸事務、國家內政、人權議題甚為嫻熟,並長年關切、針砭國家時政。

彭宗平是國內知名的奈米材料、能源材料研究學者,奉獻高等教育工作數十年,曾獲國科會傑出研究獎、中國材料科學學會傑出服務獎、教育部學術獎等殊榮。

何薇玲畢業於台大歷史系,後來轉入電腦科技領域深造,並曾出任台灣惠普(HP)科技董事長,是國內少數兼備深厚人文與科技素養的頂尖企業家。

這三位來自各界的頂尖意見領袖,將拋出什麼問題?與馬總統擦出什麼火花?以下為本次論壇的精采交流摘要:

〈主持人〉高希均:剛聽完總統的演講,最令人感動的就是,一個國家要發展的前提就是和平。但光有和平還不夠,一定要有繁榮、要有成長、要有創新。接下來我們請陳會長提出你的問題。

〈與談人一〉陳長文:看到總統一天至少18個小時忙於工作,實在令人敬佩。許多國際人士來到台灣,非常欣賞台灣人民的善良敦厚,但是一看到嚴重的政治對立,卻又不免感到驚訝。請問總統如何看待這個現象?有什麼方案來改善這個問題嗎?

解決對立 最重要是容忍歧見

馬英九答(以下簡稱答):你講的話完全正確。我們看到最近一位政治人物訪問哈佛大學的時候,哈佛的教授問他說,你們台灣可以跟大陸達成和平,可是台灣人跟台灣人之間究竟為什麼這麼多仇恨?我覺得這是有很多歷史因素所致,包括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等。

此外,我們也是一個年輕的民主社會,很多關於「應為」和「不應為」的事情與價值,我們的理解還不夠深入。舉個例子,前幾個月,陳前總統涉及的二次金改案在地方法院宣判,所有的人都無罪,這個判決一出來,好多我的支持者都來罵我,說:「這個馬英九,選你幹嘛?這麼沒有魄力?居然判他們無罪?」這個法院的判決不是我判的,怎麼能怪我呢?

一個禮拜前,二審宣判了,大多數人又變成有罪了。這時,又有另一批人出來罵我:「這個馬英九,一天到晚搞政治追殺!」各位可以想像,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它會做什麼裁罰,事前我根本都不知道,我也不會去干預任何個案。但是為什麼一般民眾還是會以政治陰謀、操縱司法的角度去解讀?這就是我們自己要檢討的。我們該如何在制度面上,讓民眾更相信司法,並且透過教育,讓人們相信政治是應該服從多數,但是也要尊重少數,更重要的是要能容忍歧見。

大家知道,大陸觀光客來台灣,晚上逛完夜市,最喜歡做的活動就是回旅館看政論節目,看總統如何被修理,因為大陸看不到。台灣的好處,就是在這方面很自由,但是我們民主的素養還需要更進一步提升。

解決人才赤字 須改善環境

〈與談人二〉彭宗平:教育很重要的一項功能,是培育人才,特別是培育有創新力的人才,來提升台灣競爭力。但是台灣的人才出現了嚴重的隱憂,其中一項是人才的大量外流,從企業界的經營人才到學術界的研究人才都不停地外流,請教總統對於這種「人才赤字」有什麼因應之道?除此之外,我們又該怎樣培養更多的創新人才、甚至網羅國外的精英人才?

答:這是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從2010年開始我們就開始推出「彈薪方案」,公務員和教授分開來,優秀的教授可以有彈性的薪資調整空間,不受限制。不過我們目前實施的範圍還不太大,大約只有500、600人吧,這個計畫我們會繼續推動,也會繼續增加經費。

我們也注意到台灣有些一流的教授、人才被挖角,這問題有惡化的現象,我們也開始透過各種方式,除了薪水彈性調整以外,教學、研究環境也都在一步一步地改善。

〈與談人二〉彭宗平:總統認為,台灣最具優勢的競爭力是什麼?海外和大陸的華人可以怎樣善用台灣的這些競爭優勢?如果他們想要投資台灣,總統有什麼建議?

答:對於延攬優秀的外籍人才,我們在2008年就訂了一個相關方案,叫做「吸引全球外籍優秀人才來臺方案」,簡化手續,並且在生活上能更滿足他們的需求。我們另一個比較大規模的計畫,就是高等教育的輸出。所謂輸出,不是到外國設學校,而是吸引外國學生來台就讀。

目前台灣大學的容量大約有130萬人,高中生考大學的錄取率已經超過了92%;如果不算重考生,已經超過100%。我在40多年前考大學時,錄取率是27%,各位可以想像,現在要考不上大學,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有條件可以開放我們的校園,吸收更多來自東南亞、其他地區的學生。東南亞國家的高中生,畢業後能進大學的比例大約只有兩成,最多是三成。他們現在對台灣很有興趣,已經有四個國家決定在未來十年內,用公費派出4000多位大學老師到台灣來上技職教育的研究所,而且這些國家還在增加當中。所以我們有計畫把台灣打造成為「亞太高等教育重鎮」。

當然這些人才能來,但畢業後能不能留下來?像我們現在光是僑生要留下來都有困難。2011年台灣的境外學生可能會超過5萬人,包括東南亞、歐美、大陸等地。但其中到底有多少能夠留下來?這個首先要檢討我們的移民政策。現在我們很多民眾會擔心,僑生留下來會搶我們本地人的工作,而僑生他們要能找到一個月薪水4萬多塊的工作,他才能留下來,這其實非常困難。

所以我覺得整套制度都需要進行調整,因為我們受到少子化影響,人力愈來愈少,沒有辦法滿足未來的人力需求。所以未來不只是人才外流的問題,而是人太少了,根本無法撐起這麼一個有活力的經濟。所以我常說人口問題就是國家安全問題。

因此,我們已經有了全面的想法,其中包括鼓勵生育。2011年生育的情況看來不錯,比去年增加了16%,特別是台北市,2011年增加了25%,因為台北市只要一生下小孩,就發給2萬元鼓勵金,這一點,我們相當肯定郝龍斌市長的政策。

總而言之,除了維持生育率外,關於外來人才,一定要花很大的精神、用很大的經費來讓他們留下來,並且延攬進來。

創新突破 教育必須結合科技

〈與談人三〉何薇玲:請問馬總統,未來國家的教育政策,是不是有什麼可以跟創新的科技或網路有所結合?你的想法、作法會是什麼?

答:事實上,教育一定要跟科技結合,不僅要結合,還要有很多新的構想出來。各位知道,我們今年年初就宣布要推動12年國民教育,這有跨時代的意義,全世界有12年國教的國家也不多。我們在2011年也開始實施五歲入學,全部免學費。公立幼稚園補助1萬4000元,私立幼稚園補助3萬。將來我們經費充裕的時候,也不排除繼續向下延伸。

至於往上的話,我們在2011年開始實施高職免學費,年收入114萬以下的家庭可以受益。 有點排富,影響不大,因為多數家庭都符合這個標準,會有49萬人受惠,這當中也包括念五專的前三年。

因為我們有愈來愈多的年輕人選擇技職教育,而我們技職體系的學生參加國際的設計發明展,表現都非常好。2011年台灣參加德國的Red Dot(紅點)工業設計展,總共8000件作品要爭取100件大獎,台灣就拿了31件,台灣科技大學一個學校就拿了14件,成績真的非常優異,主辦單位當場宣布全世界最好的大學就是台科大。所以我們在這方面的人才訓練已經有一些基礎,應該繼續結合科技。

培育人才 重視產學結合

此外,我們也要重視產學的結合,目前這方面還不能滿足企業的需要,我們要繼續把技職學校的產學合作做得更好,讓學生畢業出來之後能夠學以致用。我們也還會繼續推動「第二專長」,這些我們都會繼續做。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高職學生的英語水平比較差,這一點對他們未來走向高科技的職場工作,影響會比較大。就算只是出國參加設計比賽,你也必須要能夠用英文把你的產品、發明、設計介紹出來,我們一直都希望要再加強這方面的能力。

和國際相比,我們的各項教育指標都在往上升,唯獨英語的能力卻在亞洲國家中排名比較後面。事實上,現在學英文的環境比我們當初好太多了,但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現象呢?非常值得我們教育界檢討。

這些問題如果克服的話,我相信我們會有適當的人力,來支撐這個高度發展的經濟。

政府須以服務人民為原則

〈與談人一〉陳長文:最近台灣老百姓有一種感覺,包括很多國際組織也都認為,台灣的競爭力在進步,國家競爭力在往上提升,可是政府的行政效能卻是在下降。請問總統你對這個現象的觀察是什麼?該如何改善?

答:2011年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評比,台灣的國家競爭力排名世界第六,2010年是全球第八。可是政府效能卻從2010年的全球第六,降到了2011年的第十名。我們也在警惕,究竟是什麼因素造成的。民眾對政府施政確實有所不能,這一點我們也會深入檢討。

比如說,有些事情,公務員該做的,卻不敢做,怕圖利他人。這一點,我希望我們的政府首長能再三說明,現在要構成「圖利他人」的狀況已經很難了。第一,要圖私人的利益,而且要圖到手才算,所以不會那麼容易構成。更重要的是,你只要是圖人民之利,是合法的,不要怕,繼續往前走。即使法律沒有規定,只要不違法,那就盡量地替人民利益來著想,不要用「依法行政」的理由來綁住為人民服務的機會。

馬:讓世界看到台灣的改變

從另一方面來看,像前陣子發生塑化劑的問題,那位發現問題的衛生局技正,就因為她鍥而不捨努力,非常雞婆地調查,結果找出來台灣20幾年來的長期問題,並一舉把它解決了。可是以前為什麼沒有像她這樣的公務員呢?顯然是她工作的潛能被激發了,因為我們開始取締偽藥、劣藥、假藥。

又譬如說免簽證,我們過去只有54國免簽證,現在有124國,同樣一個外交部、同樣一群外交人員,為什麼過去做不到?一方面是大環境我們把它改變了。我不敢說我會改變世界,但我一定會設法改變台灣,並且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的改變。

同一批公務員,以前想不到,或以前想得到卻做不到,但現在為什麼能做到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們提供一個使他們比較願意做事的環境。但是我不否認還是有一些「多做不如少做、少做不如不做」的公務員,這個我們會來檢討,並且盡快改進。(黃浩榮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