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曲《滿江紅》,田浩江熱血動全場

第八屆華人峰會晚宴最矚目
文 / 游常山    
2010-12-14
瀏覽數 15,700+
一曲《滿江紅》,田浩江熱血動全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一刻,大家聽歌專注的程度,讓我以為幾乎可以聽到像是針掉到地上的聲音,」第一位華人女性在美國擔任市長的李琬若回憶10月16日在香格里拉台北遠東國際大飯店晚宴上,聆聽國際知名男低音田浩江五首盪氣迴腸的老歌時,如此形容:「漸漸的,我自己聽到淚眼汪汪,幾乎看不清對桌的人,但是我環視周圍的人,每一位都屏氣凝息,感動到只能沉默,待表演完,才拚命鼓掌,太感人了!」

這不是一場制式的聲樂表演,而更像是一場因緣殊勝的華人領袖大團圓的頌歌。

田浩江刻意挑選的五首歌,每一首都有深意:

民謠、藝術歌曲 選唱皆深意

第一首,是他青少年時期,在北京家中,以收音機偷聽當時「敵後」的台灣的流行歌曲:劉家昌作詞作曲的〈往事只能回味〉。

40年前由女歌手尤雅唱紅大街小巷,不料千里遠的北京竟也能依稀聽到,隔著遙遠的時空,做為那個二次大戰後、世界陷入冷戰時期、國共對立年代的見證。

「我的歌詞不是那麼清楚,是因為,我是偷偷蓋著棉被、心臟撲撲跳,非常緊張偷聽到的,」田浩江以如絲絨般低沉的嗓音低低敘說,近半世紀的時光,如一夜琴般的優雅流過。

第二首,還是來自遙遠年代的共同記憶,國際知名學者、故哈佛大學教授趙元任作曲的〈教我如何不想她〉。

這是民國初年流行於青年間、雅俗共賞藝術歌曲,抑揚頓挫、高音拉得極高,田浩江雄渾的低音,把這首老歌唱得盪氣迴腸。

這兩首歌,田浩江開唱前,都先談起他和這些歌的故事,古老的年代,個人的喜怒哀樂,大時代的背景襯托出歌唱家個人的生命史。

「將生活的情感和體驗融入,用歌聲詮釋詞曲美好的意境,和聽眾產生共鳴!」在晚宴上聽歌聽得如沐春風,遠雄建設副總經理蔡宗易非常肯定這一場安排在峰會前的音樂盛宴。 第三首,扣緊大會的主體貴賓:全球華人。 田浩江選了〈龍的傳人〉,這是一首侯德建做的老歌,從台灣流行到大陸,又擴散到世界,打動全球華人心弦的歌。

冠德建設集團董事長馬玉山在晚宴主桌,近距離聆聽田浩江悠緩、中氣十足的吟詠這首象徵全球華人認同的圖騰的歌。

意境浩瀚 首首故事扣人心弦

15歲就以流亡學生跟著國民政府來台,「戰亂顛沛流離,到了碼頭,就是一生,」馬玉山感慨兩岸華人在20世紀下半葉的集體顛沛流離的經歷。

那一種難以向下一代清楚述說的悲憤情感,那一刻,彷彿都被〈龍的傳人〉這樣巨大的民族情感給撫平了。

「他的歌讓我深深感動,一位藝術家有這麼偉大的能力,讓與會的聽眾情緒激動,不能自己,更讓我為中國驕傲!」在美國攻得哈佛大學博士的上海再生醫學集團董事長李戍動容地表示。

李戍說,他自己出身大陸貧窮農村,讀完華中科技大學後出國,留學美國多年,長年在美國奮鬥,聽到這樣動人心弦的、召喚民族情感的老歌,唱得如此美妙,讓人覺得餘音繞樑,意猶未盡。

田浩江、李戍、李琬若,他們都是旅美傑出華人團體「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的成員,「百人會多的是企業家、有錢人,但是像是田浩江這般國際級的藝術家,卻是很難得!」在美國加州,事隔近月,李琬若透過越洋電話,仍津津樂道田浩江的感人歌聲。

這樣濃厚的民族情感,也感動了台灣的企業領袖。

「歷史回憶,扣人心弦,」台灣飛利浦醫療事業群總經理葉宗仁表示,田浩江的人文底蘊深厚,每一首歌曲獻唱前,他前言的本事,充滿故事性,談笑風生,平易近人,讓聽眾一時陷入一種歷史情境,悠然神往。

歌聲如江 召喚華人集體記憶

田浩江又選唱了近千年前精忠報國岳飛填詞的〈滿江紅〉,並且鼓勵現場嘉賓一起共同歌詠,全場濃烈的愛國情緒至此發酵,達到最高點。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今夕何夕?近200位全球華人企業領袖、精英,共聚一堂,竟然能在一團沛然正義的氛圍中,唱出集體的民族認同情緒,古典的歌詞,昇華了所有聽眾的情感,沸騰了大家的血液,那是眾人久違的純粹鄉情,也是令人興起故國之思的國族認同。

「田浩江唱出我們正在流失的感覺,也唱出全球華人社會的集體記憶,從鄧麗君到羅大佑,都在中國大陸的『意識型態大撤退』的旅程中,發揮微妙的角色,」與會的香港《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說出他自己對田浩江歌聲的感動和意義詮釋。

夫唱婦隨 恩愛互助烤鴨宴友

最後一首歌,是出自美國經典歌舞劇、1949年編成的美國名劇《南太平洋》(South Pacific)。

《南太平洋》男主角唱的一首〈某個誘人的夜晚〉(Some Enchanted Evening),這首情歌,成為當晚峰會歡迎晚宴的壓軸。

這一曲,應該也是田浩江伉儷的定情歌。

田浩江獻給他的愛妻——他的事業伴侶廖英華博士。峰會晚宴現場,也由廖英華親自上台鋼琴伴奏,更加意義深長。

「某個誘人的夜晚,有人可能在笑,你聽到她在笑,夜復一夜,穿過擁擠的房間,她的笑聲,迴盪在你的夢裡……」比起翻唱過此名曲的已故好萊塢歌王「瘦皮猴」法蘭克.辛納屈的低沉嗓音還要雄渾,田浩江的歌聲如醇酒,平撫了大家方才激動的愛國情緒。

當年田浩江還只是初來乍到的中國大陸留學生,他太太廖英華已攻得美東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的遺傳學博士、申請到科羅拉多大學任職多年,早已經是地位穩固的副教授了。

田浩江那時和一大群大陸留學生,經常拜訪廖教授的家,多才多藝的廖博士還擅長鋼琴,為了協助他打進美國主流的聲樂界,他們因此日久生情。

10年後田浩江念得聲樂碩士、又贏得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基本歌唱合約後,才有勇氣向廖英華求婚,成就神仙眷屬。

目前,原籍香港、英國出生的廖博士已經放棄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遺傳學系的終身職副教授的榮耀地位,專職扮演夫婿的聯絡人、公關兼大廚,她在全球各個旅行據點,迅速就地布置而成的多個「北京烤鴨」廚房,正宗的烤鴨口味曾經讓全球歌劇的「三大男高音」的二位:(已故的)帕華洛帝、多明哥讚賞不已。

在美國,每次田家宴會,烤鴨的拿手菜總是主菜,廖英華從上市場選購鴨,至少忙上兩天,但是為鴨子刷醬料、用電吹風機吹乾鴨身(烤起來口感才能逼近北京正宗「全聚德」)的煩瑣廚房助理工作,總是田浩江義不容辭。 田浩江的英文版回憶錄《沿著浩瀚的江水:從毛澤東到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就登載了一張夫妻聯手整治拿手烤鴨的家常照片。

「真是讓人非常感動的、典型的『夫唱婦隨』,這樣精湛的歌藝,在峰會這樣嚴肅的場合,卻配合得這麼深刻、這麼恰當,他們的愛情故事,事業成就這麼高的太太,可以為愛情放棄事業,更是神仙眷屬的故事,」台達電子總經理蔡榮騰深深為他們伉儷情深感動。

肺腑共鳴 反思曲意不落俗套

田浩江能即席秀出這樣感人肺腑的歌聲,背後除了是他幾十年來不敢鬆懈的歌劇演唱家的專業功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文底蘊,他的精益求精的精神。

上海再生醫學集團董事長李戍對田浩江的完美主義印象深刻。

「在台北,我們被邀請到知名的鼎泰豐吃午餐。來鼎泰豐怎能不吃招牌小籠包?結果田先生堅持,只要白飯,因為怕影響16日晚上的演出,只吃白飯才能讓嗓子清亮,」李戍聽了歎為觀止,「以他這樣專業的歌唱家,對於細節還這樣的挑剔、要求完美。」

是的,也只有這樣敬業和專注,可以從肺腑中唱出14億華人共有的豐沛情感。

冠德建設集團董事長馬玉山深受田浩江的歌聲感動之餘,說出他對《遠見》雜誌已經連續三年在台北舉辦的「全球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的肯定:「《遠見》雜誌每年舉辦的『全球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議』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讓兩岸企業界人士針對不同主題,提出各自看法,增加瞭解。」

馬玉山進一步讚賞說,「這樣嚴肅的大會,卻能別具慧心,安排像聲樂家田浩江這樣藝術家來獻唱,而田浩江又能別出心裁,安排出這樣切合主題的五首歌,每一首歌除了動聽之外,更是深深讓人反思,這是我所參加過的兩岸會議中,意義最重大且最不落俗套的。」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