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企業界大卡司參與 台印經貿春天將近?

經建會帶隊 印度破冰經貿團
文 / 彭漣漪    
2011-04-08
瀏覽數 24,150+
企業界大卡司參與 台印經貿春天將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五年來,全球吸引最多外資的國家,中國大陸、印度經常分屬一、二名。

2010年,全球更是超瘋印度,但台商對印度的態度則依舊冷到不行,投資金額甚至只有對非洲投資的1∕3。

2002年底,當時擔任經濟部次長的尹啟銘曾率團訪問印度,希望導引台商在中國大陸之外分散投資,有20、30位官員及企業家隨行,是當時歷次訪問印度最高層級代表。 然而,實際效果有限。過去十年間,台灣對印投資比重僅占全部對外投資的0.03%,印度對我投資比重也僅0.04%。雙方對彼此都極「冷淡」。

今年,政府企圖再度叩關,高規格前往。2月,行政院經建會主委劉憶如,率領台灣代表團拜訪印度,含54位業界代表、36位政府單位代表。

參與企業卡司頗強,包括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華邦電子董事長焦佑鈞、台灣金控董事長張秀蓮、台達電子副總裁蔡榮騰、宏碁全球副總裁黃杉榕、皇翔建設董事長廖年吉,及理律、常在、資誠等法律、會計事務所等。 這是繼新加坡後,台灣這波大規模海外招商的第二站。希望為台印雙方的經貿關係再次破冰。

「你們在中國投資了2000億美元,在印度則不成比例地低,希望這次歷來最大的台灣招商團,能啟動相互來往的動能,」印度最大工商團體商工總會代表,在招商大會上向台灣代表呼籲。

誰在串連台灣與印度

代表團這次行程排得滿到不行。在2月20至26日間,含在香港轉機,共坐了八趟飛機,跑了首都新德里、經濟金融中心孟買、及內陸新興工業城阿美達巴(Ahmedabad),橫跨半個印度,分組參訪32家印度中大型企業、政府部門或經濟特區,戰線拉得很長。

劉憶如以「拚命三娘」的精神,全程主持在三個城市的海外招商大會,並拜會了印度人力資源發展部兼通訊與科技部部長、再生能源部長、科技部次長、古吉拉特省長及印度商工總會會長,是相當大的突破。

平心而論,這次招商行動算是頗有收穫。 從瞭解為什麼印度招商團能成行、誰在串連這兩個彼此都很陌生的國家,並觀察代表團在印度招商的過程及印度企業的反映,可以一窺台商未來新類型國際化的可能性。

分析緣由,印度招商團能成行,是經建會之前在北中南舉辦的「產業有家、家有產業」座談會,因此與外商渣打銀行搭上線。渣打是印度最大的外商銀行,向經建會建議可以協助辦理招商大會,經建會同意後,渣打開始動員在印度的人脈,經建會則動員台灣的部分。

渣打和經建會商量後,鎖定六類產業,接著撒網廣邀企業、公協會和政府部門,收網時,印度報名的單位陸續出現,行程也因此一改再改,排到滿滿滿,有些太晚才表達興趣的企業及地方官員,經建會只好割捨。

7天行程排出24個參訪點

在每個城市,大會先安排台灣的招商簡報,介紹台灣整體環境,再由經濟部、新竹、高雄等縣市招商處、科技園區、台灣的高科技、綠能、生技等企業各報告五分鐘。下午則安排印度企業來簡報,或是拉車去參訪印度企業。

最後印度企業、經濟特區共安排了24個參訪點,分土地與園區開發、高科技、生技與國際醫療、綠色能源及電動車、文創及數位內容和綜合等六大類別。同時間90位團員分組參訪相對應的印度企業,僧多粥少,有些團甚至分不到10個人。

「人都不夠分,怎麼辦?」台灣代表團通常在同一時間分成五組參訪不同企業,經建會工作人員總因為參加特定分組人數不足,在小巴士要出發前焦慮不已。 此次台灣赴印度招商大會,其實目的是雙向的:台灣試探印度企業來台灣投資的可能性,印度則歡迎任何外資去投資。

藉此行銷ECFA後台灣角色

過去台印經貿關係如此冷淡,現在是否出現新的突破點?

經建會的策略是,重新定位、行銷ECFA簽訂後台灣的新角色:最懂中國大陸、經貿關係密切的伙伴,可以做為其他國家與大陸之間的橋樑。

「為什麼要投資台灣?為什麼是現在?未來將是台灣的黃金十年,ECFA改變了台灣與中國大陸的單向關係,」劉憶如全程以英文向台下數百位與會成員分析,現在投資台灣是最好時機。

劉憶如說,外資曾因台灣與大陸無法直航而離開,現在情況改變了。她也建議,雙方優勢產業可互補,例如台灣精密機械業可到印度設廠,印度觀光業可來台灣投資。

與大陸往來為什麼要透過台灣?劉憶如再舉例說明,印度電影工業很發達,但大陸對外資電影有限制,一年只進50部,但對來自台灣的沒有限制,這就是台灣的優勢。

「台印經濟具備高度互補性,共同合作一定可產生綜效,」台灣駐印度代表翁文祺表示,台灣投資中國金額高達2000億美元,但15年來投到印度只有10億美元,必須向台灣及印度的企業強烈建議改變現狀。

翁文祺說,經建會來一趟,台灣駐印度單位「可以收割一年」,雙方企業初步接觸瞭解後,有可能展開進一步的合作接洽,把想法化為行動。

印度是未來投資寶地

「印度的確令人困惑,投資充滿困難,但台商如果總是思考再三、再四才敢來,可能就錯過了最好時機,」翁文祺指出,南韓來印度投資經營15到20年,單單在清奈一個地方就有5000人,但台商連眷屬不到500人。

「難道南韓不怕吃苦,台灣怕吃苦?印度應該是台商未來30到50年的寶地,希望台灣一個產業接著一個產業來印度考察,」翁文祺說。 過去台灣沒注意到印度,是因為台商投資「深陷大陸」,缺乏多餘心力照顧其他地方。印度沒注意到台灣,則是因為太多大國、大企業前來印度投資,不缺台灣這一個。

事實上,去年下半年,中、美、英、法、俄五大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都沒缺席,由國家領導人帶數百人的代表團拜訪印度。中國大陸總理溫家寶更是帶了400人的代表團前來。

「台灣也不要想得太天真,別國來都是總統、總理等級的,」一位台灣駐印度官員透露,印度「商工總會」(等同於台灣的工業總會加商業總會)是最大的企業組織,要約見商工總會祕書長,就有如要見部長一樣,「連我們見他都要排三、四個月,商工總會一年接待100、200個國際參訪團,忙得要命,少一個團來會更好,」他說。 印度商工總會總監達寇(Dushyant Thakor)表示,當台灣提出拜會要求時,商工總會先是遲疑,想著:「有必要嗎?」搞不清楚台灣對印度有何重要性。後來持續溝通,才發現有些領域是有機會的。

太陽能產業赴印投資 有前景

例如太陽能產業,「想想印度還有兩萬個村落沒有電力可用,多大的機會啊!」資誠聯合(PWC)副總監庫馬(Amit Kumar)指出,印度終年陽光普照的地方很廣,非常適合太陽能發展,2009年綠色能源的支出排名世界第八。

因此在三個城市招商大會上,最受歡迎的代表之一就是旭能光電副董事長歐政豪,每一場招商會後,總是被一堆人包圍,每場都有6~10人很認真的表達洽談合作意願。 歐政豪指出,印度第五大企業集團艾達尼(Adani)蓋的太陽能電廠,已經使用旭能產品,艾達尼曾評估過大陸及台灣多家太陽能企業,發現大陸廠商的品質不穩定,不予考慮。

而台灣大部分的廠商使用的是矽晶太陽能技術,旭能使用的是薄膜技術,最為適合印度的天候狀況。

「蓋那個電廠,旭能產品技術的費用就占了總成本的一半,是最核心且有附加價值的部分,」歐政豪表示,印度有決心使用綠色能源,現在不少大小企業都開始接觸台灣的廠商。

招商會上見面三分情,有的說不定也意外碰撞出火花。經建會副主委單驥表示,他和印度頂級旅館歐布羅伊(Oberoi)的開發部門副總裁Dauinder Singh見面,對方直接問:「台灣有沒有一晚400~500美元的飯店?」單驥表示有涵碧樓等,Dauinder Singh回覆,那就值得研究考察一下台灣市場。 單驥後來轉告招商團成員福華飯店董事會監察人廖保順,及清新溫泉度假飯店董事長丁廣欽,兩人興奮地立刻要了聯絡電子郵件、電話,並發簡訊,試圖和歐布羅伊碰面。

「如果這趟來可以接觸到歐布羅伊,就值回票價了,」廖保順告訴單驥。 至於台灣聞名國際的高科技產業,印度也非常歡迎。招商團參訪古吉拉特(Gujarat)、拉加斯坦(Rajasthan)兩個省,對方都很認真介紹當地的經濟發展狀況,並且還表示可以預留「台灣科技產業園區」土地。

招商成果洋洋灑灑16項 3月,經建會向行政院匯報印度招商初步成果。

包括:媒合兩國企業策略聯盟、促成印度方後續來台接洽投資機會、印度再生能源部預計3月底或4月初組團來台灣等,洋洋灑灑共16項,橫跨高科技、綠能、電動車、土地與園區開發、觀光旅遊產業。

例如,塔塔(TATA)集團表達引進台灣電動大客車、太陽能技術的意願;另外也有四家印度公司有意進駐遠雄自貿港區,設置發貨或物流中心等。 劉憶如也與古吉拉特省長莫迪(Narendra Modi)會面長達一個多小時,莫迪因為清廉、執行效率佳,在印度頗富聲望,被稱為「夢幻印度總理」。莫迪表示,台灣的硬體強,而印度的軟體強,台印結合會很棒。

莫迪的特助在會後向《遠見》記者解釋,省長所謂「硬體」的意思是台灣的科技以及傳統產業製造設備和能力,而「軟體」則是指印度的靈活創意、解決問題的能力。古吉拉特省擬訂於近期之內組團來台。

劉憶如指出,在今年1月的時候,印度方面派出最大的代表團到台灣本地訪問,這個到台灣訪問的代表團總共有36位官員及34位企業家。

到了2月的時候,台灣方面也率領了最大的代表團去印度拜訪,此舉凸顯雙方的關係遠低於應有的潛力。台灣與印度多年來近乎冷凍的經貿關係,因為雙方互訪,嗅到春天的味道,全球外資競相投入印度,台灣這次要不要跟著押注,有待觀察。

企業家的印度觀察

東元集團會長 黃茂雄:

印度現在路兩旁綠化做得不錯,比我2010年來時更進步,台商不來,但從日本、法國到德國的重機電、基礎建設材料「所有列強都來了」,大陸是製造基地,印度則是市場,現在什麼都需要,等所得增加就會需要汽車、家電。

不妨勇敢先播個種,先調查、歷練,如果一下子搞太大而沒成功,可能很浪費,但早點來瞭解是對的,如果來得太慢或只靠道聽途說,會錯過投資機會。建議到印度買地可以買大一點,工廠不一定要一次蓋好,留著等以後慢慢擴張用。

華新麗華董事長 焦佑鈞:

台灣科技業過去沒有好好思考印度的投資情形。20年前我建議同業趕快去大陸,大陸每兩年就產生很大的變化。現在則可以看看印度了,如果看個3年,發現印度發展得很快,那動作就要快,印度很明顯有個大的市場,不能沒做功課就放棄。

華新麗華集團不是馬上有興趣來投資,但現在應該來看看。

台達電副總裁 蔡榮騰:

台達電2003年來印度投資,到2007年才打平,但7年來營收成長了35倍,獲利狀況則是天文數字。台達電在印度有三個工廠,主要做手機基地台的電源,市占率為六成。未來三年,印度是世界市場,台達電已在印度九大城市有辦公室,設了三個工廠,分散在北東南方,這次到印度清奈,會先買個五萬平方公尺的土地,未來兩年完成規畫開發。

台達電在此地有2000名員工,派許多印度工程師到台灣訓練,有些印度軟體工程師則派到台灣工作,台達電要用每每個國家特有的優勢扎根。印度有家公司買了台達電1億美元的產品,我們還被頒發最佳供應商。

資策會轉告我們,印度大集團信實(Reliance)表示需要三億個轉換器,希望和台達電接觸。

台達電於2010年發表血糖測試器,而中國和印度是糖尿病大國,可以用來測試市場。台達電LED台灣市占已達1∕5,印度未來需要LED和電動車。印度將大力發展綠色能源,台達電若缺席,對不起投資大眾。

旭能光電副董事長 歐政豪:

太陽能產業投資報酬率可達16%,五年內即可回收,印度機會很大,2010年建造了150MW(百萬瓦),2011年還有375MW,整體的採購量大於中國。

印度有些大企業因為蓋了火力發電廠,必須蓋綠色能源電廠以中和排碳量,此外,印度還有一半的人沒有電力可用。旭能會找印度小型的火力發電廠到台灣看一看,如果有足夠的資金,可以考慮和台灣合作在印度蓋電廠。 未來能吃到綠色能源這塊大餅的很極端,大型廠商拿得到案子,小型廠商則走利基市場,台灣廠商不必直接來印度搶電廠的標案,做核心的太陽能技術就好。中國的日照沒有印度好,長期來說,旭能是要來印度設電廠的。

中鼎工程副董事長 林俊華:

中鼎集團在全球布局,包括泰國、沙烏地阿拉伯、伊朗等國,中國和印度崛起後,董事長下命令開發市場,業務人員就到印度考察,現在中鼎也布了局。包括石化煉油業、電廠、橋樑等的建造工程,中鼎都有興趣。 到印度投資難題之一是稅,中央、地方、企業的稅法很複雜,自己摸索很難。

2009年中鼎和其他三家國際廠商競標,最後拿到印度一個天然氣接收站的建造案,造價4億美元,以最低價格但同等品質技術勝出。 經營印度市場是有碰到問題,例如有些地方的工會很強,經常罷工,一年算下來罷工的總時數是一個月。另外,印度有半年的雨季,雨季施工難度也會增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