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比起偵查,少年法官得做更多「售後服務」

司法單位〉朝向輔導化
文 / 王一芝    
2009-10-01
瀏覽數 26,600+
比起偵查,少年法官得做更多「售後服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印象中的法院,空氣是冰冷的,氣氛是沉重的。走進位於高雄楠梓的少年法院,卻感覺來到一間美術館或圖書館。門外的白色大理石「大地生機」,象徵少年的可塑性,走入大廳,從四樓懸吊下來的五朵不鏽鋼游雲,就像是一張張為少年編織的保護網,和如同雙臂般圓弧的樓梯,一起擁抱著少年。

二樓的報到候談室,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而陪同報到的家長,坐在外頭的實木椅,正好望向名為「歸巢」的雕塑,貓頭鷹家族等待迷途的孩子回家,就像是當下那些父母的心情。

身為台灣第一個專屬的少年法院,高雄少年法院9月中旬才剛滿10周年。

1997年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法之前,長期審理少年事件、人稱謝媽媽的前立委謝啟大認為,以往地方法院都把少年案件邊緣化,跟成人犯罪放在一樣的地方處理,唯有成立專屬少年法院,把少年當成主體,才算正視少年問題。

有鑑於此,民國86年少年事件處理法大修,以教育保護替代過去的處罰感訓,也明白規定各直轄市應設少年法庭,其他縣市視案件多寡,得設少年法庭,這才誕生了高雄少年法院。

得來不易的高雄少院,鎮守兒少犯罪率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