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跟著城市一起美好、富起來

躍升國際光點:看見城市的遠見
2010-12-14
瀏覽數 18,150+
跟著城市一起美好、富起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城市逐漸具備雛形,或者面臨新的轉折點時,需要有遠見洞見問題的本質,綜觀全局。

這種強烈的主張,將使城市具備明朗的方向感,出現前進的步驟、執行的方案,以及解決困難的決心。

2010年10月18日晚上8點開鑼的「城市夜談」,別出心裁邀請到三位台灣縣市長,以及企業家、學者,共同探討「一個美好城市的圖像」。

夜談由主持人、《遠見》雜誌副社長兼總編輯楊瑪利開場。台北市長郝龍斌、台中市長胡志強、高雄縣長楊秋興(2010年12月25日卸任),北中南三位百里侯難得齊聚一堂。加上沃爾瑪中國總裁陳耀昌、亞洲大學副校長劉育東共同與談,「卡司」十分堅強。

城市如何有遠見?

三位縣市長侃侃而談,宛如施政報告,幽默的胡志強,不時調侃郝龍斌及楊秋興,也讓現場氣氛輕鬆而愉悅。

職業生涯橫跨兩岸三地的陳耀昌,是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碩士及芝加哥大學碩士。在他的領導之下,沃爾瑪中國名列「2009跨國公司中國貢獻榜」榜首。而他個人也多次獲得「年度低碳經濟人物」「綠色貢獻人物」等榮譽。

沃爾瑪在中國各地設有200多家店,遍布大陸各大城市,對於中國城市的躍升,陳耀昌有著獨到的觀察。

對沃爾瑪中國最有意義的是,跟著中國的城市一起富起來之際。這家連鎖超市也擔負起社會責任,譬如直接從農場採購,輔導農民做有機認證,與政府一起推動城市發展。

另一位與談者、建築界名人劉育東認為,城市的遠見在於人,社會大眾的美學觀念需要加強培養,經典的建築更能成為潛移默化的美學教育。

城市夜談在晚間9點半結束,諸位與談人一下台,立刻被媒體及聽眾包圍,楊秋興更在場外接受多家電視台聯訪,宛如開起記者會。城市的吸引力、競爭力,怎麼做國際化行銷與空間治理,夜談場上種種精彩的言論,也在第二天的報紙和電視占領不少版面和時段。以下為論壇精采內容。(文∕邱莉燕)

〈主持人〉楊瑪利:這是2010年五都激烈選戰前絕無僅有的會談,首先請郝市長發表。

台北市成最佳金融城市20強

〈與談人一〉郝龍斌:中國社科院對全球城市的調查,2009年台北市排122,2010年一舉躍升到38名。

全球最佳金融城市調查,台北在2010年3月時還是第21,現在已經升到19名,是全球最大20個金融城市之一,超越了首爾、阿姆斯特丹。我們推出1999市民熱線,是學習紐約311專線,但我們的經費是紐約的1∕30。

現在每一天最少接7000通,一個月平均有25萬到30萬通電話,而且民眾滿意度在八成以上。

限時限工,馬路、噪音、垃圾等處理,民眾打電話來要我們限時完成,現在完成度達到95%以上。這是行政效率非常明顯的指標,我們也因此獲得香港亞太顧客服務協會所頒發的最佳公共服務獎。

說到提升城市的遠見,有時候因為施政多少會造成一些困擾和民怨,身為一個有遠見的首長,本來就該抗拒壓力,做該做而且對這個城市長遠的發展來說是正確的事。

四年前我提出淡水河的活化,我的好朋友都勸我千萬不要做,他們覺得這個政策成功的機會不大。可是,每個偉大的城市都應該有一條美麗的河川。經過四年多,淡水河現在的水質不但是30年來最好,淡水河的河濱公園綠化之後,變成週末假日民眾最常去的地方,整治出來的綠地,相當於15倍的大安森林公園。

講到城市再升級,台北市未來面對的幾個問題。第一個是城市住房的問題。我們現在已經準備了公有的土地大量興建社會住宅或青年住宅,用只租不賣的方式,解決城市租房的問題。

另外台北市出生率太低,過去台北市新生兒年平均是3萬5000個,2010年連兩萬個都不到,這是未來的活力危機。所以我們推出「祝你好孕」方案,也透過獎勵方式,針對青年夫妻,從懷孕、生產、健檢,一直到寶寶滿五歲,我們負責生育、養育、教育,每個寶寶台北市政府要花17萬5000元。

今天我們不是跟台灣任何一個城市進行城市競爭,而是跟國際城市競爭,並且在其中脫穎而出。

2009年我們辦聽奧,2010年我們參加上海世博,同時辦花博,明年要辦世界創意設計大展。透過這些國際活動,不僅要改善台北硬軟體設備,更重要的是讓台北在國際間發光發亮。

台中市民文化參與 8年增8倍

〈與談人二〉胡志強:台中市政府這幾年的進步,應該不是用講的,而是要用感受的。

今天是10月18日,兩天前的晚上,台中市在亞洲最棒的洲際棒球場進行職棒比賽,擠滿了兩萬多個年輕朋友。

在不遠處市民廣場,同時舉辦爵士音樂節,星期六那天有12萬人來附近參加,星期天有14萬人,大部分是外地人,當天所有的旅館都被訂光。結果造成晚來的人還打電話到市長室說:「我訂不到房間,你要替我想辦法。」 這個禮拜六晚上,還有一個音樂會在圓滿劇場,會擠滿一萬人,聽陳昇、張宇、黃品源唱歌,high到不得了。

再加上星期六是百貨公司的促銷時間,所以台中市真的像不夜城。我興奮地在城裡走了好幾圈,看看各方面的狀況,這就是我們希望的城市。

但是,當初要蓋圓滿劇場有多少人反對,現在已經是亞洲最大的戶外劇場。到現在,三年內參加過的人次已經超過300萬。

2009年道奇隊來打球,先去檢查天母的球場,再到高雄澄清湖的球場,這兩個球場都很棒,但是當時教練講了一句話,為什麼不到台中打?因為台中的洲際棒球場,國際棒協已經認證完成,不用檢查就可以打。那為什麼不來打呢?因為當時我們在演《杜蘭朵》(歌劇)。

所以不管有沒有遠見,不管是不是國際光點,我們一定要瞭解一個城市裡最偉大的部分,市民(the people)。一定要符合他們的期許和要求,才能夠擁有像今天這樣的文化氣息。

過去台中市民一年參加3.92次文化活動,不到四次,八年以後33.8次,可以成長八倍。

城市最重要的競爭力,是經濟競爭力,其次是文化競爭力,再下來一定是環境的競爭力。

環境的競爭力分成三類:一是環保、綠能。第二是「美」的競爭力,怎麼樣讓城市更美。第三是環境跟人文的結合,滿足人的基本需要,現在已經進入了環境競爭力的時代。

台中古根漢美術館沒有做成,原因很多,當年一直是「只聞樓梯響,不見錢下來」,讓我面對古根漢變成負心漢(台下笑聲)。只是我沒想到,到了選舉就變成我的錯。我覺得這不重要也不需要解釋,重要的是,我剛才談到環境力和台中市發展的時候,一直講到的:市民的支持。

當時決定走文化是我的決定,我要給台中市一個臉孔。一個城市要有一張讓人嫉妒的臉,那個臉孔就是文化。

但是決定之後民眾如果不支持,還是很孤單,接下來就會失敗,民眾支持那就成功了。

歐洲有一個雜誌,票選歐洲十大市長,他們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城市,花七年的時間把犯罪率降低六成,但台中市做到了。事實上,台中市這幾年治安改善的程度全國第一,這就是一種鼓勵。

大高雄要做產業新據點

〈與談人三〉楊秋興:一個有遠見的城市,要適合人們居住,要成為一個幸福宜居城市,要有足夠的工作機會,所以我希望未來大高雄是一個產業的新據點。

同時現在節能減碳正夯,我們希望未來可以朝低碳節能的新城市發展。最近我們看到許多地球暖化的問題,所以其實城市的防災能力要夠強,尤其防洪、防颱之類都很重要。

要成為產業新據點,我想還是要用大高雄的特色:港口。之前我提出希望大高雄可以超越新加坡,大家好像覺得太臭屁,我想這不是不可能,但如果我們只在台灣跟五都競爭,那我想我們永遠贏不了台北市,也比不上台中。 過去高雄港只是一個轉運站,但未來希望貨櫃能夠開櫃,還要「生雞蛋」,就是做深層加工,提高更多的附加價值。

因此我們要利用高雄的港都優勢,成為大高雄經濟特區,與海西特區互相呼應。假以時日,我相信有機會超越新加坡。

新加坡的制度我們不全然接受,如果我們用區域來比,大高雄就是新加坡的五倍大。

但過去這幾十年來我們的國民所得停滯不前,新加坡GDP平均已經是4萬美元,台灣還停留在1萬7000、1萬8000美元,高雄更落後。

新加坡可以成為我們經濟的指標,城市的乾淨、政府的效能和清廉度,都值得我們學習。

另外,我們也希望引進國際級研究機構,讓高雄成為研發重鎮,現在很多國家級的研究機構也在高雄設置了,希望未來很多企業可以來高雄投資。

還有,我們希望未來可以協助一些金屬產業升級,例如遊艇、光電、精緻農漁業,使在地產業能夠高雄化。

我們也希望扶植低耗能、高效率的產業,推動低碳產業機構發展計畫,尋找高雄下一個世代的產業。

有產業才會有工作,才是適合居住的地方。

建立交通系統對城市來說非常重要,因此我們也要建設低碳友善的人本交通運輸系統。很多先進國家,包括德國、捷克都大淹水,淹到兩米、三米高變得好像稀鬆平常,落實保育和治洪防災工作,這是城市最重要的工作。

城市發展循序漸進才能長久

〈與談人四〉陳耀昌:目前全世界有三個重要趨勢,正在衝擊全世界的發展。

第一,人口城市化非常明顯,第二就是新興中產階級的壯大,第三就是在幾個先進國家可以看到,人口明顯老化。

中國現在城市人口有6億多,估計再五年會增加1點多億。中國中產階級的人口就很難講,有人說幾千萬,有人說上億,但在未來十年,中國絕對是培養最多新興中產階級的國家之一。

城市發展須注重和諧和循序發展,才是健康長期的發展。 現在中國三線城市發展地非常快,中產階級的人口甚至人均收入的增長,比其他的城市都快,當然起步的標準比較低,但是這樣的城市有好幾百個。

沃爾瑪在中國發展幾十年,有一點小小的成就,但是我們最成功的是,我們已經成為一個助人助己的社會企業。 我們盡了很多企業責任,許多政策也跟政府的目標互相配合,例如製造業的內銷、幫助婦女就業、幫助農民提升收入,如果能做到這些,我想就會是一個受歡迎、負責任的企業。

有遠見的城市,少不了低碳概念

大陸現在很多城市,可能資源不足,從零開始發展,但是他們都很重視低碳、節能,並以此作為城市化的重心。 我們跟地方政府有較多接觸,每次見面,一定會提起幾個話題,像是如何幫助就業、幫助供應商或是如何採購。 但地方政府最關心的,是沃爾瑪正在進行些什麼低碳節能的策略,希望我們能幫助當地農民更永續的發展,對於環保更重視。

這個禮拜,我們公布了一個幫助農民的計畫。從2007年開始,沃爾瑪開始直接從農場採購,試圖幫助農民永續發展,到今年為止已有50多萬人已經加入,我們希望到2011年有100萬人可以參與。

到2011、2012年,我們希望直接採購能到達15%,甚至做到有機認證。這就是我們做為領袖行業,如何幫助我們的供應商。

這些都是小供應商,每人平均只有一畝半的土地,但我們可以集中他們的力量,幫助、教育他們,做長期的合作伙伴,共同推動永續發展。城市化對環境負擔非常大,要做有遠見的城市建設,就必須做到低碳、城市、永續發展這個三角形結構。這就是我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企業,也是每個國家每個城市都要做到的、有遠見的城市發展。

改變行政制度,以提升美學素養

〈與談人五〉劉育東:第一點,以一個建築學者而言,我覺得台灣的城市一點都不美,大家都知道。我們的城市雖然有很多很好的軟體,很多很好的東西,但是就是一點都不美。

第二,那為什麼不美?因為我們在過去30年經濟不好,所以不能蓋比較貴的房子。

第三,我們這時候要找出世界級的典範,我們都知道世界上有那麼多好東西,我們要怎麼找典範?我今天不是來肯定大家的,台北市花了最大的力氣,在還沒有公共預算的時候,找了伊東豊雄先生來做松山菸廠;又花了最多了力氣做了世界音樂中心,做了世界級的建築。

但是城市不能只有硬體沒有軟體,這是為什麼我很喜歡花博。台中市,我自己的都市,伊東豊雄先生在21世紀最難蓋的作品,台中歌劇院,現在已經蓋到一樓。

台中還要繼續蓋我們亞洲大學的安藤忠雄藝術館,已經五次流標,因為最困難的房子當然會流標。所以我們一定要建立世界級的典範。

但是第四,我覺得我們要快,但是也要慢。

因為建築就是建築,必須畫完圖之後,再慢慢一步一步蓋起來,我們要急,但也要不急。

第五,我們的行政制度要改變。因為我們到現在很多行政制度不是要快快快,要不然就是不准蓋。

故宮明明有這麼好的、世界級的東西,但是故宮南院還在打國際訴訟,我們的二航廈有問題,三航廈蓋不了,南機場說來改裝一下一航廈吧,到現在國際建築師卻還來晉見交通部長,抱怨說我們的行政官員竟然不懂國際慣例,這些都必須改變。

最後,我想遠見應該跟人有關,我們現在應該不能再抱怨我們的教育體制不好、人才不夠,我們要抱怨的是,我們一般的素養不夠,一般大眾的美學教育不夠。 所以需要市長、縣長的大力疾呼,這麼多國際建築師,還有許多正反的意見,要讓自己學什麼才是好東西。學好之後,我們的學生、建築師就有機會去做。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