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開跨科際領域課程、培養跨領域法律人才是趨勢

法律學群
文 / 柯曉翔    
2011-09-19
瀏覽數 14,600+
開跨科際領域課程、培養跨領域法律人才是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法律所

法律所

財經法律所

法律科際整合所

律師、司法官與法律研究所考試,一向是法律系學生的年度重頭大戲。

今年,律師與司法官國家考試有重大變革,現行考制採一筆試加一口試,改制後增加第一階段測驗題筆試,前33%考生再進入第二階段申論題筆試,新制將提高律師錄取率從原本8%升至10.89%。

律師錄取率愈來愈高,擁有碩士學歷,在就業市場較具競爭力,待遇和升遷比學士學歷者吃香。念法律研究所,也有助於準備國考,一方面考科和學科相當程度重疊,另一方面可藉由與老師和同儕討論精進實力。法律研究所早已成為法律系畢業生兵家必爭之地。

國內傳統法律所多半分組,強調專精。

各校組別大同小異,例如台灣大學法律所分為基礎法學、公法、民事法、刑事法、財稅法、經濟法、國際法、商事法等八組;台北大學法律所則分為法理學、公法、民事法、刑事法、財經法等五組。有學校把財法組獨立出來,成立財經法律學研究所,例如中正、逢甲、輔仁等校。

想考法律所 先修法律學分

值得注意的是,各校法律所多限定報考資格,須具備法律系學士學位,或雙主修法律系、輔系。台大法律所自2015年起的碩士班考試,將報考資格修定為限法律系畢業(包括法律學系、司法系、財經法律學系、政治法律系等)及雙主修法律系,輔系者不得報考。有意報考法律所的同學,最好詳閱各校招生簡章,在大學期間提早最好準備,取得雙主修或輔系資格。

非法律系學生,還是擁有進軍法研所的機會。

隨著時代變遷,法律內容愈來愈專業且複雜。

舉例來說,人類複製的法律倫理爭議、胚胎幹細胞的運用,橫跨生物科技和法律領域。開設跨科際領域課程、培養跨領域法律人才成為各校趨勢。

目前台大、政大設有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強調法律與科技、人文、社會科學與商管等科際整合,法律系以外學生皆可報考。

至於以理工領域見長的新竹清華、交通大學則設有科技法律所,前者有生物科技、資訊通訊與環境能源三大學程,後者規劃智慧財產權法、企業與財經法、網路與電信法、生物科技與醫療法、國際經貿法律等五大專業領域,分組招收法律系與理、工、醫、農、商管背景的學生。

學長姐分享∕在校篇 劉景嘉

藉由不斷反思,重新建構 理論與強化邏輯思考

台北大學法律學系

台北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刑法組

(考試、碩三)

致勝祕訣∕

1.組讀書會團體作戰

2.詳讀教科書和出題老師文章

現在律師錄取率愈來愈高,且幾乎每個人都大學畢業,如果你要當律師,至少要有碩士學歷,比較具有競爭力。業界對於碩士畢業生會加碼,大學、碩士學歷的月薪可以差到5000元。擁有碩士學歷,對法律市場就業有所幫助。

法律研究所一所分成多組,以台北大學法律所為例,分為法理學組、公法學組、民事法學組、刑事法學組及財經法學組,五組考科不同。就算是同一組,每間大學的考科也不盡相同,這是準備法律研究所比較辛苦的地方,必須因應不同學校考科做調整。我是刑法組,台北大學考刑法、刑事訴訟法和憲法,台灣大學則考刑法、刑事訴訟法和民法。

法律學是解決人們問題的學科,但沒有標準答案,每位學者解決問題的方法都不一樣。考試時,不能只寫通說或法院實務見解,這樣只有基本分;如果想要勝出,要寫出特殊學說見解。我們會猜測報考學校的出題老師是誰,學長姐也會傳授,如何從題目字裡行間推測出題老師。基本上,出題老師近年文章都要看過,熟讀教科書,並關注《月旦法學》《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等,才能準備廣又深。

組讀書會比單打獨鬥好

準備法研所,你需要取得很多資訊,例如最新修法、草案,以及某學說或見解的更改,這時可以組讀書會團體作戰,成員互相分擔,分配文章做摘要分享。自己一個人準備也可以,但會比較辛苦。

上研究所,我廣泛聽許多老師的課,尋找和自己胃口相近的學說後,再和老師深入討論,確定論文指導教授和題目。研究所和大學部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閱讀大量的文獻,重新建構理論,也與實務判決做比較。藉由不斷反思,加深理論概念和邏輯思考的能力。

來念法律所,就要有每天與書本為伍的心理準備。

考研究所時,我從早上9點讀到晚上10點,扣除吃飯時間,每天至少念七、八個小時。現在準備國考,也是差不多的時間表。具備熱情、決心和毅力,再來念法律,不然會很痛苦。法律這門學問,研讀久了就是你的。(柯曉翔整理)

學長姐分享∕就業篇 胡大中

把握實習機會,加強 蒐集和分析資料能力

東吳大學法律所民商法組

遠東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

現職∕遠東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

工作年資∕2年

研究所對工作的幫助∕8分

研究所最重要的訓練是學習發現、研究、解決問題,這和法律實務工作類似,我們也是發現問題、蒐集資料、系統性分析,最後提出一個我們認為可行的解決方案。

蒐集和分析資料能力在大學部訓練比較少,研究生透過seminar(研討班),針對特定議題深入討論,這對法律執業有很大的幫助。現在,我每次處理一個法律案件,就好像重回研究所撰寫一次報告,這樣的學習過程可以不斷複製。

研究所偏重學理討論,分析問題常引用一般學術文章,會從理論出發論證問題;但在實務工作中,學說雖然也有一定參考價值,我們使用更多的分析工具是實務見解,也傾向從現有法律制度討論問題,和學校的學習會有取向上的不同。

當你是學生、學者時,提出你認為公平合理的解決方法就好;但當你成為執業律師,你不能告訴客戶,你這個行為是違法的,而要告訴他,怎麼做是合法的,這才是人家要的結論。

現在很多法律事務所都有提供實習、計畫案和工讀機會,研究所同學可以多把握機會,瞭解事務所運作的過程。求學階段,我有很多不同的經驗,國中曾經去工地打工,釘過台中高等法院廁所的天花板;大學也參加地質探勘工作。

這些工作看似和法律無關,但讓我和許多不同背景的人交流,讓我學會用簡單方式與非法律系的人溝通法律問題。

律師應多與當事人溝通

影響一件官司的勝負原因很多,律師無法控制勝負,但應明確告知當事人風險、對策以及可行性如何,讓當事人理解。這樣就算敗訴,他也不會過於苛責。若律師少與當事人溝通,或常使用很抽象的法律語言,當事人最後可以評價你的指標就是勝負。

我應屆考上律師,完成一個人生任務後,反而有點徬徨。法律系學生常會被國考框住太久,等考上後,開始思索下一個目標在哪?我藉由先到事務所實習,再回學校寫論文,慢慢找到自己合適的定位。

有律師資格後,不代表人生就一路順遂。求學時,考上律師或司法官是結果;但跨進職場,這只是職場入場券。不要認為自己比別人優秀,業界前輩有更多經驗與知識,要把心態調整回當初念研究所的初衷,重新開始學習。(柯曉翔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