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香港科技園 直通深圳、 整合珠三角優勢

香港新角色4.〉新企圖 發展科技研發
文 / 彭漣漪    
2011-04-08
瀏覽數 28,650+
香港科技園 直通深圳、 整合珠三角優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GDP有92%是服務業的香港,要打造珠三角最尖端的科技研發中心?

開車遠離燈紅酒綠的香港市中心,走快速道路往東北角沙田颷過去,蔚藍寧靜的沙田海映入眼廉,沖淡了電影中那總是嘈雜忙亂的香港印象。

就臨著沙田海,20棟現代俐落的建築散布在一側,這裡是香港科技園,由5個研發中心和330家來自各國的科技公司形成的新聚落。往北一小時車程內就到了大陸深圳。

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行政總裁張念坤,架著一幅斯文的眼鏡,步伐輕緩地走了過來,帶著禮貌的笑容迎接來客。30多年在美國貝爾實驗室的研究經驗,讓張念坤散發出典型研發人的氣質。他是「先進光波技術」的全球最頂尖專家,擔任過國際最重要的電機電子協會IEEE第18任會長。

「兩年前,香港到美國招募科技人才,我提出申請,離開了貝爾實驗室,這其實是我人生第二個工作,」張念坤是香港人,拿到香港大學一級榮譽學士學位後,前往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深造,畢業後留在美國,鑽研通訊技術。

香港應研院 師法小工研院

近幾年來香港師法台灣,成立科技園區和研究機構,吸引愈來愈多像張念坤這樣的頂尖科技人才回流。還有不少國際企業和人才,看好香港的科研潛力,也開始進駐。

「台灣的工研院已有6000人,我們只有600人,是小工研院、小老弟,」張念坤客氣表示。他多年來擔任台灣工研院的國際顧問,與台灣往來甚密。 2001年,香港成立科技園區,接著在2004年請來台灣工研院前副院長楊日昌博士,協助香港成立應用科技研究院,並擔任創院行政總裁四年,不少工研院的專家隨著陸續到香港。

「我們四位研發副總及高階主管中,有三位是台灣人,」張念坤指出,目前應科院2%人員來自台灣,63%是香港人,另外30%是大陸人,等於是個中港台合體的研究單位。

許多大陸研究人員,每日通勤往來兩地,「這裡到深圳一天發出三班車,」香港科技園區行政總裁陳蔭楠表示,車程只有45分鐘,無論是洽公、通勤、觀光,都相當便利。 他並指著窗外臨沙田海一排排高層住宅說,「這裡生活環境好,我們不少研究人員住在這裡。」

張念坤分析,不僅地理、業務上與大陸相近,香港科技研發中心的策略性定位,是「在某些領域只研究中國標準」。而在產業鏈方面,陳蔭楠指出,「是香港做研發,深圳做製造,」充分結合珠三角的資源。

這種舉世絕無僅有的定位和優勢,讓香港的科技研發在10年間就交出具體的成績單。

在本土技術方面:今年,11位應研院工程師以3年的時間,研發出只有指甲大小、全球最小的相機,而且防手震,連騎在美國野牛上劇烈搖晃情形下,也能拍出清晰的畫面。諾基亞(NOKIA)、蘋果(Apple)及索尼愛立信(SE)等大廠,可望採用這項技術用於高階新手機。

應科院的研發團隊與美國客戶Li-Creative Technologies,合作開發出一部先進會議電話VoiceFocus,榮獲2011年1月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國際消費電子展(CES)音響配件類的「設計與工程創新獎」。

在策略上,香港也選擇切入大陸自訂科技標準及看重的技術。例如與中國移動合作4G通訊技術TD-LTE,就是例子。三、四年前,應科院和北京清華大學合作研發手持電視技術T-DMB。 在吸引外商方面也有重大突破:杜邦(DuPont)的薄膜太陽能電池,全球研發中心就設在這裡,製造放在深圳。

「我們同時和上海、新加坡競爭,最後杜邦選擇了香港,」陳蔭楠分析,有些跨國公司不想在大陸設點、但又想靠近大陸,而且希望在先進地區,香港是唯一具備三項條件的地方。

杜邦設點後,帶進產業鏈上的一連串廠商進駐。此外,荷蘭飛利浦的消費電子產品設計中心、日本TDK、美國英偉達(NVIDIA)等大公司都來此設點。

積極扶植科研 按月現金回饋 陳蔭楠表示,跨國公司來香港,目的是經營以大陸為主的大東協市場。目前進駐的330家公司中有三成是國際企業,七成是香港公司,集中在資通訊、精密機械、生技等領域。 台灣則有六家進駐,包括旺宏、群光、鈺創等電子公司,和生寶臍帶血一家生技公司。

「第三期要再蓋十棟研究大樓,」陳蔭楠指出,香港科技園區最特別的是,只能做研發不能做生產,要生產就去香港的工業區或廣東,因為香港沒有土地可以蓋工廠。事實上,整個香港科技園區是填海造陸而來,未來要擴張就繼續填海生地。

香港創新科技署助理署長陳圳德指出,香港稅率是全世界最低區域之一,從2010年開始,香港更特別設立「創新科技基金」,如果企業和大學合作,有具體的成效,每100元投資,一個月內可拿回10元現金回饋。科研公司九成以上是中小企業,資金很緊,這項創新作法會有所幫助。

針對科技研發最關鍵的人才,香港也從教育和制度上著手。陳蔭楠指出,香港近年來加強相關科系的教育,目前大學畢業生中,有35%是理工背景。「這是在學台灣的科學園區,過去香港到歐美、台灣的留學生,終於也有地方可以回流。」

報酬則大致比照國際標準。張念坤表示,資深人員的薪資與國際同等水準,以副總為例,每年薪水在15萬~20萬美元上下,只差美國加州一些,但國際人才在香港居住會感到相當舒適。

從服務業跨向科技業,香港善用本身的條件,硬是在平地上建起了大樓。走在香港科技園區的路上,可看見三、兩工程師坐在路旁的座椅討論著事情,一派矽谷風情。路旁的大樹,迎著早晨的陽光,在風中搖曳。

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行政總裁 張念坤

仲介大陸、美國需求,跳脫紅海競爭

在香港可以快速瞭解中國大陸的需求,較精準地研發適合大陸的商品,而這在新興市場也會有商機,同時可以避開直接與歐美大廠競爭。

例如,應科院有個同事出去開設「美時醫療」公司,製造核磁共振機器(MRI)。這類產品過去被奇異(GE)、飛利浦等國際大廠壟斷,一台賣3萬美元(900萬台幣),但美時醫療才賣20萬人民幣(90萬台幣),技術上沒有差很多,但價差很大,可以賣給東南亞、大陸的小醫院。

美時目前在新加坡、上海、美國等五個地方有設點。

香港科技園行政總裁 陳蔭楠

吃下星台力有未逮處,瞄準東北亞

香港有兩萬名科技研發人員,大陸有上百萬人,香港必須和大陸合作。香港大學具國際水準,和哈佛、柏克萊、北大清華等名校有良好的交流。但過去不少研究停留在研發階段,產業化的少,科技園區要努力讓這些研發能夠做出產品。

香港運用一國兩制的好處,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優勢,新加坡不鄰靠中國,飛過去要四個小時,上海則沒有香港的國際化服務機制。

邀請國際企業設亞太研發中心,新加坡是有吸引力,但無法全吃。香港有自己的長處,例如貿易、行銷;地理上,香港飛上海只要兩個小時,新加坡要五個小時。因此新加坡可以服務東南亞,而香港則可以服務東北亞和大陸。

去年10月台灣有生技團來訪,雙方在生技有共同興趣,香港大學有世界認可的傳染病研究中心。

香港創新科技署助理署長 陳圳德

與廣東深圳長期合作,互補優勢無人可及

在1960、1970年代,香港的工業發展得還不錯;到1980、1990年代,代工廠逐漸搬到廣東,經濟和珠三角連接起來,但缺乏高附加價值的產業。

1997年,香港請柏克萊前校長田長霖來香港,對未來產業發展提建議,田長霖給的建議是:香港必須活用廣東的低勞動成本。 金融風暴後,香港則選定檢測、醫療、創新科技等六大優勢產業。

香港和深圳簽訂合作協議,許多 事情可以先行先試。

香港到大陸,24小時都可以通關;研究設備、樣品等進大陸很容易;在香港註冊的外國企業,包括台灣、韓國、日本,享有行政上的優惠,通關程序可以簡化。別的地方跟大陸都沒有這樣的關係。 香港政府每年撥出50億港幣做研發。

「創新科技基金」目前的回饋金基金是2億,但還可以增加,到8億、10億,金額沒有上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