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五大巨擘看科技未來

台灣科技走過30年
文 / 彭漣漪    
2009-11-01
瀏覽數 40,400+
五大巨擘看科技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經濟大衰退,讓向來春風得意的高科技業受到重創,出口有四成都靠高科技產品的台灣,挑戰尤其嚴峻。

是該延續既有的資訊通業能力?或是扶植全新產業?哪些新技術值得大力鼓勵?哪些技術該放手?台灣的科技業發展正走到一個十字路口。

今年是「台灣科技之父」李國鼎的百歲冥誕,30多年前,他和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在台灣產業轉型的關鍵時刻,大力布建科技產業各項基礎建設。

《遠見》在這樣的時間點,特地製作《走過台灣科技30年——尋找下一波動能》特刊。這本特刊動員超過十位作者,過程中遍訪台灣高科技領域重量級的產官學大老,除了回顧過去發展的歷史,也對台灣科技產業前景提供建言。

過去30年來,行政院科技顧問組負責籌備並召開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科技顧問會議」。首任召集人正是李國鼎資政,他當年除了成立科顧組,為推動台灣全體資通訊運用能力所成立的資策會,今年也剛好滿30歲。

台灣資通訊產業發展得有聲有色,舉世知名,近年來國內外媒體關注的焦點,都在一些一線企業身上,他們的負責人,也儼然成為今日年輕人的偶像。

然而,多數爭相投入高科技產業的年輕人並不太清楚歷史,不知道一個重要產業的發展,動輒必須花上20、30年的耕耘;而要培植一個全新的產業,又需要什麼樣的勇氣和遠見。

台灣科技業發展有今日地位,追根究柢,最應該歸功於兩位有遠見的政府官員——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和政務委員李國鼎。他們在一片混沌之中,大膽為台灣高科技業想像一個未來;並鋪設好相關的基礎建設。這些往事都在新出版的特刊中一一重現。 此外,《遠見》也特地專訪台灣五位科技領域的權威專家,談談他們對台灣科技發展的前瞻想法。以下就是專訪精華:

中研院院長 翁啟惠:生技業十年內產值可達3兆~5兆

製造業的思惟是,兩、三年沒有成績就沒辦法貸款增資,結果就營運不良,有的缺乏無形資產概念、也缺乏智慧財產來提升價值。台灣發展資通訊產業,已經有20、30年時間,不能再用同樣的思惟了,一定要創新、發明。

我們這兩年也學到了,外面需求假如不再的話,產品要賣去哪裡?但如果有技術的話,全世界都會用,所以我們要研發並掌握核心技術。要注重的不只是發表論文,怎麼保護重要智慧財產,讓它能夠產業化,才是必須思考的。

生技部分方面,全世界30%的市場在亞洲,8000億美元產值再過四、五年就變成2兆(如包括其他健康相關產業,即有4兆美元),2兆美元就是60多兆台幣,60多兆台幣30%在亞洲,就是20兆。台灣連亞洲市場都吃不到嗎? 生技製藥靠的是智慧財產,它的獲利都在60%以上,不像製造業獲利是很低的。台灣生技業在十年內產值應該可以達到3、5兆,但是要看做什麼。必須有新藥才有辦法。這個新藥不一定是新的結構,老藥新用、新的組成或輸送等方式都算新藥,若能克服新的疾病,過去無藥可醫的,如癌症、愛滋病、C型肝炎、類風溼性關節炎等,都極有機會。

加上植物性的藥,台灣進入臨床階段的新藥已將近有20種。我認為十年之內會看到第一個在國際上有爆發力的新藥,例如植物用藥、疫苗。

有些還沒有藥醫的疾病,假如研發出來新藥一定有爆發力,例如愛滋病疫苗、萬用疫苗。台灣是有在做,但什麼時候會有爆發力出來,我們只能期待。

談到生技,我們講的是三方面:農業生技、製藥和醫療器材。農業生技本來就是台灣的強項,但為什麼在國際上沒辦法掌握那麼大的市場?因為缺乏國際化與科技化。蘭花也是如此,輸給荷蘭企業化、科技化的操作。

醫療器材方面,我們以前都是代工,所以不想去做一些需要人體試驗的醫療器材,例如體溫計、血壓計我們全世界數一數二,但是那個獲利不高。假如能夠利用電子業的優勢,開創例如遠距離照顧或植入性的醫療器材,機會就不錯。

前中研院院長 李遠哲:科學研究不能做「小攤子」

最近大家談到台灣科技發展重點在哪裡?一定說奈米、生技跟資訊,但這三個方向也是全世界各地都在說的。台灣科技發展不是沒有大方向,有!但是注重產業發展,比基礎科學來得多,所以常常談到科技、談到提升國家競爭力,往往是指產業方面的競爭力。不夠重視純粹理論的探討跟研究。

「研發」,是要把錢轉化為知識跟技術;但是產業的發展,則是把這些累積的知識跟技術,經過創新再把它轉化為錢,這兩個步驟是不一樣的。台灣現在重視的是後面的這一段,把累積的知識跟技術轉化為錢。在電子產業,授權很重要,購買別人的技術,我們再以更廉價的方式來製造成產品,所以電子業做得不錯。

但我們的電子業並不靠自己的研發,而是靠別人累積的知識跟技術,創新也是別人的,我們再經過一道轉化的程序,賺了不少錢。 但是我們談到科技的時候,往往忽略掉創新的研發,台灣對基礎科學的研究還不是那麼理想。很多人看到電子業的發展,沒有注意到研發的重要性。以前李國鼎先生在推動生技跟電子的時候,為什麼電子成功,而生技不成功呢?因為這兩個不是同一回事。 電子可以透過像RCA、IBM的機構授權,就可以在台灣發展。但是生技業是要靠像發展一個新藥這種高難度的作為,研發就在這裡,這個我們是落後的。

生物技術方面,雖然目前在商用化還沒有很好的成果,但是新藥的開發很重視研究,中研院的研究,再過十年就可以看到錢的轉化。

在奈米方面我們也落後,基礎科學也是,還是很多人在做「小攤子」。現在世界上大的進展,大部分是由很多不同領域的人合作解決重要的問題,在台灣,合作的文化還不是很好。台灣在奈米方面花的錢很多,工研院就花很大的一筆錢,在各個大學做的奈米研究也很多。但我覺得這些錢都分散掉了,都用到很多大學的小實驗室裡面,整體經費不少,但每個人做一點點,都無法成氣候。我們的科技政策確實有很多改進的地方。

台灣是一個很小的國家,如果我們要跟美國競爭做再生能源或奈米產業,競爭只會在某個小的領域裡面。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們大家合作的話,我們的科學家就可以在很多重要領域裡面做出重要貢獻。

台達電董事長 鄭崇華: 綠色能源是關鍵

科技領域很廣,我也不見得都熟悉,但是台達電相信綠色能源相當關鍵。

這幾年節能燈具普及得很快,只要用1∕4、1∕5的能源就能得到同等的亮度。

傳統燈管壞掉,一般人就直接丟到垃圾桶,不會回收,所以假如政府沒有嚴格規定,以後丟到垃圾場、跑到土地裡,對環境傷害很大。LED燈就比較沒有這種問題。

台達電走的路有一點不一樣,早期零組件跟電源產品每年被迫降價2%~6%,我們要靠設計跟製程的創新來保持競爭力,至今台達電每年仍提撥5%的營收來作為研發費用,因為我們認為創新是非常重要的觀念。

台達電現在積極經營潔淨能源,例如太陽能,我們可以做出效率很高的產品。高雄世運會主場館屋頂的太陽能電力系統,用的就是台達電的產品。

今天太陽能發電比燒油、燒煤貴,但與其不斷蓋新的電廠,不妨考慮使用太陽能等潔淨能源來解決尖峰時間的使用問題,效益是非常好的。

二次大戰以後,兩個工業發展最快的國家,也就是德國和日本,對太陽能都很注重。德國政府前幾年就覺得,如果現在不去做,工業發展下去對環境的衝擊很大,而且按照京都協議書的內容,未來各國都要付大筆錢去買碳權,因此更有必要早一點開始。

大家都面臨成本問題,假如政府在初期給予補助或獎勵,廠商就會往對的方向去發展,發展後技術會改善,市場變大、使用的人變多,價格就會降低。

政府補助新能源的政策跟方式,可以今年多一點、明後年少一點,慢慢降低。同時間,對於傳統化石燃料的價格,則逐年增加一點,大家的使用習慣就會轉變,潔淨能源就會變成主流。

智融集團董事長 施振榮: 市場是創新之母

台灣未來的科技發展,我看的不是科技的問題,科技只是技術,我覺得資通訊產業(ICT)可以考慮的方向還有兩個,事實上這也是一體兩面。

第一是人力的轉型,從ICT產業裡提前退休的人,來參與像六大新興產業方面的發展,無中要生有,原來的ICT發展的模式有可以參考的地方。

第二是他們的經驗、運作的機制,這些人除了科技背景以外,已經有產業發展的經驗,能協助新產業建置新模式。

我常在倡導品牌台灣,也是從這角度出發,因為發展品牌也是基於提升未來台灣的競爭力,這相對需要投資的時間更長,沒有做個20、30年,很難開花結果。

台灣的ICT掌握了相當關鍵性的零組件,比如半導體,這都是未來所有ICT的根。這些產品應用的最大宗是個人電腦、手機及3C產品。應用的能力,台灣也建立相當的基礎,隨著整個數位運用不斷地普及,台灣在創新應用裡有絕對的機會和優勢。

台灣應用經驗、設計能力都有,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市場應用。過去應用什麼都是先在先進國家發生的,我們跟在後面做設計。

但小筆電是台灣科技業創造出來的,我們是最領先,在這個新領域在全世界有超過九成的占有率。我們可以想像,台灣在未來3C產品運用的領域裡面,應該有機會取得世界領先的地位,而且甚至有機會建立很多品牌。

比如說,電子書、iPod誕生於美國,但是所有的零件、設計、製造都在台商手上,如果有一天整個大中華、亞洲的市場變成世界規模最大,台灣的機會就很大。

這是指日可待的,我認為十年之內應該會發生。 為什麼會發生,就是因為過去30年我們累積的一些條件,甚至是我常常在公開場合裡談的,30年後來寫電腦歷史,對世界貢獻最大的國家是哪個,有人會說美國,因為他發明電腦;也有人會說是台灣,因為台灣使電腦普及化。

我現在有一個中心想法:「市場是創新之母。」 創新不是只有新的東西,而是要可以落實的、更重要是能創造價值,「價值」必須讓市場接受、客戶買單,創新才有意義。

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的創新,為什麼美國容易創新?因為他市場大。但現在大中華市場崛起,市場規模潛力大,加上我們相對接近、又是一個能夠掌握的市場,所以未來台商也有相當大的機會在世界領先。

神通集團董事長 苗豐強:行動社會是下一波主流

電腦科技之來臨幫了台灣很大的忙,接下去的大趨勢(mega-trend)就是行動社會。這個商業模式,延續台灣過去的產品商機,簡單說分為幾部份。一部分是個人可攜帶的智慧型產品(Client),另一部份是後端的伺服器及儲存器。成億上兆的知識內容(Content),透過有線或無線的寬頻,連接前端及後端的通訊,變成了未來知識社會的一部分。

台灣在這方面的機會非常好,因為電子科技走的方向很清楚。只要方向清楚、市場夠大,中國人就可以做的出來。

我們不能忽略跟大陸的接軌,兩岸是互補而非競爭關係,怎麼樣互補擁抱、使得台灣可以加速走下一步?我們跟全球各地的貿易及行業差不多都開放了,反而跟大陸還在摸索中,這當然不是我們單方面的問題,但是我們應該採取一個基本的觀念:找出兩岸之間如何加速互補的辦法及做法。

舉例來說,電視在2012年之後將全面數位化,但如果數位電視全都在台灣製造,結果是人力缺乏,產能不足,費用高昂,台灣就會失掉這塊很好的市場。如果數位電視跟手機、電腦等產品一樣,只在台灣這塊地方生產,如果沒有競爭力,那就是死路一條。

談起國際化,很多時候我們被誤導成「開放其他國家的人來搶我們的飯碗」。

假如飯碗真的這麼容易被搶的話,那就真的該轉型。台灣失業率是很高,但是真正好的人才大家都在搶,不要因為擔心失業就不敢開放,這其中是有差別的,要分清楚。我們所要做的是人才的培育。

比方說兩岸稅制問題,如果造成合作的阻力,就要面對面談如何解決,如果要鼓勵兩岸合作,包括人流、物流、資訊流標準化等方面,還有很多配合的措施沒有談。現在很多人一直強調說應放寬投資的上限,這個仍是太膚淺的問題,而且是被動的。重要的而沒有談的,該談的是如何積極合作,加速在世界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及合作後應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彭漣漪、林珮萱、趙丹瑜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