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發現新印度

人均1000美元的金磚大國
文 / 黃漢華    
2011-01-28
瀏覽數 30,150+
發現新印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獨立一甲子,印度重返國際舞台 脫離英國獨立64年的印度,可能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受到國際重視,這麼風光過。

去年7月到12月底,俄、法、美、中、英等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全員到齊,每個國家領袖都率領幾百名企業家、內閣官員,到德里會見總理辛格,和印度簽署軍購、經貿、核能協定。

「從來沒有這樣過!從來沒有這麼多重要國家到印度訪問!」外交部次長那迪普.朱瑞(Navdeep Juri)在德里辦公室,自信地向《遠見》表示,7月以來,幾乎每個月、每一週,都有世界重要領導人來訪,顯示國際對印度的重視。

去年12月21日,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德夫率領企業人士前往,抵達第一天就簽署11項軍購、核能採購達數百億美元的協定,未來10年雙方還要共同研發第五代戰機,是印度史上最大的國防計畫。

就在前一週,中共總理溫家寶也帶著400名企業家訪問,雙方建交60年來,中共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雙邊貿易達600億美元。他與辛格簽訂50多項、160多億美元的經貿協議,希望在2015年貿易額能增加到1000億美元。

這是溫家寶繼2005年後,第二次訪印。就在他造訪的前一週,法國總統薩科奇才到印度,簽署七項協議:法國將提供印度25年的核燃料,在南方興建兩座核子反應爐,2018年完工後,可大幅提高核能發電量。

光是12月,連續三週就有俄、中、法領袖接踵到訪,而11月上旬,美國總統歐巴馬更在第一任任期就踏上印度國土,打破史上美國總統記錄。

儘管印度只是美國第14大貿易伙伴,歐巴馬率領200多位企業家,搭乘40架飛機前往。雙方簽署20項、100億美元的軍機採購、經貿協議,幫美國增加5萬個工作機會,歐巴馬希望未來五年雙邊貿易可加倍成長。

其實,11、12月世界領袖密集前進印度,早在7月就由英國首相卡梅倫開啟。5月才上任的他,就職兩個月就率領閣員、企業家到訪,雙方簽署11億美元的軍購、基礎建設合約。

印度渴望成聯合國常任理事

一瞬間,金磚四國之一的印度變得特別耀眼,成為國際政經焦點,在重要國家加持下,也贏得大國應有的尊嚴。 正當西方先進國家負債累累,經濟成長率只有2%,全球新秩序開始浮現,200年的西方霸權似乎就要瓦解,世界重心逐漸向東方靠攏,印度正以每年超過8%的經濟成長,建立自己的國際地位。

今年伊始,對印度尤其具有關鍵意義,在外交方面,從元旦起,它和11國共同擔任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任期兩年。

距離上次扮演這個角色,已經相隔20年。這些年,印度一直爭取成為常任理事國。薩科奇就間接支持印度,他說,「此事對印度、對世界均衡都很重要,難道兩年期滿後,印度該默默卸任嗎?」

不只薩科奇,歐巴馬、卡梅倫、梅德維德夫都表態支持。歐巴馬甚至說,「我不認為印度正在興起,而是已興起,是國際要角!」

「讓21世紀成為印度的世紀,」總理辛格表示。事實上,第一任總理尼赫魯在獨立之時說過,「印度應該成為亞洲的軸心」,64年來,印度實現大國的夢想不曾停過,甚至想成為新世紀強國。

其實,早在2005年,布希政府就發表聲明,宣布要扮演「產婆」角色,從軍事等各方面接生一個新強國的誕生,那就是印度。中央情報局也從經濟、軍事、科技等項目,預測印度在2012年之前會成為全球第四大最有權勢的國家。

國際政治專家認為,這份聲明是指美國應該和印度建立伙伴關係,而這也顯示,美國擔心大陸崛起,印度擁有經濟實力,2025年還將超過大陸,成為人口最多的國家,拉攏印度可以制衡大陸。

印度不是新興,是重返榮耀 儘管印度人不認同這項說法,印度在國際社會的重要性卻是與日俱增,全世界開始用新的眼光打量它、認識它,「我們是重返榮耀,不是新興國家!」朱瑞表示。

這位外交官的說法其來有自,西方文明還沒誕生前,印度就已是偉大國家。英國作家威爾斯(H.G. Wells)在《世界簡史》裡說,「人類歷史千萬個帝王裡,幾乎只有西元前三世紀阿育王的美名閃閃發亮,像顆璀璨明珠。」

中世紀的印度威名遠播,讓哥倫布心生嚮往而前往,卻意外發現美洲。根據麥肯錫的研究,西元1到1800年,中、印古文明國的GDP共占世界六成,17世紀蒙兀兒王朝統治的印度,更勝中國,創造全球最高的GDP。

英國歷史學者麥可.伍德(Michael Wood)在《印度的故事》就敘述,蒙兀兒王朝興建壯觀的宮殿和清真寺,音樂、繪畫盛極一時,也是製造業、農業大國,堪稱印度黃金時代,當時首都阿格拉有75萬人,倫敦僅20萬人。

直到18世紀,英國發生工業革命,世界重心移到歐美,中、印經濟急遽下滑,從此沒落200年,1950年代印度還成了最窮的國家,如今,到了21世紀,是印度「重返榮耀」的時刻。

關注印度發展超過10年的元智大學應用外語系副教授楊薇雲就表示,最近一、兩年,印度媒體經常把「強國」和印度連在一起,不斷討論「印度能否成為強國」「印度能成為什麼樣的強國」「什麼時候印度會成為強國」。

現在,印度再次成為焦點,有了新身分:這個古老國度擁有全球最大的資訊出口業、世界第三大的軍隊,能替以色列、義大利發射衛星,聯合國的科學家還向他們租借衛星,研究氣候暖化。

「我和親友都以印度為榮,印度會受世界矚目,成為有聲有色的強國,我的孩子會過得比我好!」在旅行社擔任導遊的任添德‧賈思瓦(Jatender Jaswal)對國家發展懷抱無限希望。

2050超美 世界第二經濟體

在20世紀的最後十年,印度經濟快速發展。《金融時報》主編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就驚訝印度目前人均所得僅約1000美元,卻有強大的經濟力量。

摩根士丹利預估,2013到2015年印度可望超越中國,成為全球成長最快的經濟體,GDP未來五年將持續成長9%到10%,而中國則在8%徘徊,未來20到25年,印度將成為成長最快的國家。高盛甚至預測,2050年印度會超越美國,成為僅次中國的第二大經濟體。

在21世紀第一個十年,金磚四國是全球表現最好的經濟體,現在邁入第二個十年,印度將從中脫穎而出。

「10年前,印度GDP占全球僅0.5%,現在已是2%,」外交部發言人維許努.派凱許(Vishnu Prakash)說,2007年GDP就突破1兆美元,雖說現在人均所得約1100美元,15年後可提高到5000美元,未來25到30年可望成為1萬美元,躋身已開發國家。

人口和產業,帶動消費成長

回溯印度今天的發展潛力,一切都與開放有關。

1991年,印度開放市場、改革經濟,至今20年,成為世界上發展第二快速的國家,僅次於中國大陸,外匯存底排名世界第六,超過外債,依購買力平價來看,是全球第四大經濟體。

印度企業也在壯大。米塔爾鋼鐵、塔塔集團、巴拉特鍛造等大舉向海外購併,世界刮目相看。

除了開放市場,印度成長的另一關鍵是充沛的勞動人口。 12億人口的印度,擁有全世界最多的年輕勞動力。近六成人口低於29歲(見頁112表3),2015年,印度將有5.5億名青少年,此時,歐、美、中國已步入老年社會,印度將會是唯一平均年齡小於30歲的年輕國家。

「在金磚四國中,如果抽掉印度,平均年齡馬上老四歲!」ING投信基金經理葉菀婷表示,年輕人口就是印度成長的最大利基,少了印度,全球未來會少掉1∕4勞動人口,而未來五年,世界上每增加四名勞工,其中就有一個人是印度人。

30到49歲是印度的勞動主力,按聯合國資料,今年起到2030年,該年齡層增加49%,約有1億2400萬人,數目冠居全球,而中國則會減少2000萬人,使該年齡層人口下降20%,印度占上風。 勞動力增加的另一面,代表的是消費力也會成長。

葉菀婷分析,1971年到1990年間,美國30到49歲的青壯年人口增加57%,他們賺到薪資後,就會購物,是肯花錢的消費主力,帶動內需市場。

這個現象發生在中國的1991年到2010年。從現在開始的未來20年,就輪到印度了。

麥肯錫研究也指出,未來十年亞洲新增的9億消費人口,印度占了5.44億。

「我們每個月汽車銷售增加18萬台,機車購買每年增加1000萬台,冠居全球,世界第二大的Hero-Honda機車公司就在印度,年成長率超過兩成,」ING投信印度投資長葛曼森(Ramanathan K)對印度內需市場如數家珍。

印度人愛買手機,每個月新增1600萬支手機,領先世界,手機用戶已達6億人,誇張的是,買手機似乎比上廁所重要,至今有8億人沒有廁所可用!

不止如此,印度人還愛買黃金,世界黃金協會統計,最近一年印度購買755噸黃金,冠居全球。

三億中產階級 外資投資第二

隨著經濟成長,中產階級的消費力愈來愈強。

ING投信印度總經理蘇以安(Navin Suri)觀察周遭,他發現中產階級開始培養生活品味,十年前只會喝啤酒、烈酒,現在桌上擺的是葡萄酒,還講究葡萄品種,也開始度假,收購藝術品。

事實上,3億個中產階級就等於3億個消費者,到了2025年會增加到5.8億人,將近6億人的內需市場不斷吸引外資進入,爭取商機。

「你去看電器行,裡面都是韓國的電視、洗衣機和電冰箱,品質好又耐用,這在五年前可是看不到的,」外交部發言人派凱許道出韓國廠商投資的成果。

最近幾年,印度已經成為世界上第二大吸引外資的國家,僅次於中國大陸。

印度台北協會會長羅國棟(Pradeep Kumar Rawat)引述聯合國貿易暨發展委員會2009到2011年研究,外人投資印度金額持續增加,這20年已累積到1400億美元(見頁112表4)。

日本就大力投資興建德里——孟買、德里——加爾各答兩條產業走廊,以鐵路、公路、水運、航空橫跨六個省、產業聚落,是日本在海外的最大工程,日本也成為印度第七大投資國,首相每年都前往視察。

四大發展障礙,邁向強國隱憂

除了日本,愈來愈多外資參與印度的基礎建設,使印度成為全球第二大水泥消耗國,希望洗刷公共建設嚴重不足的印象。

近幾年來,從機場、道路、港口、電信、電力公司、水公司、鐵路到醫院,幾乎都採用政府發包、民間承包的官民合作模式,大大提升效率。

去年8月,德里機場第三航廈啟用,這座耗資27億美元、第一個由民間GMR集團興建的機場、名列世界第六大的機場,首度可以和新加坡、杜拜機場媲美,一年容納3400萬名旅客,是台灣人口的1.5倍,光是免稅店就有2萬平方公尺,略小於台北世貿一館。

「37個月就蓋好了,真是破天荒地快!」拉克斯(Luxe)旅行社資深副總裁維杰.蘇利瓦森(Vijay Srinivasan)表示,北京機場容納4500萬人,花60個月完成,容納2500萬人的倫敦希斯洛機場花60個月,樟宜機場則花76個月。

「新機場比舊機場好上100倍,」印度最大民營航空公JET德里航空站經理蘇仁德.費(Surinder Vaid),帶領訪客參觀偌大的新機場,笑著這樣表示。這十年來,隨著經濟發展,機場需求迫切,已經從50個增加到82個,公、民營航空變成10家,班機提高到400架。

1.基礎建設不足

基礎建設不足向來是印度發展的障礙,也最為外商詬病,印度政府也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外交部發言人派凱許就說,印度政府正逐步增加公共建設經費,從2002年占GDP的5%提高到2017年的10%(見頁112表5),今年到2016年將投資超過1兆美元,改善基礎建設,希望能吸引更多外資。

印度建設的腳步確實是加快了。ING投信葛曼森指出,1951年起印度實施五年計畫,現在已是十一五。三、四年前,全國道路每天只平均興建二、三公里,現在已有10公里,下一個五年,可以增加到20公里。

靠著計畫中的基礎建設、年輕的勞動力和龐大的內需市場,印度擁有發展經濟的優厚條件,然而,與先進國家相比,印度的貧富差距、教育條件離強國的目標還有距離,成為國家發展的障礙。

2.貧富差距大,文盲占三成

依照聯合國發展署(UNDP)去年底統計,在全世界169個國家中,儘管印度所得增加排在前十名,但是,在人類發展指數排119名,有3.2億人每天生活費不到1美元,文盲比率更達到三成。

「印度還有人餓著肚子,怎麼成為強國?」Bajaj汽車董事長羅.巴扎(Rahul Bajaj)在去年11月一場電視辯論中直指貧富差距。

這個問題印度政府也亟欲解決,現在就有微型貸款,借錢給鄉村村民,只要400美元,就可以做小生意。

曾經擔任聯合國副祕書長、印度外交國務部長的國會議員夏希.塔魯爾(Shashi Tharoor)接受《遠見》訪問時也表示,印度貧窮問題仍很嚴重,儘管過去十年,每年約有1%的人脫貧,但還有26%屬於赤貧,表示還得再等26年!

依據目前脫貧政策,政府每年提供低收入戶100天工作機會,估計有幾百萬人會受益,憲法也在去年新增條文,強迫6到14歲的小孩免費接受教育,不用再靠乞討為生。

「國會也在討論,幫助窮人用每公斤3盧布(2毛台幣),購買25公斤的米或小麥,政府脫貧的動作要快一點!」塔爾魯希望政府能提升效率。

3.政府上下貪污盛行

只是,令人驚訝的是,貧窮的背後和政府貪污不無關聯,而這也是民眾認為阻礙印度成為強國的主要原因。

根據印度NDTV電視台去年11月網路民調,66%的受訪者認為政府從上到下貪污,連鄉下窮人也被官員欺侮,剝去好幾層皮。

《金融時報》駐華盛頓辦公室主任愛德華.盧斯(Edward Luce)在2001到2005年派駐印度,2006年,他把對印度的觀察寫成《印度的奇特崛起》,其中,對官員貪污有深入描述。

他說,鄉下窮人申請出生證明,領取糧食配給簿,要塞給官員300到400盧布;寡婦想拿丈夫的死亡證明,必須賄賂;管理糧食的人會把政府給窮人的好麥子拿到黑市去賣,卻給他們無法食用的粗糠。

盧斯還發現,赤貧卡可以靠賄賂取得,有四成持卡者竟然不是窮人;都市裡的小販在街道擺攤,每個月大約要以收入的1∕3賄賂警察、稅捐單位,他們的果汁、太陽眼鏡、香菸等商品會被充公,成為官員的外快。

小貪不計其數,大貪則影響國家發展。去年11月就爆發大弊案,電信部長拉賈(A. Raja)以超乎尋常的低價,核發2G手機執照給電信業者,導致國庫損失約400億美元,事件發生後,拉賈辭職,股市下跌,也影響總理辛格的聲望。

據國際透明組織2006年調查,超過75%的印度人曾經行賄,其中卡車司機為了取得執照、擺平交通違規,每年賄賂高達50億美元,這三年來,印度在178國的貪腐指數從2008年的85名退步到2010年的87名,改善不大。

公務員最大的非薪資收入就是藉職務之便拿錢,英國《每日電訊報》去年底就指出,不少父母希望女兒能嫁給公務員,印度公務員服務委員會就接待過5000多個來訪家庭,他們都是為尋找公務員女婿而來。

然而,貪官污吏在憲法311條的保護下,要降級都不可能,更別說遭到解雇,而原本有理想的人當了公務員,在「體制」之下,也跟著一起貪錢。

近年來,修改311條的呼籲不斷在民間出現,但是,利益糾葛下,改革談何容易!

4.民主效能不彰,政策難推

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凡事都要協商、辯論,讓大家都能滿意反而變成國家進步的絆腳石,甚至連個小改變都很難推動,又如何能成為強國?

盧斯在書中就反映印度式民主:1999年,鋼鐵部向行政改革部請示,公務員批公文不再用藍或黑色墨水,該改用綠色或紅色,豈料這件案子在印刷局、人事訓練部、行政改革部之間周旋輾轉,經過無數次會議,將近一年後,才決定原始文件用藍或黑色墨水,後續文件要用綠或紅色!

墨水顏色影響還算小,基礎建設則有太多環節要跟人民協商,效率不彰妨礙整體發展。國會議員塔魯爾就說,1996年,中國沒有六線道,現在已超過6萬6000公里,而印度想拓寬兩線道,得要10年,民眾示威、要土地補償。

「去年初,在我家鄉喀拉拉,政黨竟然反對拓寬兩線道,這是21世紀!你能想像嗎?」他以著急的語氣表示,中國建三峽水壩,十年內遷走100萬人,印度蓋Narmada水壩,官司連連,鬧到最高法院,花了32年,只蓋三峽的1∕6!

印度式民主也會影響外商投資的腳步。世界第二大的韓國浦項鋼鐵(Posco)想以30億美元買地蓋廠,可是,土地是原住民的,權利受到憲法、環保署保護,交涉兩年,還是蓋不成。

許多人喜歡拿印度的行政效率和中國相比,塔魯爾認為,印度自有一套民主方式,中國制度並不適用。

「民主是印度發展的一部分,」外交部次長朱瑞就這樣表示,執行公共建設時,會考量古蹟、歷史,不會光看經濟發展。這就是印度!一個台灣人相對陌生、正往強國夢邁進的大國。

本文出自 2011 / 02 月號

一封信的力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