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如果氣候災難來了,你要留下什麼?

繼《明天過後》導演艾默里克推出《2012》
2009-11-01
瀏覽數 20,300+
如果氣候災難來了,你要留下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只美國,歐洲的梵蒂岡教堂因為地震而整個坍塌,西斯汀教堂屋頂的創世紀壁畫龜裂了;里約熱內盧的耶穌像也倒下,震得粉碎;大海嘯緊隨而來,全世界的沿海城市因為板塊推擠,全都掉進海裡;甚至連海拔6000公尺以上的西藏也難逃水的災難……。

驚心動魄的毀滅景象,都在11月上映的好萊塢新片《2012》。觀眾看得過癮,也留下許多省思。

這是德國籍大導演羅蘭.艾默里克(Roland Emmerich)繼1996年《ID4》、2004年《明天過後》的又一災難片新作。

《ID4》《明天過後》分別創下超過8億、5億美元的高票房,都是當年全球賣座第一、第六的電影。這使得《2012》還未上映就全球轟動。

《2012》以馬雅曆法為故事開頭,敘述2012年12月21日是馬雅人預言的世界末日,這一天,全世界將發生地震、海嘯,災難接踵而至。國際領袖為此刻意隱瞞,準備放棄民眾,祕密造船,只拯救權貴人士,一名平凡的作家無意間發現這個機密,要力圖挽救家人。

災難規模最大,傳達人間有愛 

這部電影於11月13日在全球同步上映,艾默里克得知台灣發生八八水災,在10月初率領製片人、演員來台,希望透過電影,傳達災難來臨,人間仍然有愛。由於好萊塢影星近年鮮少來台,此行四人引起影迷極大關注。

艾默里克說,《2012》的特效畫面比過去拍過的片子還驚險,是他從影以來規模最大的災難片。

對海浪著迷的他,學生時期就拍攝災難片,畢業作品《1997時空毀滅者》描述的正是2012年人類面臨水災危機,還獲選為1984年柏林影展開幕片。

「《2012》規模是我看過最大的!」隨行來台的男主角約翰.庫薩克(John Cusack)也呼應導演。

從影20年的庫薩克已是知名影星,態度卻平易近人。他說,當初一看到劇本就欲罷不能,電影交織著視覺特效、人性光輝,呈現有如史詩般的浩大場景。

庫薩克在片中要躲避火球、崩裂的地層,看得觀眾緊張萬分。這怎麼拍的? 他笑著說,其實他只是在片場,對著大片藍色布幕,獨自一人演戲,再由工作人員合成特效畫面。但他仍希望觀眾分不出那是特效、搭景,還會疑惑地問:這些場景是怎麼打造的?

為了製造地震搖晃的感覺,製片團隊將大型布景搭建在平衡環,庫薩克說,在整條市區街道的場景,他面對棕櫚樹、房子、掉落的水泥塊,要快速跑過,想像自己身處水中、火中、灰塵中,還要開車、搭飛機來躲避災難。

故事世界末日,減碳救地球 

《2012》的末日故事構想,源自製片人哈洛德.克羅瑟(Harald Kloser)。他和艾默里克是認識超過20年的好朋友,原本是音樂老師的他,為《明天過後》作曲,還在美國號召百人樂團、合唱團、打擊樂手,為電影配樂。

克羅瑟認為艾默里克的《ID4》,結合科技、特效,為災難片開創新的拍攝手法,不僅有笑有淚,也有幽默。

有一天兩人聊著聊著就談到《2012》這個話題,兩人都很興奮。克羅瑟在網路搜尋《2012》,發現許多關於末日的討論,便說服艾默里克再拍災難片。

有趣的是,隨著暖化議題延燒全球,國際娛樂圈近來充斥災難題材的作品,這些好萊塢名人是否也以身作則,過低碳生活呢?

庫薩克說,他在芝加哥沒有汽車,為了節能減碳,改騎電動自行車,他很關注12月在哥本哈根召開的聯合國氣候會議,希望歐巴馬能拿出領袖特質,為環境盡力。

克羅瑟說,西方政治領袖與其指責中、印增加碳排放量,不如協助他們改變現況;「快快發展綠色科技」。

而艾默里克又如何落實低碳?《2012》上映前夕,這位億萬導演接受《遠見》專訪,談論拍片理念、全球暖化,也提醒大家欣賞災難特效之餘,要珍愛周遭親友。以下是專訪精華:

傳達災難來臨,要留下什麼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你拍攝《2012》的動機是什麼?

艾默里克答(以下簡稱答):我和製片人克羅瑟有一次聊起下一部電影要拍什麼,就想到《2012》世界末日的主題,一開始,我們愈聊,我愈不想拍,因為我不想再拍災難片了,後來還是覺得應該拍,可以拍成現代版的諾亞方舟。每個神話都講到大水淹沒世界,有人要拯救,就會造船,把一切值得的都帶上去。那麼,什麼是應該帶上船的?就是彼此相愛,這才是最重要,而且最值得的。這是我這部片最想傳達的意義。

問:你拍過好幾部災難片,好像很著迷拍水災的故事?

答:可能是我對海浪很著迷吧,你遠遠觀浪,它真的很美,可是,接近了它,卻很可怕,它又好像能夠預言。

問:《2012》的內容和馬雅曆法有關嗎?

答:在討論過程中,我才知道有「2012」這個話題,好多人或聽說或相信2012年就是世界末日,這是新思惟,算我運氣好,可當成電影題材。我十幾年前拍攝的《ID4星際終結者》,也是類似情況,那時很多人相信第51區是避難所,我自己則不相信,就因為這樣,那部片讓人感覺很真實。

《2012》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片子開頭提到馬雅曆法,後來轉到其他情節,曆法著墨不多。

問:你在《2012》強調氣候變遷的概念嗎?

答:那倒不盡然,《明天過後》就拍過了,我當時想藉著那部片引起大家注意氣候變遷帶來的危險,如果還不改變生活習慣,災難真的會來到。 至於《2012》,我又進一步,講的是「災難來臨,要留下什麼?」

電影講的是,我們已經不能逃避災難了,但是,仍存有希望逃難,片中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活下去,他們偷偷造船,卻不能把造船逃亡的事公諸於世,免得引發大暴動。可是,像你我這樣的平凡人,卻意外發現有一艘逃生的船,就會帶著家人逃離。

其實,劫後餘生的故事都有共同的主題,主角事後描述遇到災難的那一刻,第一個想到的一定就是家人、孩子。

全球都是電影場景,耗資最高 

問:俄國、洛杉磯、義大利、西藏、里約熱內盧等很多地方,在片中都成了災難場景,是否有特別原因?

答:每件事都事出有因,不是偶然。我把洛杉磯當成主角的住處,也是因為我在那裡住了21年,大家都說加州有一天會沉到海裡,哈哈,這是黑色幽默,我還真想看一看哩。

我以里約熱內盧的耶穌像,代表南美洲;以梵蒂岡象徵歐洲。當災難真的來臨,你不能躲起來禱告,而是要採取行動,即使你沒有機會,也應該拯救生命。

雖然片子拍到很多地方,但是,全片在溫哥華拍攝,我請攝影人員到世界各地取景,有時我還和他們一起去,做為故事背景。

問:《2012》中一共出現了幾個國家?

答:美國、英國、中東、義大利、日本……,全世界都有,全球都是電影場景,我喜歡這種全球的感覺。

問:你從德國電影學院畢業時,畢業作拍攝諾亞方舟的題材,你特別喜歡這種題材嗎?

答:是的,那是我第一部片《1997時空毀滅者》,主題與《2012》類似,場景完全不同,你知道,導演很難變出新把戲啦,哈哈,但是,《2012》內容豐富多了。

《2012》是我至今耗資最高的電影,不過,我也自豪地說,我的成本約2億美元。《明天過後》的成本是1億3800萬美元,當年全球賣座第一名,那時很多片子耗資1億7000萬~1億9000萬了,所以,我自認成本還算合理。《2012》耗資2億,有人拍這類型的大片,要花2億4000~2億6000萬,甚至3億。

我拍電影就像我的德國傳統:很有效率,沒有浪費。

災難片露人性,積極改變世界 

 問:你拍過的幾部片都是災難片,為何都選這種主題? 

答:這三部片都不好拍,但是卻很有趣,拿1996年的《ID4》來說吧,我發明災難片的另一種形式,當時我和編劇都在尋找新形式,講述外星人入侵地球,我們問自己:外星人是誰?長什麼樣子?當時我們看了不少災難片,於是,就把外星人當成災難,塑造它有昆蟲的形象,放進很多災難元素、毀滅的畫面。

八年後,我開始注意到環境問題,就想拍這類電影,我發現暴風和冰河有關的題材,那時我挾《ID4》的票房成功優勢,說服好萊塢的人開拍全球暖化的電影,當時「全球暖化」這個詞還不常聽到哩,他們看了《明天過後》,就說,哇,這是另一部《ID4》,最後,大家搞懂這部片是講氣候變遷,反倒有些訝異。

至於《2012》,毀滅的規模前所未見,很適合搬上大銀幕,雖然無法完全用視覺特效呈現,但是,它講的是人性的故事,這部片談論在末日來臨,我可以做什麼?我可以救誰?我們值得被救嗎?等一連串問題。

問:《明天過後》在2004年上映,2005年就發生卡崔娜風災,你看到自己的電影預言成真,有什麼感受?

答:其實,在2004年,世界就知道全球暖化會使暴風愈來愈大,隔年又有高爾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當時氣候異常已成事實,所以,不會有人不知道,我不是預言,而且很多書都提到了。從悲觀面來看,要期望氣候能不改變,為時已晚,但是,從樂觀面,仍有可為,我們一定要積極改變世界。

省思自己生命,過低碳生活 

問:《2012》新片最重要的主題有哪些?

答:氣候變遷是其一,這部片的元素很多,但是,我想再度告訴大家:省思什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你的家人、朋友和你愛的人。 這部片裡有一幕是很多豪華汽車從俄國貨機飛出去,我把它當成一個象徵,這不是消費,而是要對生命有新的認識:我們該怎麼在世上生活,這個改變不是一蹴可幾,希望這部片帶來這個省思。

問:最近有一連串電視、電影以災難為主題,例如,《The Book of Eli》(暫譯:艾利的書)《9》《大浩劫》,你覺得這是趕流行嗎?

答:我想這是藝術家察覺生活周遭不對了,人們必須改變,這是一個提醒的符號。

問:你在電影裡宣導氣候變遷的影響,你是好萊塢名人,平常有過低碳生活嗎?

答:對電影工作者來說,過低碳生活真不太容易,最近這兩週,我搭乘私人飛機,到九個國家宣傳《2012》,就製造很多碳,不過,我盡力而為,所以,我在加州的家,屋頂就裝了太陽能板。

我想演藝圈能做的很多,導演、演員可以推動減碳方案,像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就公開提出呼籲,希望大家能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減少氣候衝擊。

環顧世界,中國、印度等新興國家增加能源用量,我到北京,發現那裡的空氣很髒,幾乎很難呼吸,事實上,歐巴馬總統、加州的阿諾州長已經看到環境問題,我想西方世界瞭解環保的重要,新興國家也會步其後塵。

問:你覺得電影可以達到什麼目的呢?

答:我拍電影有很多目的,最重要的當然是娛樂觀眾了,即使在《明天過後》,我想要談氣候變遷,娛樂觀眾還是最優先的,如果能達到娛樂的目的,就能打動人心。

所以,觀眾看了《2012》,希望他們能思考:如果自己是主角,會怎麼做?我要跟什麼人和好?有什麼事還沒跟配偶講?嗯,我希望這部片能幫助大家,向周遭的人敞開胸懷。

問:你認為好電影該具備哪些條件呢?

答:首先,要有很棒的故事,能找到合適的人才,有好的演技,塑造奇特的意象,有了這兩項要素,觀眾就會想看。

問:你拍片量似乎不多,是否每部片都花很多時間? 答:是的,好事多磨嘛,一部大片約莫要花兩年。不過,我下一部電影耗時會比較短,明年3月底就會開拍,預計秋冬之際,就能拍好。這是古裝片,講述中古世紀的故事,時代背景是西元1600年,和災難片完全不同。(黃漢華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