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效法投資電子業精神,生技業前景無限量

艾倫.戴蒙德愛滋病研究中心總裁 何大一
文 / 黃漢華    
2010-12-16
瀏覽數 26,350+
效法投資電子業精神,生技業前景無限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三年,政府大力推動生技產業,不僅放寬法令,允許研究人員進入業界,行政院國發基金也提撥200億元推動「台灣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今年以來,生技股價更是一枝獨秀,屢創新高,前景似乎一片看好。

政府瞭解發展生技業對台灣經濟有迫切需要,不少高科技公司看好醫療對人們健康的重要,紛紛砸錢投資,然而,真正對生技業有同理心的投資人如鳳毛麟角。

生技業需要大筆資金,以研發新藥來說,耗時約20年,才能成功上市,國內投資者往往為了追求成效,未待研究成果,就要抽身放棄,有心回台服務的海外專家見此情形,也容易打退鼓。

生技業者一旦成功,獲利就會無限,股價因此有很大的想像空間。觀察台灣部分生技公司,藥品還沒成功,股價就漲過頭,股市投資人顯得不夠理性。

美國艾倫.戴蒙德愛滋病研究中心(The 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總裁何大一,來台參加峰會。雖然身在異國,內心卻充滿中國情懷,不僅很關心國內生技業發展,談到父母培育,也盡是感恩。

11月底,天下文化翻譯、出版《悲欣路——回首大時代的悲歡離合》,這是描述其父何步基歷經抗戰、國共戰爭,從大陸來到台灣,移居美國,記錄大時代下的中國人因為戰亂,被迫與家人分離,後來再度重逢的故事。以下是訪談內容:

TMB-355可望預防愛滋病 台灣發展生技產業,這是創造經濟的大好時機,不容錯過,不過,生技業不比電子業,只要投資,短短幾年就能有回報。生技業不能一味講究快速報酬,這個行業不只需要管理人才,更需要生技專家,投資者給了錢,就要信任他們。

在美國,出錢的投資人和研發的生技專家平起平坐。可是,在台灣,出錢的人聲音比較大,可以主導公司經營方向,然而,生技業除了要錢,也要靠研發,台灣人口比大陸、美國少,若要和他們一較長短,人才更是不可或缺。

回想30年前,台灣發展電子業,當時也是有人憑著勇氣,敢於投資,我相信,現在只要有一家生技業者能夠成功,就可以帶動這個產業,我也知道要投資人鼓起勇氣,冒著可能賠光的風險,並不容易,但是,不冒險,就不會有價值。

最近台灣生技股價上漲,我希望這代表業界真的有新產品,而不是名不符實、紙上談兵的誇大消息。其實,生技公司的研發是否通過FDA(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歐盟認證,是觀察的一項指標。

慶幸的是,我研究的愛滋新藥疫苗TMB-355在11月獲得FDA認證,可以進入第三期臨床實驗。這種注射針劑比目前的口服藥丸方便,它能阻斷愛滋病毒進入細胞,卻不會危害細胞,除了安全,也很方便,一個月注射一次即可。 我認為,TMB-355這種抗體如果能和其他抗體結合,進行雞尾酒式療法,應該是治療愛滋的新方法,未來我期盼能用來愛滋預防,也就是說,讓同性戀、藥癮者等高危險群接受注射,以免更多人感染。

這個觀念我其實想了好一陣子,也希望可以實現,目前從實驗結果來看,應該指日可待。從現階段實驗結果來說,病人每天吃兩種藥丸,一個月注射一次針劑,可以降低醫療成本,效果還不錯,而且能減輕噁心、嘔吐等副作用。

儘管我的實驗室致力研發藥物,尋找更好的愛滋治療方法,可是,難免會遇到科學家的紛爭問題。身為領導者,居間協調需要智慧,同事都希望自己的研究會有成果,彼此就出現競爭,互相比較。

於是,有人就會離去,有人不滿,也有人得意,不過,實驗室就像一般機構,人事流動並不稀奇,每當遇到這類情事,我視情況而做決定,不會逃避,這是身為領導者該做的事。

科學精神︰有錯誤就承認

我是科學家,研究過程經常遇到挫折,也會犯錯。記得2002年,我發表一篇論文,指出能阻止愛滋病毒的小分子alpha-defensin源自CD8T細胞,半年之後,才發現其實源自白血球,便馬上主動更正。

因為我在1996年被《TIME》選為年度人物,已建立了知名度。當我更正錯誤,科學界有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這也許是我從事研究以來的低潮期,可是,我不怕犯錯,如果發現錯誤,願意改正,這比知道錯誤,不願意認錯要好。

欣慰的是,從事愛滋研究近30年,常有人給我鼓勵打氣。最近一位就讀索諾瑪州立大學(Sonoma State University)的學生因為研究愛滋病對社會的影響,發現科學家的貢獻,寫信感謝我,讓我感到十分窩心。

11月,一本關於我父母傳記的《悲欣路》中譯本上市,父親何步基經過抗戰、國共戰爭,離開江西的妻兒來台。大陸淪陷,他回不去,幾年後,在台灣成立第二個家庭,直到大陸開放,才回去探望親人。2007年,我和大陸同父異母的哥哥、家人,一行15人以兩週時間跟著父親展開尋根之旅,我們重返當年他走過的路。第二年,我們回到台灣停留10天,幫他重拾記憶,這對我們家是意義非凡的旅程。

去年,父親以90高齡過世,他一直說自己是很幸運的人,其實,我才是幸運的人。我今天能走著安穩的路是父母篳路藍縷親手修築來的,沒有他們,我怎能在這美麗的岸邊?又如何在綠蔭下休息呢?

我父母的故事是當時那個大時代的縮影,很多家庭也有類似遭遇,這當中有悲有喜,或許可以像我們一樣,來個兩岸大團圓,攜手拼貼共同記憶,見證這段難忘歷史。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