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關懷內蒙荒漠化,擴及台灣海洋沙漠化

大陸環保組織阿拉善生態協會 訪台取經紀實
文 / 黃浩榮    
2010-11-09
瀏覽數 27,650+
從關懷內蒙荒漠化,擴及台灣海洋沙漠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秋夜裡,細雨紛飛。一輛高級巴士行駛在繁華的中山北路,車內坐著一群談笑風生的大陸企業家。

「咱們台北市搞都市規劃,最早得從日本統治時期講起,」前台北市民政局長林正修一邊以大陸慣用語解說著,一邊拿著手上的iPad向企業家們秀出台北市地圖,「我們現在要去的南港,是咱們搞高端產業的地方。」10月14日晚間,約70位來自大陸各省分的阿拉善生態協會(SEE,Society of Entrepreneurs & Ecology)成員抵達台灣後,立刻有效率地兵分多路考察台北。

第一組成員乘車前往南港車站旁的大樓社區,到處問垃圾車來了沒,考察民眾的垃圾分類;第二組成員前往參觀TVBS電視台李濤《2100全民開講》的政論節目現場錄影;第三組則隨誠品董事長吳清友參觀信義誠品書店;第四組在美食家韓良露的帶領下,來趟永康街美食之旅。期待能對台灣細緻的軟實力能有更深入的瞭解。

成員皆精英 來台考察軟實力

其實阿拉善生態協會來頭不小。成立於2004年,由兩岸知名的企業家共同發起,目前已有150名企業家成員,個個都是縱橫兩岸的一級企業家。

大陸包括萬科集團主席王石、萬通集團主席馮侖、北京首創置業董事長劉曉光等。台灣企業家也有20多位,包括統一集團總裁林蒼生、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中央貿易開發董事長丁廣鋐、榮成紙業總裁鄭瑛彬等。

阿拉善之所以有名,除了企業家各個大有來頭外,這也是中國大陸最大的民間環保組織。

今年,阿拉善台灣分部正式成立,由群益金融集團董事長陳田文擔任會長,阿拉善70多位成員也受邀考察台灣的生態保育與環境保護,並首度將年度大會移師台灣。

「大陸什麼都比我們大,但很多軟實力的東西,台灣有可以提供大陸借鏡的地方很多,例如垃圾分類、CSR(企業社會責任)等,」現任會長、大成食品主席韓家寰強調台北市是全世界僅次於日本,垃圾分類做得最好的地方,因此企業家們早從去年便想來台灣觀摩學習。

首站 實地體會資源回收生活

14日晚上車子抵達南港目的地後,大陸企業家們興奮地想要一睹台北市聞名的「垃圾不落地」生活。但當住戶劉太太表示清潔車早已經離開,企業家們難掩失望,卻也趕忙請工作人員打聽清潔車的行進路線,一行人急忙跳上巴士追奔而去。

「看到了!看到了!好多人在等著丟垃圾呢!」巴士終於抵達重陽路的垃圾清運點,還沒等下車,企業家們已開心地高聲喊著。

當民眾魚貫地將手上的垃圾、廚餘一包包扔進車內或回收桶,大陸企業家們毫不迴避異味,站在清潔車旁觀察研究,甚至拍照、錄影。忙著工作的環保局清潔人員對這群意外訪客則投以好奇眼光。

「台灣的垃圾分類非常值得大陸學習,如果大陸能在五年或十年內學會台灣的垃圾分類,那將是人類環保成就的一大進步,」曾任多家企業CEO、現為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北亞區總幹事長的張醒生讚賞地說。

張醒生還樂呵呵地幽了自己一默,「我個人雖是環保人士,但要像台灣民眾能把廚餘放在冰箱裡等著扔掉,這境界可真高!」

團員中雲南紅酒公司董事長武克鋼也告訴《遠見》記者,「像垃圾不落地,生廚餘、熟廚餘的分類啊,這都很值得我們參考。」

驗收 復育北海岸多樣生態

15日是企業拜訪行程,到了16日,成員們一大早便往東北角海邊去,考察阿拉善在台灣贊助的軟絲(烏賊的一種)復育計畫成果。

儘管起了大早,這數十位大陸企業家們臉上卻絲毫不顯倦容,不少人在車上拿起iPad或黑莓機處理公務,萬科集團主席王石則一個人靜靜地讀著書,直到基隆港停泊的多艘軍艦吸引他的目光,趕緊拿起iPhone對著車窗外拍照。

來到潮境海洋中心,就是在這裡,阿拉善與熱愛海洋的潛水教練郭道仁等人合作,展開軟絲的復育計畫。「軟絲很怕人,因為只要見過人的軟絲,都沒有活過來的,」在簡報會上,郭道仁風趣活潑的談話惹得企業家們哄堂大笑;他拍攝的海底生態壯觀奇景,更讓企業家們看得目不轉睛,許多人還頻頻翻拍郭道仁的簡報圖片。

郭道仁並詳細說明他如何從山上砍下竹子、做成竹叢,放在海底吸引軟絲及其他魚類前來築巢、產卵,令眾人看了嘖嘖稱奇。萬通集團主席馮侖特地蹲了下來,仔細端詳復育軟絲用的竹叢。

「台灣沒有沙漠,但台灣的海洋沙漠化卻非常嚴重,」穿著白色Polo衫與牛仔褲、難得一派休閒打扮的阿拉善台灣分部會長陳田文指出,阿拉善的創立宗旨就是為了治理荒漠化問題,而台灣最珍貴的海洋資源卻因人類的濫捕以及氣候變遷而出現沙漠化現象。

因此阿拉善在台灣的第一個行動項目便是與民間團體共同復育軟絲,這項「守護海洋家園計畫」,由阿拉善資助210萬元新台幣,為期兩年。

只可惜,「由於天候不佳,原本安排的浮潛活動只好臨時取消,」陳田文遺憾地說。但企業家們依然踴躍地發言提問各種細節問題。這群企業領導人,剎時間彷彿變成認真積極的生態學子。

見識 焚化爐如何去妖魔化

雖與軟絲無緣會面,但一座矗立在關渡平原、高150公尺的建築物,卻令成員們大感振奮、印象深刻,並臨時起意前來參訪——北投焚化爐。

「我來台灣這麼多次,還沒來這裡看過呢!」多位企業家不約而同地說。他們搭電梯登上高度120公尺的旋轉餐廳,一邊品味著手中的咖啡,享受悠閒的午后時光,一邊隨著餐廳的旋轉,瀏覽由關渡平原、淡水河與觀音山、陽明山群交織而成的青翠景色。

「大陸現在在哪兒蓋焚化爐,民眾就反彈,」曾任中國國家環保局環境經濟政策研究中心政策室主任,現任阿拉善祕書長楊鵬推崇台北市政府真聰明,在焚化爐上設餐廳,不但改造焚化爐的形象,市民看了也喜歡。

來到台灣,位於外雙溪的故宮博物院絕對是大陸旅客不容錯過的重點。而對企業家們來說,故宮不僅是5000年中華文化的精華寶庫,更象徵著台灣軟實力的資本源頭。

巴士從北投出發,行經士林、外雙溪,抵達故宮,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與故宮院長周功鑫早已對這群企業家候駕多時。

不可錯過 故宮的經典參訪

才剛下車,王石、馮侖、武克鋼,與韓家寰、陳田文等人隨即被林百里邀進貴賓室與周功鑫見面會談。

身為阿拉善成員之一的林百里,特別以故宮指導委員會召集人身分出面款待遠道而來的企業友人。林百里神情相當愉快,不僅親自引領朋友們觀賞正在故宮展出的「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甚至還為他們導覽解說。

「這個畫風是南宋時期的特色,」深愛並收藏古董的林百里,站在自己提供的南宋名家馬遠的小品畫作前,手指著玻璃框裡的畫,輕聲地向企業家們解說藝術創作背後的時空背景、技法與內涵,並與他們交流收藏古董書畫的心得。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的親筆文書,特別吸引大陸企業家們駐足。他們一邊品味著書畫,一邊熱烈討論著當年南宋的興衰起落。

部分成員們則隨著故宮導覽員參觀各項珍貴館藏。

「《翠玉白菜》的上頭有兩隻昆蟲,比較大的是螽斯,小一點的是蝗蟲,」儘管來台多次,王石與有「中國資訊行業開拓者」之稱的聯和運通投顧公司董事長張樹新等人依然貼近玻璃窗,聚精會神地聽著導覽、細細觀察《翠玉白菜》上的巧奪天工。

雖然正逢星期六下午,故宮內人潮洶湧,甚至不少大陸旅客眼尖地認出這些知名企業家,悄悄跟在他們後面觀賞藝術珍品,但成員們卻絲毫不以為意,沉浸在中華5000年文明構築的這座經典寶庫裡。

故宮參訪接近尾聲,故宮人員告知在11月底將有另一批南宋書畫作品接著展出,林百里隨即回身、笑著對友人們說:「你們那幾個搞書畫的,記得一定要再來啊!」 對於這次的台灣取經之旅,阿拉善前任會長王石笑著說,「我來台灣很多次了,但我們有些團員是第一次來,他們看到許多東西感覺很驚訝,很值得學習。」

不論是永康街的美味小吃、信義誠品的濃濃書香、故宮的經典古董文物,還是台北市民的現代環保生活,都充分體現了小小台灣所蘊藏的豐富文化底蘊和巨大軟實力,令來自大陸的阿拉善企業家們個個印象深刻、滿載而歸。

發起於內蒙荒漠化最嚴重之處

阿拉善生態協會

「阿拉善」一詞是來自內蒙古的地名「阿拉善盟」,當地屬於荒漠化相當嚴重的地區。

阿拉善創始人之一、北京首創置業董事長劉曉光指出,多年前大陸開始關注沙漠化問題,他與幾個朋友到沙漠區一看,深感愧疚,覺得太愧對這片大地,深刻反省企業只知道賺錢,卻忘了回饋社會與環境,因此與一群朋友發起了阿拉善組織。

有鑑於荒漠化、沙塵暴等生態問題對中國造成的損害逐日擴大,企業家們承諾每人每年捐款人民幣10萬元做為公益基金,用來治理荒漠化問題,為期10年;並以阿拉善地區為起點,繼而推動中國企業家承擔更多的環境責任和社會責任,並推動企業從事環保與永續發展相關建設。(黃浩榮)

專訪阿拉善首任台灣人會長 韓家寰

我當會長,是對台商CSR能力的肯定

文∕黃浩榮

阿拉善成立六年來,大成食品公司主席韓家寰是第一位獲選為會長的台灣企業家。他不僅是一位成功的商界企業家,更是一名不斷嘗試自我突破、不斷轉型的社會企業家。

管理橫跨兩岸的大型企業,對他早已駕輕就熟;如今他要同時管理一個由150位頂尖企業家組成的公益NGO,這個「會長」工作對他來說,不僅要懂得治理,更要懂得學習。

雞隻、肉類、奶蛋等食品的生產與管理營運,是他時時念茲在茲的本職專業;如今他扛下會長重責,投入環境保育與沙漠治理領域,更要懂得拓寬關懷世界的視野與包容心。

「我現在腦子裡有一半是雞,一半是沙漠,」韓家寰樂呵呵地說。

採訪過程中,工作人員走進門來倒水,只見韓家寰立即著急喊著「唉呀,不要用紙杯啊,只能用一次,都浪費掉了。」。

他在阿拉善來台考察之前,接受了《遠見》獨家專訪,以下是訪談精華:

做企業家 更想做環保理想家

阿拉善跟外界所說的「富豪團」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們成員來自兩岸,大家都有著使命和理想,想要多參與社會,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就針對環保議題做起,兩岸就這樣很自然地結合在一起,大家都非常積極、非常投入。

一開始我們試著學美國國家地理學會,但是參與的時間長一點,每一年也就不用巨額捐款,但要的是大家的參與。

阿拉善最核心的工作有三部分:一、沙漠化治理,我們已是華人社會最大的環保NGO組織。

二、我們要資助華人的草根性環保組織。

美國的月亮不一定比中國圓,但是美國的天比中國藍。因為美國社會各界每年資助環保NGO組織的資金是中國的8000倍。

在這方面,中國剛開始,所以我們覺得企業要承擔起這項責任。畢竟中國快速成長,有太多事情值得去做,像冰川融化、河川治理等。

三、我們成立這個組織後,也希望能改善沙塵暴的現象。沙塵暴其實很複雜,但我們試著降低人為破壞環境的因素,盡量去做好治理。

因參與NGO 大老重新學妥協 我們始終認為企業不應該只是出個名、捐個錢,我們有這麼多企業有熱忱,我們就決定去動員,重要的是這些人都很親身投入,不是只派小兵來出席充場面而已。

我們希望阿拉善成員們一年最少做三件事:第一,企業內部的環保工作,像推動無紙化等;第二,資助企業附近的環保公益項目;第三、擴大會員的人數與參與,就像「老鼠會」那樣(笑),但這絕不是為自己的私利。

這次大家選我當會長,其實是他們對台灣所有企業的肯定。

開會時,經常發現台灣的思惟與做法對大陸企業家們是很大的震撼,但對我們來說是很理所當然。

在這裡,大家人文理想很強,很有國際觀,我們都在思考該怎樣回饋社會?所以之前我們就去美國考察公益基金會,像洛克斐勒、福特等,看將來怎麼把錢捐出去。

台灣除了軟絲的復育外,其實還有很多可思、可做、可成的。像基隆河聯盟,由NGO、社會大學、退休者組成的河川巡守隊,一條80公里長的基隆河,一段段去清理。垃圾回收也已經成為制度,像垃圾清潔費用隨袋徵收也成為生活一部分。這些公民力量的展現很值得大陸參考。

在阿拉善裡,每個人都是一方之霸的企業家,在這裡開會時,有人會說:「天啊,怎麼這麼複雜,不能我說了算?!」沒錯,在企業是你說了算,但在NGO裡,你就要去做溝通和說服,去妥協。這些都是在凝聚共識,在集體學習。(林奇伯、黃浩榮採訪,吳芠萱整理)

本文出自 2010 / 11 月號

全球熱炒重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